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三魔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飞五色光剑一动,就冲卜方徐徐一落,

  jù蝉暗叫一声“不好,,,身畔黑红风火柱““持一步的冲宇中一卷而去。(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kenwen.com

  风火之力所过之处,空气扭曲,嗡鸣声dà响,仿佛阵虚空都一拨而开。只是一闪,就将五色光剑卷入le其中,

  紫芒狂闪之▲下,里面传出le惊人轰鸣,冻剑阵所化安幕都剧烈颤抖起来,似乎随时能碎裂而开……

  jù涂神色一松,不禁露出一丝笑容来六

  在其看来,这jǐ乎挖掘le附身jù翰所有游能,并供助眉牢间灵珠威能,施展的融合dà神通,绝对不是这么眼下一个剑阵可以抵北的,

  就是它本体面对此招,也多半会暂避锋芒的,

  不过jù翰脸上笑容才方一露出,风火之力巾墓然传出一声本吟般清鸣,接着黑红火☆柱突然诡异的一分,

  五色灵光闪动下,里面一口丈许长jù剑激刊,而出,

  光华一闪,jù剑一颤,发出le一声噪鸣,

  附近的风火之力仿佛遇到le什么不叶思议力最音发出怀异嗡声的◆纷纷四散避开,将jù剑彻底显露le出来,

  五色jù剑却在此时滴溜溜一转,对准jù牧轻轻一斩,

  无声无息,看似丝委威力没有!

  但jù蛤眉宇间的灰色圆珠却砰的一声,实然间碎裂开来,

  “,不可能!,,

  jù特蓦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紧闭的双目音一下挣丫开来,

  眼练鲜红似血,隐隐有血液流淌而出,

  但是下一刻,此魔头颅连同jùdà身躯”丝■毫征扑没有的一分为二,

  一股赤红火焰从斩开的肉身中狂涌而出,化为一片击红火海,

  而jù翰残尸仿佛瞬间风化le一般,一下在火焰巾化为两股灰白烟尘,从天地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被附身jù翰,在元气之剑威能下竟无法北住一斩,冻云,神都没能逃出分毫。

  上空青光一闪,韩立身形在剑阵中浮现而出,望着下方汹汹燃赎的烈焰,轻叹le一口气。

  “借助天地之力,果然不是●○普通秘木可比的A当初面对那座猿时”若不是身处魔气通道中,无法聚集足够的天地云,与,不丹用这元与之剑,应该也能够斩杀此魔。而无需动用玄天e宝让法相云捐le。,,

  韩立自语的说完这jǐ句话,脸上★现出溃憾之曲,但目巾甚上一闪下,向火海之仔细望le一眼,突然眉梢一挑的单年一抓~

  “,嗖”的一声,从火海中飞射出一物来,只县,个闪动,就被投到le其手中。

  却是一个淡蓝色的袋子,表面铭印有数种不同的符文,闪闪发井”似乎不是凡物。

  “,储物袋?”韩立现出一丝讶色”有此不太肯宇,

  他略一沉吟,抓着袋子的手掌突然安得漆黑如菡,同时片片灰霄从手心喷出,一下将袋子包裹的严严实实,接着再单年一扬,一道有色法决飞射而出,一闪即逝的没入袋中。

  蓝色袋子顿时一阵乱晃,袋口灵光一闪,徐徐的打开丫,

  “,噗,,的一声。

  一团蓝光从里面激囧射而出,一闪之下,就孪破空离去的样午,

  但韩立早就有所防备,哪能真让其遁掉A

  只他一声冷哼,灰色霞光就猛然一涨的反卷过去,一下就将那顾色光团罩在le其中。

  灰霞蓝芒一阵交织下,顿时光团现出le原形来,

  竟是一颗晶莹剔透,蓝光蒙蒙的圆珠,

  拇指dà小,表面异芒流转,仿佛琉藕之物A

  “这是……”韩立神念往上面一扫,有此煮外le,

  “内丹?不对。

  但好像也不是法器!”

  韩立抬手将圆珠吸le过来,用两根年指一要放到眼前看le一偏,却一时无法确定其来历的样子。

  “,算le,以后再细研究一下。现在井尽快离开此地再说▲,,,

  韩立稍一思量,单手一翻转,取出le一个玉金,将珠异放讲le其中。

  然后他望le望下方的赤红火焰,神苇,为之一动~

  也不见他有何异常举动。

  空中的青色光幕○中蓦然银光一闪,噬灵火丘一冲而出,一头扎进le火海之中。

  汹汹火焰,瞬间工夫就被噬灵火鸟一吸而讲,

  随后它欢喜的扬颈一声清鸣,双翅一展的冲向le韩立,没入le其身躯中。

  而韩立两手一掐诀,漫天青色光幕一敛,刊,出丫漫天的有撵来,

  这些青色莲花微微一转,就重新化为七十二口青声“小剑A

  韩立身形一动,化为一道青蒙蒙惊虹,存空中一阵飞舞一

  众飞剑顿时被一收而空。

  随后遁光丝毫不停,直接奔天边激囧射盾走只是就在韩立击杀jù翰的同时,在座金山脉某座dà山深处的一座椎伟宫殿中,一名正和其他二人并肩站立在一起,游望不氓外一座乌黑dà门的青袍男子,突然脸色一变,神色变得难看异常一括号内英文为最快更新地址。」

  “,怎么,铁兄有什么事吗?”,旁边一名血袍人一贝男耳异样,开。问le一句。

  “没什么,我的一个寄附化身被毁le,,,青袍男午倒也没有隐瞒之意,缓缓的说道。

  “,寄附化身?就是铁兄用魔骨珠炼带的那具化身吗9,,另外一名浑身银光闪闪,面容儒雅的老者,目中闪过异注的问箔A

  “嘿嘿,多眼兄倒是对铁某的神通le解其多啊,,,喜袍男午似乎看老者并不怎么顺眼,嘿嘿一笑道,

  “,魔骨珠化身若是寄附一名合适寺下的话,应该能发挥不下千本体两三成的神通吧。以这种实力,唐金山脉除丫我们三人外方该亢人能毁掉此化身吧。,,银袍老者却辜不在意的继续问诺一

  “,这可不一定的。多眼兄难道忘le,当年除丫我们,人跟际条祖来到灵界外,另外还有一名和我们同阶舟家huǒ的,那毒麾猿的神俑,可不下于我们三人的。,,血袍人却轻婪的说凿共

  “,哼,那头层猿竟敢偷le圣祖交给我们共同保管的玄天残空逃之天天。他又怎敢再出现在此地。,,银袍老者冷婪le一声一

  “这可不一定的。我估计它之所以会如此做枭半喜梗到外面弄求修复那件玄天残宝的方法,然后借用此宝重新迟回条界去,”血袍人不以为意的回道。

  “修复玄天残宝!它以为这里还是我们古座界吗》此界的dà神诵者,实力并不比我们圣界圣祖差哪里去的,要不是我们实存被酒的没有办法,圣祖dà人也不会拼着毁掉玄天之空,才破开界面将我们强行送到此地来的。,,银袍老者目光闪动的说诺,

  “,不用乱猜le!化身毁于何人之后,等我回毒用秘术一杳就可知道的七七八八。更何况,我的化身最后一次传信回来似平血臂只的令爱也在附近。,,青袍男子淡淡的说道,

  “,血续!铁兄不会是想说,你的害附化身甚毁干小女之年极M,,血袍人打le个哈哈,似笑非笑的说道,

  “单凭贵千金一人,自然不行,但是若加上一头刚刚讲阶圣阶的魔鳄,却是dà有可能的。,,青袍男子凝望着莹衲人一常常的讲诺,

  “,什么,进所圣阶?,,

  “你说的是那头魔鳄?,、

  这一次,血袍人和银袍老者同时一惊,尖声的问活一

  “二位道友不用惊讶,想来不久后,你们年下就合力自熏芯此消息的。至于那头魔鳄,还能是哪一条,自然甚那头黑渊鳃T,,”青袍男子却苦笑le一声。

  “原来是它。也应该是它才对!”一听座鳃身份,银袍老击脸声,凝重lejǐ分。

  “,是这家huǒ的话,可就有些麻烦le,它可喜冥罗本祖当年的坐骑。我家圣祖当年和冥罗圣祖,可晋dà有交情一相右吊然带善我们离开le圣界,但我们也不好出手直接对付此鲜的,但喜这家huǒ当年就不服我等管束,现在进阶圣阶le,恐怕会变的更加肆亢忌惮A不利我们管理整座山脉的。,,,,血袍人也眉头紧皱,有此郁闷的说谎,

  “,这个也没什么难的。此靡鳃既然已经讲阶条阶,本祖dà人就不可能再对其继续不管不问的。到时交给条祖天人明示就行le开,需我们操心什么。,,青袍人却胸有成竹的讲道,

  “,此话有理。圣祖dà人苏醒在即,的确方该听他去人家吩听的。,,银袍老者摸le摸下巴上的胡须,点头称具湛~

  “嗯,就依二位道友之言凸,,血袍人梭丫抵也没有反对之意,

  □“可是在下很想听听,圣祖老人家苏醒存即,你两人却一个将弄附化身派le出去,一个将爱女派离此地,不知外面有价事发甘,二位道友又有何打算的“”因袍老者却在这时双目一眯,墓然的问诺,

  听到银袍老者□☆如此一问,青袍男子和血袍人微微一怔,不禁互望le一眼。

  但血袍人眼珠一转下,马上低笑的反问诺,

  “多眼。你又何必故作不知!你的平下,不也女都离开le住处,也在活动吗。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芝仙的事情?,,

  青袍男子,则在一旁脸色阴沉的不语le,

  “,芝仙,什么芝仙?老夫吩咐手下出动,只县梭抓住害T我孩儿性命的外来人,好报仇雪恨的。,,银袍老者愣T一愣,不由的诧◆◆不知道芝仙的事情?,,

  青袍男子,则在一旁脸色阴沉的不语le,

  “,芝仙,什么芝仙?老夫吩咐手下出动,只县梭抓住害T我孩儿性命的外来búzhīdàozhīxiāndeshìqíng?,,

  qīngpáonánzǐ,zézàiyīpángliǎnsèyīnchéndebúyǔle,

  “,zhīxiān,shímezhīxiān?lǎofūfēnfùshǒuxiàchūdòng,zhīxiànsuōzhuāzhùhàiTwǒháiérxìngmìngdewàiláirén,hǎobàochóuxuěhènde。,,yínpáolǎozhělèngTyīlèng,búyóudechà异起采,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