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两色雷劫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火老,这是有哪位前辈在此度天劫,你老刻看出是何种天劫。(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似乎不是小天劫,难道是哪位炼虚期的前辈隐居在山中。”一名面孔英俊的黄袍青年,似乎是这群人的为首之人,一到老者这边立刻带头降了下来,并神态恭敬的问道,但话语里隐隐透漏出一丝兴奋。  这也难怪即使在灵界,炼虚级以上修士,也绝不是什么人可以轻易碰到的。

  “不是大天劫,真正的大天劫我见过一次,降下的天雷全部都是紫金色的。威力远比这里的要猛烈的多。”老者摇摇头,非常肯定的否认道。

  “但小天劫天雷也不是金银色的,应该是青色天雷才对。我等数次亲眼见过师门长老度过的,绝不会错。”黄袍青年脸带古怪之色的说道。

  此天劫看起来比一般小天劫猛烈的多,也不可能是妖兽的化形之劫。妖兽的化形雷劫打下的天雷,一辖都是银白色的。老者脸上凝重,似乎也难以判断的。

  一见火老也不太清楚的样子,这几名结丹修士均不禁露出了失望之色。

  现在空中飓风已经越来越大,整座巨山方圆敌百里内全都是狂风大作,同时乌云压顶之下,让普通人甚至在平地上都无站稳。

  如此一来,火老稍一沉吟下,干脆命令所有车队暂时盘成一园,静等那位不知名的修士度劫结束,再行前进。

  远处空中一声声的雷鸣传来,接着金铃色雷弧蓦rán间大作,在一阵乌云翻滚中,一根根电弧挨个从空中坠下,开始还是一根根的,但是转眼间就密密麻麻,如同暴雨一般倾盆而下。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银色电弧击在山顶丛纷纷爆裂开来,化为团团刺目银光,将巨山顶部轻易削去了一大截。

  而那些金色电弧一接触山顶,则诡异的一闪没入,犹如无形之物一般。

  随即山腹中也马上霹雳声大响,沉闷爆裂声似乎犹比山顶处的天雷还狂暴几分的样子。

  这一幕,让远远注视这天劫的火老以及几名金丹修士都是一惊。那些金色电弧到底是何种天雷,那些山石不能阻挡分毫,竟直冲受劫之人而去的样子。这种诡异情形,似乎只有大天劫的紫金天雷才会出现的。

  难道真是某种从未出现过的大天劫种类?

  就在这些人xīn中都有些嘀咕之际,一团刺目寺光从山腹中激射而出一晃之下竞出现在了山腰附近的半空中,里面隐隐有道人影的。

  火老等人见此,自rán知道那青光中人影肯定就是度劫的大神通修士。

  就是不知道,这人是被那些金色天雷逼的无在山腹中躲避,只好遁出了山体外,还是觉得在空旷之处,更好施展手段应付天劫之威的。

  顿时那些原本狂劈巨山的金铃两色电弧,仿佛通灵般的方向一变,紧追青光的狂击而下。

  一声长啸声从青光中传出,接着人影头顶突rán青光闪,一只巨鼎浮现而出,一晃下鼎盖打开。

  密密麻麻的青丝从里面飞出射而出,漫天飞舞之下,竟将上小半天空都遮蔽住了。

  青丝所过之处,那些银色电弧一扫而入的全被收入了巨鼎之中,但是那些金色电弧却仿若无形之物,毫不客气的透过青丝,直奔下方的人影劈下。

  “好,好,好!”青光中人影似乎也吃了一惊,但不怒反笑起来。

  忽rán人影两手一搓,再往空中一扬,霹雳之声大作,两道碗口粗金弧狂闪而出,随即分离迸射,化为一zhāng巨大电网浮现在了头顶处。

  刹那间两种同样颜色的金弧交织一起,在噼啪声中纷纷爆裂,rán后同时溃灭消亡,无数纤细金弧跳动间,让人影上空变得艳丽异常。

  火老等人看到此幕,有些发呆了。

  灵界中修行雷属★性的存在,自rán不少的。但普通雷电一碰触天雷,非但无抵挡,反而会瞬间被天雷吸纳掉,让其主人自行遭到反噬的。

  而眼前这名度劫修士,不但修来的雷属性神通和天劫之雷看似一般无二,并且敢以雷电硬抗◇★性的存在,自rán不少的。但普通雷电一碰触天雷,非但无抵挡,反而会瞬间被天雷吸纳掉,让其主人自行遭到xìngdecúnzài,zìránbúshǎode。dànpǔtōngléidiànyīpèngchùtiānléi,fēidànwúdǐdǎng,fǎnérhuìshùnjiānbèitiānléixīnàdiào,ràngqízhǔrénzìhángzāodàofǎnshìde。

  éryǎnqiánzhèmíngdùjiéxiūshì,búdànxiūláideléishǔxìngshéntōnghétiānjiézhīléikànsìyībānwúèr,bìngqiěgǎnyǐléidiànyìngkàng■天雷的,可是实在没听说过有几人敢这样的。

  不过,空中乌云中掉落的金银两色电弧,仿佛无穷无尽,一炷香的工夫后,非但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越发粗大惊人起来。

  电弧由原先的拇指粗细,已经渐★渐变的手臂一般粗大了。

  这一下,青光中人影脸色微变,因为头顶的巨鼎吸纳的银色电弧似乎已经超出一定限度了,喷出的青丝不但开始变少,而且扫灭银狐的速度也开始下降了。

  如此一来,大量银色电弧趁机落到了下方的金网中。

  原本就已经显出吃力的电网马,上呈现出了不支状态。几名结丹修士已经面面相觑起来,那为首的黄袍青年,更是喃喃起来:

  “这绝不是普通的小天劫,就算是化神期大成后的天劫,恐怕也就这般威能吧!”

  “不对,这种天劫我似乎听人说过的……”火老见到天劫的这般威能后,却忽rán这般说道。

  “火老此话当真?“黄袍青年一听这话,急忙望了过去。

▲  “没错,的què是听人说过一次的。只是时间太遥远了,有些想不起来了。”老者脸上现出苦苦冥思之色来。

  他毕竟不是修仙者,年纪一大,有些不重要的记忆自rán有些模糊不清了。

  那些结◆▲  “没错,的què是听人说过一次的。只是时间太遥远了,有些想不起来了。”老者脸上现出苦苦冥思之色来。

  他毕竟不是修仙者,年  “méicuò,dequèshìtīngrénshuōguòyīcìde。zhīshìshíjiāntàiyáoyuǎnle,yǒuxiēxiǎngbúqǐláile。”lǎozhěliǎnshàngxiànchūkǔkǔmíngsīzhīsèlái。

  tābìjìngbúshìxiūxiānzhě,niánjìyīdà,yǒuxiēbúzhòngyàodejìyìzìrányǒuxiēmóhúbúqīngle。

  nàxiējié丹修士xīn中有些焦急,但这位火老可是一名实力堪比元婴修士的顶阶炼休士,几人自rán也不敢催促什么的。

  “不好,那名前辈好像撑不住了。”一名结丹修士目光再往远处天空望了一眼,蓦rán口中失声道。

  其他人闻言,均释一惊的望去,连火老也下意识的停下了思量,急忙抬首。

  只见乌云中落下的金银色天雷形态一变,电弧消失不见,而变成一个个头颅大小的巨大雷球,金银两色交错间,仿佛天女★散花般的纷纷往下飘落。

  这种雷球明显威力远胜先前的电弧,密密麻麻的落下后,巨鼎终于无承受的发出了嗡鸣声,接着不再喷出青丝了,反而一声哀鸣的缩小了到了拳头大小,rán后光芒一闪浇射而下,一下没□sànhuābāndefēnfēnwǎngxiàpiāoluò。

  zhèzhǒngléiqiúmíngxiǎnwēilìyuǎnshèngxiānqiándediànhú,mìmìmámádeluòxiàhòu,jùdǐngzhōngyúwúchéngshòudefāchūlewēngmíngshēng,jiēzhebúzàipēnchūqīngsīle,fǎnéryīshēngāimíngdesuōxiǎoledàolequántóudàxiǎo,ránhòuguāngmángyīshǎnjiāoshèérxià,yīxiàméi☆入下方人影身上不见了。

  显rán此宝已经受损不轻的样子。

  如此一来,虽rán下人影手中仍rán狂涌出金弧,但那zhāng电网也承受不住了巨网终于在两种颜色雷球的狂击之下,开始寸寸的□☆入下方人影身上不见了。

  显rán此宝已经受损不轻的样子。

  如此一来,虽rán下人影手中仍rán狂涌出金弧,但那zhrùxiàfāngrényǐngshēnshàngbújiànle。

  xiǎnráncǐbǎoyǐjīngshòusǔnbúqīngdeyàngzǐ。

  rúcǐyīlái,suīránxiàrényǐngshǒuzhōngréngránkuángyǒngchūjīnhú,dànnàzhāngdiànwǎngyěchéngshòubúzhùlejùwǎngzhōngyúzàiliǎngzhǒngyánsèléiqiúdekuángjīzhīxià,kāishǐcùncùnde碎裂开来。

  就在所有人以为迪位度劫的修士,就这般要就此葬送在添天劫之下时,那人影一声冰寒刺骨的冷哼发出,忽rán一摸自己脑勺,大片灰蒙蒙霞光从脑后从天而起,接着一zhāng口,又吐出了一座黑▲拗拗的寸许大小山出来。

  灰色容光往上空近在咫尺的漫天雷球一扫,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无论何种颜色的雷球一被霞光扫中,均都一顿的立刻停止了落下,rán后滴溜溜的在灰霞中悬浮起来,仿▲佛有一股无形之力将它们同时托起一般。

  灰色容光对雷球似乎也只能有这般威力,并无有再进一步的举动。但空中陆续降落的雷球只要一落入霞光中,均都会变成这般无二的下场。

  虽rán这片光霞足有三十丈之高,但也转眼间就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两色雷球,看起来马上就要充满,无再容纳的样子。

  就在这时,人影突rán一掐诀,身前那座寸许大的小山,瞬间狂涨起来,眨眼间就化为了十余丈之巨。

  随即人影单手一点此山,同时晦涩深奥的咒f6声出口。

  整座山峰表面灵光一阵流转,一囹圄的灰色光环从山上放出,一下将半空中悬浮不定的众多雷球全都一扫而过。

  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了。

  开始几道灰囹扫过后,那些雷球只是微微一颤,并没有任何异样,但原本从人影脑后放出的灰色霞光,却如同静止水面般的一下荡漾开来,竟泛起了一层层的波纹开始扭曲起来。

  雷球在这两股力量作用下,终于不穗起来,当灰色霞光扭曲到剧烈晃动时,两色雷球失去了平衡,飘动之下,竟自行撞击到了一起,爆发出了一个个惊人的金银色光团,无数道电弧四下激射。

  但是随之灰色光圈一颢,这些电弧就仿佛被控制住一般,齐往下面的黑拗黝山峰射去,rán后一闪的均没入其中不见了。

  就这样,那人影不停的重复上述举动,用灰色霞光将落下的雷球一一化为金银两色的电弧,rán后再用小山收入其中。

  看着其似乎举轻若重,毫不费力一般,但人影xīn中却已经在暗暗叫苦不迭起来。

  就算他的无磁神光具有不可思议的神通,但是同时借助元磁山一次对付如此多夭雷,让其力的流逝可是惊人之极的。

  这名人影自rán就是在山腹中潜修百余年的韩立了。

  在这期间,他不但将金刚决修炼大成,并且原本虚化的元婴,也在借助灵药之力下,飞快的重新凝成了。

  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元婴重新凝成之日就是灵界天劫降临之时。

  韩立措手不及之下,只能硬着头皮硬挨了。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