第一百三十七章 天魔城


  对于世俗之人来shuō,五年不算短,但仙途漫漫,对于修真之人而言,则只是一晃眼。

  借助无数的灵丹,以及辛苦的努力,林轩的修为已经到了zhù基期第二层,而且是第二层的顶点。

  林轩修炼的“九天玄功”威力极大,分为上中下三篇,分别适合zhù基期,凝丹期以及元婴期的修真者。

  而且不知道是否巧合,它的每一篇又分为七层,恰好与修真每个境界分为七层相对应。

  打个比方shuō,林轩现在是zhù基期第二层的修为,那么他也就该练九天玄功上篇的第二层。

  而当他练成九天玄功上篇第三层后,那么他的修为也就进入了zhù基中期。

  一一对应,简单明了,且威力极大,即使在顶阶功法中,也出类拔萃,也就是shuō,修炼九天玄功的林轩,实力将比同阶修士胜上一筹。

  境界相同的修真者,在不考虑法宝,丹药,晶石等因数的情况下,实力的高下,决定于他所修炼的功法。

  比如shuō欧阳琴心,她所修炼的音波功就是一天下闻名的顶阶功法,所以她虽然是凝丹初期的修为,可对上凝丹中期的修魔者,却丝毫也不落下风,这就是功法的缘故。

  除了威力,林轩还发现了一个好处,这九天玄功拥有令人惊叹的驻颜效果,林轩是二十岁进入zhù基期。然后开始修炼此功法,如今五年过去了,他地容颜却丝毫未变。依然与二十岁时一模一样。

  处理好手中的事物,林轩关闭了洞府,暂时谢绝外客。

  从今天起,他将像zhù基中期发起冲击。

  由于有灵丹辅助,他的把握极大,毕竟只是功法再进一层,比境界提升容易许多。^^

  林轩出了洞府,这一次进阶比想象地还要顺利。

  握了握拳头。林轩对于现在的状况十分满意,二十五岁,就达到了zhù基中期,照这个速度下去,未来凝结成金丹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林轩的眼中闪过一丝炙热的光芒,不过随即,却在原地沉吟起来了,其实按照他的běn意,并不想现在就出关,还希望继续修炼。可现在手里,却有一件事不得不处理。

  这五年来,除了自己,儿修炼的速度也极快。

  这让林轩十分欢喜。

  可却也面临一个难题,自己给儿的那běn修炼鬼道地功法,只是偶然得来,粗浅以极。

  如今林儿的修为已经进入了zhù基初期,那běn鬼修道shū已经修炼完毕,必须要有新的功法。

  虽然林轩手里适合zhù基期的功法还有数种之多,然而林儿乃是阴魂之体。只能走鬼修一途,普通的修真功法对她没有用处。

  所以林轩不得不停止了闭关,毕竟对他而言,想要凝成金丹。还任重而道远,不如先帮儿提升功力,更能增进自己的实力。

  经过一番思量,林轩决定前往天魔城一趟。

  天魔城,顾名思义,那里是修魔者的聚集之地。

  在幽州,虽然修魔者的实力不及修仙者,但宗派散修也不在少数。比如sh○uō极魔洞。厉鬼帮,天煞教等等。不一而足……

  这些宗派大多集中于幽州北部,一名叫天魔城的地方。

  所谓的鬼修之道,其实根běn就是修魔者地一个分支,所以林轩想要寻找适合林儿的功法,只★有去天魔城的坊市。^^

  做下决定以后,林轩就收拾行装出发了。

  两日以后,林轩来到了一处森林的面前,落下遁光,林轩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情况。

  想要去天魔城,这片森林是必经之地。

  不过这并非世俗的普通森林,里面有不少妖兽。

  好在只需要从森林的边缘绕过去就可以了,外围出没的妖兽大多是一级,以自己的实力,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林轩思量了一遍这座森林的情○况以后,就毫不犹豫地向前飞行了。

  一路上,偶尔遇见几个修魔者,他们望了一眼林轩,倒也没有多加理会,而是一头扎入了森林里,看情形,是想打点妖兽,换取一些晶石。

  不知道是否是由于这个缘○故,林轩并没有碰上妖兽的袭击,顺利以极的来到了目的地。

  打量着眼前地城市,占地极广,城墙由坚硬的花岗岩堆砌而成,上面还散发着若有若无的灵气,看来是被下了某种禁制。

  突然,林轩眼睛一眯,两道遁光像他飞了过来。

  “道友请了!”

  一位白袍shū生模样的年轻人抱拳行礼,旁边则站着一个身穿红衣的少妇,从两人亲密的神态看来,是一对双修道侣。

  林轩也拱了拱手,表◎情却很是冷淡:“贤伉俪有何贵干?”

  那shū生却恍如未觉,热情的道:“兄台也是前往天魔城的吧,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如何?”

  早已料到对方目地地林轩,摇了摇头:“不好意思,在下独来独往惯◆了,不喜欢与人同路。”

  shū生一怔,似乎不相信会被拒绝,诧异的道:“兄台是第一次来天魔城吧,你难道不知道我们修真者,在这里比较危险,结伴而行,互相也好有个照应。”

  与大家想象地不同,修真者与修魔者并非水火不容,修士们自私自利,除魔卫道只是骗小孩子的东西。

  但不可否认,双方的关系也确实不怎么好,互相看不顺眼。

  所以修真者孤身来天魔城比较危险。

  如果◇是凝丹以后的高阶修士倒也罢了,一般也没有哪个修魔者吃饱了撑的会来招惹。

  可灵动期或是zhù基期的修真者却又不同,在天魔城被找茬,借故灭掉的低阶修士不在少数。

  偏偏天魔城的坊市,虽然★shìníngdānyǐhòudegāojiēxiūshìdǎoyěbàle,yībānyěméiyǒunǎgèxiūmózhěchībǎolechēngdehuìláizhāorě。

  kělíngdòngqīhuòshìzhùjīqīdexiūzhēnzhěquèyòubútóng,zàitiānmóchéngbèizhǎochá,jiègùmièdiàodedījiēxiūshìbúzàishǎoshù。

  piānpiāntiānmóchéngdefāngshì,suīrán不是幽州最大的,但由于是修魔者开设,常常会出现一些别的坊市所没有的珍奇货物。

  所以明知道来这里买东西有危险,可来这里淘宝的修真者还是不在少数。

  当然,他们也学乖了,毕竟没有谁愿意莫★名其妙的一命呜呼。

  来这里的修真者有几种情况。

  要么是凝丹以后的高阶修士,自然是无所顾忌,只要在天魔城不惹事,一般来shuō,不会有任何问题。

  要么是门派的集体行动,就算◎没有高阶修士带队,可十几二十个zhù基期修士走在一起,安全也不用多虑。

  先不shuō灭了他们会很费力,而且一旦动手,就等于是对那个门派宣战啊,修魔者对修仙者只是看不顺眼而已,自然也不会傻傻的去干那种蠢事。

  真正提心吊胆的其实还是散修,他们无依无靠,没有门派的大树可以乘凉,在天魔城被灭了也不会有谁为其讨回公道。

  所以一般情况下,散修很少来这里,即使是不得已来这里买东西,也往往呼朋引伴的纠结上数人,以便相互有个照应。

  白袍shū生与红衣女子就是这种情况,夫妻二人需要购买的某物只有天魔城的坊市才有,可他们仅仅是散修,曾经听同道shuō过这里的情形,自然不敢贸然☆进去,好不容易才等来了林轩这里一位孤身的修真者,没想到对方却将自己的提议毫不犹豫的否决了。

  shū生一怔之下,还以为林轩不了解这里的情景,正想像他解释一番,可林轩依然冷漠的婉言相拒。

◇  “相公,别管这人,他不接受我们的好意,总有吃亏后悔的时候。”那红衣女子乃是性子急躁之人,柳眉倒竖,冷冷的开口了。

  那白袍shū生叹了口气,眼前毕竟是一位zhù基中期的修真者,他不愿轻易放◇弃,可看林轩的态度又很坚决,犹豫了一下,将一张符纸递到林轩手中,道:“我夫妻二人就在前面不远处落脚,道友如果改变主意了,可以随时用这传音符来找我。”

  “嗯。”林轩这一次没有拒绝,点点头接过。●

  “相公,走了,与这种人嗦什么?”

  那红衣的女子不满的跺跺脚,遁光飞走,白袍shū生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冲林轩拱了拱手,也飞走了。

  望着两人消失在天际,林轩的唇边,才流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对方倒也不一定是好意,只不过是互惠互利而已,只不过对自己来shuō,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看着手里的传音符,林轩犹豫了一下,并没有扔掉,收入了储物手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