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裂痕凶讯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立见少女一脸的失望之色,突然笑了起来,接着轻声

  “我虽然不能收你为徒,但也别灰心!我倒可以介绍另一位同样筑基期的师兄做你的师傅。(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但能否拜师成功,这还要看我这位师兄,是否对你满意了?”

  “真的?”少女原本失望之的神情,听了此话后立刻精神一振。

  hán立二话不说的从身上掏出了一块传音符,轻声对符箓低语了几句后,就将此符箓和一块玉牌交给了少女。

  “你拿着这符箓和玉牌,可以到黄枫谷百药园找一位姓马的前辈,到时是否拜在其门下,还要看你的造化了?”hán立神色淡淡的说道。

  少女没想到hán立虽然不愿收她为徒,但还能另有机会,又燃起了一丝希望,连忙对hán立拜谢了一下。而那老者同样的振奋起来。

  “介绍拜师的事情,因★为不一定能成,我就再送你们两件上阶法器吧,也算抵偿了你们祖孙的道书之情。”

  hán立说着,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件翠绿锦绫和一把蓝色小剑,随手递给了老者。

  老者见此,面露惊喜之色。

  他本以为hán立既然给少女介绍师傅了,这好处就算不小了,没想到hán立竟然另给他二rén好处,不禁大为感激。

  老者慌忙的连声称谢,才恭敬的接过了法器,露出对这两样法器喜爱之极的模样。○

  上阶法器,他修炼了这么多年,身上就只有一件而已,如今一下就再得到了两件,哪还有什么不满的!

  接下来,hán立没有在此久留,随手将潜伏在对方身体内的两团灵气收回,rén就在祖孙二rén的目光恭送中,飘然离去。

  等看到hán立真的走远了,老者才喜哄哄的将锦绫递给了少女。自己把那把小剑留下了。并准备择日就出发,去黄枫谷找找那位马前辈去,看看自己的孙女有没有这个机缘,可以拜☆在七派的门下。

  不过萧姓老者也有些奇怪,hán立为何会和秦家之rén搅浑在一起的,那些rén可都是货真价实地凡rén啊!

  ……

  不提萧姓老者的胡思乱想,hán立终于兴冲冲●zàiqīpàideménxià。

  búguòxiāoxìnglǎozhěyěyǒuxiēqíguài,hánlìwéihéhuìhéqínjiāzhīrénjiǎohúnzàiyīqǐde,nàxiērénkědōushìhuòzhēnjiàshídìfánrénā!

  ……

  bútíxiāoxìnglǎozhědehúsīluànxiǎng,hánlìzhōngyúxìngchōngchōng的回到了秦府。

  因为用法器直接降落在自己的住处,所以他的归来没有引起任何rén的注意,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出现在了自己的卧室内。

  新得到的这套无名敛气口诀。hán立觉得非常实用,就连夜掀开古书修习了起来。

  口诀只是一些灵力运用上地小技巧而已,在hán立深厚的法力支持下,掌握起来倒也没有什么难度。

  仅一晚上的时间,他就领会了七七八八了。

  到了第二日早上,◎hán立刚刚打坐炼气起来,觉得自己最近运气还不错的时候。突然从身侧的储物袋中传来了“砰”的一声闷响。似乎有什么东西破裂了一样。

  hán立的神色马上变得很难看,脸上阴沉了下来。片刻后。他才伸手★从储物袋中摸出了一颗紫色珠子,竟和他送给那白发老道地法器一模一样。只是这颗珠子晶莹光滑的表面,却裂开了数道深浅不一地缝隙。

  hán立默然了一会儿后,忽然一言不发的走出了屋子,然后在院子中四处望下看到没有rén后。神风舟立即脱手而出地浮在了身前,接着rén一闪就上了小舟,从秦宅中不声不响的消失了。

  一刻钟后,hán立出现在了越京城外的一个小村庄上。他神色不变在村庄的上空四处眺望着,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地样子。

  终于,在离村庄数里外的一个偏僻丘陵上,hán立落下了法器,目光闪动的盯着一颗硕大的杨柳树不放。

  半晌之后,hán立两手一掐法决,口中轻吐一个“收”字。

  顿时从此树深埋土里地根部,飞出了一团绿色的光团,光团中包着一颗圆珠,紫灿灿的颜色,表面同样的裂开了数道裂wén。看那裂wén的形状大小,竟然和hán立手上的那颗一模一样。

  hán立叹了口气,冲那光团一招手,破裂的珠子立即在光团的包裹中飞到了他的手中。

  珠子一到手心处,表层的光团就立即消融到了hán立的体内,只剩下光秃秃的珠子在其手上把玩个不停。

  hán立沉吟了一会儿,手指突然一弹,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球从指尖处弹出,在大树根部击出了一个大坑出来,正颗杨柳树瞬间

  灰烬。

  hán立上前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可是毫无所获。

  “看样子,多半糟毒手了。”hán立摇摇头的喃喃自语道。

  他当初挑选出来送给老道的”紫光珠“法器,其实全名应该叫“紫光感应珠”。

  这法器一经炼制出来后,就是一副两颗。它们不但可以释放出防护光罩,而且只要一颗珠子因光罩攻破而被毁坏时,另一个颗珠子则只要在千里之内,竟也会同时的毁坏裂开,堪称不可思议。

  这种法器,是魔道六宗中的合欢宗弟子,最常用的防御法器。hán立在边界厮杀中缴获了数副,因为觉得很稀奇,就留下了而没有出售。

  他给老道此法器时,其实就有了万一老道遭遇了不测,自己立马就可知道的别样心思。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仅仅一晚的时间,老道就动用上了此法器,而且看来凶多吉少的样子。

  这太出乎hán立意料之外,颇有措手不及之感!

  hán立站在坑边一动不动,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一盏茶的工夫后,hán立的神色似乎动了动,然后面无表情的将神风舟放出,跳了上去,化为了一道白光飞遁向了远处。

  这个荒芜的小丘陵,似乎恢复了寂静,除了几声小鸟叽叽喳喳的叫声外,再次变得死气沉沉起来。

  “呼哧”

  半个时辰后,在附近响起了一声深深长吁之声。

  接着在离大坑十几丈远的另一颗小树下,慢慢钻出了一个rén影出来,这rén浑身上下都被黑布蒙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了一双暗精光四射的眼睛,外面还顶着一个黄色的光罩。

  但是此rén一完全出土后,黄色光罩立即变淡,随后完全消失的无影无影踪。

  这rén出来之后,警惕的往四处和天上看了一遍后,才沉声的说道;

  “出来吧,那rén真的走了!”

  ◎随着此声话落,四周的几处地面同时凸凹了起来,再次钻出了三个同样打扮的rén来,同样的黄色光罩,同样的黑衣蒙面。只是其中一rén身材纤细,竟好像是位女子。

  “大哥,这可怎么办?他们可是吩咐了,★□让我们将来rén给生擒或者杀掉的。可现在,我们眼睁睁的放这rén走了,不会有事吧!”新钻出来的一位身材修长的rén,不禁焦虑的问道。听其口音,似乎年纪不太大的样子。

  先出来了那rén闻言,身□ràngwǒmenjiāngláiréngěishēngqínhuòzhěshādiàode。kěxiànzài,wǒmenyǎnzhēngzhēngdefàngzhèrénzǒule,búhuìyǒushìba!”xīnzuànchūláideyīwèishēncáixiūzhǎngderén,bújìnjiāolǜdewèndào。tīngqíkǒuyīn,sìhūniánjìbútàidàdeyàngzǐ。

  xiānchūláilenàrénwényán,shēn□子不禁颤抖了一下,这句话正说中了他所担心之事。那些给他们下命令之rén的狠毒无情,他们几rén可是深有体会的。

  “应该没事吧!他们吩咐时,可并没有说来的rén是筑基期的修士。这可是远超出我们▲能力之外的事情,我们就是出手,也只是找死而已。”这rén有些不自信的说道。

  “哼!大哥说的对,我们凭什么留住rén家筑基期的修士,我还不信那些rén,真的一点道理都不讲了!”三rén中唯一的女子,有些不忿的说道。

  听了此话,另外三rén不禁面面相觑的苦笑了起来。他们这位小妹,到现在还是如此的天真,命都悬于对方手上了,rén家哪还会和他们讲理啊!

  “不过,小妹说的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估计,他们也是没想到来的会是这么一条大鱼,否则不会只将此事交予我等了。而至少应该派一位筑基期的修士帮忙才对。”最后一位瘦高身材的rén也开口说道。

  “是啊,我们将事情解释清楚,应该不会受太大的处罚!”身材修长的rén似乎精神一振,急忙附和的说道。

  可是怎么听此话,怎么像自我安慰的意思居多。

  “不过,有点奇怪。我总觉得这个筑基期的年轻修士,似乎再哪里见过一样,有些面熟!”这rén眼中忽然露出了一丝疑惑之色,轻轻的自语道。

  这句话,让其他三rén都是一怔,大感惊讶。

  tè别是那女子,眼中好奇之色一闪,张嘴就想要问清楚此事。

  可是那个被称为大哥的rén,忽然一摆手的打断道:

  “好了,我们还是赶紧离开此地吧。有什么事情,留在以后再说。”

  那女子见此,只好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同意的点点头。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