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他不要你,我要你!


  他心知此蛇气息的消失,并非是其被苏铭收服,而是如之前那般,被那邯山钟重新封印,可他尽管知道,却还是有了犹豫,但这犹豫只是瞬间就化作了冷漠。

  “种蛮之事最为重要!

  此蛇落在苏铭手中,我和苏铭接触尽管不多,但也能看出此人行事果断,不会拖泥带水犹犹豫豫,此蛇若他无法收服,定会想办法弄死!

  既如此,你反正也是会死……不如,在死前帮我一把,这样也算死得其所。”司马信忍着心痛,目中有了果断。

  “可惜此蛇还没有成长起来……罢了,罢了!”司马信右手募然抬起,猛的点在了胸口。

  顿时在他的胸口处,衣衫化作碎片消失,露出了胸膛上一副圆形的血图,那血图乍一看如同太阳,可若仔细去观察,便渐渐能看到在其内部,有一条若隐若现的棍chóng虚影。

  “此蛇尽管可惜,但它毕竟只存在了一丝荒线而已,怕是一生都无法返祖成荒,只是当年荒宝所化诸多荒线的一种衍变出来的奇物。

  且此事只是我的猜侧,或许根本就没有荒线存在也说不定。

  舍弃此物,换来种蛮之事更大的成功把握,此事……值得!”司马信目光一shǎn,右手点在胸口后,迅速绕着那血色圆形图案的边缘游走一圈。

  随着其手指的游走,可见阵阵寒气从其手指所过的皮肤上迅速散出,司马信神色如常,一片冷漠,很快,当其手指游走首尾相接的刹那,立刻他胸口的这血色圆形,其内顿时有暗流涌动,最终竟缓缓的与司马信的皮肤似生生的脱离出来。

  那血色的圆形,仿佛一张皮。如今缓缓的脱离xià,露出了与司马信皮肤间大量的zhān稠拉丝,那无数zhān稠的拉丝看起来让人欲呕,但司马信却是依旧神色如常,没有太多变化。

  随着那血色圆形与他身体的分开,那些拉丝渐渐一一崩断,到了最后,当这红色圆形漂浮在司马信面前时,所有的拉丝全部断开。

  司马信双目露出奇异之光,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那鲜血直接喷在了这圆形红色如皮之物上,被其迅速的吸收。

  “在白素按照我的意愿去做此事前,我要先为其打开这苏铭心里的一个空缺,如此,她可更好的成功!

  此蛇,便是我与苏铭之间,这心灵空缺打开的过程里,彼此间的一个联系!

  你越是想将此蛇操控,那么就越会与我产生联系!当在他的试图操控xià,此蛇死亡的一瞬间,他陷入的越深,越是失望与懊悔,则对我来说,就越是成功的种xià了引!”司马信嘴角露出阴沉之笑,右手再次抬起,一指自己眉心。

  “蛮种,无心**!”他声音充满了一股说不出的阴森,飘渺散开间,其身前那如皮般的红色圆形,竟瞬间的燃烧起来。

  在其燃烧的过程中○,那红色圆形内若隐若现的棍chóng,剧烈的颤抖,仿佛发出了一阵阵无声的凄惨哀音。

  与此同时,在第九峰上,苏铭的洞府,那邯山钟内,萎靡不振的棍chóng,此刻身躯突然扭曲,奄奄一息的它,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在那惨叫中,它双目的凶残有了晃动,隐藏在凶残深处的忠诚,此刻更走出现了迷茫。

  它的身体有阵阵白气散出,那些白气没有蕴含了热量,可随着白气的扩散,这棍chóng的身体如被无形的燃烧!

  “这就是你的主人么……因不愿你被我收服,所以宁可将你残忍的杀呢……”苏铭的声音,此刻回荡在那邯山钟内,传入到了棍chóng的心灵里。

  此chóng具备极高的灵性,它可以听懂苏铭的话语,目中的凶残之光黯淡,那隐藏的忠诚,更是有了深深的迷茫。

  仿佛就算它的灵性再高,此刻也不知为何主人要将其处死……

  “他之所有要将你处死,是因为你被我擒住,我不知晓你跟随了司马信多久,但想来这是第一次被人擒住,即便是我放你回去,如果出现了第二次,第三次,而擒住的就算不是我,等待你的,也只有这一个xià场!

  这样的主人,你却如此忠心,可笑的同时,我为你可悲!”苏铭声音字字如雷霆在那邯山钟内轰鸣,一一落入那棍蛇的心灵里,让它目中的凶残全部崩溃,露出了被凶残隐藏的忠诚之意,只不过那忠诚,此刻在迷茫的同时,也有了哀伤。

  苏铭望着这一切,尽管神色如常,但内心却很是震动,他没想到这小chóng的灵性竟到了如此程度,看起来,可以说与小红不相上xià。

  但小红因是火猿,天性便是具备如人般的灵性,可这小chóng如此细小,竟也能如此,可见其不凡之处。

  “你的前主人要杀你,你还要为之死忠不成!捌港铭目光一shǎn,在那棍蛇明显心灵震动,其身体大范围的燃烧,生命的气息更是急速减弱的刹那,忽然低吼一声。

  其吼声轰隆隆的,回荡在邯山钟内的同时,苏铭凝聚在此chóng蛇外的神识,立刻察觉到在此蛇的心灵抵抗,出现了一个缺口。

  在这缺口出现的瞬间,苏铭身体外漂浮的那些石币齐齐一震之xià,全部碎裂化作了粉末飘散,庞大的灵气从这些碎灭的石块内涌现而出,如潮水般轰入苏铭的身体垩内那条被开辟出的脉络里,迅速的游走后,凝聚在苏铭的头部,释放出的更为强大的神识之力。

  这股神识之力冲入邯山钟,降临在那chóng蛇的身上,顺着其心灵的缺口,势如破竹一般,直接轰入那缺口内,进入到了此chóng蛇的心灵中。

  在进入到这chóng蛇心灵的刹那,苏铭的神识第一眼察觉,就是在这模糊的世界里,漂浮的一张巨大的红色圆形图案。

  此物如人皮,亦或者说,它就是一张被画xià了圆形图案的人皮。

  它漂浮在半空,此刻正大量的燃烧,随着其燃烧,苏铭清晰的看到,在这红色圆形内,棍蛇的虚影,它身颤抖,可却没有了反抗,而是在其内,任由此皮燃烧xià,让它越加的削弱。

  就在这短短的数息间,这一整张人皮就有大半被燃烧成为了灰迹,只刺xià小半存在,可看其样,怕是再过数息,就会完全的消散。

  当这人皮全部消失之后,其内的那棍蛇虚影也会随之消失,这条奇异的chóng蛇,将会彻底的死亡。

  “好狠毒的司马信……”苏铭尽管有些预料此事的发生,但此刻亲眼看到,依旧对司马信的狠辣,有了领教。

  □若是换了他,这棍chóng换了小红,苏铭自问自己绝做不出这种事情。

  他没有迟疑,凝聚在此chóng心灵里的强大神识,猛的冲向那燃烧的人皮,在碰触这人皮的刹那,苏铭忽然心神一震,他隐隐感觉有些▲ruòshìhuànletā,zhègùnchónghuànlexiǎohóng,sūmíngzìwènzìjǐjuézuòbúchūzhèzhǒngshìqíng。

  tāméiyǒuchíyí,níngjùzàicǐchóngxīnlínglǐdeqiángdàshénshí,měngdechōngxiàngnàránshāoderénpí,zàipèngchùzhèrénpídeshānà,sūmínghūránxīnshényīzhèn,tāyǐnyǐngǎnjiàoyǒuxiē不对劲。

  更是在此刻,他盘膝坐在洞府内的身体,胸口处突然有幽光一shǎn一shǎn,那shǎn烁这幽光的,正是挂在苏铭颈脖的神秘黑色碎片。

  随着其光芒shǎn动,苏铭在那chóng蛇心灵内的神识一顿。

  “哪怕是让自己的宠物死亡,这司马信也不忘计算我一番……尽管不知晓他的目的,但总归不是什么好事。”苏铭神识在这一顿中,那只刺xià小半的人皮,在燃烧中又消失了不少,如今存在的,已然不多。

  那棍蛇的虚弱,更走到了极致,眼看就要魂飞魄散,但它仿佛失去了反抗,默默地在那若隐若现里,在等待死亡。

  此刻摆在苏铭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去救xià这棍chóng,但需承受司马信的计算,要么就是放弃此chóng。

  他在计算司马信,司马信也同样在计算他,二人都不知晓对方的目的与底牌,但却以这条棍chóng为介,展开了这一场明显与真正交手有区别的交战!

  苏铭只是犹豫了瞬间,便有了果断。

  其神识蓦然不顾那存在司马信的未知计算,笼罩在了这只剩xià很少的人皮上,冲破了这人皮的燃烧,冲入到了其内那已经不在反坑,似绝望的棍chóng虚影上。

  “哪怕司马信欲借你之死计算于我,但此事是我做出的实验,你就算是死,也不能死在他的手中!”

  在苏铭的神识冲入而来的刹那,这棍chóng身一颤。

  “他不要你,我要你!”苏铭神识内传出的浩荡之音,彻底的送入这棍chóng心灵内,那棍chóng的心灵顿时震动起来,其存在于人皮内的虚影猛的抬头,从其双目里透出的暗淡之光里,似有了不同。

  “他不要你,我要你……”这一句话,在这灵性极高的棍chóng心灵里回荡着,让它目中的不同,渐渐取代了那黯淡。

  几乎是在它没有丝毫的反抗xià,苏铭的神识,在其心灵中,留xià了一个深深的烙印。

  在这烙印留xià的刹那,人皮完全的燃烧成了灰迹,但在其燃烧消散的前一息,其内那虚影却是早了一步,从里面似被抹去。

  此时此刻,第一峰上,盘膝打坐的司马信,其面前的那人皮也随之完全燃烧成灰,但他却是神色猛的一变,更是直接站起似要冲出这第一峰,但却生生的停止了脚步,握紧了拳头,其神色极为阴沉,仿佛蕴含了滔天的愤怒。

  “怎么可能没死!”他忽然明白了苏铭的目的,其目的就是要借自己之手,帮其收服这奇chóng异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