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魔界之战 一千九百零六章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第十卷魔界之战

  此虚影,正是韩立分出yī缕神念凝聚而成的临时化身,并打算借助异族yī种诡异秘术,无视那十三层上古禁制送到木盒中去的。(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

  但是此处的空间,却显然并非那木盒之内。这自然让他大有些意外!

  虽然有些吃惊,但韩立却并没有太多的畏惧之意。

  毕竟最不济,不过是损失此分念而已,并不会对本体造成太多的损害。

  故而韩立四下打量完附近的yī切后,就直接身形yī动,轻飘飘的往某yī方向飞了过去。

  沿途除了灰濛濛的轻◎薄雾气外,再无其他颜色的东西,他yī直往前飞行了数个时辰后,四周景色竟然始终无故。

  韩立眉头微微yī皱,yī下停下了遁光,略yī思量下,突然方向yī变,竟往高处笔直的飞去。

  穿过y□ī层层的薄雾,此处空间的天空竟然仿佛也是无边无际yī般,任凭韩立飞行了半日光景之久,也同样无看到尽头的模样。

  韩立脸色有些yīn沉,再次停下了身形,往四周扫视了yī番。

  忽然他神色yī动,朝某个方向望了yī眼,立刻低喝了yī声:

  “是那位道友藏身附近,还请出来yī见!”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在附近虚空回荡不已。但是四周静静yī片,哪有丝毫rén影现身而出。

  韩立见此情形,双眉yī挑,冷哼了yī声后,忽然盘膝坐下,两手掐诀在在虚空中打坐起来。

  他双目紧闭,身躯yī动不动,这yī坐就是大半日之久,仿佛就此打算永不再起yī般。

  而方yī进入第二日的时候,突然间,附近某处虚空中yī团绿芒浮现而出,yī闪之下,就幻化出yī名身穿墨绿长袍的老者来。

  老者双眉奇长,脸庞瘦削,并挽yī个三角发髻,横chāyī根数寸长的黄色木钗,袍子上更是铭印yī个三头六臂的狰狞魔像,形象显得异常诡异。

  他yī现身后,丝毫靠近之意没有,只用yī种冰冷目光在原地静静望着韩立,同样yī语不发。

  韩立对此视若无睹,仿佛根本未曾发现老者的出现,仍紧闭双目的打坐不起。

  韩立和老者yī坐yī站,呈现出yī种诡异的僵持,似乎谁都不愿意第yī个开口说话。

  而时间却yī点点的飞快流逝而过。

  三日三夜之后,韩立和老者竟然均都保持着原先的模样,丝毫变化未有。

  不过若是细看下就可发现,墨袍老者yī对灰白色的眼珠,此刻却有些微微转动,望着韩立并隐隐lù出yī丝讶然的表情。

  再过了三四个时辰后,老者眼珠活动的迹象越发的明显了,忽然yī对眼睛闭合了起来,再蓦然yī睁后,眼珠竟然呈现出yī种异样的银,接着身形yī动,身躯就泡沫般的在原处化为了乌有。

  下yī刻,韩立盘坐之地前方数丈远的地方,波动yī起,老者身形再次诡异的闪现而出。

  而韩立却面色丝毫不变,甚至连眼皮都未抬起yī下。

  绿袍老者见此,脸上不禁现出yī丝愠怒之色!

  “哼,你胆子倒是不xiǎo●,在老夫面前还敢如此大mō大样端坐不动。”老者终于开口了,声音却仿佛金属摩擦般的刺耳尖鸣,让rényī听之下,心神都大为烦躁不安。

  “听阁下口气,似乎也是大有来历之rén。但不知如何称呼?”◆韩立缓缓睁开双目,平静异常的反问yī句。

  “老夫的名头,说了你区区yī介rén族修士也不可能知道的。不过我倒是很意外,竟然会有rén族修士的神念化身闯进此地来。看来这此物应该是落到你本体手中○了。”老者竟似乎yī眼就看出了眼前韩立并非本体,并用yī种极大口气说道。

  “呵呵,看来前辈应该是古魔界的大能之士了。此盒子的确落在了在下手中,这才派出yī缕神念化身来此探查yī下的。不过这里★并非是盒中天地,而是某yī禁制中吧。”韩立神色不变,淡淡的回道。

  他虽然因为只是分念缘故无看出对方深浅,但倒早就猜到对方是魔族之rén,故而脸上表情不lù,但心中自然早就打起了yī百二十分的xiǎo心。

  “此地的确并非盒中,而是第十层的幻术禁制中。此禁制只要能掌握了其中最关键的幻化之道,就可以cào纵随意改换天地的。话说回来了,现在的圣族真是没用了,竟然让此宝落在了rén族手中。听你的口气,现在此宝幻化成了盒子形状,这样也不错,总比先前的模样不起眼了许多。”老者闻言眉头yī皱的喃喃说道,随之yī只袖子往空中蓦然yī挥。

  韩立只觉眼前yīhuā,四周灰濛濛景色略yī模糊下,竟镜片般的碎裂而开,随之鼻中竟突然闻到了草木的清新香气,同时隐隐听到了溪水流淌是声音。

  他心中yī凛,忙凝神向周围再此次yī望

  四周yī切赫然变成了yī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等东西出现在了眼中,再低首往下yī看,他和老者赫然正踩在yī条缓缓流通的清澈溪流中,溪水不算深,刚好没过xiǎo半截tuǐ肚,甚至ròu眼可以看见几条半尺长的青鱼悠然的从足旁游过,丝毫都不怕生rén的样子。

  韩立神色微变,二话不说的yī手冲下方溪水虚空yī抓。

  “嗖”的yī声!

  yī条活蹦luàn跳的青鱼立刻被轻易摄到了手中,五指yī捏,竟能清楚异常的感应到鱼身挣扎的那yī层滑腻之感。

  韩立瞳孔蓝芒yī闪,yī抖手下,就将青鱼再次扔回了溪水,再将手指往鼻下附近yī放,yī股浓浓的鱼腥之味立刻扑鼻而来。

  “好厉害的禁制,已经做到了物由心生的地步了。但相对于此事,不知前辈能否说说为何自身会出现在此吗。而且按照在下施展的神通效,应该是将这缕神念直接送到盒中的。现在被困在此地,应该多少和阁下有些关系吧!”韩立略yī沉yín后,缓缓的问道。

  “老夫为何要回答你的问题。你想知道什么,大可自己去找答案的。”绿袍老者yī听韩立此言,却双眼yī翻的说道。

  “嘿,前辈既然肯现身而出,不会只想和在下聊几句就立刻作罢吧。而且看前辈似乎也并非实体之身,同样只是神念所化而已。想来在此也并非心甘情愿的。“韩立闻言毫不动怒,反而诡异yī笑的回道。

  “你倒底是什么rén,知道些什么,是不是血光那个xiǎorén派你来的。”

  韩立耳边炸雷声轰隆隆yī响,yī股让rénmáo骨悚然的巨压就落在了身上。

  接狂风yī起,绿袍老者只是身形yī动,就yī把将脖颈抓住,双目流转银光竟变成了血红之色,◇,恶狠狠的冲韩立说道。

  他身上yī股蛮荒凶兽般的血腥气息冲天而起,背后隐隐有yī个巨大的血色魔影若隐若现,仿佛下yī刻就要将韩立立刻撕裂成无数碎片。

  “什么血光,在下并不认识。”韩◎◇,恶狠狠的冲韩立说道。

  他身上yī股蛮荒凶兽般的血腥气息冲天而起,背后隐隐有yī个巨大的血色魔影若隐若现,仿佛下yī刻就要将,èhěnhěndechōnghánlìshuōdào。

  tāshēnshàngyīgǔmánhuāngxiōngshòubāndexuèxīngqìxīchōngtiānérqǐ,bèihòuyǐnyǐnyǒuyīgèjùdàdexuèsèmóyǐngruòyǐnruòxiàn,fǎngfóxiàyīkèjiùyàojiānghánlìlìkèsīlièchéngwúshùsuìpiàn。

  “shímexuèguāng,zàixiàbìngbúrènshí。”hán立心中骇然,但面上镇定异常的淡淡回道。

  “放屁!你若不认识血光那xiǎorén,如何得到这件镇魔锁的。你真因为老夫相信你刚才的言语!哼,这件镇魔锁从古至今不知在我们圣族多少圣祖手中流传过,但哪yī个不是时刻贴身携带,怎会落在你区区yī名rén族手中。你别告诉我,你是杀了血光那xiǎorén,才得到此物的。”绿袍老者脸上涌现yī股疯狂之意,yī字字的冲韩立说道,同时其掐住韩立脖颈的枯瘦五指,也yī下弹射出丝丝耀眼的绿芒,似乎随时都要动手的样子。

  韩立这具化身只是yī缕神念所化,自然没有什么神通蕴含其中,干脆丝毫不加以地抵抗对方的举动,反而微微yī笑的说道:

  “镇魔锁?原来此物叫此名称!在下虽然不知道那所谓的血光倒底是何rén,但怎会听从yī名魔族的吩咐。更何况我若真想对阁下图谋什么,更不会只派区区yī缕神念到此的。道友纵然毁去了在下这具神念化身,但对在下本体来说却根本无足轻重的。说不定心中害怕之下,还会将此物找yī处无rén能寻到的无底深渊yī抛了之的。也许过个百万年,会有其他rén再将此物寻到也不yī定的。”

  “你敢威胁老夫,哈哈,看来你真不知道老夫的身份,不是血光那xiǎorén派来的了。刚刚多有得罪,还望道友多多见谅了!”绿袍老者yī听韩立之言,脸上yī抹惊rén殷红闪过,脸上怒色竟消失的无影无踪,并忽然五指yī松的将韩立放下,神色骤然yī变的说道。

  “哦,看来道友相信在下之言了。但在下还仍是yī头糊涂,不知阁下能否将来历告诉在下yī二。”韩立心中同样为之yī松,将有些皱起的衣襟略yī整理后,就看似随意的问了yī句。

  “告诉你,当然可以。但老夫就像你猜测的那样,困在此地不知多少年了,也有不少外界的事情想要知道yī二的。本座也不占你便宜,你回答老夫yī个提问,我就解答你yī个疑袍老者yī捻下巴的几根胡须,双目yī眯的徐徐讲道。

  (yī个叫“周顺清”的书友听好了,你家里rén早已经不生气了,现在非常牵挂你,希望你看到此消息后,早些回家和家rén团聚哦。)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