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 劳家的挑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陇家老祖收回自己的手掌面上露圞出一丝诧异的望着那突然从虚空中探出的青色手臂。(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

  空间波动一起,一个肌肤翠绿的人影从虚空中闪现而出。

  高约两丈,浑身紫光闪动,面目竟和韩立非常相似,并且双目绿芒流转。

  韩立单手一招,绿影一个闪动,就诡异的出现在le其身旁。

  “第二化身坍,很好。韩道友果然没yǒu让陇某失望,就再接在下的第三招吧!”

  陇家老祖双目一眯,喃喃的低语le一声,但冷笑一声,一条手臂一抬而起,竟冲冲韩立的再cì一把抓去。

  虽然举动看似和先前一般无二,但声势却和上两cì截然不同。

  金色手臂才刚探出一半,附近虚空中就一阵轰隆隆的嗡鸣传出,无数五色的光点突然在万灵台上浮现而出。

  下一刻,★这些天地元气所化光点就疯狂的往陇家老祖手臂中狂聚而去,并纷纷闪动的注圞入其中。

  遍布金色龙鳞的手臂,瞬间变得晶莹光亮,泛起一层五色灵光来,并渐渐刺目耀眼,仿佛骄阳般的让人无直视。

  ▲同时一股强大之极的陌生灵压,也一下从手臂上散发而出。

  这散发五色光芒的手臂,竟在cǐ刻仿佛成le一个独圞立的存在,气息比陇家老祖这位合圞体后期大修士本身,还要强大几分的样子。

  韩立见对方这一抓,竟yǒu这般惊人声势,脸色终于为之微微一变。

  眼看对右手臂前方的手掌,一阵扭曲模糊下,就要完全抓下,他心念分快转动下,突然双手微微一拱,并轻笑一声的开口le:

  “道友▲圞力通圞天,韩某自认不如,第三招不用再接le,在下这一场认输。”

  刚一说完这话,韩立未等对面陇家老祖露圞出诧异的表情,伸出的手臂略微一顿的还未来及yǒu何反应之时,就体表青光一闪,化为一道青○▲圞力通圞天,韩某自认不如,第三招不用再接le,在下这一场认输。”

  刚一说完这话,韩立未等对面陇家老祖露圞出诧异的表情,伸出的手臂略微一顿的还未luánlìtōngluántiān,hánmǒuzìrènbúrú,dìsānzhāobúyòngzàijiēle,zàixiàzhèyīchǎngrènshū。”

  gāngyīshuōwánzhèhuà,hánlìwèiděngduìmiànlǒngjiālǎozǔlùluánchūchàyìdebiǎoqíng,shēnchūdeshǒubìluèwēiyīdùndeháiwèiláijíyǒuhéfǎnyīngzhīshí,jiùtǐbiǎoqīngguāngyīshǎn,huàwéiyīdàoqīng虹的直接往光罩外激射而去。

  一个闪动下,那凝厚罩壁如同纸屑般的被青虹一破而开!

  韩立一下就冲到le万灵台之外,并遁光一个盘旋的落在le谷家一群修士中。

  至于那道诡异绿影,则真仿佛其影子般的紧随其也一同处,并身形一晃的落在le其背后。

  附近的一干谷家修士,自然下意识纷纷退后几步,用好奇目光打量起不停。

  韩立却淡淡扫le它一眼,单手一掐诀。

  绿影体表紫光一闪,身形竟在灵光闪动中飞快缩小起来,竟最终化为一团紫光,一下没入韩立袖袍中不见le踪影。

  一旁的晓风仙子和萧长老,望着韩立的举动,神色却颇为的怪异和复杂。

  这也难怪这◆二位会如cǐ表情le。一介刚刚进阶的合圞体初期修士,竟然敢直撼后期修士,并表现出不下于中期修士的神通,但却在约定最后一招的时候,又一下自行的跳下认输。

  怎么看,都实在不正常le一点。

  不过摄于刚才韩立展现的惊人实力,他们自然不敢追问什么,只能互望一眼的苦笑一下。

  他们虽然心中大感无奈,但原先的那一丝担心,cǐ刻却荡然无存le。

  在二人的眼中,刚才韩立所露圞出实力丝毫不下于他们叶家的太上长老“天黎仙子”,并且隐约还在其上的样子。

  如cǐ一来,保住谷家五大真灵世家的位置绝不成问题le。

  “嘿嘿,yǒu些意思!”光罩中的陇家老祖终于反应le过来,望着光罩外的韩立,不怒反笑的的自语一声。

  随之他手臂上五色霞光一阵流转,天地元气从中再一涌而出,并凭空消失在le虚空中,同时起身上的金色龙鳞也开始一点点的褪去,解除le自身的半妖化形态。

  “我们放弃这一cì的计划吧!”丰家中,带着青铜面具男子也忽然淡淡的开口le。

  “兄长这话是什么意思?cǐ人就算不是普通的合圞体初期修士,顶多也就和天黎那婆娘差不多的死哈里,你我联手的话,难道还会惧怕他不成?”华服男子却眉头一皱的问道。

  “哼,和天黎差不多?老圞二,我看你真该重新擦擦眼睛看清楚点le。别的不说,cǐ人的第二化身就非同小可。这能一拳就硬生生击飞陇老怪的一击,起码你我就做不到的。而且cǐ人面对陇老怪始终丝毫惧意没yǒu的样子,肯定还yǒu更加厉害的手段没yǒu拿出来。你我就是联手,多半也很难轻易击败的。我可不想让丰家得罪这么一个实力深不可刻的的家伙。”面具男子目光一闪之下,冷冷的回道。

  “可是劳家那边怎么办,我们可是已经收le好处的。”华服男子却仍然的大为迟疑。

  “我们当初答应的,只是尽力削弱天黎仙子的实力。既然现在谷家出场的不是这婆娘,而是换le另一个人,我们改变下主意还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大不le,将东西退给他们九十六。劳家还敢多啰嗦什么不成?一会儿,我们真上台和他比试时,只动用普通的手段即可le。”面具男子森然的回道。◇

  “既然兄长已经yǒule决定,那小弟照办就是le。不过还是yǒu些可惜,原本以为这一cì能将谷家挤出五大世家的,看来只等下一cìle!”华服男子叹le一口气的答应下来,只是口气颇yǒu些不☆甘的样子。

  “没yǒu多久就是魔劫降临。下一cì的真灵大典,还不知道多少世家就cǐ烟消云散,你我又何必想的太远le。”面具男子却大为看的开,嘿嘿一笑的说道。

  这一cì,华服男子也只能苦笑一声的不再言语le。

  这时,不远处劳家的一群修士,数名带队的长老围着唯一的一名合圞体初期修士周围,正在禁制中低声的争论着什么。

  虽然听不到他们谈论的内容,但明显所yǒu人的脸色都极为难看。

  而劳家的合圞体修士,一名身穿白衣的中年儒生,也眉头紧皱一起。

  显然刚才韩立在万灵台上展现的实力,让这最可能挤掉谷家进入五大世家的世家,一下yǒu些慌乱起来。

  “下面,就由输掉一场的丰家和谷家,先进行四五名的争夺。韩道友,丰道友,你们是否要登台切磋一二。”陇家老祖在台上又从容的宣布道。

  一听这话,丰家的两名合圞体修士“唰”的一下,目光全都扫向le谷家这边。

  晓风仙子和萧长老,也不禁转首望向le韩立。

  “不用比le,这一局,在下认输!”大出乎其他人的预料,韩立嘴角一翘下,竟毫不犹豫的认输le。

  四周的人群中,顿时一阵的骚圞动。

  “韩前辈,这一局……’晓风仙子顿时yǒu些坐不住le,急忙开口的询问起来。

  “丰家也yǒu两名合圞体修士,并且擅长联手之术,我没yǒu多少把握胜过,自然养圞精蓄锐,□专门应付下面的挑战为善。只要能保证谷家存在五大世家之列,我想应该不算违背和道友的约定吧。”韩立扫lecǐ女一眼,淡淡的说道。

  “前辈当然没yǒu违约,只是五大世家的排名每上一位,得到的好处都◇会增圞加许多,是晚辈yǒu些贪心le。”晓风仙子面色变le两变,最终还是点头认可le韩立之意。

  cǐ刻,台上的陇家老祖自然宣布le结果,然后又叫上其余三家再cì抽签对决。

  这一cì▲,陇家却抽圞le一个空签。

  叶家和林家先比试一番。

  叶家自然是哪位羽衣少丅女,而林家则是那名头戴银环的披发男子。

  二者似乎早yǒuyǒu些恩怨,故而一到台上立刻神通接连施★展,一时间打的天昏地暗,光是从声势看起来,似乎比陇家老祖和韩立的出手更加的惊人。

  虽然二者都是合圞体中期存在,但明显羽衣少丅女的实力比披发男子高上一筹。纵然男子接连施展出数种新修成的神通,但最终还是被少丅女硬生生的逼出le光罩外,只能脸沉似水的认输回到座位上。

  不过下面,叶家在面对陇家之时,羽衣少丅女自知不可能是陇家老祖对手,十分干脆的直接认输。

  而丰家,也十分明智的没yǒu再挑战前三位世家的意思。

  如cǐ一来,五大世家的排名几乎和上一届一般无二,谷家仍然名列最后一位。

  不过因为韩立刚才显露圞出的实力,一干谷家修士倒并没yǒu露圞出什么太担心的表情。

  但当陇家老祖宣布,其他世家的自丅由挑战开始时,排名仅cì于谷家的劳家中,那名白衣儒生缓缓站le起来,并沉声的说道:

  “在下劳哀代表劳家,想向叶家挑战一下。还望韩道友赐教一二!”

  刚说完cǐ话,儒生身上白色光霞一闪,人就站到le光罩之内,一副静等韩立上台的样子。

  韩立见cǐ情形,微微一笑,也不说话,同样青光一闪之后,就出现在le儒生对面。

  劳哀面上神色凝重,口吐一个“请“字后,就两手一翻转。

  一手蓦然多出一柄黑色戒尺,另一手中却金光一闪,浮现一杆金灿灿的巨笔,足yǒu数尺来长,笔尖泛起艳圞丽之极的五色灵光。

  戒尺略一舞动,霞光撒谎你懂下,一下在身前浮现出数十朵不知名黑色灵花,将其身形护的严严实实。

  而另一手中金色巨笔,冲虚空接连挥点之下,一只只五色斑斓的巨大妖蝶,纷纷凭空的浮现而出。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