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错综复杂


  痛苦没有什么,与凡人相比,修真者大多心智坚韧,然而据阴阳诀记载,此疼痛要持续数天之久,且修炼者必须忍着这种疼痛,继续行功,不能出任何差错,因为阴阳灵气的转化本就危险以极,只要走错一步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平时打坐练气,即使是在没有任何打扰的情况下,也有可能出一点小茬子,何况是在这种非人的痛苦下……

  修士们不怕疼痛,可出错后形神俱灭的后果却没有谁愿意承受。

  林轩脸上也出了一丝踌躇。

  将修炼此功法的好处以及可能发生的危险都在心中一一揣摩。

  良久,林轩站了起来,脸上闪过一丝坚毅之色。

  对于自己的毅力,他向来还是有信心滴,当然,林轩不是莽夫,做事情向来谋定后动。

  如此大的风险,如果没有把握,他是不会轻易尝试的,但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以前看过的丹书里曾有记载,一种叫做“七心丹”的灵药可以护住心神。

  只要灵台保持清明,不被痛苦弄晕,林轩相信凭自己的毅力,应该能够完成阴阳灵力转化的过程。

  沉吟了一下,林轩来到另一间石室中。

  里面堆满了玉筒。

  这些都是与炼丹有关的各种奇书。

  林轩用神识扫了一下,随即轻轻招手,一个有些古旧的玉筒简就飞入到了他的掌心中。

  将神识注入进去,果然找到了与“七心丹”有关的记载,就是它没错。

  林轩脸上出一丝喜色,不过看到配方一栏。表情则有些错愕。

  略微沉吟了一会儿,他走出了洞府。

  少顷,一道惊虹从青shān上飞射而出,迅捷以极的像东南方向而去,惹得不少来灵药shān炼丹的修士侧目,◇但看清楚只是一个二十余岁地少年后。就纷纷不在意的收回神识了。

  离此不远的一座峡谷。

  白雾萦绕,两个淡淡的人影隐藏其中。

  虽然已尽力隐藏修为,但从他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灵力波●◇但看清楚只是一个二十余岁地少年后。就纷纷不在意的收回神识了。

  离此不远的一座峡谷。

dànkànqīngchǔzhīshìyīgèèrshíyúsuìdìshǎoniánhòu。jiùfēnfēnbúzàiyìdeshōuhuíshénshíle。

  lícǐbúyuǎndeyīzuòxiágǔ。

  báiwùyíngrào,liǎnggèdàndànderényǐngyǐncángqízhōng。

  suīrányǐjìnlìyǐncángxiūwéi,dàncóngtāmenshēnshàngsuǒsànfāchūláidelínglìbō动。依然可以判断出,凝丹期高手。

  其中一人可以说与林轩相熟,三缕长须,一脸正气,大约四十余岁年纪,正是三巨头之首。碧云shān的重要人物。

  太白剑仙也来到了这里。

  而另外一人。身材矮小,可眉宇间充满了灵气,一看就聪明以极。

  冯远!

  在碧云shān地凝丹期修士中,他的实力只能算中等,然而却以足智多谋著称。

  以两人神识,自然远远的就发现了林轩。太白剑仙地脸上不由闪过一丝异色。随即就恢复如常了,但这点变化,已落入到了冯远的眼中。

  “师兄认识此人?”

  “嗯,有过一面之缘。”

  “哦?”冯远的脸上出一副惊奇的表情,以太白剑仙的修为身份,居然会认识一小小的筑基期修真者。

  “呵呵,师弟可不要小看此少年。”张太白像是没有注意到冯远异样似地轻笑起来:“他可不简单,灵药shān少掌门。”

  “原来如此,那是一条大鱼啊。要不要让人跟上去?”

  “呵呵。师弟自己拿主意就可以,你是我碧云shān地军师。两位师伯也说了,此行以你为主。”张太白乐呵呵的笑着,一丝嫉妒的表情也没有。

  “师兄这是说哪里话来,长幼有序,何况师兄处事的经验远远超过小弟,我当然听你的意见。”冯远眼珠一转,微笑着推托了起来。

  “既如此,那就派人看看吧,小心无大错,千万不能负了两位师叔所托。”张太白沉吟着说,然后袖袍一拂,一道传音符飞掠而出。

  数里之外,某筑基后期的修士接到传音符,脸色凝重,从怀中掏出一追踪地灵器,略略辨识方向,便也遁光消失在天际。

  正如林轩的猜测,当种种关于灵药shān还有天尘丹的流言传出以后,正道与魔道的几个老怪物虽然九成不信,但事关重大,却也没有不闻不问的道理。

  毕竟万一是真的,落入对头的手里,岂不是追悔莫及。

  这种事情,本就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而修真界弱肉强势,比世俗还要残酷,假如这种事情落在其他一个小门派身上,不说灭顶之灾,肯定早就被正魔双方明目张胆是欺上了门来。

  可灵药shān不同,地位超然,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仅仅是捕风捉影的传言,没有修士会傻傻去得罪炼丹师,所以正魔双方都cǎi用了较为温和地方式。

  一方面派qiǎn机灵地弟子,以炼丹为名,入灵药shān打探虚实,假如传言是真的话,肯定会有一些蛛丝马迹。

  一方面派qiǎn高手,在暗处监视。

  总之在有确凿地证据前,他们都不想撕破脸皮。

  这就是目前的形势。

  而碧云shān的情况,还要更加复杂一些。

  太白剑仙上虽然奸猾,可两个元婴期老怪更是目光如炬,只不过以前仅仅看出他喜欢沽名diào誉,还没想过他与魔道有勾结的嫌疑。

  然而这次奎阴shān脉之行后,听了欧阳琴心的密报,两个老怪物的心中岂能没有怀疑。

  如果是一筑基期弟子肯定早就施以搜魂之术,但张太白毕竟是凝丹期高手,不能这么粗暴。

  虽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但两个元婴期老怪可没有这么好的耐心,恰巧天尘丹的流言又在修真界传开。

  于是他们将计就计,将太白剑仙派了出来,明着是委以重任,让他监视灵药shān,可暗地里,却是一番考察,如果张太白真与魔道有勾结的话,冯远肯定能够看出一二啊!

  那小子可是本门的智多星,论修为不及张太白,但耍心机,应该远胜之。

  而就在张太白甩出传音符的同时,几个并非碧云shān的修士也出现在了半空,并悄悄的像林轩追去。

  张太白不由哼了一声,按理说,一个筑基期的修士不该让他那么挂怀,他可是一点也不相信灵药shān还有天尘丹,不过这林轩却总让他有一点点忌惮。

  欧阳琴心怎么能从苗矮所设的圈套中脱身,当时所布的局应该是天衣无缝才对……

  奎阴shān脉,一向冷漠的欧阳琴心却与这个少年很亲热的样子,这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原本他想假公济私,借监视灵药shān的名义让本门弟子探查一下林轩的虚实,哪知道其他势力也来搅局……

  而冯远表面不在意,其实却暗中观察着张太白的一举一动,心中也不知在打着什么注意。

  林轩离开灵药shān后,就一直向东南方向而去,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里应该有一个坊市,而且规模颇大。

  想要炼制“七心丹”,自然需要买进相关的药材。

  原本灵药shān也有自己的药园。

  可林轩却丝毫也没有将它列入考虑的范畴,这倒不是怕引起怀疑,而是炼制七心丹的药材那里●根本没有。

  并非这种丹药太珍贵了,它的效果仅仅是护住心神而已,对修真者来说,用到的地方有限以极。

  可它的原料却颇为奇特,是七种剧毒的草药。

  修真门派的药园,有的天材地宝,◆谁会吃饱了撑的去种毒药,故而林轩根本就没有想过去找。

  驾驭着遁光,一路飞向坊市的方向,表面上看,林轩没有丝毫的异样,可他的心里,却冷笑不止。

  以林轩的谨慎,以及远胜同阶修士的神识,岂会没有发现有人缀在自己后面。

  才刚一离开灵药shān,他就发现了几条“尾巴,”只不过林轩是故作不知啊!

  倒不是胆小怕事,只不过一番权衡之后,林轩觉得根本就没有必要搭理。

  几个筑基期的修士,凭着自己的法宝心机,料理他们林轩还是有把握,只不过那样反而会引起注意。

  反正自己此行,不过是买几种剧毒的草药而已,没有必要保密,那几个修士只会看得云里雾里。

  相反,这次他们没有从自己身上发现什么,以后只会疏忽大意,这对自己,显然是有好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