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两天!


  黑夜里de邯山城,有一些微弱de灯火在风中摇摆,顺着那些灯火传来de地方,可以看到那是一处处在夜里依旧有人de酒栈。

  苏铭走在邯山城de街道上,看着四周熟悉de屋舍,默默de走过。

  “来到此地,已经很多年了。”苏铭de脚步一顿,在他de前方,是一处酒栈,其内在这深夜里,客人不多,大都独自喝着酒,偶尔会低声言论一些。

  门旁de一张桌椅上,店家是一个二十多岁de青年,挂着下巴,在那里睡着了。

  一股说不出de感觉,缭绕在邯山城内外,似化作了压抑,沉甸甸de落在此城所有人de心中,故而在这深夜里,这些酒栈内依旧存在了喝酒de人。

  “又来到了这里。”苏铭望着此间酒栈,他记得当年自己第一次来到邯山城时,曾在这里遇到了和风,遇到了寒菲。

  “来时此地,如今要走了,还是此地……”苏铭笑了,索性不再走去,迈步踏入这酒栈内,里面环境依旧如记忆◆里de一样,苏铭de走来,也没有引起太多de注意,唯有那睡着de店家,似被苏铭走来送入de风吹动,睁开稀松de眼,瞟了苏铭一眼。

  苏铭如今de样,是他真正de相貌,这幅样在邯山城中看到de人◇,实在是太少,即便有人曾看到,也很难将他与名震邯山de开尘圆满者,亦或者是tóng样名气极大de墨苏联系在一起。

  走进酒栈,来到当年他坐过de桌旁,苏铭坐了下来。

  不多时,便有店家打着哈气走来没有问询,而是直接在桌上放了两壶酒,还有一些下酒de食物,随后离开,回到了门旁de桌椅处,挂着下巴,再次瞌睡起来。

  苏铭拿起酒壶,放在嘴边喝了一kǒu,这酒一如他当年喝下时一样,在嘴里化作辛辣如火一般在胸kǒu内似成了一各火线。

  四周很安静,只有那店家de呼噜声起伏回荡其余de人,包括苏铭在内,都是默默地喝着酒,其中有一些均都皱着眉头,神色有些无奈de不忿。

  与如今笼罩在邯山城de气氛一样,就连这酒栈内,也都存在了压抑。

  苏铭低着头喝着酒没有去看旁人,在这深夜里de酒栈内,如今也无人去观察他,都在想着自己de心事。

  时间慢慢流逝,约莫一炷香后,脚步声从外传来,却见两个穿着青衫de汉,结伴却沉默de走来踏入客栈后,坐在了一处桌椅旁,神色阴沉,一语不发。

  “又来了喝闷酒de朋友,这几天de邯山城,可是与以往大不一样。“在苏铭不远处de桌旁,一个穿着蓝色衣衫de中年男,拿着酒壶,打了一个酒嗝,明显有些喝多了,在那里轻笑,只是这笑声此地之人都能听出,那是自嘲。

  “天寒宗此番让大家都失望了,没想到啊……”酒栈内,之前de沉默此刻被轻微de打破,又有一人自嘲低语。

  “de确失望,但又能有什么办法,天寒宗de使者已经说了,此番收取弟,只取一人,就是颜池部de寒菲。”那后来de两个青衫汉中de一人,右手在桌上狠狠地一拍。

  “店家,还不拿酒来!”

  这一拍一喝,立刻让那睡着de店家一个激灵,连忙起shēn送来酒菜。

  “冲店家发什么脾气,有本事去找天寒宗de使者,人家天寒宇可没有明说此番不收其他人。”

  “哼,de确没有明说,但提出de入门资格,整个邯山城,谁能做到?“那拍桌de大汉,冷笑起来,目中蕴含了无奈。不过至始至终,其shēn旁de那个tóng样穿着蓝衫de汉,却是丝毫言语,默默地坐在那里,一语不发。

  “而且,也仅仅是资格而已,获得了这个资格后,能否真de进入天寒宗,要看他们接下来de考验,最终根本就是明着告诉,此番只收一人。”

  “天寒宗势大,我等渴望进入其内,无法抗衡天寒de意志,又能如啊……”一旁喝多了酒,趴在桌上de一个布衣老者,此刻抬头,一脸醉意,嘲讽de笑道。

  “我听说南天大人等三位开尘强者朕名拜访天寒使者,可最后却是失望而回,柯九思大人更是一怒离开了邯山城,如今城内de开尘强者,唯有南天大人与冷印大人了。”

  “天寒宗使者连开尘强者都不放在眼里,我等又能怎样。”

  阵阵议论之声,在这酒栈内回荡,有关天寒宗de话语,似引起了众人de共鸣,激愤、无奈、压抑de感觉,渐渐更浓了。

  苏铭坐在角落里de桌旁,喝着酒,听着耳边传来de这些话语。

  “原来在我画下蛮纹de这些时日,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不讨,天寒宗de如砒做法,也符合我之前de预料。“苏铭拿着酒壶,抬头看向不远处正激愤谈论de人们,起shēn走去。

  将酒壶放在那两个青衫汉de桌上,引起了这二人de注意后,苏☆铭目光在那始终沉默de汉shēn上扫过后,望向之前拍桌de大汉。

  “这位兄台,可否让在下坐于这里?”苏铭微笑开kǒu。

  那汉眉头一皱,扫了苏铭几眼,他此刻烦躁,正要挥斥时,其旁始终◇沉默detóng伴,却是点了点头。

  这汉一看tóng伴点头,愣了一下,没有言语。

  苏铭含笑坐下,拿起酒壶喝了一kǒu。

  “在下有个疑问想要询问。”

  “下请说。”▲说话之人,还是那之前点、头,始终沉默de蓝衣汉,他声音沙哑,此番是第一次说话,旁人倒还没觉得什么,但其tóng伴,那个方拍着桌de大汉,却是神色有了诧异。

  他知晓自己这个tóng伴shēn份○高贵,但却不喜言谈,习惯沉默,可骨里却是有一股傲,平日里根本就不理会任何人,若非是此番tóng样有了无奈,也不会与他结伴来此喝酒。

  “天寒宗提出de入门资格,可是邯山链?“苏铭望着那声音沙哑de大汉,缓缓开kǒu。

  “不是,邯山链自从神将大人走过后,天寒宗使看来人,宣布此番入门资格,不再是邯山链。“那大汉沙哑开kǒu,看向苏铭de目光里,有了一丝迟疑与恭敬。

  “下是刚刚来到邯山城?怎么连此事都不知晓,邯山链此番取消,入门资格被重新制定了。

  想要获得入门资格,只需做到一件事情就可,此事,嘿嘿……”说话de,是不远处de一个青年,此人拿着酒,一kǒu喝下,脸上有了自嘲。

  “此事说起来很简单,挑战整个邯山以及三部de开尘强者,每次挑战只限一招!若能全部挑战都成功,就可获入门资格,但也仅仅是资格罢了,能否进入天寒宗,还要看他们接下来de考验。”

  “这哪里是什么考验,这分明就是拒绝!此番天寒宗是打定了主意,只取一人了。”

  酒栈内议论之声再起,对于天寒宗这让人愤怒de入门资格,众人除了借酒宣泄外,没有其他de方法去反抗。

  “还有最后两天,这两天一过,天寒宗de使者就会带着寒菲离去,届时此番收取弟结束,想要进入天寒宗,再等十年吧。”

  “也并非无人能成!”坐在苏铭shēn旁,那少言寡语de汉忽然开kǒu。

  “如果神将大人回来,他一定会成功!”

  “此事很清楚了,天寒宗使者宣布此番入门资格不以邯山链为准,明显就是针对神将大人,大人就算是回来,也必有波折。”

  “除了神将大人外,或许那据说是外出闭关de云葬大人,也能有些机会。”

  “还有墨苏,这个始终神秘de开尘强者,他若出现,或许也能有机会。整个邯山,除了这三个人外,其他人,都不行。”

  苏铭再没有说话,而是坐在这桌旁,喝着酒,一kǒu一kǒu,直至外面de天色渐明,酒栈内de人们大都停止了议论,有一些更是选择了离去时,苏铭shēn旁de那个沉默寡言de汉,神色de迟疑更浓,他看了看苏铭,犹豫了一下,起shēn向着苏铭一拜,与其满心诧异detóng伴一起,离开了酒栈。

  此刻de酒栈内,除了苏铭依旧在那里喝着酒外,还刺下了三个人,不过这三人都已醉了,趴在桌上,鼾声连连。

  “此人修为,已然开尘。”苏铭目光落在酒栈外,离去de那两个汉中少言de那人de背影上。

  酒栈外,这被苏铭目光扫过de汉,快走了几步后,神色有了凝重,双目里de迟疑化作了震撼。

  “云兄,你怎么了?那个人莫非有什么古怪?”其tóng伴低声开kǒu。

  “收声!莫要谈论,此人……此人……”那少言沙哑de汉,深吸kǒu气,回头看了一眼shēn后de酒栈,尽管看不到了苏铭,但他de目中却是有了深深de敬畏。

  “此人不是我们能招惹与谈论de,他方只是在我面前说了一句话,但却让我有种心惊肉跳之感,就连体内de气血都颤抖不稳。”

  “什么!那他是什么修为?”大汉其tóng伴一愣,神色立刻有了变化。

  “就连三部蛮公也都无法让我有如此紧张之感,你说,他是什么修为。”这云姓大汉沉默片刻,缓缓开kǒu。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