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附身大法与第二元神


  就在林轩心惊胆战的时候,那少年已经缓步走了过来,手里摇着一把折扇,意态闲散。

  “师弟,为兄来了,怎么,还不现身相见。”

  林轩听了,心中一惊,这少年好大的口气,居然以魔君的师兄自居,可看他的表情,又一点也不像是在看玩笑的样子。

  虽然不少修真zhě驻颜有术,可不管rú何,看他的容貌都太年轻了。

  “哼,怎么,真不欢迎愚兄,还是想让我将你拖出来?”等了良久★,依然不见动静,那少年“啪”的将折扇一收,脸上闪过一丝阴厉之色:“小小的幻术,也想挡住我?”

  他张开口,从嘴里吐出一团青气,喷像眼前的山壁。

  那青气也并不起眼,然而却神通非凡,山壁☆与它一接触,就立刻冰雪消融,短短的数分钟,幻术就被破除,那精致的楼阁又再次出现在了空中。

  “这洞府不错,师弟倒还真会享受哦!”

  少年冷笑一声,袖袍微拂,数缕光华激射而出。

  轰隆隆一阵巨响。

  阁楼外虽然亮起了一层护罩,却立刻rú水泡一般的破灭掉。

  然后木屑纷飞,阁楼被炸得摇摇欲坠。

  一朵黑云从里面飞了而出,少年见了,脸上出一丝得意的表情停止了攻击。那黑云外的烟雾渐渐散去,现出了一个林轩熟悉的身影,正是天煞魔君。

  “老鬼,你果然还是找到这里来了。”魔君恨恨的盯着眼前的少年,脸色难看。

  “我的好师弟,你躲了为兄这么久,今天怎么不逃了?”与之相反,少年却难掩兴奋的目光。****嘴角边还满是讥嘲,就rú同逮住了老鼠的猫。

  “师弟?老鬼,你何时对我有过同门之谊,dāng年,你暗算师尊,还将我们这些同门一个个斩杀殆尽。若不是沈某机警,也早就步了几位师弟师妹地后尘。”天煞魔君咬牙切齿,显得愤怒以极,但林轩从他的表情语气,还是读出了一丝畏惧。

  这少年究竟是谁,为什么只有筑基期的修为,却是魔君的师兄,还让他忌惮至此?

  “哼。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还提它做什么?”少年淡淡的说:“识时务zhě为俊杰,师弟,你若将天尘丹交出来,我就饶你一命。”

  “饶我一命?”天煞魔君大笑了起来:“极恶魔尊,我们相交也有百年,你dāng沈某是三岁地小孩,会相信你的承诺,除非我的脑子坏了。”

  极恶魔尊!

  这四个字rú五雷轰顶,让躲在暗处的林轩大吃一惊,原因无他。此人可是大名鼎鼎,幽州修魔zhě中的第一人。魔道唯一一位元婴期修士,虽然林轩没有见过他本人,但于画像却并不陌生。

  可眼前这个少年……林轩实在看不出他哪一点像极恶魔尊。

  除非是附身**。

  所谓附身**,是境界到了元婴期修士的一种特别神通,有点类似于夺舍,但又并不完全相同,jiǎn单的说,就是元神出窍,附在某人的身体之上。

  但夺舍乃永久性侵占。而附身是指用完了以后。元神离开,被附身之人还可以重新恢复。

  dāng然。限制也颇多,具体林轩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此神通也只有元婴期地修士可用。\\\这就可以解释此少年地相貌为什么与极恶魔尊完全不同,而且修为只有筑基期了。

  毕竟不是自己的身体,元神与肉身无法达到统一,所以只能发挥出一小部分实力。

  “老鬼,听说你和正道的几个元婴期怪物约定好了,都不插手此事,只让凝丹期的修士来找沈某的麻烦,夺取天尘丹,你这样食言而肥,不怕正道的几个老怪,事后找你麻烦。”

  “哼,这就不需要师弟你来操心了。”极恶魔尊傲然一笑:“本魔尊现在正在问仙阁和正道的几个老鬼下棋,半刻也不曾离开,谁说我食言而肥,单独来取过天尘丹。”“什么,你的本体还在问仙阁下棋,那眼前的是……”天煞魔君脸色大变,咬了咬牙:“难道你……”

  “不错,身外化身**,师弟你也会吧,只不过与你只懂皮毛不同,老夫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第二元神。”

  “第二元神?”林轩听得似懂非懂,但也知道肯定是魔道地某一种大神通。

  “好,好!”天煞魔君仰头大笑:“老魔,我承认,你确实是天才,功法与师父dāng年相比,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你知道就好。”极恶魔尊伸出了手来:“那么交出天尘丹。”

  “休想。”

  “什么?”极恶魔尊一怔,随后怒极反笑:“师弟,你真的想要魂飞魄散。”

  “老鬼,你确实厉害,连第二元神也修炼出来了,可这第二元神地修为,最多刚刚凝丹而已,何况又用主元神为他施展了附身**,法力还要受到限制,你真以为凭借着区区筑基期修士,就能奈何沈某?”天煞魔君的脸上出一丝狰狞:“鹿死谁手,还很难说,也许是你自寻死路。”

  “是吗?”听了这番嚣张的言语,极恶魔尊并没有动怒,脸上也丝毫看不到底牌被揭穿后的慌乱,依然镇定自rú:“你试试就知道了。”

  看见老魔的这番表情,天煞脸色阴晴不定,对方究竟是虚张声势,还是真的有所凭依,但事已至此,除了战斗也别无他路。

  就算rú老魔所言,献出天尘丹,他也不会放过自己,此贼心狠手辣,他百年前就认识得很清楚。

  唯有战斗一途。

  天煞魔君一声低吼,口中喃喃念咒,两掌合于胸前,再慢慢分开,他的掌心中间,拉出了一条紫色的光带。

  那光带色彩绚烂,瑰丽无比,周围还萦绕着蔚蓝色的闪电。

  “凝!”

  天煞魔君额头上冒起豆大地汗滴,浑身地灵力rú决堤之水一样向着两掌间的光带注入进去。

  不可思议地事情发生了,那光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短短的数十秒后,就变为了一柄紫色的小剑。

  小剑长约二尺,尖锐锋利,通体闪电萦绕,让人不敢逼视。

  化形之术?

  无意间撞破两个老怪物的隐秘,林轩自然是大气也不敢喘,只是收敛气息,躲在密林里。

  看见天煞魔君的神通,林轩○脑海里刚刚冒出这个名词,不过随即就将它否了,虽然凝丹期以上的高手确实可以将灵力固化,但眼前的明显不同,这剑乃货真价实的法宝。

  “哼,紫云雷光剑!”极恶魔尊双手放在背后:“师弟,你也不错啊,居◎○脑海里刚刚冒出这个名词,不过随即就将它否了,虽然凝丹期以上的高手确实可以将灵力固化,但眼前的明显不同,这剑乃货真价实的法宝。

  “哼,紫云雷光剑nǎohǎilǐgānggāngmàochūzhègèmíngcí,búguòsuíjíjiùjiāngtāfǒule,suīránníngdānqīyǐshàngdegāoshǒuquèshíkěyǐjiānglínglìgùhuà,dànyǎnqiándemíngxiǎnbútóng,zhèjiànnǎihuòzhēnjiàshídefǎbǎo。

  “hēng,zǐyúnléiguāngjiàn!”jíèmózūnshuāngshǒufàngzàibèihòu:“shīdì,nǐyěbúcuòā,jū然炼出了这样威力惊人的法宝,幽州的凝丹期修士中,恐怕无人是你的对手,不过你以为,凭着这样的神通,就能与元婴期的我相抗衡么?”

  “老鬼,你不用在这儿虚言吓人,元婴期?第二元神的你有元婴期的修为吗,何况还使用了附身**。”

  “是吗?”

  极恶魔尊不再多言,折扇一扇,身上的气势突然惊人的狂涨了起来,从筑基中期一路飙升。

  筑基后期,大圆满,假丹,真正的金丹初期……

  林轩脸色骇然,目瞪口呆,就这么看着老魔的修为一直到了凝丹中期才停了下来。

  “怎么会……”不知是他,连天煞魔君的脸上也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这太出乎意外了。

  “奇怪么?师弟你还◇是太嫩了点,不错,正常情况附身**修为确实会掉落一个境界,但那是有前提。”

  “前提?”

  “除非是不想伤害被dāng做替身的身体。”极恶魔尊脸上满是得意:“可是rú果我不管这具身体的★shìtàinènlediǎn,búcuò,zhèngchángqíngkuàngfùshēn**xiūwéiquèshíhuìdiàoluòyīgèjìngjiè,dànnàshìyǒuqiántí。”

  “qiántí?”

  “chúfēishìbúxiǎngshānghàibèidāngzuòtìshēndeshēntǐ。”jíèmózūnliǎnshàngmǎnshìdéyì:“kěshìrúguǒwǒbúguǎnzhèjùshēntǐde死活,强行使用魔道的几种秘术,修为则可以轻易发挥出百分之百,怎么样,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那又rú何?”天煞魔君的脸上确实闪过一丝恐惧的神色,但很快又恢复rú初:“老魔,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过是凝丹中期,以为就能将我怎么样么?”“师弟,现在是你在虚张声势,不错,法身被毁以前,你已经达到了假婴的境界,可现在的身体是你的么,哼,赤目这小子的资质倒也不错,但你使用了夺舍之术,又没有时间将元神和身体册第融合,你现在能够发挥出凝丹中期的实力就已经顶天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