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五十章 莫简离


  银色巨舟方一进入巨城百里之内,就被城头上卫士发现奇无弹窗qi

  一截城墙上一阵骚动后,顿时一队妖族修士从中腾空而起,迎着楼船飞遁而来

  “恭迎老祖回城”

  这些妖族一个个身穿各色战甲,修为dà都在金丹元婴左右,离楼船还有里许远的距离时,就一个个停下遁光,惶恐之极的dà礼参拜起来

  显然这些妖族人,均都对敖啸老组的楼船熟悉异常,故而才如此表现

  “起来,老夫要先回洞府一趟,你们继续忙自己的事情”敖啸老组声音从楼船中淡淡的传来,充满了一种让人根本无法反抗的力量

  “是,谨遵老祖法旨”

  敖啸老祖威震妖族数万年之久,早已被普通妖族视若神祗的存在,这些跪拜的妖族,自然没有丝毫违抗之意

  当即所有妖族左右一分,立刻立在了两侧,银色楼船一声嗡鸣后,再次化为一团银光的冲木棉城激射而去

  片刻后,前方虚空各种光霞闪动,一层层禁制自行的让开tuì避,楼船直接飞入巨城顶层中,并在一处戒备森严的广场上空徐徐落下

  几乎同一时间,广场角落处的一处传送法阵光芒一闪,忽然一名白发老者无声的传送而出,目光往落下楼船上一扫后,当即微微一笑的走了过去

  这老者一脸慈眉善目,两耳奇长几乎搭肩·看似轻飘飘的一步,却一下横跨十几丈距离,只是几个晃动后,就一下出现在了楼船jìn前处

  附jìn那些警戒的各族卫士,这才反应过来·纷纷的躬身低首,对白发老者无比恭敬的模样

  “呵呵,敖啸,你终于肯舍的回来了你这一去可时间不短,再不回来的话,老夫可就要怀疑你这把老骨头是不是留在魔族那边了”白发老者脚步方一顿的停下,就发出爽朗dà笑的说道

  “哼·区区一些魔崽子还真能奈何了本座不过要是本座真的回不来了,莫老鬼你反要跳脚dà骂了”一声冷哼后,楼船上传出了敖啸老祖清冷的回答

  接着整艘楼船一下银光dà放·并迅缩小起来

  当所有光芒一敛后,楼船消失不见,原处却多出数道人影来

  为首一人面容俊美,神色清冷,正是敖啸老祖

  在其身后处的两男两女,则是韩立银月等人了

  白发○老者一见眼前出现如此多人·心中微微一怔,但面上却丝毫异色未露,反而冲敖啸笑着说道:

  “敖啸兄,我们人妖两族可是从来都是同进同tuì的,在现在这种情形下,真要缺少拉你这位妖族老祖坐镇·莫某可是▲◇孤掌难鸣的”

  “你这话,本座倒是相信是真心之语不过你放心,纵然我寿元不多,但也不可能马上坐化掉的起码也要支撑到这一次的魔劫过去再说对了,韩道友,你过来见一下莫老鬼他的名字你肯定不陌生,可是你▲们人族的老前辈了”敖啸老祖淡淡的回答两句后·冲韩立招了一下手

  “莫简离前辈的dà名,晚辈自然造就如雷贯耳了晚辈韩立·拜见莫前辈”韩立一个闪动的走了出来,面带一丝敬意的冲白发老者微微一礼

  虽然敖啸老祖没有提及白发老者的性命,但人族姓莫又是dà乘期修为的,自然只有那位莫简离了

  “韩立,莫非就是我们人族那名千余年就进阶合体期的修士,听闻你和陇家小子几人已经进入了魔界,现在竟出现在这里,莫非是刚刚从魔界返回的”莫简离一听韩立之言,先是一怔,但马上面露喜色的说道,竟寥寥几句就说破了韩立前些年的行踪

  显然这位人族dà乘,也早就注意到了这位人族的后起之秀了

  韩立心中一呆,马上脸露苦笑之色的回道:

  “莫前辈果然慧眼如炬,晚辈的确刚刚从魔界返而回,这才会出现在木族之地,并恰好遇到了敖啸前辈的”

  “哈哈,能潜入魔界那种地方如此多年,还能安然的返回,果然不愧为是我们人族万年一见的天纵之才”莫简离哈哈一笑,口中称赞起来

  “莫老鬼,你现在就如此高兴了你再看看旁边的这位道友是谁?”敖啸老祖却一撇嘴,又说了一句

  “旁边这位咦,气息好像有些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的”莫简离目光一扫的落在蟹道人身上,脸上不禁闪过一丝讶然

  “嘿嘿,莫老鬼你在仔细看看”敖啸老祖却嘿嘿一笑的言道

  “哦,啸兄如此说,肯定另有深意了奇怪,竟然不是血肉之躯·口你是魔界的的那头圣蟹”莫简离听敖啸老祖如此一说,心中好奇心dà起,当即瞳孔淡淡金光一闪,但在下一刻,一下倒吸一口凉气的失声起来

  “我认得你,数万年前,你和几名灵界人也来过魔源海想进入苦灵岛中的

  但没有穿过雷海之禁,重伤tuì走了”蟹道人忽然面无表情的说道,竟也认出了莫简离

  “原来真是蟹兄,道友怎会幻化人形离开魔源海,而且修为和骤降到了合体期”■莫简离闻言,先是一丝尴尬之色闪过,但马上就顾不得其他的问道

  “莫老鬼,你不知道,蟹兄和韩道友一见投缘,并签订了契约,要跟在他身边一段时间的”敖啸老祖目光一闪,dà有深意的抢先说道

  ◇“有此等事情,韩韩道友,此事可是真的”莫简离惊喜交加起来,口中语气略微一变,竟然以平辈口气想称起来

  “虽然其中另有缘由,但的确是有此事蟹兄修为骤降,只是囡为先前施展了一种特殊手段,只要过些时日也就可恢复如常了”韩立笑了一笑,仍保持谦逊的说道

  “好,很好蟹道友在魔界不知待了多少万年,各界不知多少强者也想过将其收为臂助,但没想到那些dà乘期老怪都没有成功,竟然让韩道友成功了,看来我们人妖两族后继有人了”一听韩立真承认了此事,莫简离狂喜起来

  “莫老鬼,你要是听说另外一件事情,恐怕会高兴的忘形了不过这里,不是说话之地,还是先去你的住处再说”敖啸老祖见此情形,一翻白眼的说道

  “难道还有其他的好消息,老夫真要好好听一下了走,老夫临时洞府还有两瓶木族人供奉的‘仙叶酒,,正好给几位尝上一尝”莫简离双目一亮,不加思索的说道

  韩立等人自然没有意见,当即一行人向广场上的那个传送法阵走

  半个时辰后,一座通体紫色灵木制成的dà厅中,莫简离坐在主位上,敖啸老祖和韩立、蟹道人坐在一侧

  银月和朱果儿则在他们背后束手而立了

  只不过二者一个神情恢复了原先淡然,一个满脸的兴奋之色

  这时,韩立正将手中一杯仿若湖泊般浓稠灵酒一饮而进

  此酒方一入喉,立刻化为一股精纯能量的遍布身体四肢各处,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浑身舒泰无比

  “好酒”韩立脸上闪过一丝意外,口中不禁称赞了一句

  “这仙叶酒可是用木族圣树流淌的汁液酿制而成,百年木族全族也不过可得百瓶而已这一次,若不是为韩道友和蟹兄洗尘,莫某可还舍不得拿出来的”莫简离同样将手中灵酒饮入后,含笑说道

  “只可惜,木族这株圣树原本是种植在木族禁地之中,但是后来魔族dà举入侵,禁地也被迫放弃下,只好将圣树本体移植到了木棉城来,让其本元气损伤不少的”敖啸老祖在一旁也淡淡的解释道

  “不光如此,木族的dà长老如今也正在圣树中休养闭关,希望能够借助此树灵气,重恢复dà乘期修为但据老夫看,此事极难,纵然真有希望也不知是多少年后的事情了,无法在和我们对魔族一战中出何dà力了”莫简离叹息一声后,也缓缓的说道

  “现在的木族,顶阶战力都在和魔族一战中损伤的差不多了全靠我们几族援助,才能勉强维持现在的局面,原本就不能指望他们太多的”敖啸老祖冷笑一声的说道

  “木族现在变成这般模样,以后是否还能够在灵界独立成族,都不是一件好说的事情了不过此事就算发生,也是魔族tuì去之后的事情了,和我们现在没有多dà关系倒是敖啸道友,你口中所说的另一条好消息,倒底是何事情,可以说了”莫简离叹息了一声后,口中话题一转的问道

  “嘿嘿,既然到了你洞府中,想来也不怕有人偷窥了,自然不用隐瞒什么了莫老鬼,你可知道韩道友在魔界时,进入了洗灵池,并服食了净灵莲,做到了你我当年没有做到的事情”敖啸老祖轻吐一口气,目中精光一闪后,凝重的说道

  “什么,有此种事情原本还安然坐在椅子上的白发老者,一听此话,“腾”的一下脸色dà变,一下站起身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