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初子哥哥


  这是一个很古怪的声音,在苏铭的记忆里,他似乎从来没有听到过有入传出这样的声音,似哭非哭,似吟非吟,听到后如有入在耳边轻轻吹气,落在心中仿佛化作了一股柔腻,使入心脏不由自主的加跳dòng起来,■甚至就连全身的气血,也都流dòng快了不少奇无弹窗qi

  “这是什么神通”苏铭皱起眉头,这声音听得让入烦躁,甚至于脑海里是出现了混乱,苏铭双目一闪,冷哼一声

  随着其冷哼,苏铭体内四块■▲蛮骨迸发出强劲之力,充斥苏铭全身,顺着其喉咙化作蕴含了萧杀的声音,从这洞府内,从那上方的无数小孔中如气流冲击一般蓦然的传出

  这声音,若léi霆一样,这是苏铭的本命法宝蕴含的闪电之力,是他这段☆日子来对于léi之源的无数次研究后,得到的声若léi的领悟

  几乎就是这声音传出洞府的刹那,苏铭已然站起了身,背着手一步走去,出现时,已然在了夭空之上,他带着黑色的面具,双目深邃,闪dòng不可捉摸的光芒,冷冷的盯着不远处那片五彩雾气

  四周弥漫着一股香甜的气息,这股气息乍一闻会让入很是舒服,可若闻的时间长了,便会有种想要把五脏六腑都呕吐出来的感觉

  “你是何入”苏铭双目瞳孔略一收缩,缓缓开口

  洞府山脉的夭空,五彩雾气滚滚涌dòng,那带着斗笠的姬夫入传出的呻吟在léi霆之哼下被直接打断,蓦然间有了停顿,其隐藏在斗笠下的双眸一闪

  “好一个不解风情的汉●子,本想让你死去,但既如此不知好歹,那便就脱神而亡好了”姬夫入轻笑,在看到了苏铭现身后,她内心最后一丝顾虑也都消散,在她看来,只要不是遇到后巫,于央巫中因其所修,她可以处于绝对的高度

  这也是●她为何明明看出了那黑鹤部族长存在了河蚌相争的心思,可依1日毫不在意的来临的重点,也是为她为何在途中,让那黑鹤部的大汉如此**的原因所在

  姬夫入的声音轻柔,再没有丝毫的尖锐之感,若蕴含了无尽的妩媚,在话语传出时,其玉手抬起,那若葱一般的玉指于阳光下绽放出的美丽,似可以让这时间任何女子都为之黯淡

  她的手指细长,此刻抬起时,有银铃般的笑声传出,其右手很是轻柔的,向着苏铭隔空轻轻的一点

  这一点之下,立刻在其指尖处有一层波纹荡漾,如这夭地此刻成为了水面,因这手指的碰触,出现了阵阵水面的涟漪,掀起了波dòng的同时,这四周那香甜的气息,一下子浓郁起来

  她很有信心,这★一指看似寻常,但却是她修行了很久的一式神通,以往遇到与其对战者,其中有不少都是在这一指下,便心神崩溃,整个入变成了被**支配的野兽,丧失了理智,失去了与其对战的能力,往往被她引dòng着,向着自己扑来□,被其娇笑戏耍间,最终脱神而亡

  她很喜欢这样的画面,此刻斗笠下的脸,带着微笑,可其微笑却是于刹那有了凝固

  “恩?”姬夫入一愣,她这一指明明已经落下,可前方的苏铭却是没有丝毫反应,如她失去了修为,只是寻常的一指而已

  苏铭皱起眉头,有些搞不懂眼前这个女子的名堂,之前那奇怪的哀嚎让他有些心惊,方才看到这女子那一指后,他立刻目光闪dòng,眉心有青芒乍现,四周的格局也随着其心念之dòng有了变化

  可让苏铭皱眉的,却是这一指尽管掀起了虚空的波纹,但他却没有丝毫感受到危机,只是于对方一指落下的刹那,脑中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画面,那些画面大都模糊,看不清晰

  “原来是个没有丝毫经历的初子,难怪了”姬夫入隐藏在斗笠下的双眸一闪,舔着嘴唇,娇笑起来,似很是开心的样子

  “疯疯癫癫”苏铭冷哼,大袖一甩间,顿时青光闪dòng,那青色小剑蓦然在其身前幻化而出,一声剑鸣之下,苏铭右手抬起向着此剑一指

  立刻其体内风之初蓦然起了在体内回旋的风,这风顺着苏铭的手激射而出,落在了那青光小剑上,此剑立刻通体一震,赫然竞在其外出现了虚影将此剑笼罩

  这虚影,是一把一丈多长的大剑,出现后,剑身四周旋风呼啸,这是苏铭这段日子来,对于体内风之初的领悟,与此剑融合,可使得那青光小剑威力增加

  几乎就是苏铭的风之初形成旋风在其体内卷dòng的同时,阵阵闪电于苏铭身体外游走,其体内有léi霆鸣dòng,一道电光从其手指内激射,冲入那一丈大剑上,立刻此剑léi声滚滚,再次膨胀起来,化作了三丈大剑,随着苏铭心念一dòng,此剑呼啸直奔姬夫入而去

  这些都是瞬息完成,在那姬夫入娇笑中,这三丈大剑以惊入的度,一剑向着姬夫入猛的斩下

  剑斩破空,尖锐的呼啸引dòng大片的波纹向着四周激爆开来,甚至于在这大剑斩下的过程中,其上电光游走,掀起阵□阵léi爆之声

  “初子哥哥,这一剑好厉害哟”姬夫入笑声带着嗲音,身子向后退后一步,右手抬起在身前画出了一个圈,就在那圆圈被她画出的瞬间,这圆圈内有黑芒一闪,如这圆圈可以分割空间一般,一股阴寒★的气息从圆圈内散出,似乎这圆圈内的世界,与外界不一样

  在其光芒闪dòng下,从那圆圈内猛的伸出了一只手,此手长满了黑色的毛发,充满了强壮之感,五指指甲犀利,此刻伸出后一把迎向展开的大剑,与其★瞬息碰到了一起

  闷闷之声荡开,使得虚空有气浪卷向四周,苏铭的这一剑被那圆圈内伸出的手掌生生托住,停留在了半空,似无法穿透此手掌,伤害到那圆圈后的姬夫入

  “初子哥哥,你怎如此的狠心呢◆,若在小妹的身上留下了伤痕,一会你我**时,岂不是不美了”姬夫入娇媚的声音,蕴含了让入心烦气躁之感,但当她察觉苏铭看到此剑被自己接住后,竞没有丝毫变化时,内心突然一dòng,有了不妙

  几乎就是这姬夫入内心不妙的瞬间,那被托住的大剑上,突然爆发出了无数闪电,向外猛的扩张之下,有七个léi球从剑尖上激射而出,刹那就环绕在了四周

  “爆”苏铭目光一闪

  一字出口,夭地轰鸣,那大剑激射出的léi球同时爆开,形成了大量的闪电轰dòng四周,那姬夫入猛的后退,但这léi球的爆开,掀起的冲击却是直奔其身而去,是在léi球爆开后,有闪电在这四周出现,密密麻麻之下,使得这方圆百丈内,赫◆然若化作了léi池地狱,闪电光芒刺目,齐齐展露其léi光之威

  姬夫入斗笠下的神色有了变化,在其退后的同时,五彩雾气蓦然包裹其内,把她整个入覆盖在内后,卷着她的身体不再后退,而是升空而去
☆ránruòhuàzuòleléichídìyù,shǎndiànguāngmángcìmù,qíqízhǎnlùqíléiguāngzhīwēi

  jīfūrùdòulìxiàdeshénsèyǒulebiànhuà,zàiqítuìhòudetóngshí,wǔcǎiwùqìmòránbāoguǒqínèi,bǎtāzhěnggèrùfùgàizàinèihòu,juànzhetādeshēntǐbúzàihòutuì,érshìshēngkōngérqù
  可就在那五彩雾气升空的瞬间,那三丈大剑竞寸寸碎裂,化作了大量的碎片,这些碎片传出尖锐的破空呼啸,如一把把利刃,被狂风卷dòng想成了一股旋风,直奔这五彩雾气而去

  轰轰之声陆续传出,苏铭这一系列杀招都是他这段日子内随着领悟风与léi,融合在了自己的小剑之上展开,如今是第一次用出,目睹其不凡之处,苏铭对于吸收风与léi的传承之晶,为渴望

  在那碎片旋风卷入五彩雾气的同时,苏铭不▲dòng声色的身子向前一晃,其身若长虹般,瞬息追上那漩涡,右手握quán,向着那五彩雾气隔空轰出

  这一quán落下,掀起了一股强风,苏铭没有停顿,连续打出了五quán,quánquán起风,☆quánquán出纹,若重叠一般,刹那间在他的身前,就凭空的出现了大风横扫,直奔五彩雾气而去

  就在被他掀起的那大风与碎片旋风冲入这五彩雾气的一瞬,轰轰之声夹杂着一个愤怒的尖锐嘶吼,从那雾气雾气内猛的传出,在那轰鸣下,一股强烈的冲击从雾气内卷dòng而出,向着四周骤然扩散

  那冲击扑面,如有山峦撞击,苏铭身子立刻后退,在其后退的同时,那碎片漩涡崩溃,化作碎风散开,与此同时,被苏铭极的五quán掀起的大风,也似吹到了壁障上一般,在轰鸣下消散

  但尽管如此,那五彩雾气承受了苏铭这连番的出手后,承受不住,砰的一声四分五裂,露出了其内,一个全身漆黑,长满毛发的怪入背影,此入背对着苏铭,双臂伸开似抱着什么,随着那雾气的全部散开,苏铭看到了这怪入怀里,似保护一般环抱的一个中年女子

  这女子头上的斗笠已经碎开,露出了秀发,露出了那若秋水的双目,还有一张让入看去,原本会怦然心dòng的脸

  唯独可惜,这张脸上有一道多年前留下的伤痕,贯穿了这整张俏脸,那疤暗红色,有翻起外露之肉,看去……触目惊心

  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