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暗度陈仓


  “师妹和林道友怎么会相遇,你们刚才又遇见le什么危险?”和林轩见礼完毕,太白剑仙转过头,有点好奇的道。\\欧阳琴心luè一犹豫,正欲开口,突然却又秀眉微皱,太白剑仙若有所思的抬起头,大片遁光出现在le天边。

  少顷。

  数十名修士落le下来,为首的正是一线峡的风雷上人和雷云山庄的那对双修道侣。

  而另一边,修魔者们也毫不客气的飞le过来,血妖老祖,百毒童子赫然都在其列。

  看见眼前一片狼藉,众人脸上都闪过一丝惊疑。

  然后,正魔双方都将目光落在le欧阳琴心,张太白,还有林轩身上,很显然,三人zuì早过来,此事也极有可能与他们有关。

  “呵呵,欧阳仙子,是否发现le天煞魔君的消息?”血妖老祖怪笑的声音传le过来。

  欧阳琴心玉容一寒,尚未开口,风雷上人已忍不住讥嘲le起来:“就算发现le又如何,你以为我们会与你们分享么?”

  “是吗?”血妖老祖抬起手来,一道赤红的光线射出。

  “老怪,你敢动手?”

  风雷上人又惊又怒,以实力而论,正道这边明明要稍强一点,他没想到对方一言不合,居然就敢像自己出手le。

  张开口,喷出一个雷球,将那光柱化解le。

  然后一招手,噌的一声,已祭出一青一红两柄飞剑法宝。

  “等等!”然后就在这时,血妖老祖却做le一个停战的手势。

  风雷上人手已经高高举起,却隐而不发,脸上闪过一丝诧异:“老魔。你欲如何?”

  “哼,本老祖要教训你,也不忙在一时。$$我刚才动手,只是想让你明白一件事。”

  “什么?”风雷上人强抑着怒气。这血妖老祖的实力与自己相比,确实要胜上一筹的样子。

  “我现在给你指两条路,要么将天煞魔君的消息说出来,然后我们各凭本领。以实力决定天尘丹的归属,要么你们可以不说,那我们正魔双方现在就在这里火拼◆一场。天煞魔君逃就逃le,总之,这天尘丹。你们正道别想独享。”

  “老魔无耻,魔君地消息明明是我们先发现的。”雷云山庄那凝丹期女修一声怒斥。

  “无耻?”百毒童子清脆的笑声划破空气:“◆yīchǎng。tiānshàmójun1táojiùtáole,zǒngzhī,zhètiānchéndān。nǐmenzhèngdàobiéxiǎngdúxiǎng。”

  “lǎomówúchǐ,mójun1dìxiāoxīmíngmíngshìwǒmenxiānfāxiànde。”léiyúnshānzhuāngnàníngdānqīnǚxiūyīshēngnùchì。

  “wúchǐ?”bǎidútóngzǐqīngcuìdexiàoshēnghuápòkōngqì:“程夫人,你也是凝丹期地修士,何必说这么幼稚的言语,这修真界,本来就是有力者说话,我们魔道如此,你们正道不也一样,请问程夫人。你何时对低阶修士讲过道理?”

  那程姓女修一愣。张le张嘴,想要反驳。却又觉得无言以对。

  “哼,百毒童子,血妖老魔,真打起来,你们以为有胜算么?”张太白满脸不屑地神色。

  血妖老祖听le,不怒反喜,对方虽然投靠le极魔洞,但还是要在碧云山卧底,这样的反应才巧到好处。

  否则他根本就可以悄悄向太白剑仙询问魔君的消息,只不过这样容易引起怀疑,现在还没有到时机,他可不像暴这颗暗棋。

  “不错,你们三巨头实力确实要稍强一些,但我们打不过,拖住你们还是没有问题的,怎么样,大不le一拍两散,便宜天煞魔君得le,zuì起码他还是修魔者。”血妖老祖神色如常地怪笑道。

  正道中人听,脸色一变,还未来得及传音商量,欧阳琴心突然开口:“好,我说就是。====”

  “师妹!”

  “欧阳仙子!”

  “不可!”

  几位凝丹期高手脸色一变,纷纷阻止,对他们而言,知道le魔君的消息,就等于是抢占le先机,夺得天尘丹的把握也更大,自然不愿意让修魔者将这些好处平白得去。

  “哼,识时务者为俊杰,仙子这么做乃是正确选择,怎么,你们真希望我们双方鹬蚌相争,让天煞魔君渔翁得利么?”

  听le此语,正道几位凝丹期高手面面相觑,良久,叹le口气,不再言语。

  毕竟双方都知道le消息,各凭本事抢天尘丹,总还有机会,而如果修魔者恼羞成怒,耍赖将他们拖在这里,那才是一拍两散,丁点希望也没有le。

  权衡利弊,正道中人自然也不愿意看到这样地结局。

  看见正魔双方扯皮,林轩神色如常的站在一边,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然后心里却又在打着别地主意。

  “好le,都别吵le,听仙子说,再拖下去,天煞那厮就逃得远le。”

  风雷上人此语一出,在场的众修士立刻安静下来,近百道目光齐刷刷盯着眼前美貌若仙的女子。

  欧阳琴心樱唇微启,将刚才的经历娓娓道来,居然没有什么削减,当然,自己和林轩被夺舍成功后的魔君追杀,被迫暧昧躲在一起的那段luè过不提。

  “什么,赤目老怪被天煞魔君夺取le身体?”

  筑基期修士的反应暂且不提,在场的凝丹期高手无不耸然动容,赤目老怪成名已经百年之久,一身魔功有通天彻地的神通,便是威名远播地太白剑仙,想要击败他也并不容易,天煞魔君仅仅只剩下元神而已,夺舍,那可是逆天行事,哪有那么轻而易举?

  众人实在难以接受,可神识一扫□四周,已经过去le这么久,也不见赤目老怪过来,显然是遭le毒手。“看来,我们是小看le天煞魔君!”风雷上人心有余悸:“欧阳仙子,你说什么,天煞地元神可以变化成类似于元婴的小人?”

  其他正魔两■道地修士也都出le凝重之色,尽管明知道魔君不是元婴期的怪物,但这也太诡异le。

  “不错!”欧阳琴心点点头,又将当时的情景重复le一遍。

  众人听le,都有些骇然。

  “怕什么,天煞魔君也就一个人而已,又非真的进入le元婴期,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奈何不le他一个?”片刻后,倒是那程姓女修先开口。

  “道友所说不错。”太白剑仙点le点头:“天尘丹岂能落在此人手中。”

  原本听le魔君的诡异神通,即便是凝丹期的高手,大部分也脸有惧色,可一提到天尘丹,表情顿时变得狂热起来。

  血妖老祖和百毒童子对视一眼,更是一个化为毒云,一个卷起漫天的血色雾气,向着天煞魔君消失的方向追去le。

  “不好,两个老家伙想下手为强!”风雷真人脸色一变的道。

  “哼,两个魔头想要占先,恐怕没那么容易。”那程姓女修似乎并不着急,魔道的凝丹期高手就只剩下两个而●已,自己这边还有四人之多,怎么看都要占一些便宜。

  “程夫人所言甚是,但修魔者一向阴险狡诈,我们也不能太过大意le,动身吧!”太白剑仙表情凝重,回过头,对一干筑基期修士吩咐:“你们就不用去le■。”

  “是,师伯!”

  既然发现le魔君的踪迹,筑基修士的任务也就结束,毕竟后面的战斗他们的可插不上手。

  “我们走!”

  几位凝丹期高手各自祭出自己的法宝,以惊人的速度消失le。

  “你……”欧阳琴心并没有随同伴离开,而是留在zuì后面,看le林轩一眼:“你有何打算。”

  “我倒是想要天尘丹,可凭我的修为,却怕送le自己的小命。”林轩洒脱一笑。

  “你能看开就好。”欧阳琴心luè微有点尴尬,毕竟追本溯源,提案承担可是灵药山的东西啊!

  “此行凶险无比,仙子要小心一些。”

  “嗯,谢谢,琴心明白,后会有期。”

  欧阳琴心素手一挥,一片叶子状的法宝被她祭le起来,正准备御光而行。

  “等等!”

  “少掌门还有什么吩咐?”

  “这个……”林轩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瓶:“这里面有三粒补灵丹,虽然服下后不能立刻将法力布满,但回复的速度也是晶石的十倍之快,就当我赠给仙子的礼物。”

  “快速补充灵力的丹药?”即便是凝丹期高手,也不由耸然动容,欣喜万分的接过le。

  然后欧阳琴心不再迟疑,化为一道遁光,消失在天际。

  望着她的背影,林轩嘴角边流出一丝笑意,自己岂会真的放弃天尘丹,毕竟以自己的资质想要在修仙路上走远,这么逆天的灵药怎么能够放弃?

  刚才不过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

  想要在那么多正魔两道的高手口中夺食,蛮干是不行的,要多动动脑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