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十五章 北冥岛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雪莲山zì从被无尽的白雾笼罩之后,一封就是十余年时光,人人均知此山有一位神通广大高人在此静修,zì然没有谁敢在此区域捣乱,◇☆让此山这些年间一直安静如初,保持着韩立刚搬进来时的情形。(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

  而附近势力,眼见这位“高人”真的只是想找一处灵地修炼,这些年来都没有其他的举动☆,也同样安心下来。

  除了叮嘱门下修饰不得进入此片区域外,也继续各行其事起来。

  这一日,雪连山附近天空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一个个仿蒲公英般的巨大雪花,在阵阵飓风中从天而降,将整座山脉都笼罩在了其中,转眼间就只见天空白茫茫一片,再无其他颜色。

  几乎顷刻间,地上的厚雪便涨了尺许。

  如此大的风雪,就是在霜郡这种地方也是不常见的。普通修饰也不愿在此种天气下出门赶路,但是雪连峰上忽然射出一道刺目青虹,一闪既逝后,就从附近空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半个时辰后,青虹就出现在数万里外某处,竟已经脱离了暴风雨的范围,出现在了另一处荒野山岭上空。光芒一敛,一个青袍青年现形而出,皮肤黝黑,相貌普通,正是韩立其人。

  经过十余年的精修闭关,他终于将报务尽数炼话如意,就是那陋太阴真火也吸入体内,初步炼话成功。他zì撅已经准备妥当,只要不遇见大量名元婴后期修饰围攻,或者被再次碰见了元刹圣祖这般等阶的可怖存在,足可以纵横人界zì保了。

  毕竟有五子魔和人形亏累相辅,他无论修为还是神通,比其进入昆吾山之前,可强的太duō了,就是力敌duō名元婴后修士也不会处在下风的。

  而如此duō年过去,他估计那昆吾山之事也应该消停的差不duō了,故而毫不由于的称此天气出山,直奔北冥岛方向飞去。

  足足半月后,附近的修饰才偶尔发现雪连山的白雾尽散,空无一人。一副彻底被人放弃的样子。

  那些修士势力吃惊之余,zì然为这空出来的灵地归属,再掀起一番风雨斗争来。

  “北冥冰岛”其实是紧挨大晋内陆的一座半岛而已,sān面还海,一面直通内陆◇,与霜郡只有一州之隔。

  其实所谓的sān面还海,还不如说是sān面还冰更恰当一些的。

  因为此处衣是世俗凡人能到的至北之地,天气之寒,堪称滴水成冰,就是修为低些的修士,也不敢单衫在外○,yǔshuāngjun4zhīyǒuyīzhōuzhīgé。

  qíshísuǒwèidesānmiànháihǎi,háibúrúshuōshìsānmiànháibīnggèngqiàdāngyīxiēde。

  yīnwéicǐchùyīshìshìsúfánrénnéngdàodezhìběizhīdì,tiānqìzhīhán,kānchēngdīshuǐchéngbīng,jiùshìxiūwéidīxiēdexiūshì,yěbúgǎndānshānzàiwài面行走。

  而如此冰冷气候,sān面紧邻大海方向全部化为无边的冰川之地。一望无际的冰山雪地,几乎无人能清楚到底有duō广阔。

  北冥岛zì身却只不过百万里之广,就在此岛最北部修建有一座巨大冰城,就是号称北地第一宗的北夜小极宫了。

  说实话,论宗门实力小极宫并不下于大晋十大正魔宗门之下,但因为北冥岛过于偏僻,大晋修仙界大duō宗门根本不承认此宫还属于大晋之内。而将其认为是蛮荒▲之地,视作海外修士宗门的。故而才被排斥在大晋宗排名之外。

  可是在大晋北部人稀地广的数个州郡中,北夜小极宫名头之响,恐怕只在太一门和天魔宗之上,而不在其下,是真正的北地第一门。

  在这◇些州郡中,小极宫又有北仙宫之称。想要拜入此宫门下的散修和低阶修士,不计其数。

  小极宫招收门下笛子,同样有内外宫之分,内宫弟子只是从居住在北冥岛上的几个大修饰世家中收取,而外宫弟子才是从北冥岛▲外的小世家和散修中选拔。当然若是外宫弟子zì制的确惊人,或里下什么大功也是有机会转为内宫弟子的。

  内宫弟子不提,若是有人zì认zì制不佳,还想要拜入外宫门下,就必须徒步穿越小极宫周围十万里只◎wàidexiǎoshìjiāhésànxiūzhōngxuǎnbá。dāngránruòshìwàigōngdìzǐzìzhìdequèjīngrén,huòlǐxiàshímedàgōngyěshìyǒujīhuìzhuǎnwéinèigōngdìzǐde。

  nèigōngdìzǐbútí,ruòshìyǒurénzìrènzìzhìbújiā,háixiǎngyàobàirùwàigōngménxià,jiùbìxūtúbùchuānyuèxiǎojígōngzhōuwéishíwànlǐzhī广的极寒之地。

  踏入此范围后,因为禁止缘故低阶修士无法御器飞行,只能依靠本身修为神通来抵挡永不听写的冰雪极寒。只要能从此区域走到小极宫所在,同样会被小极宫接纳,成为外宫弟子的。

  毕竟无论是靠修为法器还是丹药通过此地,都说明他们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只是其中能成功的,zì然不会太duō。不少修饰直接冻毕在其内,但为了以后的仙途大道,犹如飞蛾扑火般投入其中的低阶修士,每年还是大有人在的。

  这一日,在离小极宫数万里外的一片区域中,又有十余名身披各色毛皮斗篷,浑身灵光闪动的人影。顶着呼啸而至的风雪,一步步的艰难前进着。

  他们在此种天气下,走了足足半个月光景了,其中几人已经脸色苍白,脚步不稳了,但却没有一人敢稍作休息停留,毕竟这里根本无法调息回复的,只能依靠手中灵石和体内的法力苦苦支撑着。

  但一人脸色尤其难看,喘息都有些不稳的样子,过了一会儿,他突然一咬牙,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往口中倒入一颗赤红丹药,原本发青的面孔一下回复了些血色。“谷道友,你的火阳丹还有几颗,若是再如此频繁服用的话,根本没有办法走到小极宫的,后面的冰雹区,可比现在难走数倍★的。”前头一名浑身被shēn黄色光罩包裹的中年人,头也不回的淡然道,似乎对身后情形了若指掌。

  “谷兄请放心,还有一瓶备用的呢。足可以通过此区域的。”服食丹药的修士是一名二十几岁的青年,强笑的□回道,似乎对中年人有些畏惧的样子。

  “这就好,我可不希望带着一名根本无望通过的人一起前进。”那名中年人似乎对青年回答比较满意。护罩灵光闪动下,继续大步向前。那漫天的风雪竟似乎对其影响不大的样◇子。

  其他几人见此,急忙跟了上去,似乎只有跟紧这人,才有希望到达小极宫的样子。

  但那中年人没走几步,突然口中一声轻咦,竟脚步一dùn的停了下来。接着吃惊的往高空望去。

  其▲他几人急忙也随之望去,这才发现在白茫茫风雪中,竟不知何时有一名淡青色人影悬浮在空中。而诡异的是,以此人中心sān四十丈范围内,所有风雪都被一股无形之力隔绝在外,根本无法进入其中。

  那名中年人也是因此异常,才一下发现了空中之人。

  所有人都心中一惊,随即面色大变,能无视这片区域禁空禁制的。似乎结丹期修士也无法而做到的。难道这人竟是传说中的元婴修士,还是原本就是小极宫的高阶修士,但身上服饰似乎又不太相像。

  这些人一时间面面相觑,心中大为忐忑不已。

  “你们是要拜入小极宫门下的散修?”那被青光遮住的人影忽然间开口了,听声音似乎年纪不太大。

  那位中年人虽然●修为不高,但却是见过几次大世面之人,此刻被人影一问下,dùn时一个激灵的回过神来,当即shēn施一礼,急忙回道:“晚辈谷天启,正是参加试炼之人。前辈可有何吩咐之处。”

  中年人一边说道,一边满●脸都是恭敬之色。

  “你倒是有些眼色。也没什么,这片地方似乎有些古怪,连我有些拿不准前进方向,而你们能还如此肯定的前进,有什么器物引导吧!”青年人影不紧不慢的说道,仿佛只是随口一问而已。

  听到青色人影如此一说,中年人神色dùn时一松,但却丝毫不敢怠慢的马上回道:

  “看来前辈是第一次来北冥岛,故而不知此时。在北冥岛其他区域还好,但此区域却已经是小极宫的禁断大阵范围了。此大□阵是用修仙界赫赫有名的异宝”蜃楼石“作阵眼,可以随机将修士的神念偏离实际方位,不知道之人若按神念感应方向前进,恐怕永远无法找到小极宫所在的。至于晚辈等人,事先在北冥岛入口的坊市中买了一面定元牌。只要按■照此法器所指方向前进,就不会迷失方向的。”

  “定元牌!”青影似乎一怔。

  “就是此物,虽然不是什么珍惜法器,但也必须身价清白,有人作保才可以从小极宫商铺中购得此物,而且一年只卖sān十块,过了一年后,此法器效用就会zì行丧失。晚辈为了以防万一,故而一口气购得两块,次块就送予前辈。还望前辈肯笑纳一二”中年人眼珠微转下,突然一抖袖袍,一块淡黄色圆盘就滑落而出,被其双手捧上。

  青色人影摸了摸下巴,嘿嘿一笑起来,随即毫不客气的朝下虚空一抓。

  黄光一闪,定元牌就被其摄到了手中。

  青色人影zì然就是经过大半月日夜赶路,终于来到北冥冰岛的韩立。

  但原本以为凭着zì己神通,zì然可以轻易通过这含有禁空禁制的区域。直接到小极宫所在。但万万没有想到。一飞入此区域内神念就频频失误,竟一时无法找到小极宫所在。

  这让他心中一秉下,同时有些郁闷了。

  因为他此次是来找人,否则凭借其神通强行破除此禁制也为使不能的。

  正当韩立再想另设他法时,却恰好又碰到了眼前一行人。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