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02章 二公子!(第一更)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02章 二公子!(第一更)

  随着身体蛮纹上的雪花出现,这股蜕变的气息越来越强烈,苏铭衣衫下的蛮纹rú同成为了活物,zài他的身体上似游走,一股旋风从其体内扩散,吹动的这四周的雪花向着八方散去。《友手打

  苏铭的头发无风自动,渐渐从黑色改变,隐隐透出一股紫意,与四周的白雪比较,这紫透出妖异之感,更透出一股说不出的奇异。

  他身上的蛮纹,那乌山☆五峰rú图腾般zài苏铭的脸上散发幽光,还有他胸口处随着乌山蔓延下来的部落一草一木,一屋一舍,此刻渐渐看去竟rú同被覆盖了一层雪!

  那蛮纹的天空中,一轮血月出现,这血月,就是苏铭的右眼!尽管▲他双目此刻闭合,但却遮掩不住右目里的红芒rú月!

  zài这整副蛮纹上,还有那飘落的雪花,看起来栩栩rú生,仿佛它本就存zài于这里,只不过直至此刻,苏铭才有资格,将其拥有,让其显露zài这天地此时风雪之间!

  当这蛮纹的雪出现,形成了乌山血月风雪图的一瞬间,苏铭双目猛的睁开,zài其睁开眼的刹那,他右目的血月若滔天而起,他的双臂shēn开,向着两旁一shēn。

  “乌山!★”苏铭喃喃,其声音形成了风雪的呜咽,无人能听dào其详细,可zài这声音回荡开来的同时,却见zài苏铭的上空,天地一片扭曲,赫然有一座巨大的山峰,从苏铭的记忆里,显露zài了这片天空中!

  那●是一座极为雄壮的山峰,五座峰连成一座山,那五峰rú巨人的五指,张开似要去轰开这虚无。

  这一次显露出来的乌山,看起来极为真实,竟没有丝毫的虚幻之感,仿佛它本就是存zài于这里,仿佛它就该存zài于这里。

  zài这乌山出现的一刻,一股浓厚的压抑之感与苏铭为中心,向着四周弥漫开来,所过之处,风雪静止,所过之处,大地震伏,所过之处,天地色变!

  距离此地不远的海东宗拍卖会部落里,那存zài于四周的十多个rú剑刺入大地的舟船之物中,每一个其内都有一些老者zài盘膝而坐。

  可此刻,却是zài这一刹那,几乎所有老者全部都睁开了双眼,那一道道rú电般的目光,直勾勾的凝望住了苏铭所zài的地方。

  “rú此蛮纹!”

  “此子是谁?”

  “天邪子的弟子么……”

  “只是寻常山纹,就能引动天地异变……且看他的样子,蛮纹绝非rú此简单,还有其他……”

  一道道神念zài这十多个舟船之物彼此间回荡,苏铭的举动,赫然引起了此地海东宗来dào天寒的这些强者注意。

  “安静!”zài这神念彼此传递间,一个只有他们可以感受dào,外人无法听闻的阴冷神念,rú暴风一般蓦然横扫而出。

  “区区一个开尘小辈的蛮纹,就让你等rú此了?”

  “海长老此言差矣,老夫不信你没有看出,此子是神将,且蛮纹必定复杂,单单显露出的山纹,就足以惊人,这等天骄之辈……不值得我等注意?”zài那阴冷神念横扫四周后,一个与其显然不相上下的神念,从某一艘舟船内回荡而出。

  那阴冷的神念冷哼一声。

  “即便是复杂又……恩?”可他的神念还没等全部说完,蓦然有了一顿,zài这一顿之后的那声音,充满了诧异。

  让他诧异的根源,正是此刻zài那雪原上,zài那漩涡之风卷动着雪,向四周横扫的同时,盘膝坐zài其内正中间,shēn开双臂的苏铭,口中吐出的两个字。

  “部落……”

  zài其部落二字出口的一瞬,天空中,zài那巨大的乌山之下,赫然rú有一副画轴被打开,一副乌山部的草木居所,以一种惊人的气势,一种★让所有了解蛮纹之人看去后,都会心神巨震的方式,出现zài了这片天空上!

  zài这一瞬,抬头看去,会有分不清天与地的感觉,rú海市蜃楼,但那一草一木一屋一舍的种种,却是看起来真实的无法形容。 ○
  远处的海东宗拍卖所zài部落里,角落处,天岚梦猛的走出了其帐篷,她身上穿着刚刚披上的皮袍,站zài帐篷外,美丽的双眸闪动奇异的光芒,看着天空的乌山,看着那清晰无比的乌山部落,她整个人,愣zài了那里。

  “这……是他的蛮纹……”

  zài天岚梦的身边帐篷里,此刻有更多的人一一走出,看向天空,存zài于这天地间的压抑之感,让每一个蛮士都可以清晰的感受dào。

  且最重要的是,这股压抑之感并非是刹那消散,而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浓郁了。

  整个临时部落,所有来参加此番拍卖之人,一个个全部走出了帐篷,看向天空,这些人有绝大部分都是来自天寒,其中有那么一些人,★恰恰是当初看dào了苏铭与司马信的一战,曾看dào过苏铭展现其蛮纹的一幕。

  此刻zài看dào这天空奇异的一瞬,顿时有了惊呼。

  “这是……这是苏铭的蛮纹!”

  “没错了,我▲记得那山,记得那山下的部落,整个天寒宗里,唯有苏铭的蛮纹是这样!”

  “这是苏铭的……蛮纹?”

  哗然之声四起,渐渐越来越大,随着人们的传递,那一道道目光凝望天空之时,zài这部落里,一处看起来很是寻常的帐篷外,有一个黑衣人站zài那里,他神色平静,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仿佛就算是四周发生了任何事情,都不会引起他丝毫的兴趣。

  他只是默默地站zài那里,等待身后帐篷里传来的吩咐。

  rú果苏铭zài此,定可一眼看出,这黑衣人隐隐与子车的某些动作,有相似之处,因为他们都是一类人。

  “有趣,陈叔,没想dào天寒宗内还有这样的人物。”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从这帐篷○内传出。

  zài这话语声传出时,有一阵风吹来,吹起大地的雪,吹起了这帐篷的一角,这股风看dào了帐篷内的一切,消失zài了里面,再也没有出来。

  这帐篷看起来不大,可其内却是庞大无比◆nèichuánchū。

  zàizhèhuàyǔshēngchuánchūshí,yǒuyīzhènfēngchuīlái,chuīqǐdàdìdexuě,chuīqǐlezhèzhàngpéngdeyījiǎo,zhègǔfēngkàndàolezhàngpéngnèideyīqiē,xiāoshīzàilelǐmiàn,zàiyěméiyǒuchūlái。

  zhèzhàngpéngkànqǐláibúdà,kěqínèiquèshìpángdàwúbǐ,rú同一座皇宫大殿,四周更有十多个与门外那黑衣人一样衣着的大汉,默默的站立zài四周。

  这些人低头rú雕像存zài,可每一个人的身上,都赫然存zài了一股超出了开尘,属于祭骨境的气息!!

  甚至其中还有那么几人,气息之强,就连寻常祭骨都很难比肩!

  zài这另有空间的帐篷中心,有一张案几,一个穿着青色长袍,其上绣着一条黑龙的男子,正端着酒杯,喝下了一口。

  这青年看起来年纪不大,但双目开阖间却是有一股逼人的威严,zài他的身上,有一股独特的气质,这股气质属于是万万人之上,一言出口,就会掀起大地祸端,一言出口,可以让无数部落成为飞灰,一言出口,大半个南晨都将为□之厮杀!

  那是一种唯我独尊的气势!

  尽管这股气势并没有太强烈的显露,rú还zài雏形之内,但已然慢慢凝聚出来,或许当某一天dào来,他,就可以真正的做dào将这股气势宣告南晨!

  “二公子,此人身份特殊,既属于天寒宗,但也不属于天寒宗。”苍老的声音从这青年的对面传来,zài这案几的另一边,与这青年饮酒的,是一个白发老者,这老者声音沙哑,坐zài那里,穿着一套白色的长袍,其衣衫袖口处,绣着八朵白云。

  若有天寒宗对于天门熟悉者看dào这八朵白云,定会心神一颤,立刻跪地参拜,因为这八朵白云代表的,是此人来自天门第八层!!

  天门共九块大陆,第八层大陆,已然属于是极高的层次,能居住zài那里的人,每一个走出,跺脚都可以让天寒一震。

  “哦?”那青年放下酒杯,微笑看向老者。

  此时此刻,除了这海东宗临时部落的人们zài关注那天空的奇异外,还有一个人,zài这部落外面的雪原上。被从苏铭那里散来的压抑之感笼罩,神色大变的司马信,rú歇斯底里一般,抓着白素,双目通红,zài那疯狂的大吼。

  “我明明已经成功,为什么会这样,你说,为什么会这样!”司马信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他渴望已久,甚至已经成功的事情,竟然出现了这样的逆转,这让他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心理准备。

  若始终不曾拥有也就罢了,可他刚才的的确确是拥有了,这种zài拥有之后被生生夺走的感觉,让司马信难以控制自己的举动。

  白素面色苍白,双臂被司马信死死的抓着,阵阵剧痛传来,可这身体的剧痛,与她此刻心中的撕裂比较,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她望着司马信,脸上露出了惨笑,她忽然间,看透了眼前这个男子,这个样子俊朗,始终温柔的司马大哥……rú今仿佛成为了一个小丑,zài那里,除了会发狂之外,似不敢去做任何事情。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司马信感受dào了那压抑,看dào了天空上的乌山与部落,更是感受dào了苏铭的气息正zài急速的壮大,这让他有种后悔欲疯的冲动。

  -----------

  第一更送上!求yuepiao!!

  *j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