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援手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怎么,紫灵认识韩道友?”呼庆雷开口问道了,声音不大,但是听到紫灵耳中却犹如雷鸣。(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

  “不错,妾身和韩兄的确是旧识!”紫灵迷离双目似乎一下清醒了过来,盯着韩立的目guāng也急忙收了回来,勉强一笑的说道。但是其高低起伏的酥胸,说明她现在心绪激动异常,根本无自己□●的样子。

  “紫灵姑娘,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韩立摸了摸鼻子,半晌后,苦笑一声的说道他毕竟不是一般之人,神色顷刻jiān恢复如初了。

  “哦,既然紫灵和韩道友是旧识,那再好不过了。紫▲灵,你就先敬韩立道友一杯吧。一旦入我魔宫,就不得再和以前的一切有任何guān系,这杯酒也算就此做个了结把。”呼庆雷默然了片刻,竟轻描dàn写的说道。似乎根本不想问韩立和自己这位未来爱妾之jiān有何guān系。

  一听这话,紫灵原本勉强做出的笑容,一下凝滞住了。

  旁边一名魔宫侍女,也马上将一只拖我递到了此女身前。盘中放着一把壶和一个翠绿的酒杯。

  紫灵垂首看了看盘巾之物,乌云般秀发一时挡住了大半脸庞,让人无看到此女现在神情,但是她妙曼的身形只是静止了片刻后,就缓缓伸出一只皓腕,轻轻拿起了酒壶的把手。

  大殿中有些紧张的气氛,随着此女的动作,顿时为之一松。

  木冠老者脸上阴厉也随之缓和了下来。

  韩立则静静看着紫灵倒了一杯胭脂般的美酒后,就用葱白般的玉指轻托着酒杯,抬起螓首,一言不发的向他莲步轻移的走来。

  紫灵脸上异样己经不见,重新◇恢复了冷漠dàn然的神态,望向韩立的目guāng也刹那jiān像看陌生人一般。

  韩立嘴角抽搐一下,但随即恢复了平静。

  “韩道友,请饮此杯薄酒!”紫灵的声音好像从极远的地方传来木然之◇◆极,仿佛只是一具躯壳在说话。殿中之人听了,竟然或多或少的产生一丝痛惜之色……

  韩立看着近在咫尺的酒杯,没有马上伸手去接酒杯,反而目guāng顺着酒杯在女子手臂,身体,最后停在了那玉雕般的精致■脸庞之土。

  双目不知何时的微眯了起来!

  这一下,殿中刚刚轻松下来的气氛,又凝重了起来。

  但木冠老者这次神色未变,但有寒芒从目中一闪而过。

  一旁的向之礼似乎感应到了杜么,望这呼老魔一眼眉头不禁一皱,而风老怪看着韩立和紫灵之jiān的诡异情形,只是嘿嘿一笑,人看不出心中倒底如何所想。

  其余的元婴修士,也是神情各异了,但其中自然多以幸灾乐祸之意为主了。

  韩立一抬手,突然将紫灵手中的酒杯接了过第,手一抬,竟然一口饮了下去。

  他这一举动,让大殿中所有人都为之一怔。呼庆雷双眉为之一挑,但随即就恢复如常了。

  紫灵木然面孑却幕然浮◎现一丝复杂之色,美目盯着韩立一会儿,才不言一语的接过空酒杯,就要缓缓的转身而走。

  “且慢!若在下没有看错的话,紫灵姑娘体内被下了禁制吧!”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凭借呼庆雷的威势,此事不会有什么波折★的时候,韩立却平静的开口了。

  紫灵原本正要走回的娇躯为之一震,竟真的莲足一顿,不自觉的停在了原地。

  整座大殿瞬jiān鸦雀无声,人人不禁屏住了呼吸,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的样子。

  “韩道友,你是不是喝多了。可别酒不醉人,人自醉了!”呼庆雷面上丝毫表情没有,将手中的一杯酒从容饮下后,竟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其话语中的不满之意已经明显之极了。

  “呼兄尽管放心,韩某虽然多喝了两杯,但人清醒的很,不至于胡言乱语的。”韩立目guāng闪动一下,却不在意的轻笑起来。

  “是吗三紫灵,我来问你一句,你觉得韩道友是否醉了,自己尚不知道的。”呼庆雷低首看○了看带着一枚赤红指环的一只手掌,头也不抬的dàndàn道。

  紫灵闻听此言,瞬jiān神色连变数下,嫣红发亮的嘴唇动了两下,想说些什么出来,但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呼庆雷似乎感应▲到了紫灵心中的迟疑,抬起首来望了过来。

  结果所有人一见木冠老者此刻的面孔,均吓了一跳,心中隐隐发寒起来。

  因为呼老魔虽然神色和先前一般,但是面孔上却浮现出一层dàndàn的黑气,同时一对眼珠不知何时的变成了微红之色,并闪动着缕缕寒芒,根本不像人类的该有的眼珠。

  “呼道友,你………”向之礼在旁边想要说什么,但是木冠老者冰冷言语马上打断了他的话语。

  “就算此人是向兄带来的,但是你认为我被人欺到头上,还会当做不知吗?他今日不给我一个说,就别想再走出此地。”向之礼听了这话,也只能苦笑两声不再劝说呼老魔什么,反而转首对韩立摇摇头:

  “韩师弟,你应该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吧。此事,向某可无替你善后了。你自己思量如何给呼兄一个交代吧!我想以师弟应该有什么话和呼兄说吧。”说完这话,向之礼就不再看向二人,将身子向后一靠,竟闭目养神起来。

  虽然向之礼没多说什么,但韩立却能从其话中听出了一丝维护之意。

  只是同为化神修士,向老儿显然不想和呼老魔直接冲突的样子。

  故而点醒了他几句,就只能旁观了起来。

  韩立微微一笑,转首冲一旁的紫灵问道:

  “紫灵姑娘,你我也算相交多年了。算是韩某不多的几位好友之一。既然你体内藏有禁制,可能就有被迫之意。韩某虽然不想得罪呼道友,但也无冷漠到坐视你丝毫不理的。不过在此之前,希望道友给我一个真实的回答。是否自愿想要嫁给呼兄为妾的。若是心甘情愿之事,在下自然不会做大煞风景之事。若是不愿的话”韩立的话没有说完,但是话里的意思却显露无疑了。

  “我…”紫灵脸上旬充满了暨悦,迟疑,无助等各种交织在一起的表情,似乎急切想回答,但又一时不知如何开口的样子。

  “不用问她了。凡进入本魔宫的,是否愿意成为本尊侍妾,还是她能做主的?但是就算不愿,你能又怎么样。难道想强行带着她离开本魔宫吗?”呼庆雷一声冷笑,话语里充满了讥讽之意。

  “果然如此!此事只否是真的。”韩立轻叹了口气,但仍最后确认似的再问了紫灵一句。

  “我数年前无意中显露了真容,然后被天魔宗的几位长老□联手擒下,硬生生被掳掠上山的。自然谈不上什么自愿了。,紫灵目guāng落在韩立身上,见他如今已经元…婴后期大成,面对让自己畏惧异常的魔宫主人,竟也从容异常,不知怎么心中一热下,竟一咬牙的说出了实情来。○

  听到此言,呼庆雷只是冷笑不语。殿中其他修士和也没有露出丝毫异色。

  像这种强行掳掠女修的事情,若是在太一门等正道宗门中,也许会大受指责。但是在魔道和一些旁门散修之中,却只是家常之事□☆

  听到此言,呼庆雷只是冷笑不语。殿中其他修士和也没有露出丝毫异色。

  像这种强行掳掠女修的事情,若是在太一门等正道宗门中,也许会大受指

  tīngdàocǐyán,hūqìngléizhīshìlěngxiàobúyǔ。diànzhōngqítāxiūshìhéyěméiyǒulùchūsīháoyìsè。

  xiàngzhèzhǒngqiánghánglǔluěnǚxiūdeshìqíng,ruòshìzàitàiyīménděngzhèngdàozōngménzhōng,yěxǔhuìdàshòuzhǐzé。dànshìzàimódàohéyīxiēpángménsànxiūzhīzhōng,quèzhīshìjiāchángzhīshì,似乎天经地义一般。

  而能来此魔宫的修士,自然不会和正道宗门扯上什么guān系。难怪对此种事情无动于衷了。

  “有紫灵姑娘这句话,就好。呼兄也无需动怒,在下可不没有和道友作对的意思。世jiān一切都可平等交换,不知在下用什么条件,才可以换取紫灵道友的自由之身。”韩立点点头后,竟然对木冠老者这般说道。仿佛对此位一脸的不善,视若无睹一般。

  “交换!凭你?”呼庆雷面先是一怔,◎随即面上露出了古怪的表情“怎么,呼兄觉得在下不配吗?”韩立不动声色的说道。

  “不错,你也配和呼某交换东西!就算你比一般的元婴后期修士强些,在我眼中也不值一提。还是你真以为向道友带你来此,你就★真能和呼某平起平坐了。况且,这世jiān还有什么宝物能让呼某动心。对了,听说你还有两件灵宝。可是只要呼某愿意的话,杀了你。这两件灵宝还不是归呼某所有了。”呼庆雷乎阴森的说道,同时身体上浮现出一层仿若实质的乌guāng,似乎对韩立真动了一丝杀心。

  “灵宝,看来是向道友告诉的呼兄吧。但不知向道友是否也一同告诉道友灭仙珠之事。并且,你真以为我交出来的空jiān节点资料,就是全部的东西吗?还是呼道友自觉的,在我拥有灭仙珠情况下,还能生擒住我,对我施展搜魂术?”韩立目guāng诡异的闪动两下,忽然嘴唇微动的在木冠老者的耳边传音了起来。

  原本凶神恶煞的呼老魔,一听此话脸色蓦然大变,目guāng冰寒的死死盯住着韩立,突然不发一言起来。

  “风道友,这小子真的有灭仙珠吗?”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片刻…

  后,在风老怪的耳边响起了一缕细细的声音,正是呼老魔的传音声。

◎  只是此老魔不知施展的是何种秘术,明明嘴唇动弹分毫,竟然也能神不知鬼不觉的传音过去。即使以韩立的神识强大,也未能发现其中的异样。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