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44章 子车!(第二更)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44章 子车!(第二更)

  疲惫,苏míng不知道shí间过去了多久,因为天空始终被绿色de雾气缭绕着,nà雾气在翻滚,里面de轰鸣始终不断de传出。

  四周de厮杀声,惨叫声种种一切融合在一起,仿佛化作了一个万古不变de音调,在这样de音调下,一切都在重复,重复,再重复。

  如在这战争中渺小de他自己,做着杀人,杀人,再杀人de事情,渐渐地,nà疲惫de感觉越来越深,让人忍不住,会有恍惚。

  可恍惚de下场,往往便是一次生死,若死,在永久de沉睡,若生,则是一次强行de刺激,可以换来短shí间de振奋,可nà振奋,是透支生命而来……短暂de振奋过后,则是又一次更深de疲惫与恍惚。

  有多少人,可以在这疲惫下避开第一次恍惚换来de生死一瞬,或许一次可以,两次可以,但三次,四次以及无数次……这是一场不但四周有巫族为敌人,自身也同样存在了敌人de战争。

  杀戮,无休止de进行,nà鲜血不断地融入大地,使得这片天岚城外de巫族,shuō血流成河也不夸张,nà地面de血以及溅落de涟漪,似无数双冷漠de眼睛,在残忍de望着这一切。

  和风已然回到了苏míngde身边,这并非是他自愿,而是苏míngde一声厉吼下,引动了冥冥可感de月翼,使得和风不得不回来。

  回到苏míng身边de他,占据de赫然就是nà之前de庞大凶兽de身躯,只不过其身躯只剩下了一半,但却诡异de存活着。

  战斗,一直在持续,苏míng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巫族,也不知道身上多处了多少de伤痕,更不知晓自己de神将铠甲已经崩溃了多少次,甚至就连邯山钟也都有多少次被大量de神通逼de反缩回体内后,使得他de身体,出现了伤势。

  尤其是他de胸口处,有一道几乎要致命de穿透,此伤,是大师兄给他de黑气女子飞出为苏míng阻挡另一个攻击shí,从一旁呼啸而来de一把长矛,穿透而过造成。

  这是战场,不可变de因素太多,敌人太多,并非单打独斗……

  随着战争de一直继续,苏míng也不知道自己来到了这战场de什么位置,他只是看到了一个熟悉de头颅,被巫族之人一刀砍下后,仰天飞起,此人de姓名苏míng不知,但他见过,这是天寒宗de弟子。

  nà头颅落在了苏míngde前方,此人de表情带着迷茫,更有一丝解脱,仿佛终于从nà疲惫里闭上了眼。

  苏míng看着nà人头,右手蓦然抬起,向着身后猛de一掌落下,从他身后传来轰鸣与呼啸之声,nà轰鸣de,是其身后一个巫族突然de来临后倒卷,nà呼啸de,是青光小剑de追击与穿透。

  苏míng左手张开,一片飞灰消散,nà是一块石币。

  他de药物已经吞下了很多,如此方可让自身保持战力,他de石币也大量de消费,如此才可让他de神识持续de散开,让他活下来de机会更大de同shí,也可以让青光小剑,保持其犀利。

  在这战场上,一切de神通都不如干净利落de杀戮来de快捷与方便,苏míngde速度shí快shí慢,出手便是杀机,若杀了对方,他渐渐de学会了不去恋战,而是立刻后退,去往其他方向。

  “苏míng!”在这浑浑噩噩de杀戮中,苏míng在杀了一个巫族之人,自身面色苍白,大腿上露出可见骨de伤口shí,他de耳边传来了一个诧异de声音。

  转过身,苏míng依旧有些恍惚,但他尽管恍惚,但他de神识散开中,却是有着本能de保护,他看到了一个砍下了巫人之头,望着自己de大汉,此人,苏míng见过,是天寒宗de弟子。

  这大汉双目同样血红一片,疲惫不堪,向着苏míng点了点头后,快速离开。

  “这种感觉,好像是在做梦……”苏míng转过头,前行着,杀戮着,疲惫着。他耳边de厮杀声音如成为了永恒,不断地回荡。

  他看到了有着不同凶兽de巫族,还看到了nà些巫族里,有一些带着面具之人,这些人与苏míng一样,在这战场上穿梭,所过之处,血雨不断。

  但凡是这样带着面具de巫族,均都散发着强大de煞气,寻常de蛮族不是他们de对手,苏míng恍惚de看到,与这些面具之人可以对抗de蛮族,也同样是一些带着面具之人。

  只不过蛮族中带着面具者,nà面具de颜色是黑色,与蛮族de白色迥然不同。

  苏míng在恍惚de前行杀戮下,nà之前带给他胸口一道近乎致命伤势de,便是一个巫族de面具之人扔出de长矛造成,此人de面具上有一道十字裂缝,甩出了长矛后,隔着很远冷冷de看了苏míng一眼,转身离去。

  这些苏míng看到了,但他此刻de状态疲惫中带着恍惚,耳边de杀戮声模糊de回荡中,苏míng身子向前一步迈去,来到了一个巫族青年de面前,这是一个看起来还有稚嫩存在de巫族,他de脸上满是血迹,正大吼着向前冲去,直至苏míng从他de身边走过后,取走了他de头颅,其身体喷着鲜血,又前冲了数步,这才倒下。

  苏míng麻木de走过,来到了另一个巫族男子de身旁,走过shí,这男子de头颅被苏míng拿着,可其身体却是在人头分离de瞬间,选择了自爆,nà轰鸣de声音与掀起了冲击之力,让苏míng嘴角溢出了鲜血,但却没有停顿,继续走去。

  走着,走着,苏míngde神将铠甲在这诸多次数de毁灭与重组后,似也感染了苏míngde疲惫,恢复有了缓慢,他de邯山钟也同样在这弥漫了无数人de战场上,被一道道并非攻击苏míng,而是散落来临de神通轰击,让苏míngde身体起了钟鸣,和风也不知去向,被人群冲散,再加上其凶兽de身躯,难免被杀红了眼de蛮族误会,此刻已经不知去向。

  若一直这样下去,或许苏míng会在这场战争中活下来,但更多de可能,是在在这恍惚de状态里,走向死亡。

  直至苏míngde眼前,看到了一个在远处,被一群巫族围攻de十多个蛮族之人里,一个让他很是熟悉de面孔。

  nà面孔染着鲜血,此刻神色露出绝然,正在疯狂de厮杀。

  这个人de出现,让苏míngde恍惚,有了一顿,他亲眼看到,这个人de面前与其厮杀de巫族,在拼着重伤de状态下,以死●亡为代价,向着nà苏míng熟悉de人,喷出了一口黑色de鲜血。

  nà鲜血显然是蕴含了毁灭de力量,若被喷中,必定会穿透容颜与头骨!

  苏míngde双目瞳孔猛de一缩,他整个人于这◎●亡为代价,向着nà苏míng熟悉de人,喷出了一口黑色de鲜血。

  nà鲜血显然是蕴含了毁灭de力量,若被喷中,必定会穿透容颜wángwéidàijià,xiàngzhenàsūmíngshúxīderén,pēnchūleyīkǒuhēisèdexiānxuè。

  nàxiānxuèxiǎnránshìyùnhánlehuǐmièdelìliàng,ruòbèipēnzhōng,bìdìnghuìchuāntòuróngyányǔtóugǔ!

  sūmíngdeshuāngmùtóngkǒngměngdeyīsuō,tāzhěnggèrényúzhè一瞬间,似从睡梦中清醒,从nà恍惚中,蓦然恢复过来。

  耳边de厮杀声,从模糊中立刻清晰,眼前de世界,更是从之前de浑浑噩噩,瞬息完整。

  “子车……”苏míng喃喃,他没有丝毫迟疑,在清醒de一瞬,他向前迈出了一大步,这一步迈出,苏míng耳边de厮杀不见,被一阵尖锐de破开声取代,他de身子以难以形容de速度,突然冲出。

  其速之快,还没等nà巫族之人喷出de鲜血落在子车de脸上,苏míngde身体已然横穿了数百丈,出现在了子车de面前,nà被他掀起de狂风,几乎瞬息就卷动nà片黑色de鲜血直接消散,至于nà重伤de巫族,他甚至来不及去查看发生了什么,就感受到仿佛有一面城墙扑面而来,其身倒卷,被nà强风直接崩溃了身躯。

  “师叔!!”苏míngde耳边传来子车de声音,他de脚步一个踉跄,持续de战争,多次de施展nà极致de速度,让苏míngde心神都在疲惫de同shí,身躯到了极限,但他还是向前走出了一步,展开nà极致de速度,迅速出手。

  有苏míngde相助,被巫族围攻de这十多个蛮族之人,奋起反抗,且战且退,片刻后,在nà些巫族之人死伤了不少后,这才摆脱了他们de围攻。

  直至此刻,苏míng已经连续溢出了数口鲜血,踉跄中被子车一把扶住。其余de蛮族之人,一个个满是伤势,疲惫中快速de将子车与苏míng守护在内,警惕de看着四周,向后退去。

  子车de声音,在苏míng耳边似很遥远,苏míng看着满脸焦急de子车,闭上了眼后刹nà睁开shí,点了点头。

  “子车,他是你师叔?”

  “他好快de速度,尤其是在nà速度下掀起de风,堪比神通一般!”

  “子车,你师叔叫什么名字!”将子车与苏míng保护在内后退denà些蛮族之人,纷纷开口。

  “我叫苏míng。”苏míng深吸口气,不再需要子车de搀扶,取出一些药物吞下后,与这十多人一同后退。

  “在这战场上大伙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就别分什么辈分了,苏兄,你de状态有些不对劲,你是属于单独一人参战de猎巫者?”后退中,这十多个蛮族很有秩序,外围七八人毫不分神,后退中与来临de巫族厮杀,随后迅速与身后de同伴交替位置,略作休息。

  -------

  一会还有一更,补昨天第五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