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百六十章 木族大战(


  青面獠牙魔族,目中凶光一闪,二话bú说的将手中铜镜往高kōng一抛,再猛然一张口,一团精血一喷而出,化为一股血雾的钻入到铜镜之中

  下一刻,铜镜突然间嗡鸣声大起,一个模糊hòu,竟在光芒中幻化成一张阁楼大小狰狞鬼脸,双目紧闭,轻飘飘的悬浮在kōng之中

  青面魔族口垩中一声大喝,一手飞快冲鬼脸虚kōng一点

  鬼脸双目一睁而开,里面竟充斥着耀眼黑芒,同时发出让人毛垩骨悚然的阴沉笑声,但下一刻,大口猛然一张,登时滚滚黑焰就从口垩中狂喷而出,将对面天kōng都一下遮住了小半,青色遁光仿佛bú及防下,霎时被卷入了其中

  “真是找死在我这阎都魔炎之下,就算有通☆垩天灵宝护身,也绝挨bú过一时半刻的”青面獠牙魔族一边在下方bú停掐诀催动鬼脸,一边发出狂笑之声的说道

  这时漆黑魔焰在他催动下,已经汇聚一团,并一凝的冲天而起,化为一根粗垩大火垩柱,将那青色◎☆垩天灵宝护身,也绝挨bú过一时半刻的”青面獠牙魔族一边在下方bú停掐诀催动鬼脸,一边发出狂笑之声的说ètiānlíngbǎohùshēn,yějuéāibúguòyīshíbànkède”qīngmiànliáoyámózúyībiānzàixiàfāngbútíngqiājuécuīdòngguǐliǎn,yībiānfāchūkuángxiàozhīshēngdeshuōdào

  zhèshíqīhēimóyànzàitācuīdòngxià,yǐjīnghuìjùyītuán,bìngyīníngdechōngtiānérqǐ,huàwéiyīgēncūèdàhuǒèzhù,jiāngnàqīngsè遁光死死的困在其中,汹汹燃垩烧个bú停

  “是吗,若是其他人被此焰困住,恐pà还真承受bú了多久但对我来说,破之却易如反掌”

  从黑色火垩柱中传来淡淡的男子声音,接着一声悦耳的鸟鸣传来,一团银光迸发而出,并视黑色魔焰如无物,一个闪动的出现到了火顶端,然hòu“噗嗤”一声,竟幻化成一只数十丈长银色巨鸟

  此鸟通体银光灿灿,双翅一展下,身上根根银翎一下汹汹烧起,附近虚kōng登时温度急剧上升,变得仿佛火炉中一般,而整片天kōng是照映的通红一片

  远远看去,黑色火垩柱上面仿佛凭kōng多出一颗银色骄阳

  “bú妙-”

  青面魔族一见此情形,心中一凛,急忙手中一掐诀的想再催动其他变化,却已经迟了

  只见银色火鸟扬首一声长鸣hòu,蓦然头颅一低,张口向下一吸而去

  惊人一幕出现了

  只见下方火垩柱滴溜溜一凝下,化为无数缕黑垩线的往银色火鸟口垩中狂涌而去

  bú过几个呼吸间工夫,硕垩大火垩柱变得单薄非常,一道青蒙蒙人影显现而出

  这人影看起来并未动用任何宝物,只是放出自身护体灵光的静静站在虚kōng之中,但残余的黑色魔焰竟无法侵入护体灵光分毫

  青面魔族见此情形,倒吸了一口凉气,几乎bú敢相信自己眼睛

  他这阎都魔焰到底如何厉害,自然再没有人比其自己还要清楚了

  对方竟然单凭护体灵光就可抵挡住此焰的攻击,这几乎让其第一念头就想起了大乘期存在

  恐pà也只有那些bú知活了多少万年的老怪物,才能这等神通的

  “难道对方真是那些老怪物一员,还恰好让自己碰到了就算bú是,对方也绝bú是自己能够抵挡分毫的”

  这魔族一想到此处hòu,脸色一下变得惨白异常,浑身汗流浃背起来

  他忽然一跳而起,一根手指冲头顶鬼脸猛然一点,口垩中大吼一个“爆”字,接着双肩一晃,双臂竟一下的诡异零落,并“噗噗”liǎng声hòu,霎时化为liǎng股血雾的将身躯一包其中

  这时,高kōng中巨大鬼脸表面凭kōng多出无数道裂痕,并在黑芒闪动中一下爆裂而开,无数根纤细黑丝从中狂涌而出,并密密层层的激垩射而出,仿佛一张擎天巨网般的冲对面一罩而下

  青色人影,自然就是刚赶到的韩立

  “血遁术”

  他一见青面魔族这般举动,双目悄然一眯,口垩中喃喃了liǎng声,一只手掌就冲高kōng一拍而去,一只袖子则冲远处轻描淡写的一抖

  一只亩许大金色大手虚影,在上kōng一现而出,并五指一分的迎着巨网一抓而去

  “呲啦之声大起,无数根黑丝被根金色手指硬生生一扯而断

  整张巨网就此被轻易的撕垩裂而开

  而韩立抖出的袖口垩中,则一声雷鸣霹,一道金灿灿电弧喷垩射而出,但又一闪的马上bú见了

  下一刻,血雾中魔族正要体表血光闪动的向hòu激垩射而出的刹那间,一声晴kōng霹雳,一道金色电弧从血雾上kōng诡异的闪现而出,并以bú可思议的度一劈而下

  青面魔族只觉眼前金光一闪,头顶血雾霎时被一荡而kōng,金色电弧毫bú客气的直奔其头顶一击而下

  这魔族再也顾bú得施展血遁术,身形一个模糊,身躯就急忙向hòu倒射而出,并且一张口hòu,一口亮堂堂的黄垩色飞刀一喷而出,奔同样拐弯追来的金色电弧气势汹汹的一斩而去

  “轰隆”一声巨响

  金色电弧一闪即逝的消失bú见了,但黄垩色刀一声哀鸣hòu,也变得黯淡无光,晃了晃hòu,就往下方一头载去

  以韩立现在修为,施展辟邪神雷hòu的威能,对魔器的克制已经能够完全发挥出来了

  而青面魔族和飞刀心神相连下,面色一白,张口喷垩出一团精血去,但身躯蓦然黑光大放,间接化为一道惊虹的向hòu继续飞遁而走,竟对那口掉落刀根本视○若bú见

  “bú错,倒也算是果决之人但是单凭这点手段,还是逃bú出我手掌的”韩立目中精光悄然一闪,面上毫bú表情的说了一句hòu,就一个大步向前迈出

  单足还未落地,下方就雷鸣声大起▲,无数银色电弧从足心处狂涌而出,交错闪烁下,竟霎时形成一个丈许大的银白色雷阵

  一足方一踩入雷阵中,韩立就在轰鸣声中一下bú见了

  远处垩长虹,转眼间就到了数百丈外了

  遁光中青面魔族长吐一口气,脸色正为之一缓的时候,前面虚kōng却突然间雷鸣声一起,一座银白色雷阵丝毫征兆没有的浮现而出

  几乎同一时间,韩立身形一个闪动的从雷阵中心处一步踏出

  “bú好”

  青面魔族大惊失色,遁光一个晃动,就要调头向其他方向激垩射而走

  但这时,前面韩立背hòu忽然间嗡鸣一响,一个三头六臂的巨大垩法相浮现而出

  法相方一现出,三颗头颅上六目就一睁而开,六条手臂同时为之一挥

  金光一闪,登时六口丈许长金色巨剑就在手中浮现而出,并冲远处遁光一劈而出

  六道金蒙蒙剑气只是一闪,就化为一条金线的出现在了魔族遁光处,一闪而过

  一声惨叫迸发而出

  青面魔族和数件护体宝物,竟在遁光中被金色剑气一斩liǎng截,但马上从残躯中慌忙飞出一团黄光,里面隐约有一个漆黑婴儿

  但未等此魔婴惊惶的飞遁而走,那飞过去的六道剑光只是一个盘旋,就同时掉头的往回一卷而去

  森寒金光一闪而过hòu,魔族元婴就霎时被剑光搅成了粉碎,从这世间完全消失了

  韩立悄然一笑,bú见其有任何举动,背hòu金色法相一闪hòu,就无声的消隐bú见了

  从他出现到青面魔族自爆宝物和双臂逃遁而走,看似颇长,但实际上也bú过是转霎时事情,就将这位合垩体中期魔尊灭杀掉,

  而这位青面獠牙魔尊在有异宝护身情况下,真正实力并bú下于一般的合垩体hòu期魔尊,但可惜碰上韩立这么一位几乎敢和大乘期间接争斗的存在,也只能一命呜呼了

  一片被阵阵五色霞光笼罩的诡异kōng间中名浑身长毛,仿佛巨大猩猩般的魔族,站成一排的悬浮在高kōng中,体表闪动着血色光芒,并隐隐有血垩腥之气分发而出

  而除了这四名魔族外周还有十几名肌肤碧绿的木族人,面色阴沉的将中间团团围住

  在这十几名木族包围圈的上方,一名神色冰冷的女子,双手抱臂的悬浮在高kōng中,其背hòu一对赤红色肉翅舒展张垩开,表面隐约有金银色符文闪动bú已

  正是夜叉族的妃筱汐

  此刻这名夜叉族合垩体存在,望向四名炼虚魔族的目光竟然十分凝重

  “血柯无量魔功我还以为这魔功早就应该在魔界失传了,没人会再去去修垩炼这种伤人伤己的邪门功垩法,没想到今日竟然能亲眼得以见到

  看来本座亲身来对付你们四个,倒还算是来对了”妃筱汐冷冷的开口了

  “既然知道,我们四个修垩炼的是血柯无量功,哪还bú让这些废物退下他们和我们兄弟动手,bú过是白白将精血奉上而已”四名魔族中的一名,也用低沉的声音回道

  “嘿嘿,你们要是有合垩体期的修为,哪pà只是合垩体初期的修为,bú光是他们,我也会马上扭头就走现在吗,bú过是区区的炼虚修为,就算你们修垩炼的是血柯无量魔功,我倒是bú信你们在十几名同阶存在出手下,还真能bú露垩出丝毫破绽来动手,全力出手只需一有机会,我就会出手将他们四个一起击毙的”妃筱汐冷笑几声hòu,就当机立断的冲那些炼虚木族人吩咐道

  那些木族人虽然也对包围中的四名魔族大感忌惮,但是一听到妃筱◆汐的吩咐hòu,还是当机立断的同时出手了

  只见一些木族liǎng手一扬,登时无数青芒从中破kōng飞出,一些却一张口,喷垩出一股股黏垩稠青气,化为一根根绳索的往四魔纷纷一套而去【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