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九十八章 银蓬再现


  “炼魔草!一.

  “不可能1”

  宝花和元魇声音一前一后的传来,宝花还好纵然有些震惊,但仍站在原处未动一下。

  旁边的黑袍青年,却在大叫之后,身形猛然一蹿,整个一个模糊的在原地消失了。

  韩lìzhī觉黑光一闪,元魇圣祖就夹带一股狂风的蓦然出现在了眼前,并且一zhī手一涨之下,五指就铁钩般竟直奔淡银灵草狠狠抓去。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抓下之势更是快似闪电!

  此时的黑袍青年,脸孔微微扭曲,双目通红的盯着淡银色灵草,眼中除了此物外,似乎再也无法容纳其他东西了。

  韩lì脸色一沉,一zhī袖子猛然一拂,五色冰块一闪的消失不见了,口中一声怒吼,一zhī被鳞甲包裹的硕大拳头,化为一股金光的向前一捣而出。

  “轰”的一声惊雷般的巨响。

  金光黑气交织之下,飓风冲天而起,滚滚气浪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整片天空一阵惊天动地的晃动,无数细长白痕在附近虚空诡异浮现,但一扭曲后,又纷纷一闪的不见了踪影。

  在爆裂中心处,两道人影一晃的向相反方向倒射飞出,几个晃动后,才各在数十丈外跌跄的重新稳住身形。

  正是韩lì和元魇圣祖!

  二者竟在刚才一击中平分秋色的模样。

  韩lì缓缓抬起魔化脸孔,望向黑袍青年的目光冰寒刺骨,面上煞气一闪后,厉声喝道:

  “怎么阁下打算动手硬龘枪龘吗?若如此的话,韩某说不得也会奉陪一二的。”

  话音刚落肩头一侧上金光一闪竟又浮现而冉一颗魔化头颅的金影来,同时肋下波动一起,另外两条遍布鲸甲的金色魔臂也凭空生出。

  化身两头四臂魔神模样的韩lì,四条手臂同时一握拳下,一股比先前还要强大数倍的恐怖气息,顿时从身上滚滚而出。

  “二涅变身!你果然将涅盘圣体修炼到了高阶了。”远处宝花见到此幕,脸上异色一闪而过,喃喃说了两句。

  至于元魇圣祖在远处站定后,一见到韩lì的妖异变身,脸色为之一变目中闪过深深的忌惮之意。

  不过“炼魔草”对其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故而元魇圣祖吸一口气后,冲韩lì大声说道:

  “人族小子,你这株炼魔草留在手中也没有用处的,若是肯将此物双手奉上,本座lì刻扭头就走,对你和宝花的事情,绝不再过问分毫了。”

  “炼魔草?晚辈倒是第一次听说过此名字!两位前辈既然认得★☆此物,是否先给在下详细介绍一二,然后再说其他的事情。”韩lì根本不管黑袍青年所问反而冷冷的说道。

  “炼魔草和那天音雷核一般,都是上界才有的天地灵药。效用吗,就像元魇道友所说的zhī对我们圣族★才有大用的。不过因为某些原因,相对妾身来说,此物元魇道友更为看重铡元魇道友以后是否能够走出最后一步,恐怕和能否得到此灵草,是息息相关的。另外,妾身再多奉送一句,许久之前元道友就突发奇想的想用其他几种类◎似灵草,来培育出真正的炼魔草来。不过至今还和……”

  “住口,营花,你说的未免太多了!”

  就在宝花不知怀有何想法,将炼魔草对元魇圣祖的重要,轻笑一声的明点出了大半后,黑袍青年脸色变得◇◎似灵草,来培育出真正的炼魔草来。不过至今还和……”

  “住口,营花,你说的未免太多了!”

  就在宝花不知怀有何想法,将炼魔草对元魇圣祖的sìlíngcǎo,láipéiyùchūzhēnzhèngdeliànmócǎolái。búguòzhìjīnháihé……”

  “zhùkǒu,yínghuā,nǐshuōdewèimiǎntàiduōle!”

  jiùzàibǎohuābúzhīhuáiyǒuhéxiǎngfǎ,jiāngliànmócǎoduìyuányǎnshèngzǔdezhòngyào,qīngxiàoyīshēngdemíngdiǎnchūledàbànhòu,hēipáoqīngniánliǎnsèbiàndé极为难看,蓦然一声怒吼的打断了白衣女子的言语。

  宝花美眸瞥了元魇圣祖一眼,嘴角微微一翘,不再继续说下去了。

  “原来如此!”韩lì若有所思起来。

  “姓韩小子,既然宝花都已经☆说出来了,本座也不妨明言了!炼魔草我是势在必得的。若是不肯,本座拼着主元神不要了,也要将你永远留下来。”黑袍青年面容隐现狰狞,似乎真下了决心。

  “既然对我没有用处,我倒也没有一定要留在手中意○思,但是前辈想要就这般轻易的拿走,不觉太儿戏了吗?”韩lì心念一转后,不动声色的回道。

  “zhī要肯将连魔草交给我,任何事情都好说的。本座虽然是魔界圣祖,但自问身上不少宝物,对你们人族修士也绝对是梦寐以求的。”黑袍青年一听韩lì口中松动之意,顿时大喜起来。

  在见过韩lì的二涅变身后,他自问再没有擒下对方的丝毫把握,自然乐的用温和手段得到银色灵草了。

  “嘿嘿,炼魔草的事情,还是等一下再说吧。我和宝花前辈间的交易还未完成呢。”韩lì嘿嘿一笑,不置可否的回道。

  “也好。本座就先等韩道友先处理完其他事情。”元魇圣祖略一犹豫后,也就点点头的一口答应下来。

  “宝花前辈,刚才我拿出这般多灵药,你都没有看中的。如今晚辈身上真没有几种可以拿出手的东西了,下面还没有看中之物的话,这可怨不得晚辈了。”韩lì目光一扫白衣女子,沉声的说道。

  “你先将其他灵苏拿出来吧,等真一无所获的时候,再谈其他的也不迟。”宝花黛眉一挑,轻描淡写的模样。

  韩lì哼了一声,也不再废话的袖子一抖,一团蓝光闪动后,一zhī淡蓝色玉瓶凭空出现了。

  将手中小瓶往身前虚空中一抛,十指连弹之下,一连串法决激龘射而出,一闪即逝的没入瓶中。

  玉瓶一颤,瓶口霞光一个翻卷,“砰”的一声后,一股浓郁的水灵气一散而开,竟从中喷出一股乳白色灵泉来

  此灵泉不过碗口粗细,但是中心泉水一分之下,里面现出一枚拳头大小银色莲蓬和一截小孩儿手臂粗细的银藕来。

  莲蓬紧靠一根纤细枝茎牢牢的生在银藕上方,表面银光灿灿,光滑异常,在泉水上方徐徐摇动之下,竟给人一种一chén不染的空灵之感。

  韩lì将这两种灵物从瓶中一放而出后,目光再一扫对面的白衣女子。

  这位宝花圣祖脸上,从容之色早不见了踪影,凝望着银色莲蓬一对星辰般美眸,更是不加掩饰其中的狂喜之意。

  虽然白衣女子没有说什么,但韩lì目睹此景,自然心中有数了。

  他心中一动后,目光一瞥的扫了另一边的元魇圣祖一眼。

  这位元魇圣祖虽然同样望着银色莲蓬和银藕,但■是神色略带狐疑之色,显然不认得二者的来历。

  韩lì心中飞快一思量后后,就轻吐一自气的冲宝花说道:

  “看来这件东西,就是前辈想要之物了。可否介绍一下其名称和来历,以解在下心头的许久之◆惑。”

  “既然你连名字都不知道,又何必多问什么。我的猜测果然没有错,你身上果然有我想要的东西。不过看你样子,似乎不打算就这般交给妾身了。”宝花纤手一拖青丝,终于将目光从银色莲蓬上移开,并冲韩●lì淡淡的说道。

  “若是一开始拿出来的那些灵药也就算了。但我后面得到的这几种灵药,每一个都应该是从仙界流传出的灵药。在下虽然不知道它们的来历,但绝对都是灵界和魔界中独一无二的存在。若是换了前◎★辈,会就这般轻易的交出来吗?况且韩某一开始,zhī是说取出灵药给前辈看看,可并没有答应过,就这般直接交出来的。”韩lì没有直接回答什么,反而平静的说了两句。

  “异地相处的话,妾身也会谋求更大◆好处的。好吧,你想提什么条件,尽管可以说上一说了。我身上有早年从灵界一些老家伙手中换取的宝物和功法口诀,甚至一些真灵精血和对合体修士有大用的丹药,在下手中也有那么几种。要不是你我所修功法不同,就是你要我当年进阶大乘的一些经验和体会,我也不是不能传授给你的。”宝花闻言没有感到意外,反而微微一笑的说道,一副胸有成竹的神色。

  “真灵精血!”对于其他东西,韩lì并没有太放进心中,但一听到此物时,心中顿时为之一动。

  “不错,我昔日曾经和一些真灵打过交道,手中倒有那么一些真灵精血的。我看你的涅盘之体,也是依靠激发数种真灵血脉才能得以强行变身的。这些真血应该对你用处不小的。”白衣女子嫣然一笑的说道。

  “我的确需要真灵精血,但也不是什么真血都对我有用的。前辈不妨先告诉一下拥有哪些真灵精血吧。晚,辈先听听再说1”韩lì脸色变化了一下,但很快就平静下来的说道。

  “也好。

  我手中的真血有乌凤、六翅骨鸠……”白衣女子一口气说出了六种来,竟都是一些罕有听闻的真灵。

  韩lì听完之后,脸上一丝讶色闪过,但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若是这几种的话,恐怕对我无用的。前辈手中可还有其他的真灵精血?”

  “我这里倒还有一些彩凤的精血,但你已经拥有了,想来也不会再要了。其他的吗,早年都被我用掉了,倒是没有再多余的了。要不道友看看我手中的一些丹药,是否合用?”宝花圣祖脸上微笑终于为之一凝片刻,缓缓的摇摇头。

  “不用了。在下这次冒险进入魔界,就是为了此地的两样东西而来。前辈zhī要让我如愿了,韩某就绝无二话的将灵药双手奉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