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我忘了什么……


  苏铭站在远处,他本已经离开,在方木de陪伴下,去安东部de临时住所休息,但途中被那突如其来de轰鸣引动,且听那shēng音传来de地方,似乎就是阁楼所在,见安东部族人纷纷惊容赶去,方木更是焦急不安,便随着又回来。

  他看到了那阁楼化作飞灰,更看到了在那废墟中de女子,看到了此女望向自己,带着复杂de目光,还看到了这女子,如今正yī步步,向着自己走来。

  苏铭脸上带着漆黑d■e面具,外人只能看到黑袍下de他透过面具de双目,看不到苏铭de神情,在沧兰走来de过程中,苏铭身旁de安东部族人,yī个个纷纷向着沧兰恭敬见过,直至沧兰站在了苏铭de面前。

  苏铭目光平静,■望着yǎn前这个秀丽娇小de女子,这女子很美,在她de脸上看不到岁月de痕迹,让人分辨不出她de年纪。

  “姑教”方木在苏铭身边,连忙恭敬开口。

  沧兰似乎没有听到,她望着苏铭,神色透出复杂,仿佛欲言又止,那奇怪de样子,让苏铭有了警惕。

  “墨兄,能告诉我你de真名么?”许久,沧兰轻shēng低语,她shēng音里透着yī股柔弱。

  苏铭眉头微皱,没有开口。
○   “当你有yī天想起了什么……可以来天寒宗找我……”沧兰低头,向着苏铭欠身,再次深深de看了苏铭yīyǎn,那目中透出de已经不是复杂,而是yī丝怜悯,转身离去了。

  “阁下de话,什么意☆思。”苏铭始终皱着眉头,对于这女子此番莫名其妙de话语,让他在不解de同时,却是不知为什么,心中泛起yī丝空空de感觉。

  沧兰没有回头,yī步步消失在了远处她没有回答苏铭de问题或许这个问题,就连她自己也都还在迷茫。

  “墨前辈,地……她是我姑姑,名叫方沧兰,十年间闯邯山链成功,成为天寒宗弟子……”方木在旁犹豫了yī下,低shēng开口。

  苏铭点了点头,望着远处沧兰消失de尽头隐藏在面具下de面孔上,有了疑惑。

  安东部很大,尽管苏铭只是在这yī座山峰上,但也感受到了安东de磅礴,方木本打算带着苏铭在安东部熟悉yī番,可因沧兰de出现苏铭心中起了莫名de烦躁,直接回到了安东部指定de居所内,便独自yī人沉默下来。

  方木知晓苏铭性格古怪,偏好喜静让人送上食物与yī些果子后,便恭敬de告辞离去。

  房间不大,依山而起,没有潮湿之感,时而阵阵清风吹来,让人精神气爽,可如今苏铭盘膝坐在那石床上,将这些忽略了,他de脑海中浮现沧兰那带着yī丝怜悯de目光,这目光让苏铭疑惑de同时,越来越烦躁起来。

  控制不住de烦闷,他总觉得沧兰有些◎话没有说。

  “我与方申在阁楼内时,此女应也在那里……我走后,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这阁楼崩溃,这女子也都受伤……

  她之前那番神情不似作假,而且……以她de身份,也没有必要在我面前○作假。”

  “她de话,是什么意思……当我有yī天想起了什么,可以去天寒宗找她……我会想起什么?”苏铭百思不得其解,目光闪动,沉吟着。

  “想起什么……这句话如果反过来听,就表示我忘记了yī些什么,所以才会有想起之言。可我,忘了什么?”苏铭闭上yǎn,他本不会因对方yī句话就乱了心神,但就连他自己也无法理解,为何在听了这句话与对方那怜悯de目光后,自己竟莫名烦躁,仿佛想要大喊时,却★突然发现自己成为了哑巴(百度求魔吧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发不出shēng音。

  苏铭闭着yǎn,仔细de回想自己de记忆,从孩童时略有模糊开始,直至如今,许久,他睁开双目。
  “故弄玄虚!”苏铭冷笑,尽管心中还是烦乱,可却强行让自己不再去思索这件事情,而是慢慢沉浸在打坐之中,让自己缓缓地平静下来。

  时间流逝,很快就是黑夜,黑夜de安东部,因外面雾气de缘故,不复以往de热闹,而是yī片寂静。

  这yī夜,苏铭多次尝试入定,但直到快要天亮时才让心绪平静下来,将沧兰言语弓动de烦躁平息,只是尽管平息,可在苏铭de心中,今天发生de这yī幕事情,却是如yī颗种子,深深de被埋下。

  第二天,清晨de时候,本应有阳光普照,可因雾气太大,就连阳光都被遮盖住,使得天地雾蒙蒙de,yī片昏暗。

  好在这安东部de山峰有其特殊de布置,在此山上视线若不望向太远,还可依稀看清,在清晨之时,方木来临。

  他带来到了其父传达deyī个消息。

  允许苏铭成为安东部客家,享受安东客家deyī切待遇,同时可加入这yī次邯山密道之行。

  “墨前辈,其实你不需进入邯山(百度求魔吧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密道de……那里据说很是危险,进入者中我们三部族人不多,大都是被招揽吸纳de客家。

  且在那里,生死往往yī线,三部看似融洽,可实际上暗斗不少,尤其是在邯山隐秘之地里,更是如此……”方木指弓苏铭,前去安东部山峰之顶,他de父亲与族中de几个首领都在那里等待,送入下yī批人进入邯山隐秘之处。

  “每yī次万古yī早雾起时,邯山密道开启,都会死去很多人”前辈需要什么草药,完全可以告诉我,我让阿爸安排人去取来就是。”方木带着苏铭yī边走向山顶,yī边低shēng说着,脸上带着焦虑,关切之意虽说与其自身☆相关,但也难得。

  苏铭目中露出柔和,yǎn前这个少年,在这四年多来得到了他de好感。

  “没事,我进去后谨慎yī些就是。”苏铭shēng音不再冷漠,抬起手摸了摸方木de头,如同他小时★候阿公时常摸自己de头yī样。

  对于苏铭de动作,方木yī愣,显然是这多年来,苏铭de冷漠与孤僻给他de印象太深,如今这举动,让他有些不适应,在听(百度求魔吧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到苏铭de回答后,他很快就将此事忽略,轻叹yīshēng。

  “前辈既已决定,晚辈就不再劝说,不过前辈要小心其余两部de客家,能进入邯山密道de,没有弱者……”方木说着,从怀里取出yī卷木简●,递给苏铭。

  “前辈,这些年你帮我疗伤,晚辈除了为你寻找草药外,也没什么能做de,这卷木简里有颜池与普羌客家之人deyī些信息,希望能对前辈有所帮助。”

  苏铭闻言接过这卷木简,打开yī看,里面密密麻麻有很多de小宇,还有yī些画像,尤其是那些宇体上存应了木屑,看起来应是刚刚刻出不久。

  “还有,每yī个为安东部进入邯山密道de集家,都有机会选择yī样仿蛮器,阿爸让我转告前辈,yī会选择时,要选鞭子。”方木低shēng说着,没过多久,便带着苏铭来到了这安东部山峰de顶端。

  此地平坦,如被削去了峰尖,雾气颇浓,依稀能看到在此地de正中间,有九个身影盘膝坐着。

  有七人环绕在外,正中间里有二人,看不清样子,但能感受到从这二人身体内,传出de阵阵气血之力。

  将苏铭送到这里,方木退后几步站在远处,在这等阶森严de部落中,他就算是族长之子,于这种场合,也不能靠近。

  苏铭神色平静,向着前方这九人yī步步走去,随着其接近,他目中慢慢有了凝重,这九人里,无yī不是强者。

  尤其是环绕在外de那七人中,最上方deyī个老者,此人穿着蓝色de衣袍,白发苍苍,尽管闭着yǎn,可他坐在那里,如龙盘虎踞,让苏铭de心跳yī下子加快。

  老者左侧,坐着de正是安东族长,这铁塔般de汉子目光炯炯de望着苏铭,脸上露出微笑。

  在老者右侧,同样坐着yī个强壮de汉子,但此人应并不太高,就算是盘膝时,也要比方申矮上yī些,但从他身上传出de气息,竟不弱于玄轮,显然他已经开尘。

  目光yī扫,这环绕在外de七人,除了那老者与这略有矮小de汉子外,还有yī人,也同样达到了开尘,此人同样是yī个老者,穿着黑袍,背对着苏铭。

  “好yī个安东部,我如今看到de,就有三个开尘……且那蓝袍老者,给我de感觉超过了玄轮…其余几人,也都是气血磅礴,恐怕都在八百多条以上。

  而且,这应该还不是安东部力量de全部……至于中间这两个人,莫非是与我yī同要进入邯山密道de客家?”苏铭不动shēng色,在临近后脚步停顿下来。

  “你就是墨苏?”yī个冰冷deshēng音缓缓传来,说话之人,是坐在那矮小de开尘汉子身旁,yī个穿着红袍de中年男子,此人神色冷漠,尽管隔着雾气,但在话语飘来时,同样蕴含了寒意。 ◆
  “是。

  “苏铭平静开口。

  “就是你半途加入我安东部,欲成客家,更提出荒谬de要求,想进入邯山密道,此事尽管有族长作保,但这等突然到来之人,必定是意图不轨,还带着面具,让人◆可笑。除非他能证明资格,否则今日,我,不同意!”这中年男子冷笑,目光在苏铭身上yī扫后,便看都不看,而是盯着其对面de安东族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