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幽州乱 第四百六十一章 魔婴诀与绝毒丹


  嗯,字,比昨天多了1,明天看能否再多点)

  血魔尊者想要恢复昔日修为,需要大量生灵de精血,凡人亦可,不过修士自然是最好de。

  他在夫妇二人身上种下禁制,让他们奉自己为主,○然后偷偷将门下弟子带来,给自己做血祭之用。

  当然,做为交换,他也给了二人不少好处,传授了一套威力非凡de魔功。

  然而此刻曹月担心de也正是zhè个,她咬了咬嘴唇,有些担心de开口:○“师兄,以前我俩de主修功法,虽非正宗de道门玄功,但也是颇为有名de正道功法,如今突然改修魔道邪功,你真不怕出问题?”

  “zhè……”周冕略一迟疑,才苦笑着叹了口气:“若是普tōngde魔◇功,为夫自然不会涉险,可zhè《魔婴诀》实非一般de功法可比……”

  天下之大,奇人辈出,据血魔尊者所言,zhè《魔婴诀》乃是百万年前某位不知名de前辈所创。

  那位前辈才智tōng天▲,然而修仙de灵根却只能算是一般而已,虽然凭着种种际遇,修到了凝丹后期,但受资质所限,别说结婴,就算想要再进一步,达到凝丹期顶峰也是奢望了。

  虽然悲哀,但也没有办法,人力有时而尽,强求不得。▲

  然而zhè位前辈却不甘心,于是剩下de一百年,他收集了许多魔道典籍,想要创立出了一种另辟蹊径进入元婴期de方法。

  此人地野心不可谓不大。然而魔道邪功。虽然注重取巧。可元婴期又哪有●那么容易达到。

  不过zhè位前辈倒也真地才智tōng天。虽然最后并未成功。却也创出了《魔婴诀》zhè种前无古人地惊人神tōng。

  修炼此功法以后。虽然并不能如愿以偿地真正结婴。但在大成以后。却可以在体内培养出一个类似于元婴地魔婴出来。

  魔婴地神tōng。和真正地元婴期老怪相比。自然是相形见绌。但却远非凝丹期修士可以相比。

  算是打破了修仙界境界地分级。介于元婴与凝丹之间地一个存在。

  血魔尊者也是无意间得到了zhè本功法。不过他那时已经是元婴期修士。所以并没有在意。但对于周冕来说。诱惑则是无与伦比。

  唯一地障碍,是夫妇二人乃正道修士,而zhè《魔婴诀》却是邪道秘法,分属阴阳灵力,水火不容。

  周冕大为沮丧,不过血魔尊者不愧是见多识广de上古老怪,居然提出了一个解决de方法,由他本人,亲自像二人de身体里,灌注精纯魔气,zhè样以他de魔气为引,慢慢de污染同化二人体内地灵力,让其能够逐渐适应并修炼魔功。

  可zhè种方法真de安全吗?

  曹月最近修炼de时候,常常感觉体内热血如沸,虽然与走火入魔不同,但也绝非什么好兆头。

  “师妹,多虑了,尊者不也说了,zhè是我们体内灵力尚未完全被侵蚀同化de缘故,只要尊者修为恢复,为我们多灌注几次魔气,不良反应自然会消失,一旦《魔婴诀》大成,除了那少数几个老怪物,zhè幽州修仙界不还是任我们纵横?”周冕说到zhè里,眼中闪过一丝狂热。

  看着丈夫兴奋de表情,曹月也只好选择沉默,虽然担心,但师兄说得对,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当初做下了决定,如今是对是错,也都只好硬着头往下走。

  “师妹,也无需太担心,尊者还用得到我们二人,何况……”说到zhè里,周冕de脸上露出一丝傲然:“为夫虽然不是元婴修士,但还有些见识,zhè《魔婴诀》确实是罕见de惊人神tōng,灌注魔气de方法虽然有些骇人听闻,但依靠,我们不也炼成了《魔婴诀》de第一层,应该不会有什么差错,只要小心一些就,何况仙道本就艰难,冒一些危险也是不可避免。”

  “嗯,但愿!★”曹月叹了口气,将zhè件事情暂时抛下:“但林轩……”

  “放心,为兄自会像尊者解释,暂时不能用门内弟子血祭,待我去找些凡人,虽然他们de血肉精魂远远无法和修士相比,但至少可以平息尊者地怒气。▲

  “也只能如此了,那师兄要小心一些。”

  “放心,我心中有数,倒是师妹,要多多留意林轩,千万不能让他看出什么。”周冕脸色一沉,有些不放心de叮嘱。

  “我知道了,可他与那两个私逃de女弟子一起回来,zhè分坛中发生de事情,肯定已经听说。”曹秀眉微皱,有些不放心de开口。

  “没有关系,那些低阶弟子除了惶恐,本身也不知道内幕,何况林轩既然来到zhè里,就算那两个◆丫头没说,迟早也会从其他弟子口中听到de。”

  “嗯。”曹月点了点头,而就在zhè时,一道火光从窗外飞了进来,曹月沉入神识,略一扫视,表情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

  “师妹,出了什么事?”■

  “师兄,我们安排de眼线回报,说那两个丫头,刚刚去了林轩de阁楼一趟,待了约有一个时辰之久。”

  “哦?”周冕摸了摸下巴,沉吟起来:“可知道是为了何事?”

  “不清楚,林轩在阁楼周围布有禁制,眼线无法得知。”

  “哼,看来我们zhè位少门主,可不是一位简单de人物,年纪虽轻,做起事情,却滴水不漏。”

  “师兄,要不找机会除去那两个丫头,我总觉得,将她们留下来,会是一个祸害?”别看曹月是女人,心可不是一般de狠。

  “不行,zhè两人绝不能动。”周冕却摇了摇头。

  “为什么?”曹月有些不解地开口。

  “师妹,好糊涂,林轩既然与她▲们有牵扯,那杀了两女岂不是打草惊蛇,zhè样做是最愚蠢de。”

  “可留下她们,万一养虎为患……”

  “养虎为患?呵呵,师妹,也太高看刘芯与陆盈儿,区区两个灵动期de低阶修仙者,我们动☆◇动手指就能将她俩灭了,难道还能翻得起天来么?”周冕脸上露出一丝轻蔑de笑容,随即话锋一转:“当然,也不能完全放任不管,适当de找人监视一下就行了,重点还是要放在林轩,但愿他能早点离开分坛。”说到zhè●里,周冕地脸上已满是无奈。

  而在同一时间,林轩则在刻苦修炼,虽然是在别人de地盘,但已经布下阵法,所以绝对安全。

  阁楼周围地几双眼睛,虽然隐藏得很好,但又如何逃得过林轩神识de扫描,他只不过是故作不知罢了。

  居然派人来监视自己,看来那对凝丹期地夫妻,确实心中有鬼,可惜zhè种方法太愚蠢。

  此时林轩盘膝坐在地上,而他地身前,则摆满了大大小小数十个锦盒,盒盖开着,里面装着各种各样地草药。

  然而zhè些可不是炼制丹药de天材地宝,无一例外,全是剧dú之物。

  当初在奎阴山脉,趁着混元老祖与昊天鬼帝大打出手,林轩偷偷潜入天星宫,结果在遇见百dú神君之前,先经过了一个药园。

  里面栽种de,就是zhè些剧dúde草药。

  虽然当时林轩也没想到会有什么用途,但既然遇见了,岂能放过,当然是先搜刮了再说。

  那时只是存了占便宜de心理,现在想想,还真是侥幸,假若没有zhè些dú草,zhè玉筒中地法,自己虽然已经参悟,却也只能看着干瞪眼。

  据百dú神君所言,zhè上古残篇乃是墨月族de镇族之宝。

  当初他正是修炼了上面de几种神tōng,才将幽州搅得天翻地覆,甚至以凝丹期修士de修为,硬拼太虚真人zhè位元婴期老怪物。

  胜负如何,众说纷纭,但据林轩所知,应该没有落下风,zhè可是开创了历史de先河,即使上古时期,也从未发生过zhè么离谱de事。

  要知道,凝丹期大圆满与元婴初期表面上虽然只差了一个境界,但两者de神tōng修为,却天差地别,换一个凝丹期顶峰de修士,能够在太虚真人手上坚持两三招就已经烧高香,由此可见,百dú神君是多么彪悍。

  而zhè玉筒简中记载de,乃是一种dú焰。

  简单说是以自己de本命真火为基础,在里面加入种种不可思议地剧dú提炼而成de。

  在修真百艺里,用dú只是末流小技,但在巫师de修炼体系里,则只能用博大精深来形容。

  zhè种dú焰威力之强,令人匪夷所思,元婴以下修士,几乎是沾之立毙,甚至连法宝,也能腐蚀融化。

  当看到zhè段介绍之时,林轩心中大喜,与同阶修士相比,他不论神tōng还是法宝,都远在对方之上,然而遇见厉害de对手,还是常常陷入苦斗,比如说不久前,对上太白剑仙,究其原因,就是缺少杀手锏。

  九天玄功和玄魔真经中做为顶阶佛那功法,里面自然也记载有不少厉害de秘术,比如说林轩上次偶然施展出来,几乎救了自己一条小命de移形换位神tōng。

  但一来,zhè类秘术对法力要求过高,以他现在de境界,还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二来,两本功法中真正厉害de神tōng,乃是元婴期才能修炼,他现在虽然心痒,但也只能看着眼馋。

  何况林轩知道,自己虽然同时兼修两本顶尖功法,但不论哪一种,与墨月族de镇族之宝相比,都还是要稍逊一筹。

  那上古残篇才是真正逆天de东西。

  看了一眼身前地诸多dú草,林轩再次将神识沉入玉筒简中,过了好一会儿,叹了口气,脸上满是为难de表情。

  “少爷,怎么了,zhèdú焰难道很难练?”月儿缓缓睁开了双眸,有些不解de开口,与林轩朝夕相处了zhè么久,少爷做事情向来干净利落,很少看见他zhè么犹豫不决了。

  ○“不……”林轩摇了摇头,眉头却依旧深锁:“zhèdú焰虽然威力非凡,但却并不难练,甚至可以说很简单。”

  “那少爷为什么为难?”月儿听得一头雾水,俏脸上满是奇怪。

  林轩叹了口气,将手★▲中de玉筒简递了过去,月儿一怔,心怀疑惑de注入神识,她没有像林轩那样看得仔细,但仅仅是略一浏览,表情就阴沉了下去:“修炼此神tōng,居然要服食绝dú丹。”

  绝dú丹为何物,在zhè种dú◇▲中de玉筒简递了过去,月儿一怔,心怀疑惑de注入神识,她没有像林轩那样看得仔细,但仅仅是略一浏览,表情就阴沉了下去:“修炼此神tōngzhōngdeyùtǒngjiǎndìleguòqù,yuèéryīzhēng,xīnhuáiyíhuòdezhùrùshénshí,tāméiyǒuxiànglínxuānnàyàngkàndézǎixì,dànjǐnjǐnshìluèyīliúlǎn,biǎoqíngjiùyīnchénlexiàqù:“xiūliàncǐshéntōng,jūrányàofúshíjuédúdān。”

  juédúdānwéihéwù,zàizhèzhǒngdú焰修炼方法地后面,做了清楚de注解。

  顾名思义,乃是用数十种剧dú之物,精心炼制而成地,珍贵无比,其价值不在提升修为,突破瓶颈de丹药之下。

  乃是天下有名地奇dú之一,无解,元婴期以下de修士中了,必死无疑,便是元婴期老怪,虽然能用其精深地修为将dú逼出来,但也绝非一件容易de事情,且会元气大损不少。

  当然,既然是作为一种修炼de手段,玉筒简中自然有如何避免被绝dú丹伤害de方法。

  如何运转灵力,将绝dú丹包裹起来,不让dedú性危害身体,反而慢慢de与本命真火融合,修炼zhè种惊人神tōng。

  然而说说容易,zhè个过程却是难操控以极,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出差错,那时候可就真正陷入万劫不复了。

  百dú神君那老家伙,究竟安de什么心,给什么不好,偏偏让自己修炼zhè种危险de东西。

  林轩心中破口大骂不已。

  他却不☆知道,百dú神君此举,自然是有他de用意,目de是考验他de胆识。

  修炼此神tōng,要冒生命de风险,但收获也绝对够丰厚,同样de,林轩以后若要想真正开启那上古残篇,就不得不挑战混元老祖,◇必须击杀掉zhè个元婴期老怪物,并且取得他de精血,风险与回报也是同样de。

  百dú神君希望林轩日后为他报仇,所以才故意挑选zhè么一个危险de神tōng,磨练林轩de胆识,也算用心良苦。

  练,还是不练,对于林轩来说,是一个很难de选择。

  犹豫了一会儿,林轩de表情逐渐变得坚定起来,拿起玉筒简,将神识注入里面,再一次参悟起来。

  “少爷,你真要修炼?”月儿de俏脸之上,满是担心之色:“依小婢看,不如算了,zhèdú焰虽然威力非凡,但以少爷de手段,其实并不需要冒zhè个险。”

  “月儿,错了,我修炼此神tōng,并非仅仅是因为魔炎de威能,还有别de理由。”林轩放下玉筒简,面露诡异de开口。

  “什么?”月儿一怔,依旧不懂。(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idiancom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