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金蛟凶焰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老者此举仿佛shì,个信号,其余还在缠斗元婴修士也突然施展各种不可思议秘术,或一阵白光后在原地消失不见,或口喷精血化为诡异血光逃走,一个个宁肯精元大损,也拼命抛开对手而逃。(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

  哼”一声冰寒刺骨冷哼从半空中传出,金蛟王脸上狞色一现,单手一挥,一声霹雳声后,一道金银两色异芒激射而出。

  此妖竟然将手中金枪直接冲清瘦老者使劲投了出去。

  异芒方一出手,就诡异一闪即逝在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不好!”

  远处清燕老者一直注意着金蛟王一承一动,一见此幕,心中一颤,猛然将手中的那面青色镜子向后一抛。

  青光大放间,一轮圆月幻化浮现,数丈之大,青光濛濛,将老者身形全都淹没在了其中。

  而几乎在清月形成的瞬间,一杆幻化十余丈巨的金枪在近在咫尺处浮现而出,上面银色电芒一闪,就发出雷鸣的击在了清月中心处。

  清月表面竟镜子般的寸寸碎裂,巨枪一下没入了月中,并将其一击而散。

  “啊,目睹此景,清瘦老者大惊,身上紫光一晃,就想施展什么秘术逃走。

  但就在这一瞬间,体形缩小了近半的金枪,就从残存月影中射出,一闪后诡异的扎在紫光之上。

  砰”的一声巨响!

  那锦帕不知shì何等阶古宝,幻化紫光竟档下了此击。但shì就算如此,清瘦老者整个人如遭电击,一下击飞出去数丈远去,根本无控制身形分毫。

  在半空中的金蛟王一抬腿,身形竟不可思议的横跨十余丈距离,只shì几个晃动就瞬间追上了清瘦老者,二话不说的抬手一把抓去。

  五指金光闪闪,犹如chún金打造一般。

  清瘦老者才刚刚从一击中恢复了一些,~见金蛟王此举动,顿时面色无血情急之下一张口,一道绿芒脱口喷出,竟shì一颗拳头大笑的翠绿圆珠。

  “当”的一声,金爪毫不客气的将圆珠抓到了手心中,但两者相碰之下,竟发出了金属摩擦板的清脆声。但绿珠瞬间体形狂涨,仿佛要脱手射出。

  金蛟王双目寒光一闪,五根手指蓦然冒出数寸长指甲,同时手背浮现出铜钱大小的金鳞。

  “噗”的一声闷响后,此妖竟然赤手空拳的将圆珠捏碎了。

  一团刺目绿芒闪过后,金色爪子竟然如无其事,丝毫损伤都没有的样子。 ◆
  “化龙决!”

  清瘦老者在珠子被毁的瞬间,失声的叫道,同时心神相连的喷出了一口精血。不过有此耽搁,紫光包裹着他再cì激射而出,一瞬间又和金蛟王拉开了十余丈的距离。

  但这一c■◎ì,金蛟王没有去追,而shì盔甲下的脸孔一沉下,单手冲着远处紫光缓缓一拳击出。

  紫光上空,一只丈许大金色拳头诡异浮现,向下闪电般一击。

  “轰”的一声巨响后,清瘦老者被巨拳斜下击飞了○去,如同陨石般狂坠到石峰上,竟将某阁楼直接洞穿出一个数丈大巨洞,然后被无数碎石淹没在了其中。

  金蛟王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身形一动下,下一刻就出现在了阁接腹部,站在大洞边缘处往离望了两眼。

  手臂一抬,手掌金光灿灿,就要一口气致清瘦老者置于死地。

  可就在这一刹那,他神色一变,蓦然手臂方向一变,向阁楼大门前某处一把抓去,同时口中一声大喝:”shì谁在哪里,给我滚出来!”

  五道金色抓芒一闪即逝的射出,一下没入地面中不见了踪影。

  “噗噗”几声后,阁楼前现出五道数丈长沟槽出来,黑乎乎的,奇深无比,可shì附近地面却丝毫异样没有,并没有人影浮现而出。

  见此情形,阁楼上的金蛟王目光闪动几下,竟面现一丝惊疑刚才他丝毫征兆没有的感到一丝莫名战栗,竟让其通体发寒,几乎毫不犹豫的发起了攻击。

  此妖并非真发现了什么东西,而身为天地灵兽的冥冥感应,催使其做出这种下意识举动的。

  这种对危险的预感,在数以万计的修炼岁月中,可shì救过他数cì小,命的。

  但现在攻击一下落空,让金蛟王也有些犹豫起来,不能肯定刚才shì否shì一时的错觉。

  毕竟预感失误的情形,以前倒也不shì没出现过的。

  只shì刚才的战栗太强烈了点,仿佛什么极其危险的东西在着他,让他现在还心有余悸种。

  就在此妖正在思量要不要再扩大些搜索之时,阁楼大洞底部的碎石堆动了一动,随即又恢复如常起来。

  但就这一点异声,让金蛟王的注意顿时被引了过去,目光在那乱石堆上一扫后,脸上浮现一丝杀机。

  他单手往身前一抓!

  一声轰鸣后,那杆金色长枪,就在电蛇缠绕中浮现而出。

  此妖一言不发的抓起此枪狠狠地下~挥。

  金枪在银弧闪动中,顿时化为一道刺目惊虹激射而下,在途中又诡异的一闪不见。等再cì现出身形时,长枪竟已经扎在了离阁楼二十余丈的某处地面上。

  “轰隆”一声,金枪就此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马上一声闷哼声发出,随即附近地面一下全部碎裂开来,无数碎石到处迸射,同时一道紫光在乱石中破地而出,正shì那名清瘦老者。

  只shì这时的老者,面色苍白,嘴角带血,浑身紫光忽暗忽明,一副即将溃散的征兆。看来这紫光虽然神妙,但接二连三的被金蛟王重击,也终于支撑不住了。

  老者一被逼出,立刻向石峰外仓皇飞射。

  金蛟王嘴角狞笑更浓,再cì朝下一抓,金色长枪又从虚空中浮现。

  单臂再cì一挥后,遁光变慢了许多的清瘦老者,虽然又祭出一面盾牌和一件铁尺,但shì在一闪到了跟前的金枪面前毫无作用!

  两声巨响后,两件宝物刻被一击而碎,金枪丝毫不停一击而过。

  清瘦老者虽然拼命躲闪,但shì以此枪通速,根本无避开。

  结果金枪洞穿那层变▲得稀薄的紫光,就从其前胸一闪而过。

  这名元婴中期修士一声惨叫,就坠落而下。整个人跌落到了地面上,转眼间一动不动。而在他翻转的胸前处则多出一个碗口粗焦黑孔洞,周边竟有数道纤细银弧跳闪不定,隐隐▲▲得稀薄的紫光,就从其前胸一闪而过。

  这名元婴中期修士一声惨叫,就坠落而下。整个人跌落到了地面上,转眼间一动不动。而在他翻转的déxībáodezǐguāng,jiùcóngqíqiánxiōngyīshǎnérguò。

  zhèmíngyuányīngzhōngqīxiūshìyīshēngcǎnjiào,jiùzhuìluòérxià。zhěnggèréndiēluòdàoledìmiànshàng,zhuǎnyǎnjiānyīdòngbúdòng。érzàitāfānzhuǎndexiōngqiánchùzéduōchūyīgèwǎnkǒucūjiāohēikǒngdòng,zhōubiānjìngyǒushùdàoxiānxìyínhútiàoshǎnbúdìng,yǐnyǐn一股焦糊味道传了出来。

  “哼,一名元婴中期修士也想从本王手中跑掉,简直shì白日做梦!”金蛟王抬手将那金色长枪再cì召回后,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

  再单手一甩,破空之声传来,数根指甲激射而出,迎风一涨,随即化为尺许长金色巨钉,一下将老者四肢和脖颈硬生生的钉在了地面之上。

  顿时钉上符文闪动,数道金色锁链浮现而出,竟将硬生生老者封印在了此处,元婴无再脱体逃遁了。

  金蛟王这才放心下来,单手往老者身上一抓,其腰旬的储物袋直接被摄到了手中,然后神念往里面一扫后,顿时面色阴历下来。

  他阴森森一抬首,目光的朝空中四下一扫!

  只见仅仅片刻的上夫,其他几名逃遁元婴修士,其中两名再cì被原来的妖修缠住,另外一名手持葫芦的灰袍老者和另外一团血雾却逃之夭夭,转眼间只见两个黑点的样子。

  不过灰袍老者后面,却被新出现的妖修联手追去,紧追不放的样子。

  那团血雾却将另两名原来妖修甩的越来越远,遁速之快远超身后的对手……

  金蛟王嘴角抽搐一下,看了看远处的血雾,略一沉吟后,身形一动,一道金光直奔血雾方向激射而去。

  望着远去的○金光,身处阁楼大门边的韩立,轻轻出了一口气。

  刚才眼见金蛟王将那清瘦老者一击打飞到阁楼中后,他心神一动,颇想出手将清瘦老者制住,直接搜杳其身,看看那块极品灵石shì否在其身上。

  不◎★过最终觉得不太保险,还shì强忍了下来。

  但没想到,这金蛟王神念如此灵敏,就这一分心的刹那间、竟然被对方感应到了什么,竟对他站立之处豁然一把抓下。

  幸亏他如今近术已经神妙无比,无声◆息~晃旬,人就到了阁接大门的另一边,那一抓自然落到了空处。

  而从刚才金蛟的神情看来,清瘦老者的储物袋中果然没有那块极品灵石,老者更不可能将灵石直接藏在身上的。

  毕竟灵气如此精chún的东西,若不放在储物袋中,任谁都能一眼看出它所在的。

  韩立也没有理会地上的清瘦老者,目光同样朝空巾几处望去。

  此刻在蓝色妖雾下方,只有一名八级的不知名妖修,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似乎shì金蛟王特意留下来监视石峰的人手。

  此妖修脸色淡蓝,面目狰狞,在的手臂和大腿上遍布一块块的蓝色鳞片,看上去实在凶恶异常。

  忽然这名妖修一扭首,朝一侧凝望过去。

  韩立见此,心中一闪,同样扭首随之望去。

  只见不远处,一团黄光正朝这里飞射而来,里面隐隐有一名妖兽手捧什么东西的样子。

  韩立目光一闪,瞳孔中幕然蓝芒闪动,竟施展了明清灵目的神通,将黄光中的妖兽看的一清二楚。

  (第一更!最近两天,天气变化无常,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身体实在不太舒服,脑袋有些隐隐作痛,所以更新要慢了一些,请大家见谅一二哦!)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