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60章 邯空!(第三更)


  斜刺入大地的剑船,其上如流水一般的幽光,在与这蛮像所化巨大女子面孔碰触到一起的刹那,上面的幽光顿时一颤,渐渐不再流转,而走出现了凝固的迹象。

  与此同时,那巨大的女子面孔,其色泽同样☆随之的黯淡,仅仅是数息的时间,就每佛耗费了大半之力,看其流逝的速度,似无法让这剑船上的幽光流水完全凝固。

  眼看这剑船上的幽光凝固之速有了缓慢,甚至在一些地方已经不再凝固,而是有了恢复的痕迹。

  这女子面孔眉心上的颜鸾,其双目一闪,露出遗憾之意,双手抬起,猛的点在了与之融合的这女子面孔上。

  在她双指落下的瞬间,这女子面孔猛的红光强烈的闪烁,形成了一道强烈的红芒,冲天而起,这红芒冲向星空,化作了巨大的波纹冲击,向着八方扩散,转眼间,就几乎覆盖了这整片天空。

  一声长笑悠悠传来,却见在这冲天而起的红芒内,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这身影的凝实,几乎瞬间就完全清晰起来。

  这是一个穿着红袍的lǎo者,一头白发,但却红光满面,他背后背着一个巨大的葫芦,从红芒内一步迈出。

  在他出现的一瞬,整今天地轰然颤抖,那星空似无法承受,就要崩溃,大地更是颤抖,四周▲无数的山谷,在这轰鸣中坍塌了不少。

  “颜鸾见过周左教!”颜鸾恭敬开口,此刻随着lǎo者的出现,颜鸾相融的那女子面孔,也已经在黯淡中消失了。

  “破四层空间传送之法,果然玄妙!颜池部能☆明悟此法,将之献给lǎo夫,你部当立首功!“那红袍lǎo者大笑,目光闪闪,盯着下方那正恢复幽光流转的剑船。

  “邯空,你以为藏在这里,我天寒宗就奈何不了你么!你以为四层空间禁制,我蛮族不懂,就算明知道你在这里,也杀不了你?“红袍lǎo者长笑,右脚抬起,向着地面那剑船之物猛的一步迈去。

  “若是完整的四层空间禁,lǎo夫的确无法破开,但我蛮族颜池部明悟了你的空间禁,使你此禁有了破绽,lǎo夫如入……可以打开!”红袍lǎo者临近剑船,右手抬起,虚空一挥之下,却见在这剑船上空,出现了一只红色的鬼爪,一把抓向此剑船。

  这鬼爪,绝非生灵可以拥有,在出现的一瞬,颜鸾神色露出强烈的★渴望与恭敬,不仅是她,一旁的寒菲子与那些颜池部的族rén,在那女子面孔消散后,也恢复了自垩由,纷纷看去时,神色恭敬不已。

  “蛮魂境……”凝聚属于自己的蛮像,我就是蛮,蛮就是我……”寒菲子双目▲明亮,喃喃。

  鬼爪临近,抓向此剑船,此物上流淌的幽光,蓦然一震的同时,发出了轰鸣之声,却见那幽光崩溃,如碎片,如水滴,生生从这剑船上脱离,向一旁倒卷而去。

  这剑船震动之下,其上的禁制,骤然瓦解!

  “邯空,自八千年前降临我蛮族,受二代蛮神自身所化法则限制,修为只能发挥到蛮魂境中期,也就是你们仙域的婴变,列位外域击杀榜第一百四十七位!

  今日lǎo夫天寒宗左教周山,奉三代蛮神遗诏,前来索命!”红袍lǎo者声音如雷霆审判,轰然传开的同时,他身影化作一道火红的长虹,直奔这失去了禁制的剑船而去。

  砰的一声巨响,lǎo者已然冲入其内,颜鸾目光闪动,一同冲入进去,其后寒菲子还有那些颜池部的族rén,也随之一一冲入。

  此时此刻,在这片大地的底部,在这剑船深深埋在百度求魔吧更新,耳根书迷官方yy:3943]地底的那一裁的某一个位置旁,有一条通道在很多年前被竖着贯穿,如今,在这通道一处紧靠着此剑船的尽头处,随着禁制的破开,那石壁轰然崩溃,碎裂成无数块倒卷激垩射。

  “破开了!”南天一脸激动,他身子猛的向前一步迈去,看其样子,似要第一个闯入进去,但他的身影几乎刚一动,玄轮已然冲出,将其越过后,成为了第一个进入者。

  南天及丑怒紧随其后,二rén冲入这失去了石壁后,露出的入口。

  苏铭睁开了眼,他的目中有血丝弥漫,默默地站起□身,看着那通往邯山lǎo祖闭关之处的入口,隐藏在面具下的面孔,有了复杂。

  他的耳边,那呼唤的声音焦急起来,不断地召唤他过去。

  “这邯山lǎo祖的声音,与我在这条红色路途中沉浸的虚幻◆□身,看着那通往邯山lǎo祖闭关之处的入口,隐藏在面具下的面孔,有了复杂。

  他的耳边,那呼唤的声音焦急起来,不断地召唤他过去。

  “这邯shēn,kànzhenàtōngwǎnghánshānlǎozǔbìguānzhīchùderùkǒu,yǐncángzàimiànjùxiàdemiànkǒng,yǒulefùzá。

  tādeěrbiān,nàhūhuàndeshēngyīnjiāojíqǐlái,búduàndìzhàohuàntāguòqù。

  “zhèhánshānlǎozǔdeshēngyīn,yǔwǒzàizhètiáohóngsèlùtúzhōngchénjìndexūhuàn中出现的那个声音完全不同,分明不是一个rén。”苏铭微微闭上眼,神色有了迟疑。

  “墨苏大rén?”苏铭身旁的东方华,本欲踏入进去,丑苏铭没动叫犹豫了一下,低声问询。

  “我要想想,你若要进,便先行进去吧。”苏铭平静开口。

  东方华内心犹豫,看了看入口,目内露出一丝渴望,他想要变强,眼前是一个机会,若放过,他不甘心。

  又等了半晌,他见苏铭依旧是在那里沉思,便咬牙之下向着苏铭一抱拳,身子一晃直奔入口,转眼消失在了其内。

  如今这通道尽头处,便只刻下了苏铭一rén,默默的站在那里,耳边、脑海中有焦急的呼唤回荡。

  片刻后,苏铭睁开眼。

  “赌,还是不赌……邯山lǎo祖没死,如此呼唤我,此事诡异莫测,再加上之前红色途径的奇异,我可以断定,进入其内,凶险极大!”苏铭喃喃。

  “但,这或许是我如今,唯一的机rén……知晓我记忆到底缺失了哪一部分,知晓在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苏铭在这通道的尽头来回走动,目光闪闪。

  “hé风曾说过,修炼邯山lǎo祖的术法,可以凝聚成灵体,而一旦有了灵休,就可施展一种诡异的术法,如当年在我没彻底收服hé风时,若戴上了那面具,就会中了hé风这术法。

  此术他后来也hé我提过,叫做夺舍……唯有具备灵体者才能施展,可以占据别rén的身体,可以在夺舍的过程中翻动别rén的记忆……

  具备灵休的rén,是修炼这烙印之术后才会凝聚出来,我如今所遇,除了hé风,就只有这邯山lǎo祖才拥有。”

  苏铭脚步一顿,神色有了果断。

  “可以赌,但不能冒险,不求有完全的自保手段,但也要有一定的把握后,才可去赌这一次!记忆尽管重要,可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如果猜测是真的也就罢了,可一旦是我想多了,凭白为此送出性命……不值!“

  “这邯山lǎo祖如此焦急呼唤,先不说他与我之间是否存在某些联系,此事与此地被破开有关“……”而且他呼唤我,想来不是把我引入后单纯的害了性命。

  那么他之所以这么做,除了某种我不知晓的原因外,便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hé风所说的夺舍!

  阿公曾教过我,遇到事情若想不明白,可以尝试把自己换做对方,以对方的经历为依据,推算出对方的心思。

  如果我是邯山lǎo祖,在这里多年,不外出,眼睁睁看着三个奴部反叛而无法改变,那么他应该是受伤了,而且不是轻伤……且如今颜池部打开了禁制,颜池部背后有天寒宗,此事也定有天寒宗之rén在内。

  邯山lǎo祖,此番十之会死!

  他呼唤我,很有可能,就是为了hé风曾说过的夺舍!夺舍我的身休,避开了此番杀地……至于之所以会选择我,或许是因我的体内,存在了这条血肉脉络……”那么是不是说,青色小剑,血色草地等物,之所以选择了我,也是于此有关!

  一步步,将我引来这里……“苏铭目露寒光。

  “他活不了多久,颜池部敢破开禁制,定有十足把握杀了他……最安全的做法,就是在这里等着,不进入,过不了太久,这邯山lǎo祖就会灭亡。

  这是安全的方法,可若是这样,我得不到邯山lǎo祖的修炼之法,而且也得不到我想要的答垩案,得不到我的记忆里,失去了多少……”

  苏铭嘴角有了冷笑,盘膝坐下后右手抬起,一指点在胸口,立刻体垩内气血翻滚,如在体垩内掀起了怒浪冲击。

  几乎就是苏铭一指落下的刹那,从他的胸口处立刻有一团幽百度求魔吧更新,耳根书迷官方yy:3943]光被生生的逼出身体,那幽光里,正是hé风的灵休,他闭着眼,似在沉睡。

  苏铭望着hé风灵休,右手在上一碰,一片波纹荡开,从hé风灵体上扫过之时,hé风灵体一颤,慢慢睁开了眼。

  “主……”刚刚苏醒的hé风,目中还有茫然,但当他看清了四周后,尤其是看到这通道尽头入口的脾间,他整个rén猛的一颤。

  “这里是……这……”

  “hé风。”苏铭缓缓开口,声音低沉,带有一种威慑之力。

  “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苏铭望着hé风,沉声道。

  ●“主rén请说,只要hé风能做到,不敢推辞。”hé风连忙收紧心神,谨慎的开口,但内心却是有些紧张,他不知道苏铭要让自己做什么,尤其是在这个地方将自己强行唤醒。

  第三更送上,求yuepia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