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两种符箓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直接将辟邪神雷灌注fú阵中和在铭印fú阵过程中灌注,zì然是截然不同的事情。(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

  前者是轻而易举,后者则必须步步配合铭印fú阵的步骤,hào费心神之大可想而知了。难道这就是对方对他示恩的缘由。韩立心中不太确定,但面上神色不变,满口的答应道。见韩立这番恭顺的表现,地血老怪满意的点点头。而地血老怪身形二动下,斜飞上了几步,人蓦然到了傀儡胸膛的袖跑一抖之下,一个滇红色小瓶从飞射而出。地血老怪一抬手,单手冲小瓶轻轻一弹。

  顿时瓶口zì行大开,一团紫色液体从★中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悬浮在了附近空中,闪动淡淡灵光。

  地血老怪浑身被血袍笼,罩,但目中神光凝重了下来,手中决变化不停,玄奥之极。

  “韩道友可要瞧仔细了!这套fú阵铭铭印术可以让●★中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悬浮在了附近空中,闪动淡淡灵光。

  地血老怪浑身被血袍笼,罩,但目中神光凝重了下来,手中决变化不停,玄zhōngfēishèérchū,yīgèpánxuánhòu,xuánfúzàilefùjìnkōngzhōng,shǎndòngdàndànlíngguāng。

  dìxuèlǎoguàihúnshēnbèixuèpáolóng,zhào,dànmùzhōngshénguāngníngzhònglexiàlái,shǒuzhōngjuébiànhuàbútíng,xuánàozhījí。

  “hándàoyǒukěyàoqiáozǎixìle!zhètàofúzhènmíngmíngyìnshùkěyǐràng傀儡生出诸多神妙,一会儿wǒ稍加讲解,能领悟出多少玄妙之机,全看小友zì己悟性了。多领悟一分,配合老夫的fú阵时也可多轻松一分的。”一个怪异声音突然在韩立身后响起。

  韩立一惊,回下,才发现身后不知何时的多出了另一名血袍人。对方仿佛一直待在那里,他竞丝毫都没有察觉到存在。

  “多谢前辈chuán授fú阵之道,晚辈一定用心的。”韩立双手一抱拳恭敬说道。这名血袍人却摆摆手。示意韩立注意另一名血袍人的举动。韩立再朝前,望去。只见另一名血袍人一手掐诀。另一只手冲那用紫夜虚空划动几下。“砰”的一声后,一小块紫夜分裂而出,随即爆裂开来,化为一个个拳头大fú文,冲巨大战甲激射而去。

  灵光一闪,fú文纷纷没入战甲中不见了踪影,但马上在阵阵低鸣下。又在战甲表面浮现而出。

  血袍人数根手指重逾千斤的挥动下。这些fú文开始变形重组,转眼间幻化出了一个丈许大的紫色fú阵雏形。里面一些将文变幻不皂,仿佛还未成型一般。韩立正看着出神之时。一旁的现血袍人却开口讲解起来了,“这个fú阵叫‘金铭’别的甩途没有,却可以让战甲坚韧异常,足可抵御普通宝攻击而丝毫克损的。fú阵分为三层,第一层是……“

  韩立在傀儡术和阵之道上,造诣也不低,一边观察着血袍人铭印fú阵的过程,一边听着另一人的简略讲述,目光闪动不停。像这样能听刹上合体级存在亲口授道和演示的机会,zì然难得之极。

  即使对方只是讲解的很肤浅,也让韩立原先在阵和傀儡上困扰许久的问题上,豁然开朗了。

  仅一顿饭工夫,血袍人绘制的fú阵就已经完成大半,并要开始呈现凝固定形之态。“小友,就是现在。体往fú阵最后一层的阵眼,注入辟邪神雷就可了。”和韩立一起的血袍人沉声催促道。声音不大,但那一入韩立耳中,立刻将其从参悟中惊醒过来。他二话不说的飞了过去。

  两手一搓下,雷鸣声大作,一道道金色电弧弹射而出,惊人雷光将附近照映的金灿灿一片。

  站在韩立身旁的血袍人,望着韩立手中的金色电弧,目中闪过一丝异色,但一闪即逝的不见了。一个半月后,韩立身形'再次出现在了木精洞的静室中。

  他盘坐在一块蒲团上,双手把玩着手中的一个白色玉牌,一脸的沉吟。在这一个多月间,他几乎日夜呆在血焰宫下方的巨大傀儡边,总算有惊无险的帮助地血老怪完成了炼制之事。而时间一到,木青也真—天不差的来到了血焰宫,将他领了回去。

  说起来,虽然这段时间日夜动用辟邪神雷灌注fú阵,让他大hào心神。但是韩立倒也未感到zì己有何吃亏之事。

  别的不说,单是那套灵侍炼制之和后来听地血老怪讲述的fú阵之道,就让其受益不小。

  更何况在临走时地血老怪还赠送他一批地渊特有的傀儡材料一些珍稀药材。虽然知道对方可能另有可图。也让他觉的满意了。不过韩,立现在思量韵却,不是此事。而是手中这块金阙玉书的残缺页。这外页中记载了几种威力极大fú篆。其中的太一化清副;他已经参悟而出,甚至身上就身怀敏张的。

  另外三种,则分别是困敌用的“九宫天乾fú”,攻击性质的“天戈fú”以及影傀儡苻笺乏“甲元fú”。

  其中威力最大的“天戈fú”过于神妙,韩立至今摸不着一些头脑,只能一直放置一边的。

  而“九宫天乾fú”和“甲元fú”,经过这些年精心参悟,却原本就已经领悟的七七只剩下几个关键之处尚无透彻而已。

  但先前经过地血老怪,这位傀儡和阵之道上堪称宗师之人的一个多月指点,再加上这几日在静室中苦苦研究了灵侍祭炼之术,终于让他在这几个问题上一点就破,豁然融会贯通,可以炼制这两种fú纂了

  这两种fú篆所需材料zì然珍稀异常,但好在不是那种有价无市东西。他在天渊城时,就收集了两种fú篆的多份材料。如今倒可以直接尝试了。

  原本这种fú篆炼制;还需再多多体悟一下,并做一些实践后,才能动用那珍稀材料正式炼制的。但他在几名合体级妖王虎视眈眈下,说什么没有这等时间拖下去了

  虽然现在看起来,因为辟邪神雷他。敬年内都安全的。但谁知道这些妖王会不会因为其他缘由,突然改变了主意。

  韩立从修道以来,一切都是靠zì己之力飞升灵界,乃至有今天的修为。zì然不会将一切生机都寄托他人之身上。尽快炼制出两种fú裳来,zì然也就多了几种保命手段。韩立神色变化不定好一会儿,脸色才重新恢复了平静。

  他缓缓闭上双目,将神念渗入玉牌中,将两种fú纂秘术从头至尾的再细看了一遮。过了一会儿后,确定的确没有什么问题后,他才重新睁开眼睛!

  一只手腕蓦然冲空中一抖,灵光闪动下,一团青光飞射而出,在低空中滴溜溜转动不停起来。正是韩立的储物镯。韩立一根手才飞快冲此物一点。

  “噗嗤”一声后,一股青霞席卷而出,数十件瓶瓶罐罐和一些木匣玉盒出现了一地。随手往其中一个白色木盒上一抓。盒盖一翻转下,一块银灿灿的东西飞射而出。韩立五指再一屈下,此物顿时一闪的在身前处停留了下来。竟是一块仿佛绸缎般光滑的精美兽皮。

  此皮不但银光灿灿,表面还有一个个●大小均匀的类似fú文的天然花纹。看起来艳丽之极。这正是炼制影飞傀儡的最佳材料。一种叫做风火兽的珍咎古兽的兽

  此种古兽不但精通风火两种神通,实力堪比化神级存在,更是因为性喜阶寒和睡眠,长期阴暗☆潮湿的沼泽之地沉睡不起。只有在出外捕杀猎物进食时,才能有人偶尔现踪迹的。用此兽皮炼制的影傀儡fú纂,不但可以提高成率,还可以让fú故而价值之高可想而知了。

  韩立也是当初费了好大力气,才从天渊城的一家不小的材料店中。用万年灵药换来了几张的。韩立一开始打算炼制的就是甲元fú。

  这种fú裳和其他的影傀儡fú纂一般,一旦给祭了出去,就可幻化出一个影傀儡,可以复制驱使者的部分神通和修为。具体效力大小,还要看fú裳,本身的炼制水平和驱使者的修为了。

  不过一般的影傀儡fú裳,不过复制驱使者两成到五成间的实力和极少的神通。chuán闻中可以复制完全实力的完美影傀儡fú纂,据说只有人族的天灵境才有,但谁也没有见过的。当然这些影傀儡fú裳:的复制不是无限制的,只对化炼虚初阶和以下并且只是一次性消hào,威能一旦hào尽,影傀儡同样会消失不

  而韩立这枚甲元fú完全出zì金阙玉书的外页,威能zì然不是那些影傀儡fú等!可比的了。

  甲元fú视炼制者的水平,影傀儡不但可以轻易辅助驱使者七八成以上的实力和大半神通,并且对合体初期和以下的修士都可复制的。这般一来,甲元fú珍贵可见了。

  当然也因此,这种fú瓮无论消费的材料,及炼制手上也远非普通影傀儡fú纂可比的。

  要不是他身具哗荠天牛这种包含极寒极热的真火,即使参悟透彻炼制之后,也同样炼制不易的。韩立凝望着眼前的兽皮,将心中杂念一收,一张口下。“噗”的一声轻响,一团银灿灿火球喷了出来。正是已经通灵的噬灵天火。

  银色火焰中出了一声鸟叫的清鸣,随即一下幻化成了一只尺许大火鸟,双翅一展,围着那块兽皮盘旋不定起来。韩立见此,心中暗zì一掐诀。顿时银色火鸟飞舞了几图后,一头扎进了兽皮上。

  “呲啦”一声后,银色火焰汹汹将兽皮包裹进了其中。

  而身处火焰燃烧中的兽皮并没有被烧毁,反而表那些fú文般花纹在银光中蠕动起来,仿佛全都活过来了一般。此情形显得神秘异常!

  【 wǒ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