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十二章 麻烦


  走进lái之人,赫然是一名身材高挑,年约二十lái岁的紫女子,额头上有一根数村上的白色短角,仪容端庄大方,望着韩立带着丝丝的笑意。 沸腾文学

  这位白家老祖的庐山真面目,实在让人有xiē愕然!

  “怎么,韩道友难道事先不知道妾身是女儿之身吗?”紫女子轻笑一声的冲韩立说道。

  “白芸馨道友的确未给韩某提过此事,在下有xiē失态,倒让仙子有xiē见笑了。”韩立毕竟不是一般之人,冲女子一拱手后,马上神色如常了,但那一丝诧异的表情,却仍残留双目之中。

  “没什么,此事妾身也并非第一次遇到了。毕竟这覆天居士的名头,的确容易让人误会的。但此称呼是我们白家十几代老祖一直流传下lái的,故而妾身纵然魔功大成,也不好随意更改的。”紫女子嫣然一笑,轻声的解释了两句。

  这让韩立有xiē恍然大悟了。

  一xiē家族中,的确有将一xiē称谓和职司会代代保留下lái的做法,好从一xiē方面lái增强家族的凝聚性和传承性。

  这种做法看似有xiē儿戏,但据韩立所指,似乎效果还真不错的样子。

  这时紫女子已经在韩立对面坐了下lái,并摆摆手后周原本束手而立的几名侍女,立刻乖乖的退出了大厅,并将大门轻轻的一掩关上。

  “听我那不成器的晚辈yán,韩兄是一名苦修之士,不太在外面走动的。如此的话,难怪我第一次听说韩道友名头。但是◎道友魔功似乎十分精湛,应该进阶魔尊境界不短一段时间了。否则妾身怎会连道友具体修为深浅,都无法看透。”女子神念若有若无的在韩立身上一扫而过后,美眸晶光一阵流转的问道。

  “韩某修炼的是杀戮之道,●一向喜欢在荒地和魔兽多的地方修炼功法,和外人接触的少了一xiē。至于在下进阶魔尊时间,道友却是猜错了。韩某进阶魔尊境界才不过数百年时间而已。道友无法看穿修为,不过是在下所修厦功有xiē特殊而已。”韩立嘿嘿一笑,似真似假的回道。

  与此同时,他同样用神念往这位覆天居士身上一探而去,结果那一缕神念如同泥牛入海般的同样毫无结果,这让他心中微微一凛。

  看lái此女不是身上有重宝护身,就是○修炼有可以遮蔽气息的奇功。

  要说对方法力还远在他之上,这自然是不大可能的事情。毕竟韩立现在修为深厚,几乎是一般同阶存在的近倍以上了。他绝不相信,眼前女子法力能修炼的比他还要凝厚的。

 ■xiūliànyǒukěyǐzhēbìqìxīdeqígōng。

  yàoshuōduìfāngfǎlìháiyuǎnzàitāzhīshàng,zhèzìránshìbúdàkěnéngdeshìqíng。bìjìnghánlìxiànzàixiūwéishēnhòu,jǐhūshìyībāntóngjiēcúnzàidejìnbèiyǐshàngle。tājuébúxiàngxìn,yǎnqiánnǚzǐfǎlìnéngxiūliàndebǐtāháiyàonínghòude。

  “杀戮之道!妾身虽然对此类魔功接触不多,但也知道凡修炼杀戮魔功的道友,在实际战力上都远胜一般同道一大截的。如此的话,妾身真是失敬了!”紫女子一听韩立之yán,顿时一惊,心头暗自存在的疑惑,却一下消去了不少,但脸上也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喜悦。

  “杀戮之道的魔功虽然威力不小,但是修炼起lái却也着实有xiē艰难的。要不是在下自问光靠自己闭门苦修和斩杀一xiē魔兽,实在无法突pò眼前瓶颈,说不的还不会跑出lái的。”韩立淡淡的说道。

  “妾身修炼不是杀戮之道,但同样卡在瓶颈有千年之久了。进入魔尊境界,再想有所精进的话,都是千难万难的事情,多半需要一定机缘才能如愿的。”

  似乎韩立yán语触动了紫女子的心头之痛,轻叹一口气的极为赞同道。

  “在下久闻幻啸沙漠是圣界有名的禁地之一,才顺路到这里的,希望在城中休整一段时日后,就进入此沙漠磨炼一番。若是能在里面寻找一xi◇ē机缘,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韩立点点头后,话题忽然一转的说道。

  “我们白家虽然不是太大家族,但在本地还算有一xiē势力,对幻啸沙漠也多有了解。道友若有何需要的话,尽可提lái。我会吩咐族▲□人弟子,为道友提供一切便利的。”紫女子听了这话,眸光一闪的说道。

  “既然道友如此说了,在下还真有一事需要白家相助一二的。”韩立一只手掌在膝上轻轻一拍,微然一笑的说道。

  “哦,道友尽□管说lái听听。只要白家真能力所能及,一定不会推辞的。”紫女子神色一sù,毫不犹豫的说道。

  “听说无论神通多大,一进入幻啸沙漠都无法催动任何遁术的,而步行想要横穿整个沙漠,却需要五六十年之久的口在下虽然想在幻啸沙漠中磨练一番,但却也不愿真浪费如此长时间在路上的。所以打算向白家求购一头八足魔蜥当做代步之用。不知白家能否卖在下一头”韩立盯着紫女子面孔,将真正所求直接说了出lái。

  “八足魔蜥!道友果然提出了此要求。不瞒道友,我先前已经听芸儿说过此事了厂听了韩立之yán紫女子却长叹一口气。

  “怎么,此事莫非真让覆天道友很为难?”韩立神色不变,但双目一眯的问道。

  “岂止是为难!若不是韩兄是一名魔尊强者换了另外一个人当面提及此事,说不得我立刻就会下逐客令了。”紫女子摇摇头的说道。

  “我先前倒是听过说这八足魔蜥对贵城几大家族都十分重要,的不会对外出售的○。道友能否先给解惑一下其中的缘由?”韩立摸了摸下巴,神色不变的问道。

  “此事并不是秘密,自然可以的。”紫女子只是略一沉吟,就非常爽快的答应了。

  “八足魔蜥本身的价值,妾身就不用说了◇。不要说它的魔核,骨骼,甚至浑身血肉都可以炼制一种罕见的练气丹药。但光凭此点还不足以让我们几大家族对其如此重视。韩道友应该知道,幻夜城之所以能在此地修建而起,凭借的就是附近所产的一xiē独有矿产和灵药。这xiē东西的出售,每年都可让本城获利不菲的,足可维持我们几大家族的日常开销。但是道友不知道的是,随着本城在此地修建数万年之久,附近原先的那xiē矿产和灵药早就都被采摘一空了。现在本城所提供的特产,都是我们从幻啸沙漠深处新找到的矿脉和药田。虽然这xiē新资源点所产不少,但若从这xiē地方,将东西安然无恙的运回lái,却必须依靠八足魔蜥才行。否则光凭幻啸沙漠中的种种危险”步行往返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毕竟此沙漠是整个圣界都有名气的禁地,一般人绝难轻易进出其中的。们几大家族看重此魔兽的,还是它可以在幻啸沙漠中穿梭自如的能力。每少一头的话,都可能让家族每年收益大有起伏的。此种情况下,我们几家怎会■轻易将八足魔蜥出售的。”紫女子徐徐的讲述一番,没有丝毫隐瞒的意思。

  韩立听了这般一番话后,眉头微皱下,也大感极为棘手了。

  若是其他缘由还好办,关系到一族兴衰的话,这八足魔蜥恐怕真很■qīngyìjiāngbāzúmóxīchūshòude。”zǐnǚzǐxúxúdejiǎngshùyīfān,méiyǒusīháoyǐnmándeyìsī。

  hánlìtīnglezhèbānyīfānhuàhòu,méitóuwēizhòuxià,yědàgǎnjíwéijíshǒule。

  ruòshìqítāyuányóuháihǎobàn,guānxìdàoyīzúxìngshuāidehuà,zhèbāzúmóxīkǒngpàzhēnhěn难用普通方法讨到手中了。

  韩立心中思量着,目光下意识的在对面女子扫了一下后,现对方看似神色平静,但是目光却隐隐有一丝异样,当即心中一动,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lái。

  “覆天道友,刚才没有一口回绝在下要求,显然其中还是有商量余地。道友倒底如何才能割爱一头八足魔蜥,道就不妨直说了。想lái应该不是仅仅提高xiē价格的问题。”韩立平静的反问了一句。

  “韩兄还是看出lái了。妾身就知道此点无法瞒过道友的!”紫女子先是一怔,但随之嘴巴一抿的轻笑道。

  韩立却不动声色的望着对面女子,一yán不了。

  见韩立这般表情,紫女子嘴角笑意不禁收敛了几分,略一思量后,才有几分凝重的坦然说道:

  “若是在三年前,无论任何条件,我们白甲不会让出任何一头八足魔蜥的。但是现在的吗,倒不是不可商量的事情了。因为我们白家现在遇到了一xiē麻烦,正需要像韩兄这般神通广大之人相助一臂之力才有可能解决的。”

  “麻烦?白家魔尊级老祖应该不止仙子一人,能有什么麻烦能让贵家族也无法解决的?”韩立闻yán,脸色微变,但口中却平静之极的问道。

  “若是普通的麻烦,妾身也不会初见道友就提及了。妾身就如实相告!其实是我们白家在幻啸沙漠中的一处极其重要的矿脉,出了大问题。此资源点,在数年前被一头拥有魔尊级实力的魔兽占据了。此魔兽神通广大之极,光凭我们白家实在无力驱逐,这才只能厚颜请一xiē好友相助帮忙。但若韩兄也出手的话,想lái把握就更大了几分。事成之后,妾身可以做主以一头八足魔蜥当做道友相助报酬。”紫女子满脸苦笑的说道。

  “道友已经邀请了多少魔尊级帮手了?”韩立听了后,沉吟不语了片刻,才冷静的问了一句。

  “已经邀请了两名,再加上我和另外一名白家太上长老的话,到时总共会有四名魔尊一同出手的。”紫女子毫不迟疑的回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