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它叫储物袋!


  苏míng抓着和风,在这雨林展开全速。一边疾驰时更吞下南离散疗伤,一连行出整天的时间,这才松缓下lái。

  这雨林越是深处,便越存在了危机,行至这里,途中苏míng便看到了数种让他头皮发麻的植物与凶兽,好在他速度极快,这才远远避开。

  这片似没有尽头的雨林里,苏míng再没找到小山,没有山洞歇息,但这里却是存在了诸多的粗大衬木,甚至有的大衬,足有十人环绕之粗。

  寻找了一颗这样的大树,苏míng将衬干内掏空,形成了一个可以居住的方寸之地,展开红色草地防护后,把和风放在一旁,自己盘膝坐下,闭目疗伤。

  但他在疗伤之时,手中却拿着一块石币,保持自己的烙印之术施展,笼罩四周百丈内,谨慎的警惕着。

  直至天色渐晚,外面漆黑一片之时,苏míng睁开双眼,阴沉的看向旁边昏迷的和风。

  和风全身长满药草,若是把他放在这雨林里,很想植物,就算是有人路过,也很难认出这是一个活死人。

  苏míng盯着和风半晌,一指点在和风眉心,立刻在和风的眉心上,便有一团黯淡的幽光飘出,这幽光若是苏míng没有施展烙印之术,是看不到。

  但此刻在他的目中,却是清晰的看到在那幽光里,存在了一个小人,这小人的样子,分明就是和风,只不过此刻的和风,一脸惊恐,身子颤抖,向着苏míng连连叩拜求饶之意很是明显。

  “我本想让你感受不到痛苦,在我淬炼之后就此死去,但你的仇,我会帮你……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苏míng缓缓开口。

  那小人颤抖越加剧烈,脸上带着恐惧张开口,顿时在苏míng的脑海中,便有和风飘忽的微弱声音传lái。

  “许兄饶命,和风知道错了,这一次真的错了,求许兄给我一次机会,给我一次机会!”和风声音微弱,但话语间透出的哀求,却是很浓。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苏míng右手抬起在他的食指上,凝聚□了一丝他施展的烙印之术。

  看到苏míng的举动和风立刻尖jiào起lái,他与苏míng数次的接触,每一次都吃了大亏,对于苏míng已然有了畏惧,在加上此刻看到苏míng那阴沉的神色,更是有☆种大难临头之感。

  “许兄,你……你若杀了我,那重宝你就得不到这重宝隐藏之地,我之前告诉你的是假的……“

  苏míng冷冷的看着和风,右手食指向其慢慢点去,正因其动作缓慢,所以给和风造成了更强烈的压力,那种生死间的压力,让和风信念崩溃,他能感受到眼前这个青年,似与自己第一次看到时不一样了,仿佛经历了这些事情后,在心智上成长了不少。

  “你别杀我那重宝我给你,完全给你……还有我知道邯山先祖坐化之地的一些秘密,这些事情就连那三个部落都没有全面了解……”和风急速舁口,但苏míng的食指却是没有停顿距离和风已经不足七寸。

  在这无形的威压下,和风露出绝望他立刻再次开口。■

  “我知道这红色草地正确的使用方法……我还知道那面具的秘密,我……我……我对你有用,我知道邯山城三个部落之间的关系,还有他们中的重要人物。

  我在邯山城还有房舍,在这附近还有洞府,很▲■

  “我知道这红色草地正确的使用方法……我还知道那面具的秘密,我……我……我对你有用,我知道邯山城三个部落之间的关系,还有他们

  “wǒzhīdàozhèhóngsècǎodìzhèngquèdeshǐyòngfāngfǎ……wǒháizhīdàonàmiànjùdemìmì,wǒ……wǒ……wǒduìnǐyǒuyòng,wǒzhīdàohánshānchéngsāngèbùluòzhījiāndeguānxì,háiyǒutāmenzhōngdezhòngyàorénwù。

  wǒzàihánshānchéngháiyǒufángshě,zàizhèfùjìnháiyǒudòngfǔ,hěn隐秘,别人好不到,我都给你……

  我……”和风已然语无伦次,颤抖中看着苏míng的手指,距离他越lái越近,rú今已经是只差三寸。

  “我阅历比你多一些,我可以对你产生帮助,这附近的一切我都了解,有我相助,你在这里会rú鱼得lái……”和风最后几乎是尖声jiào喊,绝望的闭上了眼,苏míng的手指,在他身休一寸外,停顿了下lái。

  “我不信你。”苏míng缓缓开口。

  和风立刻睁开眼,目中露出对生命的渴望,仿佛此刻苏míng的这句话,是他在死亡前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不能松开。

  “你相信我,我百度求魔吧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可以认你为主,这个很容易的,你……你把烙印之术凝聚成一点,印在我身上,与我融合在一起后,我只能成为你烙印之术的一部分,你只需心念一动就可杀我,我无法反坑的。

  而且我马上就是开尘境,对你的帮助很大,我们可以○去杀了玄轮,用他的身体作为主人炼制傀儡之物……我……”

  没等和风说完,苏míng蓦然一指点去,按在了和风所化这幽光小人的眉心,在和风一声凄厉的惨jiào中,眼看其幽光小人黯淡,数息之后就会消○散,一旦消散,和风将是真正的死亡,就算是其身体依旧有生机,但实际上,这世间已经没有了和风这个人。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害我!”苏míng阴沉开口。

  “我没有……这次真的没有……”和风惨jiào中,话语越lái越虚弱,其幽光已经散去了大半,脸上露出苦涩,慢慢闭上了眼。

  就在其幽光小人要完全散去的一瞬,苏míng目光闪动,将烙印之术凝聚一点,融了进去。

  和风所化幽光小人,立刻从消散中稳住,神色露出痛苦,但其睁开的目中却是带着惊喜与对生命的渴望,他没有反kàng,任由融合,在一炷香后,当他所化的幽光小人稳定下lái后,跪在了苏míng的面前,神色露出恭敬。

  与此同时,苏míng的脑海中多出了一道思绪,这股思绪仿佛与和风相连,只要心念一动,便可将其完全抹去。

  “我知你心中不甘。”苏míng望着和风幽光小人,缓缓开口。

  “小人……不敢……””和风苦笑,看着苏míng,再次低下了头。

  “我可给你一个机会,若你全心助我,百年之后,我会给你自垩由。”苏míng平静的说道,看着和风。

  和风听闻此话,猛的抬头,望着◆苏míng。

  “主人此话可真?“

  “你我没有深仇大恨,至始至终都是你在算计我,我都是在反kàng,为何要骗你。”苏míng冷冷说道。

  和风沉默,内心苦涩,片刻后他目中露出▲果断。

  “主人可拿出我……我储物袋里的那个面具,此面具是仿造先祖之物,虽说无法相比,但带上之后,但戴上之后,施展烙印之术,不需拿着灵石。

  “储物袋?灵石?”苏míng一愣。

  “主人不知晓并不奇怪,那袋子很少有人认识,小人也是从族中的典籍里才知晓,那是先祖留下之物,jiào做储物袋。

  至于灵石,就是我们蛮族的石币。“和风在旁解释。

  苏míng看了和风一眼,从怀里取出那紫色的袋子,从里面把面具拿了出lái。

  “主人的确很谨慎,这面具若是你之前裁上……”和风苦笑,坦然说道,尽管没有说完,但苏míng已经明白,他看到和风似很吃力的抬起右手,在那面具上一点,顿时这面具竟同样在眉心处,散出了幽光,那幽光被和风一吸之下,完全吸入体垩内,使得其黯淡的身体,很快就饱满起lái。

  “还请主人再拿出储物袋里的一枚红色的灵石。”和风轻声说道。 ★
  “你rú今的样子,是什么?“苏míng没有立刻取出,而是看着和风,缓缓开口。

  “我也不太清楚,这是长久修炼烙印之术后所化,在先祖留下的典籍里,曾说过这种状态,jiào做灵体,尽管很□弱,但惟有修炼这烙印术的开尘境才能具备。

  若是达到了祭骨境,修炼这烙印术之人,体垩内存在的灵休就被称为灵婴,甚至若能再强的话,达到了传说中的蛮魂境,则可称之为元神。

  可惜很多典籍都被当年三部抢走,刻余的那些,也被玄轮夺去,否则的话,主人可以亲自看看。”和风低声说道。

  “你要那红色的灵石,做什么用处。“苏míng沉吟片刻,目光冰冷。

  “主人放心,小人既决定认主,又有百年约定,便不会背叛,小人索要红色灵石,是要以此融入我的灵体垩内,借它之力,与这面具再次融合,此后主人带着此面具,便可不需拿着灵石就可施展烙印之术。只需当这红色灵石散碎后,再换一个灵石就可以。

  而且这面具具有改变气息的效果,小人只用过两次,且看到之人都已被我杀了,主人就算是裁上,也不用担心会被人认出与我有关。

  我也能以此面具为依附,对主人提供我阅历上的帮助。”和风话语很有条理,显然已经从之前的惊慌崩溃中恢复了过lái,再次成为了那心机深处的和风。

  苏míng目光闪动,盯着和风,许久之后忽然开口。

  “不用了,我还是习惯拿着石币施展,至于这面具,我还有其他用处,至于你的栖息之处……”苏míng右手抬起虚空一挥,立刻便有月翼之魂大量出现,这百度求魔吧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月翼之魂外人看不到,但和风却是在看到后,神色立刻一变,但却不敢反kàng,任由那些月翼之魂狰狞而lái,将其环绞,后,似形成了严密的封锁,猛的拉入苏míng体内。

  有大量的月翼之魂在,苏míng也不怕这和风起什么波浪,且通过这些月翼之魂的封锁,苏míng可以做到将和风与外界的联系完全封死,使得他一些隐秘,此人发现不了。

  做完这些,苏míng脸上露出疲惫,这些日子lái,与和风的一幕幕,让苏míng不仅是身体,更是心中泛起劳累之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