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火蛮传说!


  这少女,正是白灵,她此刻很是害怕,看着部落的阿公在祭祀,看着四zhōu的族人yīgègè如她yī样面色苍白,隐带着惊恐。

  “每三年yī次的血月,都是在乌山的雪全部融化后才会出现,那◇○时有足够的野兽用来祭祀,可以免去灾祸……可如今,竟提前了这么长时jiān……这……”白灵咬着下唇,看着四zhōu,更为害怕起来。

  而此刻的苏铭,正在那火溶洞内,正全神贯注的淬散炼药,他全身弥■shíyǒuzúgòudeyěshòuyòngláijìsì,kěyǐmiǎnqùzāihuò……kěrújīn,jìngtíqiánlezhèmezhǎngshíjiān……zhè……”báilíngyǎozhexiàchún,kànzhesìzhōu,gèngwéihàipàqǐlái。

  ércǐkèdesūmíng,zhèngzàinàhuǒróngdòngnèi,zhèngquánshénguànzhùdecuìsànliànyào,tāquánshēnmí□漫了汗水,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荒鼎石炉,观察中不断地改变火焰的强弱。

  不多时,那荒鼎内传来闷闷的轰声,苏铭苦笑,擦了擦汗水,他知道自己又失败了。

  “这山灵散要比清尘散难上不少……”苏铭●摇头,打开荒鼎yī看,其内冒出yī股青烟,透出辛辣之意。

  暗叹yī声,他正要继续,忽然觉得体内气血有些翻滚,似不受自己控制的样子,yī愣中他皱起眉头,看了看四zhōu,没现什么端倪。

  “奇怪……”苏铭挠了挠头,沉吟了片刻后,又继续淬散起来。

  此刻,在这乌山的另yīgè方向,黑山部内,却是与乌山部及乌龙部大为迥异,整gè黑山部内,虽说同样站着大量的族人,但这些族人看着天空的双目,却是恐惧中透着yī股嗜血的兴奋。

  阵阵嘶吼从他们口中传出,不但是蛮士如此,甚至连普通族人也均都这样,那嘶吼的声音慢慢连成yī片,形成了yī股音浪回旋。

  在人群的正中心,有yī座由无数红色的石头推挤的小山,那小山上站着yīgè穿着黑袍的干瘦老者,这老者目光阴冷,盯着天空的血月,嘴角露出了yī丝残忍的笑意。

  “古老的岁月之前,苍茫大地上有火蛮yī族,此族拥有惊天之力,掌控天地之火,怒可焚烧苍穹,愤可逆转乾坤!其声名之赫赫,即便非我蛮族之辈,也均都恐惧。

  为当时整gè蛮族八大部落之yī!”那干瘦的老者,以其沙哑的声音,似喃喃自语,又似昭告天地。
□   “但此族欲夺天之器,受蛮神责罚,历经九天九时九息,让此火蛮yī族除蛮之外所有族人,全部焚烧自身,魂飞魄散!

  可火蛮之强,哪怕经历如此之事,其族内之蛮仍未死亡,而是欲叛蛮神,自立为蛮!蛮□神责罚,施展莫大神通,要彻底抹杀此族的yī刻,此族火蛮公,与蛮神yī战!

  此战惊天,火蛮公尽管战死,但死前却是施展了yī种让蛮神忌惮之术,庇护其族所有未死之蛮,永生不死!”那干瘦的老者双目露出奇异之色,右手抬起,其干枯的五指立刻被黑气缭绕,化作了yīgègè狰狞的鬼影。

  “可他错了,他尽管庇护了整gè火蛮yī族的蛮士永生不死,但蛮神却以万古yī造之法,让整gè火蛮不死之人,从此之后失去了人身,化作了血月之翼!

  从此沦为不见天日,失去了神智,只有嗜血的月翼!其怨其恨,其怒其悲,化作yī股滔天怨气,每三年染红yī次明月,使得月化为血,使得它们能外出yī次!

  今天,老夫黑山部蛮公毕图,帮你们yī次!”这干瘦老者森然长笑,咬破舌尖,喷出yī口鲜血的同时,却见其脚下那由无数血色石头组成的小山轰的yī声蓦然爆开,那无数红色石头全部飞起直奔半空而去。

  黑山蛮公毕图,其身躯更是诡异的漂浮在半空,双臂伸开,神色露出了疯狂的与兴奋。

  却见那无数红色的石块,在半空急旋转jiān,赫然组成了yīgè巨大的图案,这图案成圆形,其内有yīgè月牙,通体全部都是赤红之色。

  “月翼,苏醒吧,提前从你们的长眠中,出来!!”毕图再次喷出yī口鲜血,他的鲜血直接化作了血雾,融入那天空的巨大图案内,使得这图案出了轰轰巨响,蓦然jiān全部爆开,形成了大片的红色雾气向着四zhōu滚滚扩散。

  就在这时,整gè乌山大地蓦然yī震,这震动极为清晰,好似地动山摇,让乌山部落内瞬jiān起了哗然,还有那乌龙部落,同样如此。

  此刻在黑炎峰溶洞内的苏铭,同样清晰的感受到了这整gè山峰的震动,他面色yī变,更是在这震动中,他隐隐听到这溶洞的深处,似有yī声声微弱的嘶吼传来,他心神yī震,立刻放弃了淬散,退后几步顺着出口爬出,在其头从那小洞露出的yī瞬jiān,他险些惊呼出声,他看到了天空的血月!!

  “血月!!!”苏铭面色瞬jiān苍白。

  与此同时,yī股浓郁的血腥气息,立刻从这黑炎峰上散出,苏铭不敢有半点迟疑,他了解血月,甚至暗自还计算过血月出现的时jiān。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血月竟然提前了!

  他立刻转身,顺着小洞重新回到溶洞内,他心知若是在外面,没有丝毫的躲藏之地,且时jiān上也绝对来不及,回到溶洞内,他狂了yī般拿出那骨角,在yī旁的墙壁上急削去,耳边那溶洞深处的嘶吼之声越来越清晰,更隐隐有其他的声响蕴含在内。

  苏铭双目通红,好在这里他比较熟悉,且那骨角极为锋利,片刻jiān就挖出了yīgè洞,苏铭立刻钻入进去,用挖出的石块将洞口堵住,毫不在意这临时的小洞内那股炙热之感。

  就在他钻入这挖出之洞的刹那,yī股红雾轰然jiān从溶洞深处冲击而来,弥漫了整gè溶洞后,顺着那出口通道宣泄而出,那嘶鸣的声音,苏铭听的极为清晰。

  外界,在天空那血月的光芒下,却见那乌山五峰,好似火山爆yī般,轰鸣惊天,爆出了大量的红色雾气。

  这雾气似本就存在于乌山五峰内,此刻喷出来,立刻遮盖了天空yī样,那乌龙峰的雾气,是从山体的yī处处裂缝内散出,更有不少是从那苏铭获得乌龙涎的地方喷,若苏铭在此仔细看,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些年来他被那些乌龙追赶,它们不敢闯入而要绕开的那些区域,是此山雾气喷最多的地方!

  乌龙峰如此,其余的山峰全部这样,尤其是那黑炎峰,更是雾气喷极为惊人,在这雾气弥漫jiān,yī震嗡鸣之声立刻回荡,其内更夹杂了大量的翅膀拍动的声响,融合在yī起,形成了yī曲让人恐怖的死亡之音!

  却见yī道道红影从那五座山峰内随着雾气轰然而出,更有阵阵尖锐的嘶吼回荡天地,那些红影,赫然是yī只只拥有双翼,双目同红,可却只有巴掌大小,长了六肢,具备人脸,且神色透出疯狂嗜血的奇异之兽。

  它们,正是月翼!

  密密麻麻,铺天盖地,这些月翼的数量,不下数万之多,笼罩天地,在那尖锐的嘶吼中,冲向了黑山部,乌山部,乌龙部以及这山林内的所有野兽存在之地。

  它们没有神智,充满了冤气,极为嗜血,它们只知道残忍的杀戮,tūn噬鲜血,尤其是蛮族的血液,更是可以刺激的它们疯狂起来,甚至可以不去寻找那些野兽的麻烦,而是直奔蛮族部○落而去。

  乌山部内,族人哗然,阵阵惊恐的尖叫回荡,尘欣面色苍白,死死的抓着身边的北凌,北凌同样面无血色。

  雷辰在远处,整gè人极为暴躁,他第yī时jiān就去寻找了苏铭,可却没有看◆到他的存在,此刻担心中,更是被那天空的yī幕幕心惊。

  那些惊慌的普通族人,立刻被部落里的蛮士阻止了哗然,渐渐的,部落里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那燃烧的木台上,抬头望天的身影。

  阿公面色苍白,只是在那火光下外人看不到罢了,他的瞳孔收缩,他看到了那远处的红雾,听到了那隐隐传来的疯狂嘶吼。

  “怎么会这样……不但时jiān提前了,就连数量也增加了这么多……往年只有数千只而已……”他倒吸口气,毫不犹豫立刻大喝起来。

  “寻常族人立刻躲藏,蛮士听命,把储藏的肉食全部拿出,豁开伤口,等我号令!”阿公身子隐隐颤抖,他低头看了yī眼自己部落的族人,闭上了眼。

  同样的yī幕,在乌龙部落内也在浮现,白灵看着四zhōu的族人在惊恐中听着阿公的yī道道命令,她的眼中恐惧之意更深了。

  她永远也忘记不了在九年前,她还是yīgè孩童之时,亲眼看到自己的yīgè玩伴,被无数月翼在临走时抓住,在那玩伴的尖声哭泣中,消失在了雾气内,被拖入到了乌山内,等待他的,只有慢慢的死亡。

  天空的血月,在那雾气的笼罩下,若隐若现,但那雾气中呼啸而过的yī道道红影,却是渐◇渐来临,这大量的月翼分成了三部分,直奔这附近的三gè部落而去。

  乌山部落,阿公死死的盯着天空,在那些月翼来临的瞬jiān,他右手拿着的骨杖yī挥,顿时身下的火海轰然扩散,直接笼罩了整gè部落◆,但这火海却是奇异,并不燃烧yī切草木屋舍,而是如虚幻不存在yī样,把部落包围在内。

  “抛兽食!!”阿公yī声低吼,立刻部落里的那些族人蛮士,在惊恐中把yī只只留着鲜血的野兽,用力的向天空抛去。

  更新晚了……今儿起床晚了,12点半起床,都怪昨天晚上隔壁两口子吵架动手,砰砰轰轰的,很激烈,很凄惨。

  只听见女人在骂,不闻男的声音……只有动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