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风圳平原!(第四更)


  苏铭拿着长矛,走在人群的最前方,他的身后,是没有蛮像bǎo护的族人,里面……没有老人。

  前方的路,还有大半,但苏铭的脚步,却是越来越稳,这片丛林里,留下了太多乌山部落的血,留下了那yī个个亡魂。

  如今,能继续战下去的蛮士,除了苏铭,雷辰,便只有山痕。至于族长与南松,则在族人的扶持下,yī边赶路,yī边不断地疗伤,他们内心焦急,要用最快的速度恢复。

  而北凌,则是彻底的失去了战下去的资格,他失去了yī只手臂,鲜血大量的流出,此刻若非尘欣,早已落下。

  此刻的山痕,也是全身满是鲜血,沉默中,他在部落的最后面,神色时而恍惚,那里面有复杂,还有yī种说不出□的思绪,每当这种思绪显露出时,他都会死死的按住胸kǒu。

  仿佛在那里,有yī股力量可以支撑着他,继续走下去。

  天空上,阿公墨桑与黑山毕图的交战,化作了轰鸣之声,久久不散,直至深夜过■☆去,直至天空明亮,那战斗依旧还在继续,仿佛,二人之间,不死不休。

  因那大地的沟壑,因那滔天而起的光幕,因那南松祭献生命实战的蛮术,这种种的yī切,为部落的迁移,争取到了大量的时间。

 □qù,zhízhìtiānkōngmíngliàng,nàzhàndòuyījiùháizàijìxù,fǎngfó,èrrénzhījiān,búsǐbúxiū。

  yīnnàdàdìdegōuhè,yīnnàtāotiānérqǐdeguāngmù,yīnnànánsōngjìxiànshēngmìngshízhàndemánshù,zhèzhǒngzhǒngdeyīqiē,wéibùluòdeqiānyí,zhēngqǔdàoledàliàngdeshíjiān。

  当天亮的时候,如今的乌山部族人均都疲惫不堪,他们已经连续走了两个夜晚,在这寒冷中,他们似坚持不了多久,但却依旧咬牙用最快的速度,迁移着。

  天空已然明亮,阳光洒落大地,落在丛林内族人的身上,略有暖意,可那大地积雪的寒却是刺骨。

  “按照我们的速度,大概明天的这个时候,就可以到达风圳部落!”在苏铭的身边,雷辰轻声kāikǒu。

  “还有最后yī天!”雷辰握紧了拳头。

  “不是yī天,是半天!”苏铭沉默了片刻,行走间,沙哑的kāikǒu。

  听到苏铭终于不再沉默雷辰暗自松了kǒu气,他对于那苏铭处于那沉默的状态里很是担‘心。

  “今天夜晚,应可走入■风圳部蒂的势力范围,离kāi了这片丛林,会安全很多。”苏铭平静说道。

  “希望这yī天能安全……”雷辰回头看了yī眼族人们,看着他们疲惫的样子,内心暗叹,他又看了看前方的苏铭,其瘦弱的背影,此■■风圳部蒂的势力范围,离kāi了这片丛林,会安全很多。”苏铭平静说道。

  “希望这yī天能安全……”雷辰回头看了yī眼族人们,看着他们疲惫的样子,fēngzhènbùdìdeshìlìfànwéi,líkāilezhèpiàncónglín,huìānquánhěnduō。”sūmíngpíngjìngshuōdào。

  “xīwàngzhèyītiānnéngānquán……”léichénhuítóukànleyīyǎnzúrénmen,kànzhetāmenpíbèideyàngzǐ,nèixīnàntàn,tāyòukànlekànqiánfāngdesūmíng,qíshòuruòdebèiyǐng,cǐ刻让他有种如山脊yī般的错觉。

  时间慢慢流逝yī个时辰后,人群里传出了yī个微弱的声音,那声音透出坚定,飘摇而起。

  “苏铭,让我留下。”

  说话之人是那之前本已经重伤,吹奏殒曲的柳笛,他被族人们带走,可如今,他无法在继续,不想拖累族人的脚步。

  挣扎的站起身子柳笛望着前方停下脚步看向他的苏铭脸上露出微笑,走向yī旁的大树,靠在那里坐了下来,牵动了身上的伤kǒu,鲜血再次流出。

  “你们……走吧…”柳笛取出那骨殒,放在嘴边,似要吹出曲乐,可却没有了力气在那里看着天空等待死亡的来临。

  苏铭沉默,同样闭上了眼但很快就睁kāi,他没有说话,而是深深的看了柳笛yī眼,转身带着族人们,继续前行。

  yī路上,又有几个族人纷纷含笑中,留了下来,不愿拖累族人。其中北凌也想如此,但在尘欣的哭泣与强行背着中,那话语却怎也无法说出。

  隙首也在途中苏醒,他虽说失去了双腿,但却还有勉强yī战之力,在yī个族人的背着中,他没有留下,而是准备把自身凝血第八层的血线自爆,留给那随时可以追来的敌人身上。

  苏铭yī直沉默,对于每yī个要留下的族人,他没有去阻止,但他的手,却是越握越紧,他知道,阿公把乌山部交给了自己,是让自己带着他们走到安全,他必须要完成。

  当这yī天的天色,慢慢进入黄昏之时,苏铭始终提着的心,才隐隐有了放松,他们走出了这片苍茫的丛林,走到了那属于风圳部落范围的广阔平原上,这里,要比丛林安全很多,毕竟此地是风圳范围,黑山部若是在没有召令的前提下蛮士闯入,风圳绝不会允许。

  在乌山部的族人全部都进入这平原后,族长与南松,也恢复了yī些修为,似乎yī切灾难都将要过去。

  但就在这时,忽然整个大地隐隐震动了yī下,这震动的中心应在很远的地方,但其强烈的程度,即便是传递到了这里,也依旧让人清晰感受。

  “蛮公的封印,破了……”南松闭上眼,片刻后睁kāi,缓缓kāikǒu。

  随着其话语的传出,乌山部的人们,再次紧张了起来。

  “按照黑山部的速度,他们追土来,需要yī些时间……但yī定可以在我们没有达到风圳部落前追临。

  如果我们赌黑山部不敢踏入这风圳平原,则可不去理命…”南松轻声说道。

  “我们赌不起。”苏铭停下脚步,看向身后那黑暗中的丛林,转头看向那恢复了yī些修为的族长,看着其全身干瘦,似失去了大量的血肉的面孔。族族长,yī路土留下了很多人,我没有丢粗止,那是他们的选命…现在,该我留下了。”苏铭说着,向着人群后走去。

  乌山族长,这四旬汉子,看着苏铭,这叮,他以往没有太去在意的拉苏,给了他极深的震撼,他轻叹yī声,点了点头。

  “我也留下。”雷辰没有犹豫,走了出来,站在了苏铭的身边。

  苏铭看着他,他也看着苏铭,咧嘴憨笑。

  “你说过,我不能先死,要死,也是我们兄弟yī起闭目。”

  “我也留下吧。”南松深吸kǒu气,其苍老的面孔,如今皱纹更多,yī片灰败中,却是隐隐有了病态的红润。

  ◇“还有我!”失去双腿的了首,此刻沉声kāikǒu。

  “我也留下!”北凌让自己转过头,不去看尘欣的眼泪望着苏铭,坚定的说道。

  “唵首,你不能留下,族人的安危,还需要你来协助族长bǎo◇命…且当你们平安的达到了风圳部落后,你还要去教那些拉苏弓箭之术……”说话的,是山痕。

  这个始终沉默寡言的汉子从人群里向外走出,他平日话语不多,但此刻kāikǒu,却是不容置疑的果断。

  “至于你,北凌……”山痕走到了北凌的身边,神色再次有了复杂。

  “山痕叔叔,我……”北凌正要kāikǒu,就在这时,却见山痕右手蓦然抬起,在那北凌颈脖yī砍立刻让北凌话语停止,整个人倒下昏迷过去。

  “你是部落未来的希望,你不能去……我留下。”山痕平静说道,走向了南松,站在了那里看着部落里那yī个个熟悉的面孔,许久,低下了头。

  乌山族长沉默,走上前,从怀里取出yī小婴儿拳头大小的兽骨,这兽骨颜色森白看起来很是寻常将此骨,递给了苏铭。

  “拿着它,此骨是yī对,有奇妙的作用,当它的颜色变成了红时,代表我们已经达到了风圳,且安全了。”

  苏铭默默地接过,珍重的放入怀里。

  乌山族长深深的看了yī眼留下的这几人轻叹yī声转身带着族人们,坚定的向着风圳的方向走去乌山部的普通族人,并没有损失太多,但他们这yī路上见到的那yī幕幕,却是让每yī个族人,在走去中,回头看着那站在那里四个身影,眼泪止不住了。

  也不知是谁第yī个挥起了手,很快,所有的族人,都在那泪水中,向着苏铭四人,挥手告别,他们知道,这四人或许无人可以活下去,他们与牺牲的那些族人yī样,准备用生命去筑建bǎo护族人的最后yī道血肉屏障。

  “苏铭哥哥。”人群前行中,yī个稚嫩的声音传出,却见那叫做彤彤的小女孩,跑了出来kǒu苏铭向前走出几步,蹲下身子,摸了摸小女孩的有些干枯的发。

  “苏铭哥哥,等yī切都过去后,阿公也回来了,那个时候,你能帮彤彤把皮皮找回来么。”

  苏铭脸土露出微笑,在小女孩的额头亲了下,点了点头。

  小女孩神色绽放甜美的笑,望着苏铭,忽然轻声在其耳边kāikǒu。

  “苏铭哥哥,我有yī个秘密,连阿妈阿爸都不知道,皮皮都不知道,你yī定要回来,回来后,我把这个秘密告诉你。”小女孩说着,咬了咬唇,忍着不让眼泪流下,转身向着人群跑去。

  苏铭看着她进入到了人群里,向着自己挥手,渐渐随着族人远去后,脸上的微笑慢慢收起。

  四周yī片寂静,天空的月,慢慢的清晰起来,那月,在今夜,是满月……那圆圆的月,高挂在天幕,与这大地的静融合后,似起了萧杀。

  月光,也要比以往明亮很多,洒落在这平原上,将四人的影子映照出来,孤独中,却有决然。

  苏铭盘膝坐下,他的身旁是雷辰,他们的前面,则是闭目的南松。至于山痕,则是在不远处,yī个人坐在那里,看着天空,不知在想写什么。

  “雷辰,坐在我的身后,你修为不足,战之起不到凌厉,让我借你气血,也可bǎo你平安。”南松缓缓kāikǒu。

  雷辰没有迟疑,立刻起身来到了南松旁,在其身后盘膝而坐,也不知南松施展了什么手段,却见yī片血光在他二人身上浮现,将二人笼罩在内。

  此后,再没有人说话,他们在等,等黑山部追兵□的来临。苏铭默默地坐着,左手抓了抓地上的积雪,将他没有伤kǒu的左手掌心清洗了yī下,使得左手很干净后,从怀里取出yī个小瓶,倒出yī粒血色的丹药,握在了左手里,闭上眼。

  时间慢慢的流逝,两○deláilín。sūmíngmòmòdìzuòzhe,zuǒshǒuzhuālezhuādìshàngdejīxuě,jiāngtāméiyǒushāngkǒudezuǒshǒuzhǎngxīnqīngxǐleyīxià,shǐdézuǒshǒuhěngànjìnghòu,cónghuáilǐqǔchūyīgèxiǎopíng,dǎochūyīlìxuèsèdedānyào,wòzàilezuǒshǒulǐ,bìshàngyǎn。

  shíjiānmànmàndeliúshì,liǎng个时辰后,当那天空的月达到了最浓之时,闭目的苏铭,有种体内血液似要沸腾之感。

  “他们来了!”南松kāikǒu。

  苏铭猛的睁kāi眼。

  四更爆发,渴望yuepiao!!!凌晨还有yī章,2号继续四更爆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