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百零九章 反戈


  空间波动yī起!

  yīshēng轻咳传出,金光闪动zhōng,yī道人影从极远处yī个跌跄的闪现而出。

  正是已经收了涅乘圣体,恢复了原形的韩立。

  只不过此刻的他,面容越发的没有血色,yī身青袍破破烂烂,半边身躯乌黑yī片,隐约还有些焦糊味道。

  而封印着玄天之剑的手臂,表面墨绿色灵纹已消退的yī干二净,lù出了白净的晶莹肌肤,但上面的淡绿色剑痕仍然可见,比以前还清晰了许多。

  但韩立气息比起刚才消减了近半之多,虽然在黄金巨蟹全力yī击下保住了xìng命,但元气却真正大损了。

  金袍zhōng年人见此情景,脸上狰狞之色yī问而逝,两手yī握拳后,色很行骤然间在原地yī模糊的消失掉了。

  而黄金巨蟹在第二击结束之后,没有马上陷入沉睡,但也在空zhōng不动yī下了,丝毫没有在再出手的意思。

  远处韩刚刚站稳◎住身形,但金袍人的举动仍瞒不过其耳目,脸色yī变下,身形往地上yī滚,竟幻化成yī头丈许长的五色彩凤。

  彩凤双翅yī抖,体表五色霞光狂闪而起,竟yī下闪入虚空不见了踪影。

  下yī刻○◎住身形,但金袍人的举动仍瞒不过其耳目,脸色yī变下,身形往地上yī滚,竟幻化成yī头丈许长的五色彩凤。

  彩凤双翅yī抖,体表五色霞光狂闪而起,zhùshēnxíng,dànjīnpáoréndejǔdòngréngmánbúguòqíěrmù,liǎnsèyībiànxià,shēnxíngwǎngdìshàngyīgǔn,jìnghuànhuàchéngyītóuzhàngxǔzhǎngdewǔsècǎifèng。

  cǎifèngshuāngchìyīdǒu,tǐbiǎowǔsèxiáguāngkuángshǎnérqǐ,jìngyīxiàshǎnrùxūkōngbújiànlezōngyǐng。

  xiàyīkè,彩凤消失的地fāng,两只屋子般大小的漆黑魔手破空而至,yī拍之下,fāng圆亩许的虚空yīshēng轰鸣,竟塌陷般的震动扭曲不已。

  接着黑气翻滚,yī个三十余丈高的魔神般身躯也凭空在附近显现而出。

  那张遍布黑色鳞片的脸孔,赫然正是施展了魔化的金袍人。

  只是这时的他,不但身材狂涨数十倍,浑身遍布黑色鳞片,头顶更是生出yī只青色独角,隐约有紫色雷电跳动不已。他这副mō样,竟和韩立先前的yī涅变身大为相像,甚至连气息都有五六相酷似的样子。

  金袍人间自己yī击未能留下元气大损的韩立,有些出乎其预粹,但马上冷哼yīshēng后,巨大头颅忽然yī转,口zhōng发出低喝的说道:“想不到此种情形下,你还有力气破开虚空。虽说是借助了彩凤之体,但老夫也不得不说yīshēng‘不错’了。”

  他所望fāng向,赫然是黄金巨蟹所在位置。

  而在话音刚落的瞬间,黄金蟹上fāng五色霞光yī闪,韩立所化彩凤就从zhōngyī闪而出,并在灵光zhōngyī模糊的嘀复了人形、

  不过这番变身后,让他气息又减弱了yī分,但听了魔化金袍人的话语后,神色◆如常,只是略带奇怪的打量了yī下对fāng变身之色,才缓缓的说道:“阁下口气如此之大,应该也是魔界最顶阶的大能存在。魔界几名始祖zhōng,六极和涅策我都未曾见过。听人言,六极是yī名女子,涅盘却是几◇名始祖zhōng唯yī将涅盘圣体修至大乘境界之人。如此yī来,阁下身份已经不言而喻了。但你修为不过比合体后期修士稍强yī些而已,还未能进入大乘境界,看样子来的只是yī具化身了。”

  “口哼,老夫也没想到,除了我之外,还有人能将涅盘圣体修炼到二涅的地步,还是区区yī名合体修士。不过你在圣蟹两击下,已重shāng在身,再想从老夫手zhōng逃得xìng命,根本是痴心妄想了。现在就将小命交出来吧。”金袍人冷哼yīshēng,丝毫感情没有的说道。

  随之他yīshēng低喝,体表骤骤然间乌芒万道,身躯以yī个不可思议的速度再次巨大起来,顷刻间就化为了百余丈之高的庞然大物,而附近虚空更是魔气滚滚,直冲九霄之外。

  韩立脸色动了yī动,藏在袖跑zhōng的yī只手掌,五指微屈yī下、

  顿时手心处灵光yī闪,yī只通体乌黑的圆环现而出,并被yī把抓了个待实。

  正是那只装满噬金虫的灵兽环!

  现在的韩立,神念还保持着以往强大,仍可催动噬金虫群和十几头候选典的。

  更何况,他还有金身和灵躯未施展出来,再加上豹麒兽,自问在那黄金巨蟹不再出手下,即使这位涅策圣祖化身也施展了涅盘圣体,还是仍有yī战之力的。

  故而至此,韩立仍保持着镇定之色。

  不过当他目光yī扫向下边的黄金巨蟹时,心念yī转下,原本要放出兽环的动作为之yī凝,忽然开口冲黄金巨蟹问了yī句:“涅盘圣祖以造化lù献祭给你,可以请你出手两次,但不知我拿出东西来,是否同样也可让阁下为我出手yī次。”

  “当然可以!不论仙魔,只要能拿出本圣所需要的祭品,我都可★相助的。”

  黄金巨蟹丝毫不感吃惊,嗡嗡的立刻回道。

  韩立闻言,顿时心zhōng大喜起来。

  他虽然心zhōng对神秘小瓶zhōng的绿液是否就是那嘲裂造化lù‘环有不小的怀▲☆疑‘但眼下泣种情洲甲烈自然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不过还未等他有所行动,对面却传来了魔化金袍人的狂笑之shēng:”

  哈哈,小辈,别妄想了。圣蟹所需要的东西,你哪有本事寻到的。老夫这●就先取了你的小命,省得你枉费心机了。”

  随之魔化金袍人yī只巨袖猛然冲韩立yī抖。破空shēngyī起,袖口zhōng隐有乌光闪动下yī刻,韩立身前十余丈外虚空波动yī起,yī根尖锥般的粗大乌芒,丝毫征兆没有的闪现而出,yī个闪动,就诡异的到了离韩立几乎近在咫尺的地fāng。

  韩立双目yī眯,没有闪避的举动,反而身前金光yī闪,yī个三头六臂的金灿灿金身就无shēng的挡在了身前,六条手臂yī挥动下,就冲射来尖锥同狠狠yī击而出。

  yīshēng轰隆隆的巨响后,yī团刺目金芒在金身前爆裂而开,巨大气浪向四周yī卷而开。

  金身六条手臂yī震之下,均寸寸碎裂而开。

  不过经此阻挡,那道乌芒也为之yī顿,并向后yī弹而开。

  这时,兆立瞳孔蓝芒闪动,终于看清楚了袭来之物的本来面目,竟是yī根尺许长的漆黑指甲,只有小半截样子。

  而就这zhōng截指甲,在yī顿的弹开后,立刻yī动的再次冲韩立狠狠yī扎而开。

  韩立身前金身,体表金光yī闪,六条手臂就完好无损的重新出现,yī起模糊后,顿时幻化出yī层层的金色拳影。

  轰鸣连绵下,金色拳影竟幻化成yī道金幕,将漆黑指甲硬生生的yī逼而开,不让其近身韩立分毫。

  魔化金袍人见到这yī切,略有些意外,但马上脸色yī沉,袖zhōng手指同时yī动,竟将将其余几根指甲也连弹而出。

  但趁此良机,韩立却yī条手臂yī动,步步高冲黄金巨蟹yīshēng低喝:“接好祭品了!”

  其yī根手指忽然冲自己xiōng前yī点的的没入,然后闪电般的yī拔而回。

  只见指尖处yī下多出yī颗翠绿yù滴的液滴,yī抖之下,就化为yī团绿光的弹射而下。

  黄金巨蟹巨大双目yī凝,但丝毫犹豫没有的yī张大口,yī道金霞yī喷而出,就将绿光闪电般的yī卷而下,吞进了腹zhōng。

  但巨蟹刚品味了yī下腹zhōng之物,微眯的双目,就骤然间瞪的滚圆。

  这时,其余几根漆黑指甲也接连呼啸的到了韩立近前,并化为yī口口飞剑般的乌芒,围着韩立yī阵狂刺不已了。

  不过韩立在将绿液弹下后,也毫不迟疑的放出了淡绿色的灵躯。

  由曲儿操控的灵躯,双手同样幻化出偏偏绿色爪影,和金身联手抵挡着乌芒,但二者此刻明显已经大落下风了。

  而远处的魔化金袍人,手掌yī翻转,手zhōng多出了yī颗面镶嵌有无数骷髅头的白骨巨幡,并正要晃动的样子。

  “马上出手,帮我杀了涅盘圣祖的化身!”韩立虽然不知道那白骨巨幡是何种玄妙魔器,但自然绝不想真尝试yī番的,故而也不管那神秘绿液是否真符合要求,急忙先冲黄金巨所吼道。

  下yī刻,让韩立心zhōngyī松的嗡嗡shēng,就传入了耳zhōng:“祭品符合要求,我可以出手三击。第yī击!”黄金巨蟹不慌不忙的回道,两只巨鳖同时向远处魔化金袍人猛然虚空yī夹。

  “不好!”

  原本yī脸狞容的魔化金袍人,yī听黄金蟹话语再见其举动时,顿时大吃yī惊,心zhōng有些发慌起来。

  作为少数曾经见过黄金蟹威力的魔族始祖,他可深知这具伪仙僳的可怕,绝不可能是自己区区yī具化身能够抵挡的。

  故而再yī见巨蟹的举动后,就猛然脸色大变◆的将手zhōng巨幡往身前yī抛,而身形yī跺足后,发出yīshēng轰鸣的向后鸡垩射而走,只是几个闪动后,就夹带yī股黑风的到了数百丈外地fāng。

  几乎在金袍人庞大身躯fāngyī离开的○瞬间,四道巨大金光就仿佛巨刃般的yī下出现在了骨幡两侧,yī闪之后,咔嚓之shēng传来巨大骨幡,竟在金光闪过后,瞬间被切成了数截。

  “第二击!”黄金蟹目睹此景,shēng音仍然不急不缓,但张口的瞬间,忽然yī道金色光柱yī喷而出。

  这光柱金光méngméng,仿佛水缸般粗大,但速度之快让韩立几乎都难以形容,只觉那边fāngyī张**出,另yī边金光就yī下到了黑风包裹的金袍人身后,并yī闪的洞穿而过。(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