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假元婴


  林轩不是没有想过悄悄溜走,他和欧阳琴心虽然有点交qíng,但毕竟谈不上多深,面对一个凝丹后期的修魔者,自己留在这里也没有用处,有机会,自然是鞋底抹油。

  可林轩最后还是没有这么做。

  那赤目老怪虽然在与欧阳琴心斗法,可却始终有一缕神念徘徊在这边,林轩毫不怀疑,自己只要稍有异动,对方jiù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至少找到空隙以前,林轩决定还是安分一点。

  可现在形势实在是不怎么妙啊!

  林轩悄悄将玄火神珠握在了手里,按理,此物必须要有筑基后期的修为,才能勉强运使,不过“九天玄功”中有好几种秘法,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功力迅速提升。

  当然,这◆样的法术都有后遗症,事后会元气大损,但假如事qíng真到了那个地步,这也不失为一保命的后手,虽然无法和赤目老怪硬扛,但逃走还是有那么几分的把握。

  林轩表面不动shēng色,心中却在苦笑,修真☆之路果然太危险了。

  他一边继续关注着前面的战斗,一边小心的放出神识,突然,林轩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眉头轻轻挑了一下。

  在距离自己大约数十丈远的地方,有一个身影悄悄潜伏在密林之中,而且那家伙敛气的功法颇为神妙,如果林轩不是凑巧全力放出神识,根本jiù很容易忽略掉。

  这儿居然还有其他家伙,魔道中人还是修真者?

  林轩先是一惊,然后嘴角边流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不仅不急,反而颇为欣喜,看来还有人想渔翁得利啊。没有关系,现在的形势本来jiù不妙以极,水浑一些,自己反而有机会逃掉。

  那人全神注意着场中的战斗,所以并没有发现林轩的神识在一旁游移。::

  “咦?”

  林轩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色,脸上没有什么,心中却犹如惊涛骇浪一般地翻滚起来了。

  那家伙,居然给自己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功力似乎不算太高,但却十分危险,而且甚至有一缕非人的气息。自己曾经在哪儿见过?

  林轩正皱眉思索。突然轰的一shēng巨响传入了耳朵。

  他连忙抬起头,然后便看见了目瞪口呆的一幕。

  场中的战况急转直下,那赤目老怪不知道用了什么大招,方圆数里的灵气都在震荡。

  而欧阳琴心则被打飞了出去,张开嘴,jiù吐出了一口鲜血。

  趁他病,要他命。魔道中人自然不会手下留qíng,赤目老怪更不可能有什么怜□香惜玉之心。

  这欧阳琴心名不虚传,着实难缠得紧,要是让她有喘息之机。想要制住该女还真不容易。

  赤目老怪身形滴溜溜一转,身体周围顿时出现了一大片黑色的雾气。而看他的表qíng,则很辛●□香惜玉之心。

  这欧阳琴心名不虚传,着实难缠得紧,要是让她有喘息之机。想要制住该女还真不容易。

  赤目老怪身形滴溜溜一xiāngxīyùzhīxīn。

  zhèōuyángqínxīnmíngbúxūchuán,zheshínánchándéjǐn,yàoshìràngtāyǒuchuǎnxīzhījī。xiǎngyàozhìzhùgāinǚháizhēnbúróngyì。

  chìmùlǎoguàishēnxíngdīliūliūyīzhuǎn,shēntǐzhōuwéidùnshíchūxiànleyīdàpiànhēisèdewùqì。érkàntādebiǎoqíng,zéhěnxīn苦的样子。

  “咄!”

  一shēng轻喝,那些雾气jiù像有生命一样,疯狂地涌入他地两颗巨目之中。

  而吸收了黑雾以后,两颗怪目更是红得发亮,但在眼人处,却又出现了一如墨般的☆黑点,并缓缓旋转。

  “赤目神雷!”欧阳琴心玉容惨变。

  “哈哈,看来你也听过老祖魔雷的威名。你可以放心的去死了!”

  赤目老怪大笑起来。深深的吸了口气,手掌一合。眼中厉芒狂闪▲hēidiǎn,bìnghuǎnhuǎnxuánzhuǎn。

  “chìmùshénléi!”ōuyángqínxīnyùróngcǎnbiàn。

  “hāhā,kànláinǐyětīngguòlǎozǔmóléidewēimíng。nǐkěyǐfàngxīndeqùsǐle!”

  chìmùlǎoguàidàxiàoqǐlái。shēnshēndexīlekǒuqì,shǒuzhǎngyīhé。yǎnzhōnglìmángkuángshǎn◆,重新分开以后,一个光球出现在了他的掌中,那光球呈红色,然而里面却又有一个鸡蛋大小的纯黑色光球被包裹其中。

  欧阳琴心地表qíng变得无比凝重,赤目神雷是这老魔的拿手绝技,她虽然没有见过,但却★多次听同门师兄谈起,威力无比,老魔曾凭此招灭过多名同阶修士,端的是魔名远播。

  当然,此招也并给没有破绽,主要是每使用一次,怨气都会大损,非打坐数年,不能恢复,所以若非万不得已,老魔不会轻易使用,只是自己跟他无冤无仇,赤目老怪难道是疯了?

  如果仅仅是为灭掉一名凝丹期的女修,赤目老怪不会卖力到如此地步,但这欧阳琴心不同,他无意间听到一个隐秘,此女极有可能是千年前欧阳家族唯一地后人。

  假如真是如此,那么天极图十有**会在她身上,虽然此事,欧阳琴心本人也不一定清楚,但那天极图,赤目老怪是志在必得。

  即使拼着损伤元气也值得。

  赤目老怪又打出几道法诀,手中的光球变得越发明亮,并隐隐有雷鸣般地shēng音从里面传出,眼看神雷jiù要完成了,然而jiù在这时,异变突起。

  一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从密林着一跃而起,向着赤目老怪扑了过去。

  林轩也吃了一惊,这时候他已经看清楚,那黑影正是融合了周良与修士尸体的那个怪物。

  只是,他这么做找死么,林轩由神识判断出,这怪物虽然诡异以极,但修为不过是筑基中期,最多后期,由于他身上的灵气飘忽不定,所以林轩也不敢肯定,但应该是在这个范围没错。

  jiù这样的水准,也敢去招惹凝丹后期的修魔者?

  虽然时机拿捏得不错,大招不是那么容易发的,此刻赤目老怪全部的心神都在那神雷上面,但林轩不相信,这诡异狡诈的老魔,居然会没有留下后手。

  果然,当怪物扑到距离他七八丈远地时候,仿佛触动了什么禁制,空气一下子变得凝滞了起来,他地速度被迫减缓。

  风缚术!

  林轩脸色一变,虽然这不算什么好高深的法术,但却颇为实用,特别是由凝丹期地老怪施展出来,更是威力非凡!

  赤目老怪回头看了一眼,眼中的凶光一闪而现,还带着几分不屑:“区区筑基期而已,也想学◎别人螳螂捕蝉。”

  然后他一挥手,一道数丈长风刃的凭空而生,呼的一下飞向偷袭者。

  嗤!

  骨骼被切碎的shēng音,那怪物毫无悬念的被劈为了两半,赤目老怪得意非凡,然而林轩发☆现,怪物在临死以前,不仅丝毫没有恐惧之色,反而嘴角边挂着一丝诡笑哦!

  果然,在他尸体往下掉落的时候,一个米黄色的光球却从里面飞了出来,并伴随着一阵猖狂的大笑:“哈哈,赤目老怪,当初围攻本魔君的人,你也是一个,既如此,你的这具身体,本魔君jiù大发慈悲的收下了。”

  “天……天煞魔君。”

  听到这shēng音,赤目老怪脸上的得意转变为愕然,表qíng更是复杂难辨,有意外,有茫然,也有惊喜,然而随后,却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转变为万分的恐惧。

  他想要手掐法诀,像魔君攻击,可偏偏手里,还虚托着那个神雷,此物虽然是他的绝技,可也极不稳定,如果一旦控制不好,jiù有可能自爆,原本克敌制胜的绝招,现在却变成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无奈之下,他只好使用几个不那么消耗心神的法术,然而怪目中所射出的光束,都被赤目魔君的元神轻易的躲过,眨眼间,那光球jiù来到了面前,他与元神之间,仅仅隔着一层护罩。

  凝丹期修士的防御法术非同小可,可那光罩在天煞魔君面前,却被视若无物,很轻易jiù传了过来。

  “你……”

  赤目老怪的已经恐惧到极点了,咬了咬牙,将手中的神雷猛然推出。

  那火球一顿,迅速变形,幻化出了一个持续高的婴儿模样的小人。

  “元……元婴?”

  不止是赤目老怪,远处的林轩和欧阳琴心都瞪大了眼,传言,天煞魔君明明是凝丹期的修魔者,虽然是大圆满,也jiù是传说中的假婴境界。

  但假婴只是恭维的叫法,毕竟不是真的结成了元婴,可眼前……

  这实在是颠覆了三人的认知,修真界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

  难道对方另有际遇?

  不过脑海里刚刚转过这个念头,林轩jiù将它否了,原因无他,假如天煞魔君真是元婴期的话,根本不会落得这么狼狈的下场,连肉身也被毁掉……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奥妙。

  林轩冷眼旁观,而赤目老怪此刻脑子可转不过来,他只希望神雷能将眼前这可恶的小人毁掉。

  否则,修真界盛传的天煞魔君修炼的那种功法是真的话,自己jiù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