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筑基丹之争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建州位于越国北部,面积在十三州中排名第二,其境内多是山川丘陵,人口稀少,并同时与邻国元武国交界。(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
  chāo kuài gèng xīn:  suíshíxiǎngshòukànshūdelèqù!

  jiànzhōuwèiyúyuèguóběibù,miànjīzàishísānzhōuzhōngpáimíngdìèr,qíjìngnèiduōshìshānchuānqiūlíng,rénkǒuxīshǎo,bìngtóngshíyǔlínguóyuánwǔguójiāojiè。(quánwénzìxiǎoshuōyuèdú,jìnzàiωωω. ( )

  而太岳山脉位于建州西部,方圆连绵数千里,bú但各种野兽猛禽层出bú穷,是人迹罕至的原始山林,甚至还偶尔有樵夫、猎人自称看见神仙妖怪的传闻流出,更给此地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世俗之人自然想bú到,整座山脉中部早已被七大修仙派之一的黄枫谷,占据了数千年之久。

  从上面看上去,此处和其它的山脉没什么区别,也是山岭险峻,树木葱郁,但实际上却是被一座超大的奇门大阵所覆盖,全是幻象而已,下面其实早已密密麻麻的建起了无数的楼台,大殿,更有一些脚踏叶子形状法器的修仙者,在低空处飞来飞去,bú停忙碌着。

  黄枫谷现今的掌门钟灵道已一百多岁了,但仍是三缕长髯的中年模样,其人是筑基期后期的修为,并且生性沉稳,善于组织,在门内的威望很高,门内长辈和他的师兄弟都对其极为信服。

  但这位一向从容bú迫,自信满满的钟大掌门,如今却紧锁眉头,坐在大殿的主位上,看着面前正激烈争辩着的一位中年人和一位老者有些无奈,而大殿两侧还另坐有十几位神情各异的修士,这些人都是黄枫谷的管事人员

  “慕容师兄!明明数月前就已分配好了筑基丹的服用者,如今却偏偏把我侄孙的那粒取消,另给一位散修,这也太说bú过去了吧!”老者气愤填膺的冲面白无须的中年书生嚷道。

  真lìng人惊讶,这位老者明明比中年人苍老了许多,却偏偏要称呼对方为师兄!

  “叶师弟,这bú是发生了意外了嘛!像这样数百年才碰上一次,有人拿升仙lìng来入门的事,我们怎能bú管bú问,必须给来人让出一粒筑基丹啊!”中年书生神情bú变,慢条斯理的说。

  “可这人根本就bú是修仙家族的人,只是一名散修,这也要给他一粒筑基丹?我看只让他入门就可以了,这样他也算福源深厚了!”老者面红耳赤的争辩道。

  “叶师弟,话可bú能这么说!你怎么知道人家祖上bú是修仙家族的人,说bú定只是家族败落了,才成为散修的!再说了,谁又能保证自己家族长久bú衰!说bú定叶师弟的叶家某一天也会败落下去,是bú是到时候叶家后人拿升仙lìng找上门来时,我们黄枫谷的人也要bú给筑基丹,只让他入门即可啊?若是师弟敢当大伙儿的面发此毒誓,我慕容衫扭头就走,决bú再提筑基丹之事。”

  中年人侃侃而言,说的老者脸上一阵白一阵青,哑口无言。

  老者怎敢发如此后患无穷的誓言!再说就算他真发了,也只是眼前这位一直和他bú对眼的家伙撒手bú管而已,谁知道还有没有其他人再蹦出来呢?

  “可是为什么,非得是我侄孙的那粒要让出来啊?其他的人bú行吗?”老者bú甘心,大声问道。

  “这就要问师弟的这位侄孙太bú争气了!竟然在测试时排名排的如此靠后。”中年人一脸遗憾之色的摇摇头。

  看到对面的之人如此装模作样,老者恨得牙根都痒痒!但事关自己侄孙的利益,顾bú得其它了,仍努力分辨道:“我侄孙排名的确靠后了点,但也bú是服用筑基丹中排名最后的人啊!bú是还有其他两人吗?”

  “师弟说的没错,是还有另外二人在测试时排在了lìng侄孙之后,但这二人的情况实在是特殊!也只有委屈下叶师弟的侄孙了!”中年人用很惋惜的口气说道。

  “有什么特殊的?若bú给我个心服口服的原由,我决咽bú下这口气!”老者也是急了,放出了狠言。

  “胡闹!有什么咽bú下的?这二人的确是特殊,跳过他们二人,直接选中师弟的侄孙,也是我点头同意的。至于理由!师弟bú问,我也会解释给你听的。”

  钟灵道见老者说的实在bú想话,把脸一沉,呵斥了几句。

  老者见钟灵道也这样说,心里一凛!他只知道测试时,自己侄孙后面应该还有二人,至于是什么人,他还真bú知道,这也是他真正气愤bú平之处!难道还真有什么例外,能让一向公正严明的掌门也会偏袒的吗?

  钟灵道把手挥了挥,示意中年书生坐回原位,才叹了口气说道:

  “叶师弟,这次恐怕真的要委屈lìng侄孙一下了!另外两人,一人是红拂师叔在世俗的唯一后人,所以虽然小姑娘原本测试bú合格,但当初我还是把她挑了出来,排入了筑基丹的服用名单。想必叶师弟,bú会要把此人的筑基丹取消吧?”

  老者一听红拂之名,吓了一跳,脸色随即大变,诚惶诚恐起来。

  “既是红拂师叔的后人,当然应照料一二,●小弟怎会如此bú敬长辈!对此人的安排,小弟心服口服。”老者脸色有些发白的说道。

  钟大掌门,见老者如此神情,并bú意外,毕竟身为黄枫谷结丹期修士中唯一女姓,这位红拂师叔的护短脾气,在坐的又有哪■一位bú知道!若真的把那小姑娘的筑基资格给剥夺了,bú要说老者要倒霉,恐怕连自己这个掌门,以后也没有什么好日子可过!

  “还有一人呢?”老者还些bú死心,虽然知道剩下的这一人肯定也有充足的理由◇,但还是抱了侥幸的心理问道。

  “剩下的这一位,身具风属性的异灵根,你说这理由够吗?”钟灵道手捻长髯,缓缓说道。

  老者一听此言,默然无语了。黄枫谷门规里明文就有这么一条:天根和异灵根○者,优先筑基。这更没什么可抱怨的!

  可是他那位侄孙,虽然bú是他亲孙子,但是自从其进门那天起,他就亲眼看其一天天长大,对他比亲孙子还亲,怎么忍心告诉他筑基资格被取消的消息!

  “那我这侄孙,真的无望了吗?要知道,如果再等十年的话,我这侄孙就错过了最佳的筑基期,此生根本就无望再进入筑基期了!”老者此话说的有了几分苍凉,惹的旁坐的bú少人一阵的窃窃私语。

  “叶师弟,其实也bú是没有办法!”一个面目有些阴沉,长了一个鹰勾鼻子的老者站了出来,向叶姓老者安慰道。

  “什么?吴师兄还有办法?”叶姓老者一听,精神一振,在门内这位吴师兄可是出名的足智多谋,说bú定还真有什么办法!

  吴姓老者微微一笑,没有马上回答此问,反而转过头冲钟灵道一施礼,朗声问道:“请问掌门,这位持升仙lìng来人的灵根属性,有没有测试过了?资质如何?”

  “好像bú怎么好!wáng师弟,你亲自带来的人并做的测试,你来说下吧!”钟灵道向左侧一排中的某人说道。

  “是,掌门师兄!一位淡绿色的中年人站了起来,淡淡的说道:

  “这人年纪bú大,十八九岁的样子,木属性基础功法九层初期,灵根属性四属性缺金,属于伪灵根。从整体上判断,此人应是资质底下,但应有过奇遇和能勤恳苦练,否则根本无法有如今的境界。若再无其他的机遇,基本上此生顶多练至基础功法十一二层,无法进入筑基期▲。即使服用一粒筑基丹,但能进入筑基期的可能性也只有百分之一……”

  “好!”吴姓老者还未等这位wáng师弟说完,就大声打断道。

  “什么好?”叶姓老者按奈bú住的问道。

  其他◎人也一脸疑惑的望着吴姓老者,只有钟灵道微皱了下眉头,心里猜出了几分。

  “请问掌门师兄,若是来人主动放弃筑基丹的服用,是bú是bú算我们违背诺言!”吴姓老者说道。

  “当然,但任何人都bú允许用威胁和强迫的手段,去做这件事,否则我们黄枫谷的名声就毁了!”钟掌门轻轻点醒道。

  “呵呵!掌门请放心,这当然!”吴姓老者,微微一笑,然后转过头对着叶姓老者说道:

  “叶师弟,你bú介意破费点东西,来买下他的筑基丹吧?要知道他资质如此低下,筑基成功率更是小的可怜,应该有很大机会,会放弃筑基丹来huàn取更实用的东西!”吴姓老者自信满满的样子。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