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六章 鬼罗幡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de乐趣!

  韩立一见这些圆珠,心中一动。(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难道这些也是雷珠之类de东西。

  cǐ念头在韩立心中一闪而过,但对大庚剑阵de催动丝毫没有停下de意思。

  这些金丝是大庚剑阵de神通之一,有些类似剑修de化剑为丝功法,是把百道剑光中de惊人剑气凝聚成丝所致。

  由于借用了法阵威力和掺入了庚精后飞剑本身就犀利无比,。所以形成de剑丝可比普通剑修de厉害de多了。

  普通de法宝和古宝,根本无法抵挡金丝de切割。

  至于雷珠之类de东西,韩立倒也不怕了。

  只要隐藏desān十六口飞剑本体无碍,这些剑丝即使被击溃了。还是能源源不断de重新形成,根本不怕攻击,这也是大庚剑阵de可怕之处。

  韩立正思量着de时候,金光闪过,那些圆珠同样触动了剑阵禁制,被诸多金丝切成了数片,然后爆裂开来。

  大出乎意料,这些圆珠并没有暗含什么雷火。反而爆裂开后,冒出一团团浓浓de黑红色血雾。

  cǐ血雾一经散开,立刻弥漫开来。同时传出一股闻之欲呕de古怪气息,刺鼻之极。

  这些圆珠名叫“血雷子”,据说用天地污秽之极de东西炼制而成de,对敌时只要不是魔道之法祭炼de宝物,一经被这些血雾沾上,就会威力大降,灵性大失。任★你de法宝神通再大,灵性再高。要想重新恢复宝物威力,非得重新用婴火培炼数日才行。

  当然这些血雷子,在魔门中少见de很,不但原料稀少之极,炼制成功率也是低地可怜可比普通de雷珠难炼制多了。

  这十余颗,就已经是黑袍青年近百年de所有积存了。

  cǐ人身为晋国十大魔宗之一de长老。见多识广。一认出韩立布下de剑阵后。当即就想到了用着血雷子来污染韩立de飞剑。

  剑阵原本就要求配合无间,才能施展神通地。一旦布阵哪口飞剑稍有失灵,剑阵自然就不攻自破了。

  这种方法。是晋国魔修对抗驱使剑阵de剑修门派,最常用de手段之一。

  当然血雷子这种珍贵异常地东西□。一般也不会使用在单打独斗之中de。通常是在大规模对抗中才会是使用到地。毕竟通常情况下,剑阵怎可能是一个人能驱使动de。

  看到这些血雾,韩立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也明显感到有些诡异,心中正有◇□。一般也不会使用在单打独斗之中de。通常是在大规模对抗中才会是使用到地。毕竟通常情况下,剑阵怎可能是。yībānyěbúhuìshǐyòngzàidāndǎdúdòuzhīzhōngde。tōngchángshìzàidàguīmóduìkàngzhōngcáihuìshìshǐyòngdàodì。bìjìngtōngchángqíngkuàngxià,jiànzhènzěnkěnéngshìyīgèrénnéngqūshǐdòngde。

  kàndàozhèxiēxuèwù,hánlìsuīránbúzhīdàozěnmehuíshì,dànyěmíngxiǎngǎndàoyǒuxiēguǐyì,xīnzhōngzhèngyǒu些嘀咕时。突然一阵低沉de雷鸣声传出。

  在血雾之中同时浮现出一片片金光,接着弹射出了一道道淡金色电弧。这些电弧和这些血雾一碰之下。立刻爆裂开来。竟同时泯灭掉了。

  转眼间这十余团血雾,就韩立de辟邪神雷同归于尽了。

  韩立呆住了。

  辟邪神雷没有等他激发,竟然自动从飞剑上弹射而出,这可是头一次遇见de事情。而那一看就属于邪物地血雾,竟然还能抵消辟邪神雷,真有些不可思议了。

  韩立自然不知道,这些血雷子专污正道宝物de性质,几乎和辟邪神雷专克魔道功法地特性一样,两者正好相互克制。一般情况下谁也无法克制对方de。

  而刚才de血雾虽然数量不少,单和sān十六口飞剑中暗含de神雷de相比。自然差了一大截。所以血雾转眼间被驱除de干干净净。

  “辟邪神雷。这些飞剑都是金雷竹法宝!不可能,怎么会有如cǐ多de金雷竹?”黑袍青年见cǐ情形。脸色一下苍白qǐ来,失声大叫道:

  “这个疑◇问,等到地下时再告诉你吧!”韩立一听cǐ话不客气de回道。同时深吸了一口气后,心中再一催法决。

  原本因为血雾出现,暂时停顿下de金丝,无声息de向中间挤压了过去。

  这大庚剑阵固然威■力奇大,但对韩立现在修为来说,还是有些勉强。

  他虽然可以运行qǐcǐ剑阵,但法力流失地着实惊人,而且激发qǐ剑阵后,就无力对推动剑阵地加速了。

  否则,只要瞬间让剑丝往中间猛然一合,马上就可以将对方灭杀掉了。哪会眼睁睁看着黑袍青年,再使用什么手段来对抗他。

  韩立估计按照cǐ剑阵de法力消耗,其实应该是元婴中期修士,才是始修炼cǐ神通地时最佳选择。要不是他只催使了半套剑阵出来,并且法力也远胜普通de元婴初期修士。cǐ境界de他,根本无法施展cǐ剑阵de。

  “哼!你真以为区区一个剑阵,就真能困住本尊者了。你de剑阵纵然犀利,但还能斩断本宗de镇宗之宝不成?”黑袍青年闻言脸上升qǐ一层黑气,森然de说道。

  他再一看已经离自身不足十丈de金丝,二话不说de一抬手,狠狠一拳重击在了自己de胸膛处。

  “噗”de一声,一口黑血脱口喷出,夹在在黑血中de还有一杆寸许长de绿色小幡。

  cǐ幡一出口后,绿光闪烁,将四周黑血马上吸收de一干二净。

  cǐ幡变成了碧绿色了。

  黑袍青年阴沉de冲cǐ幡一招手,嗖”de一声,小幡化为一道黑芒射到了其手中,双手一搓之下,光芒大放,绿幡马上涨至了数尺大小。

  幡面绿光闪闪,阴云,让人无法看清楚其面目。只是cǐ幡明显缺了一角,似乎受损未复de样子。

  韩立瞳孔一缩,口中低语了一句:

  “鬼罗幡!”

  当初阴罗宗宗主就曾经说要拿镇宗之宝鬼罗幡,来对付合欢老魔。后来,后者虽然没有真de施展出来。可韩立将cǐ名字牢记在心了。

  如今黑袍青年一拿出cǐ杆小幡,韩立自然猜de八九不离十了。

  “你倒也机灵!我这是十二鬼罗幡地主幡之一。它de威力如何,还是你自己来体验一下吧。”黑袍青年一见韩立认出了手中之物,先是一怔,但随后冷笑de说道。似乎对手中之物,信心十足。

  随后青年猛然将cǐ幡师抓紧。对着某个方向de金丝,轻轻挥舞了一下。。

  “噗嗤”一声,碧绿色阴云从幡上浮现。然后急剧暴涨qǐ来。将青年身影罩在了其中。

  附近冰寒刺骨de阴风大qǐ,天上不知何时飞来了诸多阴云。整个天空转眼间变成了黑压压一片,将阳光遮盖de一丝没有。

  天色黯淡无比qǐ来。四周也不知何时出现了绿茫茫地鬼雾,鬼泣之声四周大qǐ。

  只不过轻轻摇一下手中之幡,竟有天地色变qǐ来,怪不得cǐ人对cǐ幡如cǐde自信。

  韩立即使对大庚剑阵信心不小。也心中骇然qǐ来。

  就在cǐ时,从对面破空之声传出。无数道黑色细线从青年所在雾气中喷射而出。直奔韩立缠绕而去。

  金光一闪,剑阵中de禁制发动,无数道金丝交叉闪现,所有地黑线略一停顿,就化为无数小截掉落下来。但马上,这些断掉de黑线又纷纷化为一团团地绿雾,飞射回而回,重新融入了绿雾中去。

  ”咦!”韩立尚未觉得怎样,绿雾中de黑袍青年,却诧异de叫出了声。这些阴魂丝可谓坚韧无比。竟然☆同样不堪一击de被对方剑阵击毁。这可有些出乎他de意料了。

  略一沉吟下,终于不再保留地发动了手中鬼幡de最大威力。

  只见他猛然将手中幡旗从绿雾中投掷而出。正好插在身前sān尺远处,■一动不动qǐ来。

  随后晦涩咒语声从雾气中响qǐ,阵阵阴风卷着四周地迷雾,从四面八方往中心处而来,

  绿幡一晃之下狂涨qǐ来,转眼间就足有两丈之高,cǐ幡表面de雾气,开始散去,露出它de真面目。

  结果韩立一见之下,面色大变。

  “你们竟然用如cǐ多生魂炼幡?你们到底杀了多少人?”韩立厉声喝道。

  碧绿幡面上,密密麻麻,满是缩小不知多少倍de人形面孔。这些面男女老幼都有,竟似活de一般在幡上蠕动不停,还个个流露出痛苦之极de表情。实在恐怖之极。

  “多少人,谁知道呢!也许十万或数十万吧。其中还必须有数百名修士精魂,才能炼制成这么一杆主幡。”从绿★雾中传来青年阴阴de声音。

  韩立默然了来,冷冷de盯着绿雾,片刻后口中只轻吐几个字出来。

  “你们该死。”

  “该死?这样de话语不知有多少人对在下说过了。可在下不是活de好☆★雾中传来青年阴阴de声音。

  韩立默然了来,冷冷de盯着绿雾,片刻后口中只轻吐几个字出来。

  “你们该死。”

  “该死?这样dewùzhōngchuánláiqīngniányīnyīndeshēngyīn。

  hánlìmòránlelái,lěnglěngdedīngzhelǜwù,piànkèhòukǒuzhōngzhīqīngtǔjǐgèzìchūlái。

  “nǐmengāisǐ。”

  “gāisǐ?zhèyàngdehuàyǔbúzhīyǒuduōshǎorénduìzàixiàshuōguòle。kězàixiàbúshìhuódehǎo好地。倒是说cǐ话地人,他们de魂魄都被我收到了幡中,作为cǐ幡地一部分了。你也不会例外。”青年讥笑de说道。

  随后他不愿再说什么,一道红色法决,打在了巨幡之上。

  绿光大放,突然从幡上浮现出一个直径数尺de大洞出来,黑气一冒后,里面阴风阵阵。

  “噗噗”之声接连传出。数个眼冒鬼火,口吐青烟de巨大骷髅头,从幡中不慌不忙de飞射出来,一字排开。

  其中块头最大de○骷髅头,生有两只巨大牛角,但下面de骷髅五官,看qǐ来却和人类一般无

  难道cǐ骷髅头生前竟是化形期de妖兽,韩立心中一惊。

  但紧接着de事情,让韩立将这词心中疑问,放置了脑后。

  只见除了最先出来de几个个骷髅头外★,从那绿幡上de黑空洞中,各种各样de鬼火骷髅头,仍持续不断de从里面蜂拥而出,转眼间,就浮现出来上百个,挤满了黑袍人de附近。。

  “去!”黑袍青年在绿雾中,冲韩立所在方向掐诀一指。

  (这是昨天de第二更。实在有些晚了抱歉了哦。韩立一见这些圆珠,心中一动。难道这些也是雷珠之类de东西。

  cǐ念头在韩立心中一闪而过。但对大庚剑阵地催动丝毫没有停下de意思。

  这些金丝是大庚剑阵de神通之一,有些类似剑修de化剑为丝功法,是把百道剑光中de惊人剑气凝聚成丝所致。

  由于借用了法阵威力和掺入了庚精后飞剑本身就犀利无比,。所以形成de剑丝可比普通剑修地厉害de多了。

  普通de法宝和古宝,根本无法抵挡金丝地切割。

  至于雷珠之类de东西,韩立倒也不怕了。

  只要隐藏地sān十六口飞剑本体无碍。这些剑丝即使被击溃了。还是能源源不断de重新形成,根本不怕攻击,这也是大庚剑阵de可怕之处。

  韩立正思量着de时候。金光闪过,那些圆珠同样触动了剑阵禁制。被诸多金丝切成了数片,然后爆裂开来。

  大出乎意料,这些圆珠并没有暗含什么雷火。反而爆裂开后,冒出一团团浓浓de黑红色血雾。

  cǐ血雾一经散开,立刻弥漫开来。同时传出一股闻之欲呕地古怪气息。刺鼻之极。

  这些圆珠名叫“血雷子”,据说用天地污秽之极de东西炼制而成地。对敌时只要不是魔道之法祭炼de宝物,一经被这些血雾沾上,就会威力大降,灵性大失。任你de法宝神通再大,灵性再高,要想重新恢复宝物威力,非得重新用婴火培炼数日才行。

  当然这些血雷子,在魔门中少见de很,不但原料稀少之极,炼制成功率也是低de可怜可比普通de雷珠难炼制多了。

  这十余颗。就已经是黑袍青年近百年de所有积存了。

  cǐ人身为晋国十大魔宗之一de长老。见多识广。一认出韩立布下de剑阵后。当即就想到了用着血雷子来污染韩立de飞剑。

  剑阵原本就要求配合无间,才能施展神通地。一旦布阵哪口飞剑稍有失灵。剑阵自然就不攻自破了。

  这种方法,是晋国魔修对抗驱使剑阵地剑修门派,最常用de手段之一。

  当然血雷子这种珍贵异常地东西,一般也不会使用在单打独斗之中de。通常是在大规模对抗中才会是使用到de。。毕竟通常情况下,剑阵怎可能是一个人能驱使动de。

  看到这些血雾,韩立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也明显感到有些诡异,心中正有些嘀咕时,突然一阵低沉de雷鸣声传出。

  在血雾之中同时浮现出一片片金光,接着弹射出了一道道淡金色电弧。这些电弧和这些血雾一碰之下,立刻爆裂开来。竟同时泯灭掉了。

  转眼间这十余团血雾,就韩立de辟邪神雷同归于尽了。

  韩立呆住了。

  辟邪神雷没有等他激发,竟然自动从飞剑上弹射而出,这可是头一次遇见de事情。而那一看就属于邪物de血雾,竟然还能抵消辟邪神雷,真有些不可思议了。

  韩立自然不知道,这些血雷子专污正道宝物de性质,几乎和辟邪神雷专克魔道功法de特性一样,两者正好相互克制。一般情况下谁也无法克制对方de。

  而刚才de血雾虽然数量不少,单和sān十六口飞剑中暗含de神雷de相比,自然差了一大截。所以血雾转眼间被驱除de干干净净。

  “辟邪神雷,这些飞剑都是金雷竹法宝!不可能,怎么会有如cǐ多de金雷竹?”黑袍青年见cǐ情形,脸色一下苍白qǐ来,失声大叫道:

  “这个疑◇问,等到地下时再告诉你吧!”韩立一听cǐ话不客气de回道。同时深吸了一口气后,心中再一催法决。

  原本因为血雾出现,暂时停顿下de金丝,无声息de向中间挤压了过去。

  这大庚剑阵固然威■力奇大,但对韩立现在修为来说,还是有些勉强。

  他虽然可以运行qǐcǐ剑阵,但法力流失de着实惊人,而且激发qǐ剑阵后,就无力对推动剑阵de加速了。

  否则,只要瞬间让剑丝往中间猛然一合。马上就可以将对方灭杀掉了。哪会眼睁睁看着黑袍青年,再使用什么手段来对抗他。

  韩立估计按照cǐ剑阵de法力消耗,其实应该是元婴中期修士,才是始修炼cǐ神通地时最佳选择。要不是他只催使了半套剑阵出来,并且法力也远胜普通de元婴初期修士。cǐ境界de他,根本无法施展cǐ剑阵de。

  “哼!你真以为区区一个剑阵。就真能困住本尊者了。你de剑阵纵然犀利,但还能斩断本宗de镇宗之宝不成?”黑袍青年闻言脸上升qǐ一层黑气,森然地说道。

  他再一看已经离自身不足十丈de金丝。二话不说de一抬手,狠狠一拳重击在了自己地胸膛处。

  “噗”de一声。一口黑血脱口喷出,夹在在黑血■中地还有一杆寸许长de绿色小幡。

  cǐ幡一出口后,绿光闪烁,将四周黑血马上吸收de一干二净。

  cǐ幡变成了碧绿色了。

  黑袍青年阴沉de冲cǐ幡一招手,嗖”de一声。小幡化□为一道黑芒射到了其手中,双手一搓之下。光芒大放,绿幡马上涨至了数尺大小。

  幡面绿光闪闪,阴云,让人无法看清楚其面目。只是cǐ幡明显缺了一角,似乎受损未复地样子。

  韩立瞳孔一缩,口中低语了一句:

  “鬼罗幡!”

  当初阴罗宗宗主就曾经说要拿镇宗之宝鬼罗幡,来对付合欢老魔。后来,后者虽然没有真de施展出来,可韩立将cǐ名字牢记在心了。

  如今黑袍青年一拿出cǐ杆小幡,韩立自然猜地八九不离十了。

  “你倒也机灵!我这是十二鬼罗幡de主幡之一。它de威力如何。还是你自己来体验一下吧。”黑袍青年一见韩立认出了手中之物。先是一怔,但随后冷笑de说道。似乎对手中之物。信心十足。

  随后青年猛然将cǐ幡师抓紧,对着某个方向de金丝,轻轻挥舞了一下。。

  “噗嗤”一声,碧绿色阴云从幡上浮现。然后急剧暴涨qǐ来,将青年身影罩在了其中。

  附近冰寒刺骨de阴风大qǐ,天上不知何时飞来了诸多阴云,整个天空转眼间变成了黑压压一片,将阳光遮盖de一丝没有。

  天色黯淡无比qǐ来。四周也不知何时出现了绿茫茫de鬼雾,鬼泣之声四周大qǐ。

  只不过轻轻摇一下手中之幡,竟有天地色变qǐ来,怪不得cǐ人对cǐ幡如cǐde自信。

  韩立即使对大庚剑阵信心不小,也心中骇然qǐ来。

  就在cǐ时,从对面破空之声传出,●无数道黑色细线从青年所在雾气中喷射而出。直奔韩立缠绕而去。

  金光一闪,剑阵中de禁制发动,无数道金丝交叉闪现,所有地黑线略一停顿,就化为无数小截掉落下来。但马上,这些断掉地黑线又纷纷化为一团○团de绿雾,飞射回而回,重新融入了绿雾中去。

  ”咦!”韩立尚未觉得怎样,绿雾中地黑袍青年,却诧异de叫出了声。这些阴魂丝可谓坚韧无比,竟然同样不堪一击de被对方剑阵击毁,这可有些出乎他de意○料了。

  略一沉吟下,终于不再保留de发动了手中鬼幡de最大威力。

  只见他猛然将手中幡旗从绿雾中投掷而出,正好插在身前sān尺远处,一动不动qǐ来。

  随后晦涩咒语声从雾气中●响qǐ,阵阵阴风卷着四周de迷雾,从四面八方往中心处而来,

  绿幡一晃之下狂涨qǐ来,转眼间就足有两丈之高,cǐ幡表面de雾气,开始散去,露出它de真面目。

  结果韩立一见之下,面色大变。

  “你们竟然用如cǐ多生魂炼幡?你们到底杀了多少人?”韩立厉声喝道。

  碧绿幡面上,密密麻麻,满是缩小不知多少倍de人形面孔。这些面男女老幼都有,竟似活de一般在幡上蠕动不停,还个个流露出痛苦之极de表情。实在恐怖之极。

  “多少人,谁知道呢!也许十万或数十万吧。其中还必须有数百名修士精魂,才能炼制成这么一杆主幡。”从绿★雾中传来青年阴阴de声音。

  韩立默然了来,冷冷de盯着绿雾,片刻后口中只轻吐几个字出来。

  “你们该死。”

  “该死?这样de话语不知有多少人对在下说过了。可在下不是活de好☆★雾中传来青年阴阴de声音。

  韩立默然了来,冷冷de盯着绿雾,片刻后口中只轻吐几个字出来。

  “你们该死。”

  “该死?这样dewùzhōngchuánláiqīngniányīnyīndeshēngyīn。

  hánlìmòránlelái,lěnglěngdedīngzhelǜwù,piànkèhòukǒuzhōngzhīqīngtǔjǐgèzìchūlái。

  “nǐmengāisǐ。”

  “gāisǐ?zhèyàngdehuàyǔbúzhīyǒuduōshǎorénduìzàixiàshuōguòle。kězàixiàbúshìhuódehǎo好de。倒是说cǐ话de人,他们de魂魄都被我收到了幡中,作为cǐ幡de一部分了。你也不会例外。”青年讥笑de说道。

  随后他不愿再说什么,一道红色法决,打在了巨幡之上。

  绿光大放,突然从幡上浮现出一个直径数尺de大洞出来,黑气一冒后,里面阴风阵阵。

  “噗噗”之声接连传出。数个眼冒鬼火,口吐青烟de巨大骷髅头,从幡中不慌不忙de飞射出来,一字排开。

  其中块头最大de○骷髅头,生有两只巨大牛角,但下面de骷髅五官,看qǐ来却和人类一般无

  难道cǐ骷髅头生前竟是化形期de妖兽,韩立心中一惊。

  但紧接着de事情,让韩立将这词心中疑问,放置了脑后。

  只见除了最先出来de几个个骷髅头外★,从那绿幡上de黑空洞中,各种各样de鬼火骷髅头,仍持续不断de从里面蜂拥而出,转眼间,就浮现出来上百个,挤满了黑袍人de附近。。

  “去!”黑袍青年在绿雾中,冲韩立所在方向掐诀一指。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