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又一个约定……


  苏铭闭上眼,平静了下心绪,打开了势一个锦盒,在这锦盒被打开de一刻,有药香扑面,那香气很淡,可在闻到药香之时,苏铭似听到了一声声bú知如何吹奏起来de曲乐。

  那曲乐之音缭绕,优美动听,让人bú由得会去想,此音唯有天簌……

  许久,苏铭看向这锦盒,其内有三株药草,这药草de样子很奇特,如树枝一样,但在上面却有一些小孔,至于那优美de曲乐之声,并非是幻觉,而是有风吹来,从这药草上de诸多小孔里吹过后形成。

  “天箱枝。”苏铭右手抬起在上一拍,立刻这三株天策枝连同那锦盒消失在苏铭手中,被他收入到了储物袋里。

  目光落在第èr个锦盒上,苏铭呼吸略有急促,他尽管知道这里面装de地形图或许并bú全面,但这毕竟是一个希望。

  他de手缓缓de放在锦盒上,正要打开de一刹那。

  “你若将其打开,就一定要治好方木。”一个柔弱de声音,在苏铭身旁传来,随着声音出现de,还有一阵淡雅de幽香。

  这香气虽说是在天箱枝药香之后,但却给人两种bú同de感受,药香如陈,此香如梦。

  苏铭神色如常,没有变化,他早就察觉到了寒沧子de来临,没有因寒沧子de话语而有所停顿,苏铭平静de将此锦盒打开,看到了里面放着de一张叠起de兽皮。

  望着这张兽皮,苏铭目中有了复杂,他忽然有些bú敢去看了,他害怕自己所看de,与自己所知道de,有了bú同他害怕这世间,没有……乌山!

  寒沧子轻步来到苏铭对面,盘膝坐下静静de望着眼前这个带着面具de男子,对于苏铭目中没有去掩饰de复杂,她能看到。

  èr人没有开口,在沉默了半晌★后,苏铭拿起了锦盒里de兽皮,在面前将其打开,凝神看去。

  “失望么?”寒沧子轻声开口,她话语很柔听到人耳中有一种说bú出de感觉,如她de人一样,外表柔弱楚楚动人de美丽,但内心却是坚强de●■超过了很多de男子。

  苏铭望着面前de地形图此图所画颇为详细,bú但包括了邯山附近de一切地形,甚至连四周也都颇为细致,从此图上看,南晨之地极为辽阔。

  只是,这张图虽说细致但却bú★是苏铭想要de。他闭上眼,沉默了。实际上苏铭自己也知道,他想要de那种地形图,恐怕bú是一小中型部落可以给予de,可知道是一回事期望又是一回事。

  “有些。”他此刻de心,如他方才de目光一样复杂,他既希望所看de是自己渴望de地形图,但又隐隐bú希望看到,这种复杂,源于他心底被埋葬de迷茫。

  “此物你只能看,bú能带走。”寒沧子看向苏铭de目光,有了怜悯,轻声开口。

  “我知道。”苏铭睁开眼,没有去看寒沧子,而是望着远处漆黑下来de天地,他bú知道他此刻de样子,落在寒沧子目中,她看到了孤独。

  “你曾说,当我有一天想起了什么,可以来找你。”苏铭喃喃。

  “是。”寒沧子轻声道。

  又是一阵沉默,这一次沉默de时间略久一些,暗下来de天空有了明月,在那明月de四周环绕着点点星辰。

  风吹大地,掀起了寒沧子de青丝,飘摇间使得此刻de她,在月光下有了一种别样de美丽。

  “你看到了什么。”苏铭打破了沉默,喃喃说着。

  寒沧子没有说话,而是咬着下唇,望着苏铭,她de双眸有动人de芒,看了苏铭许久,她仿佛有了决断。

  “你……能与我结一个约定么……”

  约定这èr字从她口中说出de一刹,在被苏铭听到de一瞬间,苏铭心神猛de一震,这种震动是bú受他de冷静控制,是即便隐藏de再深,被盖住de再彻底,也会因一些事情,因一些话语de出现而被触及de伤悲。

  此刻,这伤被触摸,化作了悲如潮水一般弥漫在苏铭de身体内,灵魂中,让他看似如常,但心中de一切,外人岂能知晓。

  bú过,寒沧子尽管也bú知晓,但凭着她女性de直觉,却是立刻发现,眼前这个墨苏,除了给她孤独de感觉外,多了一种说bú出de哀伤。

  “你……”寒沧子一愣,她是聪明de,她几乎马上就猜侧到,自己de话语里,或许有那么一个词语,是眼前这个墨苏哀伤de根源。

  “约定么……”寒沧子没有说出。

  “约定……”苏铭de心有了刺痛,他de身体没有颤抖,但那哀伤却控制bú住de涌现,这个词语,对他有特殊de含义。

  曾经,有一个女子,站在雪中,含笑de看着他。

  “风雪中,我们一路走下去,是否会走到白头...…”

  曾经,有一个女子,在他de背上抱着他,èr人de心跳似一样de起伏,那埋在他背部de脸,红了。

  “能与我一起,绕圈圈么……”

  曾经,有一个女子,站在那里,咬着唇,美丽de双眸闪动着野性de魅力,为他扫去衣衫de雪。

  “苏铭,这是一个约定……我等你……”

  这是一个约定,而苏铭,是一个没有去如约de人……

  “快五年了……或许,bú是五年……”苏铭de心更痛,带着苦涩。

  这世间de悲哀有很多,或许他并bú是最深de一个,但最深de哀伤如果是生与死,如果是无穷de岁月阻隔,那么苏铭de伤,则是bú知道是否存在了生与死,bú知道是否存在了岁月de阻隔,这种加上了迷茫de伤,至痛。

  “对bú◇起……”寥沧子咬着唇,轻声开口,她体会bú到苏铭de伤,但可以感受到眼前之人此刻de悲。

  “什么约定。”苏铭de声音有了沙哑,看着身前de寒沧子,看着其青丝被风吹动de遮盖了并非熟悉de脸后☆,依稀间,他似乎看到了白灵。

  bú同de时间,bú司de地方,bú同de人,一个同样de词语一约定!

  “帮我杀了司马信,杀了他,我会告诉你我看到de一切!”寒沧子轻声说着,在说出司马信这个名字时,她de呼吸有了刹那de急促,右手下意识de握紧。

  “司马信是谁?”这些细微de举动,苏铭看到了。

  “天寒宗有史以来,被誉为天资最高之人…“,能在万古一造之日听到èr代蛮神de魂吼,被称之为最有可能成为第四代蛮神de人之一!

  我de师兄……也是他,伤了方木这个孩子。”寒沧子低着头,轻声开口。

  苏铭平静de看着寒沧子,没有说话。

  “我知你定疑惑,以司马信de身份与修为,如何会伤方木这个孩子……“寒沧子抬起头,月光下她de容颜,尽管bú是绝美,但却仍可让人忤然心动,只是,bú包括苏铭。

  “说下去。”苏铭抬头看了看天空de明月。

  “你听没听过蛮种无心**……此术是èr代蛮神所创,司马信所修,就是这种蛮术,此术自èr代蛮神创造以来,后代蛮族无人可以修行完整,难以发挥全力,无法修到无心,因此bú得大成。

  此术一旦大成,所有其蛮种de成长都会冥冥奉献给他,èr代蛮神就是以此术,用之于外域,成就了自身蛮神身份。

  司马信天资de确惊人,他本是多情之人,另辟新径,以情入心,分化蛮种分出种情,因无情,故而无心!

  方木此子出生之时蛮公曾观其资质,认出他为我安东部未来希望……司马信当年随天寒宗使看来邯山城选取弟子……

  方木,成为了他de蛮种,我,被他种了情。”寒沧子平静de说着,仿佛说debú是自己,但她越是如此平静,苏铭便越是可以感受到她内心de仇恨。

  “方木没有伤,他是司马信de蛮种,你若真能将其治愈,也会得罪了司马信。”

  苏铭沉默,看着寒沧子,对于她de这番话语,他并非全信。

  “方木既被看出是安东部de希望,为何出了此事,安东部没有阻止。”

  “阻止de了么?连我哥哥身为族长都bú知晓此事,认为方木只是被人所伤,知道这件事情de,整☆个安东部除了我,只有蛮公。

  他bú会去阻止,甚至就算我哥哥知道了内情,也会沉默,司马信de蛮种很多,能成为他de蛮种,能为第四代蛮神de出现奉献一份力,在很多人看来,是荣耀。

  甚至★我bú知道若是方木自己知道了答案,他是否也会认为这是荣耀……但我,bú这么认为!”寒沧子抬头,美丽de双眸望着苏铭。

  “你是这么认为de么?”

  苏铭没有说话。

  “bú但是蛮种认为此事是荣耀,还有如我这样被种了情之人,也几手都以此为荣,这蛮族,已经bú是当年一代、èr代蛮神带领下de蛮族了……

  这是一个病态de蛮族,一个全部人都沉睡de蛮族,一个以牺牲为荣,以奴役为荣de蛮族!寒菲子,也逃bú出这个命运!”寒沧子声音有了急促。

  苏铭看着她,眼前这个女子de这番话语,让他觉得此女有些bú同。

  “我怎么才能相信你?“许久,苏铭慢慢开口。

  寒沧子沉默片刻,脸上有了红晕,看了苏铭一眼,银牙一咬。

  更新晚,理解,见谅。没有爆发,可还想要yuepiao</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