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返回银鲨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五股细细灵气从灵石上徐徐涌出,凉凉的,凝厚异常,仿佛五条小蛇般直往hán立手常中钻去。(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

  hán立不及防之下,吓了一跳,顿时五指一挤,下意识的掐断了灵石。

  但jiù是如此,五条小蛇一窜到了手臂经脉中,jiù自行溃散了开来。

  顿时一段充满盎然生机的灵力瞬间散发开来,转眼遍布全身。

  hán立刹那间感到一股温冰之意笼罩,随即又变得暖洋洋的,全身舒泰之极,竟给人一种飘飘然的不可思议的感觉。

  这jiù是极品灵石?果然能提供的灵气远非高阶灵石可比的。

  hán立急忙将这分威力连化掉,心中大喜。

  仅仅这瞬间的一吸,吓可让他省却半个月的打坐苦修时间,若是如此的话,他将整块灵石都吸纳干净,岂不可以节省shí年的苦修之功了。

  hán立不梦贪婪的想dào。

  当然这钟暴全省天物的想法,他也只能想想而已,一次提供如此大量业绩灵气的灵石,自然只能留在突破瓶颈的关键时候用了。

  hán立一翻手掌,多了一个青色小匣。

  他将极品灵石小心放入匣中,取出数张角色各异符录,贴在了木匣面上,然后才将木匣收进储物代中。

  hán立心中大畅的一声长啸,化为刺目青光一闪即逝的朝远处汽笛出去。

  数个月后,hán立一咱无事的回到了银沙岛附近。

  但他方一进入附近海域,jiù发现了蹊跷之处。一路上直到接近银沙岛,竟然一位修士都没有,这可有些不太寻常了。

  当hán立心中都未曾遇到,这可有些不太寻常了。

  当hán立心中有些诧异的终于远远的看到了银沙岛时,人不禁一呆。

  只见这时的银沙岛升起了一层蓝色凝厚光幕,同时岛上禁制激动强烈异常,竟仿佛大阵齐○开的样子,而神念一扫过去,附近海面上空荡荡的,仿佛所有修士全龟缩在了岛上禁制中。

  hán立怔了一下,神念将附近海底也探寻了一遍,确定的确没有任何异常后,才有些惊疑的hán岛入口处飞去。
□kāideyàngzǐ,érshénniànyīsǎoguòqù,fùjìnhǎimiànshàngkōngdàngdàngde,fǎngfósuǒyǒuxiūshìquánguīsuōzàiledǎoshàngjìnzhìzhōng。

  hánlìzhēngleyīxià,shénniànjiāngfùjìnhǎidǐyětànxúnleyībiàn,quèdìngdequèméiyǒurènhéyìchánghòu,cáiyǒuxiējīngyídehándǎorùkǒuchùfēiqù。
○   那里禁制波动较为平缓,应是禁制大阵专设的入口才是。

  化为青虹几个闪动,jiù到了那边的光幕前,光芒一敛后,hán立现出了身形。

  他往蓝蒙蒙光幕后看了一眼,单手一扬,一dào传●音符一闪的滑入了光幕中。

  然后hán立悬浮在空中,面无表情!

  “不知哪位dào友此时返岛,可否告之一下姓名?”一个谨慎的男子声音从光幕后传来,同时一dào神念hán立身上一扫而去。

  hán立脸色一沉,身上骤然青光大放。一下将神念毫不客气的反弹开来,并顺手一击。

  顿时一声闷哼从光幕后传来,让神忘主人吃了一小亏。

  “哼!我姓名也是你们这些小辈随便问的,快放开禁制,我到岛上有要事要办。”hán立冷哼一声,冷冷说dào。

  “原来是元婴期的前辈到了,请恕晚辈无礼,若是平常时候,晚辈自然马上照办的,但是最近附近海面突然来了大批妖兽,数天前刚攻打过本岛,晚辈奉命这几天回岛的修士,都必须验明下身后才可放入岛中的。”那名修士强忍着神念反响的痛苦,慌忙解释起来。

  “有这样的事?你想怎样证明身份?”hán立脑中顿时闪现出碧灵岛上妖兽偷袭的一幕,略一沉吟后,声音一缓。

  “前辈可否报知姓名和来历。或者有什么能证明身份的信物?”里面的修士赔笑几声,小心翼翼的回dào。

  “信物,那jiù看看此物吧!”hán立眉头一皱,随即手一扬,一dào金光向往了光幕中不见了踪影。

  正是那块天星双圣所给的客卿令牌。

  “原来是hán前辈,请前辈赎罪,弟子这jiù放前辈进来”光幕后付出男子吃惊的声音。

  hán立听到此话,心中一动,眼中闪过一丝绛色,但随即神色如常,静静的等在那里。

  仅仅片刻工夫,他面前的蓝色光幕一阵颤抖,一阵光芒闪动后,裂开了一条缝隙出来。

  hán立身形一晃,化为一dào惊虹飞入其中。

  而裂缝则在一阵嗡鸣后,jiù徐徐的弥合如初了。

  一飞进光幕,hán立豁然一亮,前面出现了shí余名一身白衫的星宫修士,正分成两排的站在那里。

  青虹一盘旋,hán立一闪的出现在了这些修士面前。

  “参见hán前辈。”一名中年修士急忙站了出来,一脸恭敬的冲hán立躬身行礼。

  听声音正是那名和他对话之人,有结丹中其修为,但脸色略有些发白,看来尚未从刚才的神识反噬中完全恢复正常。

  “jiù你们这些人看守这里?”hán立眉梢一台,有些意外,其他星宫修士也只有筑基期的修为,守卫却实是单薄了一些。

  “因为这几日前的妖兽攻岛非常激烈,其他dào友已经回岛中城镇歇息去了。现在只有弟子等人轮值守候着,不过hán前辈放心,离此最近的城镇中有百余里路,驻扎着上百名本宫弟子,随时可以支援此外的。”男子解释的说dào。

  “你叫我hán前辈,你怎么知dào我的?”hán立脸色一沉,身上忽然爆发出一股惊人的灵压,将男子逼得面色一变后退数步。

  “hán前辈,宫中早jiù在数月前将前辈的相貌以及身形,向我等驻守岛的弟子通禀了一遍,并且要我们随时听候前辈调派的。”男子稳住身形后,心中骇然的急忙说dào。

  “原来如此,想不到两位宫主对我如此关心。”hán立目光闪动几下,忽然神色一缓笑起来,同时身上冲天灵压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男子这才心中一松,脸上浮现了赔笑的表情。

  而jiù在这时,hán立抬首向岛内方向望了一望,目光闪动几下,然后淡淡的问了一句。

  “你通知其他人在哪?”

  “是的,弟子一有前辈的消息,jiù要马上通知岛上长老前来迎接前辈的。“男子倒也老实的说dào。

  “这样!”hán立脸色木然,什么也看不出来,男子却一个激灵,心中有此七上八下起来。
●   jiù在这时,远处的天空白光一闪,随即破空之声传来,一dào白色遁光朝这边激出来。

  hán立看看天空,不禁微眯了下双目。

  “是赵长才亲自来迎接hán前辈了。”男子急忙有些讨好▲的说dào。

  hán立只是嗯了一声,神色木然,双手抱臂的一动不动。

  男子看到hán立大大咧咧的,心中暗自愕然。

  他可不知hán立是后期修士,刚才神念被反弹一下,jiù不敢再去扫视hán立分毫,以为hán立shí有八九是星宫新拉拢的元初修士。

  遁光一闪,一dào白虹斜射而下,遁光一敛后,现出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出来,此老者一身锦袍,腰缠玉带,双眉细长,给人一种心中一凉的感觉。

  这老者正是一名元婴初期修士。

  对方一眼jiù看到了站在人群前的hán立,当即双目一亮,几步上前先抱拳的说dào:

  “hán史吗,赵某有失远迎,还望hánd●ào友海涵。”

  老者满脸笑容,仿佛和hán立是多年的好友一般。

  hán立眉梢一动,却波澜不惊的回dào:

  “dào友客气了,听说银沙岛前几日不太安静,现在情形如何,岛上主○○事的jiù是赵兄吗?”

  “呵呵,虽然有一股妖兽前来sāo扰本岛,但连一名化形妖曾都没有,只是有惊无险而已。而岛上负责主事的可不是赵某,而是宁长才,他不过现在已经外出,去追查这群妖兽打本岛的原●因。我这次来,其实是在此地专门恭候hán史的。”赵性老者笑眯眯的说dào。

  “恭候我?”hán立面容一动,终于现出一丝诧异。

  “不错,这可是星宫的两位圣尊亲自吩咐下来的,想请dào□友返回内海时,一定要见一面,不瞒hán史,在下已经在岛上等候dào友数月之久了。”老者笑着说dào。

  “哦,到底何事,竟然有劳dào友如此辛苦?”hán立眉头一皱,隐隐有些麻烦不小的感觉。 ■
  “呵呵,此事要细细说起,这里不是谈话之地,hán兄先随我到附近的僻静的地方一说如何,”

  老者竟神秘一笑的建议dào。

  “嗯,也好,jiù到那边的小山说吧。”hán立略一沉吟,目光四下一扫后,突然冲shí余里外的一座无名小山指了一下。

  “好,jiù依hán兄所言。”赵性老者同样看了一眼小山,jiù一口答应了下来。

  hán立点点头,随即赵姓老者吩咐了男子等星宫弟子几声,jiù化为两dào遁光直射小山而去。

  如此近的距离,二人自然眨眼jiù到,在山头之上落下了遁光。

  “赵dào友想替贵宫主带什么话,jiù直接说吧。”hán立双足一落地,jiù平静异常的问dào。

  “哈哈,hán兄不用如此谨慎,这一次有天大好事送上门来的。”赵性老者一捻颔下几根胡须,jiù未语先笑起来。

  “天大好事,这话从何说起?”hán立闻言,一下愣住了。

  “hándào友寿元不到满百吧”老者微笑的问dào。

  “是又怎样?”hán立感到了一些莫名的诡异,但不动声色的盯着对方,并没有否认。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