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六十七章 苦竹老人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前辈不知,这些天桑神树都是同根而生,实际还是同而已。(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此事yě不是什◆么机密,老没有隐瞒的解释dào。

  “原来如此。久闻天桑神树仅次于三大神木的灵树,原来是这般模样,真让韩某开了眼界。”韩立啧啧称奇的说dào。

  随后韩立随着修士往某片看似树木的地方一落时,突然附近灵气一阵晃动,眼前一花,景色骤然巨变。

  一座数百丈高的小山出现在了眼前,而以此山为中心,四面修建了众多大小不一的阁楼琼台,还有一些修士在上面进出不停的样子。

  “你们散■去,忙自己的事情吧。两位前辈,由我带到过去就行了。”这时老朝其余修士一摆手,吩咐dào。

  其他修士闻言,立刻坦领命的纷纷离去。

  韩立和傀儡随老直奔山峰顶部而去,那里有一个用巨修建而☆成的木殿,面积不小的样子。

  而在殿门外,有四名一身绿甲的修士站在那里,人人手持一模一样的长戈。

  老带着韩立二人直接降落在了木殿入口处。那四名修士面无表情的一动不动,如同傀儡一般。 ◆
  韩立嘴角一翘,心中略有些讶然。

  这四名人虽然修为只有筑基期地样子。但是身上木灵气之精粹远非同阶修士可比地。而且韩立一眼就看出。无论战甲还是长戈。都是顶阶地木属性灵器。实在有些怪异地☆

  似乎看出了韩立地惊讶。老笑着主动解释dào:

  “这些都是家师亲手训练出来地木灵卫。是借助天桑神树之威。专门修炼一种特殊功法地修士。虽然修为虽然不高。但是擅长合击之术。前辈若有机会地话。不妨指点一下。”

  “嗯。地确大异于一般修士。”韩立点点头。

  老见韩立不置可否地样子。自然yě识趣地没有多说什么。

  木殿结gòu并不复杂。除了一处大厅外。只有一间偏殿而已。故而当韩立等人出一走进大厅后。立刻现了背对他们。站在大厅中地一名身材高大人影。绿色长袍。白如雪。

  老一见此人影,立刻脸色大变的深施一礼,接着无声地站到一旁,束手而立了。

  “dào友就是苦竹老人?”韩立盯着此人背影,眼yě不眨一下。

  “不错,老夫就是苦竹。两位面孔陌生的很,莫非是从内陆来的dào友,敢问尊姓大名?”绿袍人一声长笑后,就转过身来。

  韩立双目一眯,只见白人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竟仿若一个十六七岁地少年,只是面上罩着一层淡淡的绿气。

  见对方这般模样,韩立自然吃了一惊。

  这位苦竹老人竟然和他一样,yě能驻颜有术,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他本以为会见到一位满脸皱纹的老呢。

  苦竹老人虽然面带微笑,但一看清楚韩立相貌,目中的yě闪过一丝异色。

  “我二人的确不是海外修士,在下姓韩,这位是在下的师兄,姓厉。这次冒昧来访,还望dào友不要见怪。”韩立客气的说dào。

  “哪里!两位dào友都不是一般之人,能到本岛来,本岛主欢迎还来不及地。这位厉dào友修为更是高深莫测,老夫竟无法判断出修为境界,这可真让老夫大开眼界了。”苦绣老人在韩立和人形傀儡上分别打量了几眼后,突然一笑的说dào。

  显然这位一岛之主将韩立的傀儡,看成修炼某种神秘功法的元婴修士了,心中大感吃惊。

  “dào友太谦虚了。苦绣dào友之名,我二人yě是如雷贯耳。

  ”韩立微微一笑。

  “呵呵,两位先请坐尝尝本岛独有的桑木茶再说。”苦绣老人轻轻一笑,请韩立二人坐下的说dào。

  接着“啪啪”两声清脆掌声响起后,马上有几名年轻女修手捧茶盘,走进殿内。给三人分别沏上了一壶淡绿色的灵茶,再恭敬的退出了木殿。

  “桑木茶,莫非此茶和天桑神树有关?”韩立低看了看桌上地灵茶,感应着茶中充盈的木灵气,神色一动的问dào。

  “dào友好眼力,这的确是用天桑神树的灵叶泡制而成,具有明目静神地功效,想必在本岛之外,绝没有第二家有此茶了。”苦绣老人有一分得意的说dào。

  “这样,那在下还真要品尝下了。目光闪动间,”韩立就先用神识仔细扫视过了杯中灵茶,确定真没有什么问题后,就不客气地拿起茶杯,品了一小口。

  “厉dào友,不喜欢此茶吗?”

  人形傀儡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没有动桌上茶杯一下。苦绣老人诧异地问了一句。

  “我自从辟谷后,就从不在自己洞府外,吃喝任何东西。”人形傀儡冷冰冰的说dào,言语间竟丝毫没有客气。

  “原来这样。这倒是在下有些冒

  ”苦绣老人眼中闪过一丝不快,但掩饰地很好,马见。

  敢当着主人的面,说出这样话的修士,自然有几分依仗的。莫非眼前之人真是元婴后期修士。

  心中有这种念头转动的苦竹老人,心中对人形傀儡却更添一分忌惮。

  “我二人的来意。苦绣dào友应该知dào一些了吧。不知dào友对韩某提出的交易,意下如何?”韩立yě只品了两三口,就将茶杯放下后,缓缓问dào。

  “不瞒两位dào友,这个交易让老夫很为难。那只乌凤正在进阶的关键时期,两位dào友就是拿出再多的妖丹,在下都不愿交换乌风之翎的。否则此灵禽下次突破瓶颈,可就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苦绣老人眉头一皱,面露为难的说dào。

  “这么说,苦绣dào友不同意此事了。“韩抿了抿嘴唇,脸上却没有露出什么意外之色。

  “嘿嘿,我要真的说出jù绝的话语,恐怕两位dào友yě不愿空手而回吧。这样吧。我们修仙能为大。在下可以和两位dào友切磋一些法术神通,两位dào友中若有人能够在斗法中击败在下,这个交易老夫同意yě未尝不可。若是二位没有做不到此事……”

  “做不到的话,我和厉兄马上转脸就走,绝不提此事。”韩立毫不犹豫的说dào。

  “好,一言为定。老夫已经近百年没有和人切磋比试过了。两位dào友准备哪一位出手一试?”苦竹老人在韩立二人身上来回扫视了两眼,似笑非笑的说dào。 ●
  “dào友不嫌弃的话,和厉某切磋一下如何?”韩立神色不变,一旁的傀儡在韩立分神操纵下,淡淡的开口了。

  “好,在下对厉兄的功法yě很好奇。我等就在山峰上空切磋一下吧。dào友请!”苦◎◇绣老人一见是自己无法看出修为之人出手,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凝重的从椅子上站起。

  韩立和人形傀儡,同样随之起身。

  一旁束手站立的老,这时yě忍不住的露出激动表情。元婴期修士的斗法,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见到的。

  片刻后,韩立就已身处山峰上空百余丈之处,神色平静漂浮不动。而他身前数十丈远处,遥遥站立着人形傀儡和苦绣老人。

  附近的其余地方,yě有闻风赶来的七八名结丹修士,一个个双目圆睁的盯着空中情形。

  “去”

  苦竹老人口中一声低喝,两手一掐诀,突然从全身各处寒光刺目,同时飞射出百余dào绿芒出来,这些绿芒方一出现就迎风见涨,转眼间,上百口淡绿色飞剑就气势惊人的现形而出。

  一阵剑光闪动后,所有飞剑自动排成了一个古怪的队列,在苦竹老人头顶盘旋不定,暗藏冷冽杀机。

  韩立见此,原本淡然的表情顿时一滞。

  “剑阵,这苦绣老人修炼如此多飞剑,果然yě懂剑阵神通。”韩立虽然早有些猜测,但亲自见到yě暗自有些吃惊。

  “啧啧,韩小子,这位看来还真有些本事的样子,这样一来应该能让傀儡的神通,多展露几分吧。一开始,先试试傀儡的防御能力再说。”大衍神君的声音,有些兴奋的传来。看来他对这只傀儡的神通,真的信心十足。

  “嗯!知dào了。”

  用了如此多珍稀材料在此傀儡上,韩立同样大为的期盼,神念一动下,人形傀儡yě开始行动了。

  远远看去,只见傀儡一张口,一面巴掌大盾牌从口中喷出,灵光一闪下,化为一面银色巨盾挡在了身前。随后此傀儡又两手一捏法诀,面上突然浮现出五颜六色的符文,接着一层五色护罩从在这些符号声浮现二处,身上一下将全身护在了其中。

  “咦!dào友莫非是出自南疆的毒圣门。这种功法好像是毒圣门有名的灵纹术?”苦竹老人一见傀儡脸上的异状,为之一愣的问dào。

  “不是。”□虽然韩立听了此话,心中一动,但却操纵傀儡毫无表情的回dào。

  “哦,原来是在下看走眼了。可dào友这种神通看上去,真和灵纹术非常相似。”苦绣老人目中闪过一丝异色,声音转淡的回dào,显然对人◎□虽然韩立听了此话,心中一动,但却操纵傀儡毫无表情的回dào。

  “哦,原来是在下看走眼了。可dào友这种神通看上去,真和灵纹术suīránhánlìtīnglecǐhuà,xīnzhōngyīdòng,dànquècāozòngguīlěiháowúbiǎoqíngdehuídào。

  “ò,yuánláishìzàixiàkànzǒuyǎnle。kědàoyǒuzhèzhǒngshéntōngkànshàngqù,zhēnhélíngwénshùfēichángxiàngsì。”kǔxiùlǎorénmùzhōngshǎnguòyīsīyìsè,shēngyīnzhuǎndàndehuídào,xiǎnránduìrén形傀儡的话,并不太相信。

  但他倒yě没有再追问下去,但一见傀儡做出防御架势就不再有任何举动,一副根本没打算攻来的样子,心中yě不禁一恼,隐隐有种被小看的感觉。当即脸色一沉,口中几声低沉的咒语声传出。

  头顶上的众飞剑呼应般的传来嗡鸣声,接着所有飞剑同时一抖,上百dào丈许长剑气从剑阵中喷射而出,化为一片密密麻麻剑影的向对面射去,在途中就联结一体,化为一片森然寒光,刺目耀眼。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