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那一句……金鹏!


  还有那些凶兽的血肉组成的巨人,三师个冲向天邪的同时,被天邪狰狞的急速接近,竟轰然的碰到yī起,使得那些巨人崩溃,但天邪却是狂笑走出。

  其所过之处,任何yī个此地的巫族之人,xiōn◆g口都会出现yī个血洞,那里面空空,没了。

  他们的心被天邪生生挖出,yī把捏碎后,心血点点,融入到了虚无里,出现在了天邪的那片血海中。

  在看到zhèyī幕的瞬间,苏铭整个人深吸口气●,他猛的看向天邪身后的血海,那大片的血海……

  “难道都是师尊杀戮造成…”苏铭喃喃。

  还有那十多个全身膨胀,以肉身作为最强的巫族之人,yī个个脸上刺着图腾,yī拳轰出,竟让虚空出现了扭曲,zhè十多人几乎同时出手,在轰向天邪的刹那,天邪大袖yī甩,其身所传紫衣长袍竟瞬间放大了无数被,转眼就遮盖了四周,更是将那十多个巫族大汉的身体全部遮盖在了zhè紫衣长袍内。

  zhèyī幕只是瞬间而已,当天邪的紫衣长袍恢复如常之后,其四周zhè十多个大汉的xiōng口,全部都出现了鲜血淋淋的空洞,里面无,s。

  “巫族的灵媒,同情死人,对生者冷漠的灵媒……老夫当年曾杀过yī个,最喜欢与灵媒交战,zhè可以让我尽情的杀戮!”天邪阴森笑声中,身后的血海化作了yī张大口,向着巫族之人猛的yī吞。

  zhèyī吞之下,有不少巫族之人身剧烈的颤抖间,他们的xiōng口处有拳●头的凸起蠕动,神色露出痛苦时,xiōng口蓦然爆开,心脏飞出,生生碎裂后流出了心血,被那血海大口吸入口中。

  就在zhè时,yī声阴柔的冷哼突然从zhè片巫族的天空下,大地传来,苏铭立刻看去,○tóudetūqǐrúdòng,shénsèlùchūtòngkǔshí,xiōngkǒumòránbàokāi,xīnzāngfēichū,shēngshēngsuìlièhòuliúchūlexīnxuè,bèinàxuèhǎidàkǒuxīrùkǒuzhōng。

  jiùzàizhèshí,yīshēngyīnróudelěnghēngtūráncóngzhèpiànwūzúdetiānkōngxià,dàdìchuánlái,sūmínglìkèkànqù,◇他看到在那大地上,竟不知何时,走来了yī个穿着黑白双色长衫的老者。

  那老者头发花白,可脸上却是五颜六色,刺满了图案,看之yī眼,分不清是什么图腾,他站在那里,看都不看苏铭yī眼,其目光凝聚在◇☆天邪身上,右手抬起,向着天空yī抓。

  zhèyī抓之下,整个天空yī下有了浑浊,仿佛使得天空变成了淤泥,yī股压抑之感骤然凝聚在苏铭身上,让苏铭的呼吸yī下急促起来

  与此同时,他看■◆到在zhè变的浑浊的天空里,赫然出现了yī缕缕虚影,那些虚影yī个个神色虔诚,他们的样,尽都是之前被天邪取了心脏死亡的巫族之人。

  zhè些人数百之魂弥漫在了zhè片浑浊的天空的四面八方,随着□那灵媒老者的yī抓之下,竟齐齐直奔其右手而去,如烟袅滚滚而动,于刹那间便在那灵媒老者的右手前,因不断地凝聚下,出现了yī滴透明的水滴!

  zhè水游晶莹剔透,可在其出现的瞬间,yī股惊人的阴寒弥漫在了八方。

  天邪冷笑转身,停止了杀戮,那些在zhè场杀戮里侥幸没死的巫族之人,此刻齐齐后退,将四周封锁,连同苏铭在内,被包围起来。

  “老夫在此地等了你十五年。”那灵媒老者沙哑开★口间,yī把抓起身前漂浮的那滴透明的水滴,吞入口中后,他身剧烈的颤抖起来,神色露出痛苦。

  “悲哀死去的人们啊……以我灵媒之体,感受到你们的怨与哀,我愿以我之身,承载你们的恨与怒,你们生拼死于■此人之手,你们死后,以我之身,来临吧……”

  老者说完最后yī句,他的身体颤抖更为剧烈,其双眼缓缓闭合间,四周包围了苏铭与天邪的巫族之人,yī个个神色中,有了敬畏与恐惧。

  “有意思,竟来了yī个可融魂的灵媒……”天邪舔了舔嘴唇,双眼露出凶残。

  苏铭站在那里,zhèyī场厮杀几乎与他无关了,他不需要出手,有天邪在那里,也没有人将目标放在他的身上。

  毕竟与天邪比较,此刻的苏铭,实在脆弱的不会引起丝毫的注意。

  就在zhè时,那闭着眼的灵媒老者,忽然猛地睁开了双眼,其目中yī片灰色,在其睁开眼的刹那,从他的口中,吼出了yī声似被无数声音齐齐嘶吼融合在yī起的咆哮。

  “把我的心,还给我!”

  随着其吼出,却见zhè老者的身体上立刻浮现了无数鼓包,那些鼓包赫然是yī张张面孔,那些面孔在其皮肤上咆哮嘶吼,使得zhè老者在此刻看起来,竟有让人触目惊心之感。

  他身向着大地yī踏,地面轰鸣间,其身直接飞起,直奔天邪而去,在临近天邪的瞬间,zhè老者双手抬起,yī指天,yī指地,仰天再吼。

  “还我心来!”

  天空色变,zhè浑浊的天空尽头,此刻赫然间,凭空的从那虚无里,伸出了yī只巨大骨手,带着yī股腐朽的气息,直奔天邪yī掌按来于此同时,从大地内,同样有yī只骨手在大地颤抖中破土而出,与天空骨手yī同,冲向了天邪。

  天邪目光凶残之芒yī闪,身后血海呼啸将其身影笼罩的同时,那血海里的抱xiōng石像,此刻竟看似缓慢,可却恰恰是那天地两只骨手轰来的刹那,第yī次伸开了抱xiōng的双臂,yī上yī下,赫然与那来临的两只骨手,隔空yī碰。

  整个天地瞬间有了震耳欲聋的轰鸣,那天上降临的骨手直接崩溃,寸寸碎裂下化作了无数碎末倒卷消散。

  那大地来临的骨手同样在yī震之下,似无法承受那石像的yī掌,骤然碎裂来开,如骨雨飘落,向着大地撒开。

  灵媒老者灰色的双眼光芒yī闪间,在那两只骨手成为碎末的同时,双臂伸开,仰天发出了yī声尖锐的嘶吼。

  随着其嘶吼,他的身体颤抖◇着,其皮肤上那些冤魂面孔,随之yī起嘶吼中,竟yīyī从老者的身体内冲出。

  随着zhè些冤魂的不断冲出,老者身颤抖间,血肉急速枯萎,仅仅是数息的时间,他的身体已然皮包骨,yī头落下大地,但其◇身体内的最后yī缕冤魂,在zhè个时候,却是也冲了出来

  漫天的冤魂咆哮,直奔天邪而去。

  天邪冷哼中正要出手,可就在zhè个时候,两声轻柔的叹息,从远处的天空,幽幽的传来。

  那叹息很是柔和,仿佛不带丝毫的火气,而是柔柔的如情人的吐气如兰,吹在了脸上,落在了耳朵里。

  随着叹息而来的,则是苏铭在举目望去时,看到的那远处的天空里,走来的两个男。

  zhè是两▲个美丽的几乎可以让女人都自叹不如,自惭形秽的男,他们二人穿着白色的长衫,相貌之俊美,让无论男女,在看去时,都会被其吸弓。

  更为惊人的,是他们二人,竟是彼此拉着手,带着绝美的笑容,yī步步,如★亲密的情人yī般,走了过来。

  “斯辰!”天邪的双目里,第yī次除了凶残与兴奋外,多了凝重。

  “就连巫族不多见的斯辰,都出现在了zhè里,有意思”选择出yī对斯辰,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那两个绝密的白衣男,拉着手若情人般走来,他们的双眸透出似不属于zhè世间的美丽,望着天邪,其中yī人轻声开口。

  “我能想到,在你的四周,会有yī个由冤魂组成,可却没有了心的身影。”

  随着其轻柔的话语传出,那些冲向天邪的大量的冤魂,在来临的刹那突然扩散开来,赫然与天邪所在的地方为xiōng口,彼此勾勒出了yī个巨大的身影。

  zhè身影完全是由冤魂组成,其○嘶吼不断,惊天回音。

  “我能想到,你已无法移动,无法施法,你会成为zhè身影的心,然后……碎裂开……”那两个绝美的男中,另yī人,带着微笑,轻柔说道。

  苏铭睁大了双眼,其内瞳孔再次●收缩,zhè可以说是他第yī次接触巫族,他见到了同情亡者,可对生者冷漠的灵媒。

  此刻,他又看到了zhè似乎掌握了某种不可思议力量的斯辰!他更是看到师尊天邪的身体,竟如zhè对斯辰所说yī样,居然在zhèyī刹那,身完全停顿下来,其身体外那片血海,竟在渐渐地消散。

  苏铭双目煞气yī闪,阵阵钟鸣在体内回荡,他的手中出现了那片白色的鳞片,他的眉心有青色剑印蓦然闪烁,他的身体上,其蛮纹●若隐若现。

  因为他不但看到师尊身影似被凝固,他更是看到,在天邪外那冤魂组成的轮廓,已经成型,且师尊所在的位置,正是其心脏,看其样,似乎要将天邪的身体,完全的笼罩在内。

  但苏铭也有疑★惑,以他对师尊的了解,天邪既敢如此张扬的来临,绝不是鲁莽,但苏铭想不出,师尊还有什么手段。

  在zhè危急关头,苏铭正要出手的刹那,突然yī声让zhè对绝美的斯辰神色前所未有的大变,让那大地上的皮包骨的灵媒老者发出了从未有过的惊呼,让四周包围苏铭与天邪的巫族之人yī个个神色露出难以置信的声音,从天邪身上传来。

  “我的巫兽……以我天邪的声音,召唤你……”

  随着天邪的声音回荡,从远处的大地上,有yī声惊天的低吼蓦然传来,yī股狂风横扫,却见在那遥远的天地间,出现了yī只……巨大的金鹏……其大小,乍yī看,竟足有千丈!

  “zhè……zhè是金鹏圣兽!你……你到底是谁,怎么可能会我巫族圣术!”大地上的灵媒老者,神色骇然的失声惊呼。..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