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25章 和风,许某来了!


  “和风此人竟如此yīn险!但他凭什么如此确定我能对其产生帮助?我与他准确的说,只见过一面,就是zài那深夜里的酒坊内。,。

  “且他又凭什么竟能知晓我zài这片雨林里,逃到此地后算准○le玄轮的xìng格,必定会将我引出。,。

  “他也一定算到le我不会参与此事,要么选择不动,要么选择离去,故而他察觉我要远离事端后,便口出此言”。

  “若说这些只是巧合,也并非没有可能,但这种巧合,也未免太逼真le一些”。

  “他这是要利用我来分散玄轮的注意,他断定le我可以抵抗,算出le我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灭杀le这来临的黑雾鬼脸后,为le自保与避开日后麻烦,出手与其一同交战玄轮,且就算是我为表明心志,反过来去帮玄轮,这和风也定有后续手段,会达成其毒辣之处。

  第二个选择,便是抵抗le这鬼脸后,再次选择匆匆离去,这样一来,就坐实le他之前的话语,会给我留下很大的隐患,更会让玄轮再次分心,甚至和风或许还有办法让玄轮改变念头,过来追杀我。

  再加上这和风之前突然来到雨林,让我措手不及之下,于玄轮出手之际散开le月翼威压,以此震慑,尽管避开le那一指,可却把自己推到le和风的yīn毒之内,如此一来,就算是我不敌装死,那玄轮都不会相信。,。

  “这是个死局!和风,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自保,如此害我!难怪阿公曾多次告诉我,人心险恶”。苏铭第一次深刻的体会到le这一点,他本以为只要自己不lù出敌意,便可避开一些事情让自己安全,但如今和风却是用行动告诉le苏铭,有些时候,即便不lù敌意,即便是相互陌生,也会因其他原因造成死亡。

  与和风◆比较苏铭还是过于稚nèn,尽管有些心机,但只经历le部落惨烈,只经历le山痕的叛变,没有经历过这种人心的险恶。

  实际上zài这件事之前,苏铭对于和风,内心还有过同情。

  “一切,都是■bǐjiàosūmíngháishìguòyúzhìnèn,jìnguǎnyǒuxiēxīnjī,dànzhījīnglìlebùluòcǎnliè,zhījīnglìleshānhéndepànbiàn,méiyǒujīnglìguòzhèzhǒngrénxīndexiǎnè。

  shíjìshàngzàizhèjiànshìzhīqián,sūmíngduìyúhéfēng,nèixīnháiyǒuguòtóngqíng。

  “yīqiē,dōushì因为自己过于弱小,如果我成为le强者,那么这和风岂敢如此yīn毒的利用”。这些念头都是zài那黑雾鬼脸来临的一刹那zài苏铭的脑海中闪过,zài这危急关头,苏铭被逼得展开le全部思绪,这与修为无关,这个局的解开,需要他的反应之力。

  “战,胜不le,会被利用。逃,走不掉,会被追杀……败亡除非是真的死亡,否则无人会信和风,这三条路既你都给我封死,那么就让我苏铭,闯出第四条路”。苏铭目光闪动,几乎就是那黑雾鬼脸尖吼来临的刹那,苏铭右手蓦然抬起,zài他的手中,赫然出现le那把骨刀。

  其身不退而是向前一步迈去,这一步落下,天空明月似猛的大亮起来,月光弥漫zài苏铭全身滕然间化作le◇一股火焰,使得苏铭前行之际仿佛全身燃烧,形成le一片火海。

  一刀直奔那黑雾鬼脸蓦然而去,更是zài这一刀落下时,苏铭身体外的月翼之hún出现,笼罩其身,使得苏铭的身体竟踏空而起,没有人能看到★,此刻的苏铭脚下,有月翼之hún,zài他的身体四周,同样存zàile大量的月翼之hún。

  他的刀与那鬼脸雾qì瞬息碰触,轰的一声,苏铭喷出鲜血,身子踉跄后退,手中的骨刀直接碎裂,化作le大量的碎片四散,他身体外那些无形的月翼之hún,全部一震之下,没有散去,而是再次凝聚于苏铭身体外。

  那雾qì鬼脸,zài苏铭喷血退后时,发出le刺耳的尖啸,如被狂风撕扯,四分五裂中,化作丝丝雾◆qì散开。

  “和风兄快走,许某之前惭愧,如今被点醒,拼lexìng命也要为你拖住玄轮”。苏铭话语传出,身子猛的向前冲去,月翼zài其四周,直奔那雨林深处的交战之处而去。

  与玄轮厮杀●的和风听闻此话,眉头一皱,但此刻危机,他来不及多想,却见玄轮冷笑中,不知施展le什么手段,其四周的黑雾赫然分出le一半,直奔苏铭。

  那一半的雾qì内有凄厉的嘶吼,zài半宴化作le无数如死者头发一半的雾丝,缭绕间蔓延,如绞杀一般zài苏铭前方猛的笼罩过去。

  那雾丝如密集之雨,更因这天空漆黑,使人难以看清细致,只看见这无数的雾qì所化丝线纠缠间,将这天地笼罩,猛的一缩之下,就将苏铭笼罩zài内,其样子,与毕图的青索之蛮,颇有几分相似。

  轰轰之声顿时回荡,那大量的雾丝猛的一缩,就将苏铭的身体完全的盖住,zài那不断地凝聚下,赫然形成le一个如发团之物。

  此物★足有数丈大小,其上无数丝线缭绕,封的密密实实,不lù其内半点,只能隐隐听到其内传出le一声凄厉的惨叫,那声音,属于苏铭。

  鲜血从这发团下方滴落,尽管不多,可看起来依旧是触目惊心。

  ☆这一幕,让和风心中一惊,连忙后退,玄轮冷笑逼临,右手抬起向着那发团一指。

  “不管他是不是你的同伴,种le老夫的发如丝,也……,。玄轮话语还没等说完,那天地间漂浮的发团随其一指,渐渐散开。

  可让玄轮一怔的是,当那发团打开后,里面竟没有苏铭的身影,一片空空,唯有不多的鲜血存zài,随发团打开滴落下来。

  就连和风也是一愣。

  zài他们的二人的眼睁睁中,苏铭消失le,无影无踪,竟让他们没有丝毫发现,仿佛凭空而去,显然是以特殊的方法,远逍离开le这里,因其太过突然,使得这交战之处,一下子有le寂静。

  和风面色立变,内心失去le判断,但紧接着便lù出高深莫测的微笑,身子一晃,正要逃逍,此刻玄轮怒极,猛的转身,直奔和风而去。

  轰鸣之声回荡,许久,…声凄惨的吼声传出,却见和风喷出鲜血,全身血雾弥漫,面色惨白,已然是将死般,轰的一声落下大地,zài他落地的一刹那,其全身由明亮光芒突然闪烁,那光芒刺目,让杀机追来的玄轮目光一缩。

  就zài这时,却见zài那强光里,和风整个人似燃烧qì血,猛的冲出,zài这黑夜化作le一个不断散出光芒的骄阳,其速一下子暴增数倍,竟以一种让玄轮都为之心惊的速度,直奔远处而去,玄轮神色变化,右手抬起zài身上连点数下,疾驰追击而去,很快,二人所化的两道长虹,就远离le天边,向着更远的地方加捻消失于目光尽头。

  时间慢慢流逝,半个时辰后,四周一片寂静中,zài这下方被瘴qì弥漫的雨林里,一团淤泥中伸出le一只手,这手一片干枯,如死人之爪,挣扎中lù出le一个身影。

  这身影没有头发,脸部完全凹陷下去,看起来如同骸骨,双目里一片黯淡,挣扎的爬出后,似用le全部的力qì,喘息起来。

  喘息中,他更是嘴角不断的溢出鲜血,那鲜血的颜色发黑,且带着腥臭之味。

  “玄轮,你想不到我和风还有后手,对你的追杀,我准备的极为充分,虽说浪费le就连寒菲子都不知道的一具替身之傀,使用此物,祭献le我大量的鲜血与生命,但只要我还活着,便一切足矣,你一定会死zài我的手中,阿爸,阿妈,还有族人们,我会为你们复仇!”。那干枯之人,赫然正是和风,他没有死!

  “可惜那个神秘的青年竟不知用什么方法逃离le这里,否则的话,我的计划会更完美一些,也不用如今让自己如此虚弱。

  要尽快恢复,以我那替身之傀的速度,玄轮要追上需数日,等他发现异常再返回,时间对我来说并非充足。

  但我也同样因祸得福,竟突破le凝血,寒菲子所说的方法果然有效,若是不追求血线最大程度的圆满,不去奢求哟条以上,那么zài危机下的爆发,置之于死地后,可有机会冲开尘成功。

  如今只要我修为有一丝恢复,我便是开尘强者,能画下自己的蛮纹!有寒菲子相助,我更是终于可以此具备le成为十六暗hún族的外围资格。,。和风深吸口qì,他此刻无法太过移动身体,几乎是虚弱到le极限,若非是zài那淤泥下修为恢复极慢,且担心时间拖延久le被玄轮赶回来察觉,他不会挣扎的出来,此刻唯有躺zài那里,慢慢疗伤。

  “我需要三天的时间!”和风右手艰难的抬起,慢慢伸入怀中,其怀里光芒一闪,却见一个小瓶被他拿le出来,那小瓶通体白色,几乎透明一般,可以隐隐看到里面有一些液体。

  正要用牙齿将这小瓶的塞子咬下,突然和风的身子一僵,整个人如被静止一般,一动不动,他全身汗毛猛的竖起,一股强烈的危机骡然降临,带来这股危机与让他心慌的,是一个冷漠如寒风的声音。

  “和风,许某来le,取你所说报答之物。,。

  zài和风的心神震动中,他看到lezài不远处的雨林内,慢慢走来的一个身影,那身影透出一股寒冷,如不化之冰,随着其到来,一股威压扩散。

  正是苏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