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83章 鬼!


  白素心脏怦怦加速跳动,这跳动是因此刻的sū铭带给她的那强烈的冲击,在这冲击zhī下,白素不dàn呼吸有了凝固,更是感受到了一股让她全身一颤的寒气似无数倍冰冷于此地天地zhī寒,以sū铭为中心,向外弥漫开来。

  这个样子的sū铭,白素首次看到,这个样子的sū铭,让白素有了害怕。

  她忽然觉得,自己至始至终都不了解眼前这个人,比如眼下这个样子,她在今天前,就不曾知晓一个男人无声的怒,竟能形成如此强烈的煞气。

  sū铭已然不是曾经的少年,不再是以冲动行事的莽撞孩童,如今的他已然学会了平静,习惯了冷静,此刻尽管内心蕴含了怒意,dàn除了化作右目的杀机外,没有鲁莽从事,而是右手抬起,点在了倒下的子车眉心。

  一指点下,子车顿时身子无意识的颤抖起来,sū铭蹲下身子,取出了一些药石,一一放入子车口中后,将其扶起盘膝坐在一旁,自己则右手按在子车天灵,开尘zhī力涌入子车体内的同时,子车身子更为剧烈的颤抖,他喷出一口鲜血,其内依旧满是那些蠕动的黑色小虫。

  sū铭眉头一皱,他察觉到自己的开尘zhī力在涌入子车体内后,立刻就化作了千丝万缕般,消失于子车身体的各个部分,如被其吞噬吸收。

  这本是正常的事情,也是sū铭要做的举动,以自身的开尘zhī力来滋养子车的身体,连同子车吞下的那些药石,如此才可让其最快的sū醒与略作恢复。

  可如今,sū铭的开尘zhī力不断地消失在子车体内,dàn子车的状态不dàn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起来,zhī前还有一丝生机,可如今这一丝生机竟快速的消散。

  一旦全部消失,则子车。必死无疑。

  sū铭冷哼一声,右目的杀机更浓了几分。对于子车。他尽管并未将其看作是第九峰zhī人,dàn子车此人自来到第九峰后。除了开始的桀骜。一直很是遵从sū铭的吩咐。

  这段日子来,在子车身上sū铭找不到不满意,且最重要的是,子车对于sū铭的称呼,从师叔渐渐过渡成为主人,这不是sū铭要求的,而是子车自然而然的行为。

  对于这种跟随者,sū铭在内心深处始终觉得,大师兄可以将子车打伤、二师兄也可以。三师兄同样可以,师尊自然不必去说,dàn除了这几个人外,其他人若要伤了他sū铭的跟随者,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冷哼中sū铭眉心青色剑印一闪,顿时其神识骤然扩散,凝聚在子车的身上,顺着其全身横扫一圈后,直接冲入到了子车的身体内,以一种极为细密的方式,寸寸的扫过。

  片刻后,sū铭双眼一凝,他的神识zhī力清晰的察觉到,在子车的腹部,存在了一个似茧zhī物,此物只有拳头大小,dàn从其内却是仿佛没有止尽般,不断地爬出那些黑色的小虫。

  这些小虫存在于子车的身体内,不断的去吸收子车的生机血肉来壮大自己,看起来极为歹毒的同时,更是透出一股残忍。

  sū铭右手从子车☆天灵抬起,在子车胸口衣衫上一划,猛的按在其腹部后,开尘zhī力与神识配合在一起,于子车腹部存在那似茧zhī物上卷动而过。

  子车闭着双眼,dàn却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在其惨叫中,sū铭右手五■指成爪,直接穿透了子车的腹部血肉,生生的抓入进去,一把抓住那茧,猛的一拽zhī下,强行的将这虫茧取出了子车的身体。

  在这虫茧被取出的一瞬,子车的双目猛的张开,露出至极的疲惫,与此同时,sū铭◎的左手按在子车腹部的伤口处,开尘zhī力涌入,使得那血肉快速愈合的同时,大量的黑色小虫在sū铭开尘zhī力的清扫下,于子车的七窍内爬出,挣扎了几下,便一一的摔落在地上。

  子车的面部渐渐有了一◎丝红润,其生机也慢慢不再消散,而是随着其喘息中盘膝打坐,有了缓慢的恢复,只是在他的右腿上那被刺入的黑色箭矢,依旧散发出阵阵黑气缭绕开来,那些黑气时而凝聚出鬼影,似在发出无声的咆哮。

  sū铭收回了左手,正要一把取下那黑色的箭矢,dàn却一顿,盯着那箭矢,皱了下眉头,他隐隐觉得,此箭绝非简单可取下zhī物。

  “这是黑箭蛮士的箭……中箭者如中毒般生命持续消失……若没有正确的方法,一旦拔出此箭,子车以这种虚弱的状态,会死……”白素的声音低弱的传来。

  sū铭沉默了片刻,目光从子车身上移开,望向右手抓着的那虫茧,此茧通体黑色,看起来如一块石头,刚刚被sū铭从子车身体里取出时还是柔软的,可一遇到风,就迅速坚硬起来。

  在其边缘位置,有一道裂缝,一只只黑色的小虫就是从那裂缝里爬出,dàn现在这裂缝正快速的愈合,zhī前还爬出来的那些小虫,也在这寒风里,摔落在了地上。

  盯着手中的虫茧,sū铭目中有了奇异zhī光。

  “这不是天寒宗zhī物……”一个透出害怕zhī意,低弱的声音,从sū铭前方传来。

  随着sū铭抬起头,他看到白素神色带着犹豫,走到了平台上。

  “天寒宗zhī物,都可以承受严寒,可此物遇到寒风就僵直,不可能是属于天寒宗。”白素轻声开口。

  sū铭没有说话,低头目光继续盯着手中的虫茧,渐渐皱起了眉头,其双目看似平静,可无人知晓,sū铭的内心,于看到那子车喷出的小虫后,于拿着此虫茧时,他的心,有滔天大浪回旋。

  “即便是天寒大部,也不太可能会有这样zhī物存在,因为这里的气候不适合此物生存……你看它们如今也都已经死去,你手里的这个虫茧,过不了多久,也会成为死茧……”白素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

  “北疆部与天寒大部是何关系。”sū铭缓缓开口。

  “天寒大部下有四个分部,北疆是其中zhī一,至于卓戈此人,我以前听过,他不是天寒宗的弟子,而是北疆部的战首茁牙zhī子……”白素顿了下,还是把自己知晓的事情说了出来,dàn有一点她迟疑中没有开口,那就是卓戈此人,与司马信来往甚多。

  “什么又叫做黑箭蛮士!”sū铭开口间,目光从手中的虫茧上挪开,落在了盘膝坐在那里的子车右腿上。

  那里的箭矢,黑气所化鬼影,狰狞的飘散着。

  “北疆部的蛮族战士,他们的修行zhī法与我们天寒宗有很大的不同,他们炼血dàn不开尘,不祭骨,而是在不断地修行下,走的是激发出全部血脉zhī力,让肉身不灭zhī法。

  这种特殊的修行手段,是独属于北疆部,罕有外传,自当年北疆归降于天寒大部后,也获得了天寒大部的尊重,让其可保存修炼zhī法独有。

  黑箭,是他们的一种称呼,蓝黑青紫,黑箭蛮士相当于祭骨境左右……北疆部除了不外传的修行zhī法外,还有一种造箭的传承也是其隐秘◇。

  dàn凡是他们造出的箭,且必须是修行了那不传zhī法的族人射出,就具备吸取生命的力量,此箭不可轻易取下,需先炼化其上的黑气,祭祀足够的生机让这黑气消散,方可取箭。”白素轻声说道,说的很是★详细,几乎把她知道的全部都说出了。

  sū铭望着盘膝打坐的子车其右腿上的这支箭,右目煞气再弄了一些。

  “这黑气是什么?”sū铭平静问道。

  “是鬼……这是北疆部自己创造的称呼,每一个成年的蛮士,都会被送入北疆一个神秘的地方,去寻找自己的鬼。

  找到zhī后,他所射出的箭,就具备此鬼zhī力,杀的人越多,他的鬼就成长的越强大,甚至到了最后,可以达到一种极为惊人的chéng度。

  当年的天寒大部,也付出了一些代价,这才降服了此部,命名北疆。”

  “此部在没有被天寒降服前,叫做什么?”sū铭沉吟了片刻,看向白素,白素对这些知识的掌握,让sū铭也有了惊讶。

  “鬼台……”白素低声说道,说完她犹豫了一下,看了眼sū铭。

  “或许……我可以尝试将此箭上的鬼气驱散掉……”

  sū铭一眼看来。

  “我……我虽然修为不高,dàn从小就喜欢看一些典籍,知晓很多旁人从未听闻的事情……对于一些奇异部落的术法,也都从我父亲那里知晓了不少……”白素轻声说道,她没有告诉sū铭,因她小时候的事情,她的父亲对她这唯一的兴趣,可以说是不竭余力般为她找到了无数珍贵的典籍与不需要修为施展的术法。

  “你有几成把握?”sū铭平静开口。

  “三成……两成……或许更低……”白素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

  “失败的后果,就是子车死亡?”sū铭沉默了片刻,缓缓说道。

  白素半晌没有说话,许久zhī后神色黯淡的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