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塌陷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但是让韩立吓了一跳的一幕出现了。(全文字小shuō阅读,尽在ωωω. ( )

  在青guāng方一罩住眼前傀儡的同时,傀儡突然通体guāng芒狂闪,散发出危险之极的气息。

  竟然单凭此气息,就将青guāng一逼而散。

  韩立一惊,想都不想的身形一晃,带着一连串残影的倒射出去。
◆   几个闪动后,人就蓦然出现在了高台外边的虚空中。

  就在这刹那间,九具傀儡同时手中银戈一挥,一道惊人银芒一闪喷出,竟分别斩向离自己最近的另一具傀儡过去。

  几声闷响后,九具傀儡同时◎□一分为èr的被斩成了两片,并纷纷倒地的爆裂开来。

  高台上一下落满了傀儡爆裂后的残片,九具傀儡就此消失的无影无踪。

  韩立目睹这一切,自然大为可惜,目guāng在这些傀儡残片上一扫,略○一沉吟,遁guāng一动的围着高台飞快激射一圈。

  guāng霞飞卷之下,台面上所有傀儡残片都被扫荡一空。

  遁guāng在高台上空一敛,再次现出人影来。

  这些傀儡虽然炼制的有些粗糙,但是所用材料却的确从未见过,韩立打算收起留作研究或以后另作他用。

  他做完这一切后,低首朝下方凝望过去。

  高台上此刻空空如,也再无任何一物的样子。但是台上的那副巨大星空图却完整之极的保留着。

  此图的幻术厉害,韩立可是亲自体验过的,如今虽然修为大增,但也并不敢望着太久。

  他深吸了一口气后,但手一翻转,突然一个淡白色卷抽浮现而出。

  手腕一抖下,往下方一抛。

  卷轴化为一道白guāng的往下方落去,但在离高台十余丈的高空出,又一顿的悬浮在了低空处。

  韩立单手掐诀,口中忘|语|吧念念有词,并冲下方凝重一点指。

  “噗“的一声。

  卷轴一展而开,露出一张数尺长的空白画面来。

  随之卷轴就在咒语声中疯狂狂涨起来,片刻工夫化为和石台一般大小,仿佛白色匹练般的悬浮在了空中。

  韩立微微一笑,口中忘|语|吧咒语声一顿,十指冲下方连弹而出。

  顿时一道道法决飞射而出,一闪即逝的没入下方空白画轴中不见了踪影。

  白色匹练一下各色霞guāng大放起来,并徐徐的往下方落去,顷刻间就将石台严严实实的覆盖住了。

  在空中法决狂催之下,艳丽guāng霞在空白画卷上流转不定,显得艳丽万分,神秘异常。

  足足一盏茶工夫后,guāng霞才从画卷上渐渐消失,最终化为了乌有。

  但原本雪白的颜色赫然变成了五色状。

  韩立èr话不shuō的单手一招。

  画卷立刻guāng芒一闪的从台上腾空飞起,并飞快缩小起来。

  转眼间还原成了数尺大小。

  在◇原本空白的画面上,赫然印着一副和下方一般无èr的迷你图案。

  韩立竟使用秘术将石台上的星空图拓印了下来。

  画卷一滚之下,化为了一根散发着五色guāng芒的画轴。它一颤之下,自行向高空◆yuánběnkōngbáidehuàmiànshàng,hèrányìnzheyīfùhéxiàfāngyībānwúèrdemínǐtúàn。

  hánlìjìngshǐyòngmìshùjiāngshítáishàngdexīngkōngtútuòyìnlexiàlái。

  huàjuànyīgǔnzhīxià,huàwéileyīgēnsànfāzhewǔsèguāngmángdehuàzhóu。tāyīchànzhīxià,zìhángxiànggāokōng激射而去。

  一闪即逝下,没入韩立袖口中不见了。

  有了这完全复印的星空图,他自信可以从中研究出一些门道出来,最不济也对其在幻术上的领悟,大有帮助的。

  如此一来,此地算是再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了。

  但韩立仍仔仔细细的搜索一遍后,确定没有任何隐藏起来的东西后,长吐了一口气,化为一道青虹的向门外激射而去。

  他已经在这须弥空间中待了近一日guāng景,自不愿在此地继续滞留下去的。

  “轰“的一声巨响。

  大殿中孤零零放置的巨大屏风,突然某处一下爆裂而开,一团丈许大的黑guāng在屏风上浮现而出,并且飞快旋转下,形成了一个小型漩涡。

  破空声一响,一道青虹从漩涡中激射而出,一个盘旋后,大殿中心处现出了韩立的身影来。

  他回首朝屏风望了一眼,眉宇间的第三课漆黑法目,徐徐的闭上了,再上一闪的不见了。

  “可惜这件须弥宝物,已经被人彻底炼化了,不是外人可以收取的。否能得到此宝的话,可是大有用途。”韩立有些可惜的低语了一声,目guāng四下一望。

  不出所料,柳水儿èr人果然并不在此处了。

  他神色淡然,倒也没有流露出什么焦急之色,但略一思量下,大步向殿门外走去了。

  在须弥洞天中待了如此长时间,想来宫殿各处应该都已经被这èr人全搜寻一遍了,如今去找这èr位也没有其他意思,只想快些一同离开◎此地,然后找一处地方静静打坐几日,将自身法力先全恢复了再shuō。

  但韩立刚一走出殿门外,正想放声长啸一声和柳水儿èr人联吖系一下时,地面突然传来一阵轰隆隆的雷鸣之声,接着一阵地动山摇般的剧□烈晃动。

  韩立一惊,但尚未来及查看什么,空中蓦然为之一暗,不知何时飘来一大片漆黑乌云,将大半天空都遮蔽住了。

  云中电闪雷鸣声大作!

  一道道灰蒙蒙飓风,仿佛蛟龙般的在远处分◆分的拔地而起,直接没入了空中的乌云中。

  远远看去,仿佛天地间一下多出了许多根擎天巨柱,壮观异常。

  韩立的脸色一下变得难看异常了。

  现在不用查看什么,也能清楚感应到此天地元○气竟瞬间乱成了一团“各种各样灵压一下充斥了整个天空。

  更让他心惊的是,附近虚空中还有许多禁制波动浮现而出,忽强忽弱,极不稳定的样子。

  这分明是此地禁制即将失去控制的征兆。

  韩立不加思索下,体表青guāng一闪,徐徐往空中飞起,一直飞到了离地面五六丈高处,才一顿的悬浮那里不动了。

  禁空之力虽然没有彻底失去效用,但是禁制之力不足原先的一半了。

  如此的话,低空飞遁的话倒没有什么问题了。

  就这片刻工夫,地面的晃动越发厉害,连身后的主殿都开始泛起一层紫guāng,并忽暗忽明的狂闪不定起来。

  主殿后面的那一片楼阁中,一道团黄guāng蓦★然从某间屋子顶部一冲而出,发出一声长啸的直奔宫殿前方飞射而来。

  而与此同时,从主殿旁边的侧殿中,也一道白guāng一闪的飞出,冲同一方向激射而来。

  正是柳水儿和石昆èr人。

  他们显然也未曾预料到此刻的惊变,面上都带有一丝惶恐。

  韩立眼角跳动一下,再没有任何迟疑了。

  青guāng一闪,化为一道青虹从主殿前的广场一掠而过,再几个闪动下,就遁到了殿门外的处山道处,然后几乎紧挨地面的向下方一冲而去。

  他原先心中还有些担心山道处的吸力尚在,阻碍其下山的举动。但是一飞出十余丈后,也就彻底放心了下来。

  不知是因为空间异变的缘故,还是山道处禁制原本就只对上山之人有用,遁guāng竟然丝毫阻碍没有,顷刻间,青虹一个闪动,几一下到了山脚处。

  几乎是前后脚的关系,石昆和柳水儿的遁guāng也一下到了韩立身旁处。

  “到底是怎么回事?此处字间怎么会要崩溃的样子。

  我还有一样重宝马上就能到手的。”石昆身形放一下现出,竟惊怒异常的低吼道。

  “哼,又何止是你。我也刚刚破解了一处密室的禁制,正要进入其中的。“柳水儿也没有多少好气的shuō道。

  èr人虽然没有明确是对何人而言,但目guāng却不觉均盯上了韩立。

  “怎么,èr位道友难道以为和韩某有关。我也才从那处空间禁制内出来,又如何能做到此种事情。”韩立脸色一沉,自然绝不会背这种黑锅的。

  “可是”“

  “有什么话出去再shuō。再不离开这里的话,空间一旦塌陷,我们可就被死无葬身之地了。”

  石昆还想shuō些什么,但却被柳水儿抢先一步的打断了。

  一听此话,石昆顿时闭口不言。韩立自然更不会再shuō什么。

  三人再次腾空飞起,遁guāng联成一气下,遁速一下加快倍许。

  几个呼吸间的工夫,三人就一下到了不远处的传送阵石台上。

  三人身形一晃,同时走进了传送法阵中。

  韩立单手一扬,一道法决打在下法阵边缘处。

  法阵嗡鸣声一响,白guāng大放。

  韩立三人身影一闪,顿时被白guāng彻底淹没了。

  当嗡鸣声一散,guāng芒一敛后,传送阵中已经空空如也了。

  青虹一闪即逝,在数千丈的高空中一个盘旋后,韩立身形显现而出。

●  柳水儿和石昆也同样在十几丈处,各自浮现而出。

  三人一言不发,均都目guāng闪动的凝望着下方的具大guāng洞。

  此guāng洞中各色guāng霞闪动不已,轰鸣之声连绵不绝,并■且边缘处灵guāng涨缩不定,蠕动不已,仿佛一个正要喷发的火山口一般。

  “走!此地也不能久留,下边马上就彻底崩溃了。卷进空间漩涡中,同样危险极大。”韩立面无表情的shuō道,也不理会柳水儿èr人的举动,就一个转身,朝某一方向破空飞去。

  石昆èr人互望一眼,神色凝重,èr话不shuō的遁guāng一起,紧跟韩立飞遁而走。

  以三者的遁速,片刻工夫就飞出了数千里外。

  就在此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从身后极远处,轰隆隆的滚滚传来。

  【 我要小shuō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