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486章 命族(下)


  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486章 命族(下)

  轰鸣回荡,渐渐消散之时,天空上的黑云不再,化作了零零散散的丝雾在八方点点扩散,那数百蝠圣族之人,此刻只剩下了不到一百,在这天空上四下退去。■

  大量的血肉弥漫从半空洒落,巫族的煞弓与那死气爆发的一击,可以说是巫族的最终力量,也正是依靠这股力量,他们才可以在这lǐ坚持了十五年!

  但这种力量要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大,那煞弓每次◆只能使用一次,并非是这法宝无效,而是没有哪一个zhàn巫,可以在短时间内连续两次拉开此弓!

  每一次的拉开,实际上都是以他们的筋骨碎裂为代价,需要进行疗伤之后,作为重点保护之人,在下一次开zh◇☆àn中,将会起到重要的作用。

  至于那兽骨祭坛凝聚而来的死气冲击,这种力量更是不可人为去积累,这需要时间的流逝才可,这十五年来,南宫hén这lǐ也只是积累了五次爆发的程度。

  几乎每三○年,才可凝聚出一次的样子,如今尽管还剩下一次,但距离下一个三年,还很漫长。

  “送出……祭品……”南宫hén低下了头,不愿看下去,他半跪在了地上,握紧了拳头,他shēn后的那些人也是一个个神色哀伤,同样半跪在了地上。

  几乎就是他们跪下的同时,这山谷内的所有巫族,一个个也都是沉默中,悲哀的跪了下来,他们跪拜的,是二十个巫族的族人。

  这二十个族人全部都是老者,他们的shēn体缓缓飞起,向着那光幕而去,他们的脸上露出感慨与微笑,感慨的是自己的命运,微笑的是看向族人之时。

  他们是心甘情愿成为祭品,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本也就活不了多久,若自己的死可以换来族人一段时间的平和,那么他们的死,也得qí所。

  在所有巫族之人的跪拜与哀伤下,这二十多个老者shēn体穿透了光幕,出现在了山谷之外,冲向了那在高空徘徊始终没有离去的一百多个蝠圣族族人。

  那些蝠圣族族人一个个在嘶吼中直接飞来,一场杀戮就此展开,这杀戮没有反抗,有的只是血琳琳的死亡。

  所有的巫族之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一个个沉默中,哀伤更浓。

  直至那二十多个老者被这一拜多蝠圣族族人虐杀而死后,这些蝠圣族的族人才展开翅膀,飞向了远处。

  南宫hén抬起头,他的眼中弥漫了血丝,在这lǐ十五年,与蝠圣族多次交zhàn的他们,知晓这个九阴界的种族喜好狩猎,他们往往大群而来,若最终没有狩猎成功,则绝不会放弃,会来临的越来越多。

  故而巫族这lǐ,只能在将qí略作溃散后,送出这种所谓的祭品,满足了蝠圣族的狩猎,只有这样,才能换来一些日子的平和。

  而且,若是不zhàn之下直接送出祭品,也没有作用,必须要让蝠圣族出现死伤,如此,才符合蝠圣族的狩猎仪式。

  这一点,在这lǐ十五年的南宫hén等人,都明白。

  “我们还是送出了族人作为祭品……六成的获胜机会,可代价实在太大了……”南宫hénshēn后那老妪,低声说道。

  “维持阵法死亡六十七人,加上甘愿作为祭品的二十人,这一次我们死亡八十七人。”

  “zhàn巫煞弓需要半年的时间才可再次展开,疗伤的药物已经不够,需要安排人冒险去一趟巫城,寻找药物……”

  “祭坛死气还剩下一次。”

  南宫hén听着shēn后之人陆续的把这一zhàn的结果一一上报,他的神色渐渐有了迷茫,十五年前,剧变之下他没有成功离开,而是留在了这lǐ,等待巫族的救援,当时的他们,足有近万人。

  他们之中有多个后巫,但随着一次次的厮杀与交zhàn,他们的人数越来越少,最终更是在一次分裂下,走出了一部分人不知去了何处。

  渐渐地,他因qíshēn份的缘故,成为了此地的首领,看着族人一次次的死去,直至如今,未来的是迷茫的,不知在何处……

  “或许外面已经把我们忘记了……或许东荒之灾已经发生,外面的世界出现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没有人还记得,在这九阴界,还有我们存在。

  或许,这一辈子也无法离开这lǐ,唯有zhàn死……未来,在哪lǐ?”南宫hén容颜沧桑,■内心暗叹,只是他的神识在这迷茫中,在看向天空的一刹那,却是立刻神色大变。

  一同神色变化的,除了他之外,还有qíshēn后的那十多人,甚至山谷内的不少巫族,此刻也是在看到了天空的瞬间,露出惊恐★■内心暗叹,只是他的神识在这迷茫中,在看向天空的一刹那,却是立刻神色大变。

  一同神色变化的,nèixīnàntàn,zhīshìtādeshénshízàizhèmímángzhōng,zàikànxiàngtiānkōngdeyīshānà,quèshìlìkèshénsèdàbiàn。

  yītóngshénsèbiànhuàde,chúletāzhīwài,háiyǒuqíshēnhòudenàshíduōrén,shènzhìshāngǔnèidebúshǎowūzú,cǐkèyěshìzàikàndàoletiānkōngdeshùnjiān,lùchūjīngkǒng▲与骇然。

  南宫hén亲眼看到,远处的天空此刻有一片比之前的黑云还要庞大数倍的黑雾,正滚滚而来,那雾气内时而露出的蝠圣族shēn影,让人触目惊心!

  qí数量,看样子竟有近千之多!! ○
  它们的方向,正是这片山谷!

  “我看到了蝠圣族的紫线族人,数量……很多,这种事情从未出现过,以往溃散了一批后,要至少半年才会重新狩猎!

  如此多的紫线族人,qí内必定有蝠圣族的金线族人,此zhàn我们获胜的可能几乎为零,即便是所有族人全部去维持阵法运转,也坚持不了多久!”

  “全力运转守护阵法,死气冲击准备,让候补的煞弓zhàn巫,哪怕死也要拉开煞弓!!”

  “若它们只是路过则罢了,若不是路过,告诉所有的族人……决zhàn的时候,生死存亡的时刻,我们等了十五年,终于到了!”南宫hén神色凝重,低沉开口。

  在南宫hén这番话说出之后,立刻有人传递下去,山谷内的那座阵法上,此刻巫族族人一个个目露果断,在那阵法中盘膝,奉献全部力量。

  山谷内,一处处洞府中,一个个巫族之人沉默的站在洞府边缘,看着天空,擦着自己的雾气,运转体内的修为,神色纷纷决然!

  一些在这十五年内出生的孩童,在自己母亲的怀抱lǐ,望着外面,望着自己的父亲,他们纯洁的目中,露出害怕,但更多的,是一种同死之意。

  还有不少老者,一个个同样站在洞府外,他们沧桑的面孔上弥漫了岁月的hén迹,看着那天空,做好了用死亡换取尊严的准备。

  所有的巫族之人,都看着天空,看着那群黑雾滚滚,看着它们是路过,亦或者目标,是他们所在。

  当这片黑雾在这山谷的半空停下的瞬间,所有看到这一幕的巫族之人都明白了,决zhàn之时,到了!

  南宫hén一咬牙,他的双眼流出疯狂,他看着那片黑雾在停顿了一下后,突然如爆发一般,从qí内降临了数百嘶吼的蝠圣族族人,这些人呼啸冲下的刹那,南宫hén发出了一声低吼。

  qíshēn猛的一冲而出,在他shēn后,那十多个跟随者同样冲出。

  “zhàn,是死,不zhàn,也是死,但若zhàn了,死而无憾!”

  “我们等了十五年,外界的救援始终无声,他们或许已经忘记了我们,已经放弃了我们,未来在何方,未来在我们的手中!

  我们不等了,我们要轰轰烈烈的一zhàn,此zhàn若侥幸胜了,从此我们不再是巫族,我们自立一族!掌握自己的命运,追求自己的未来,外人不救则自救,从此,我们自称命族!!”南宫hén右手抬起虚空一抓,立刻一把长枪幻化而出,被他一把抓在手中。

  “命族!!”

  “从此我们不是巫,是命族!”一声声低吼从这山谷内的每一个巫族之人口中疯狂的传出。

  “死气冲击!”随着南宫hén一声低吼,立刻这整个山谷内死气再次凝聚,化作一股强大的冲击,直奔上方而去,穿透了守护光幕,与那些来临的蝠圣族碰触,在轰鸣之声滔天回荡的瞬间,南宫hén一声大吼。

  “命族族人,我们杀!”

  一道道shēn影,一声声嘶吼,在这山谷内崛起,这种崛起,如一个民族的崛起,一种在压迫中,在死亡的笼罩下,在十五年的等待中,疯狂的挣扎,不甘心的呐喊,不顾一切的释放!

  除了一些还在维持阵法运转,保护山谷内孩童的巫族依旧在阵法上盘膝输送力量外,超过了五百个巫族之人,冲出了山谷,与那些在死气冲击中的蝠圣族,展开了一场生与死的厮杀!

  “自不量力!”一声冷哼从这天空的黑雾中回荡,却见这黑气向外扩散之下,有十个眉心存在了一条鲜明紫线的蝠圣族族人,迈步走出,在他们的shēn后,是一个眉心存在了一条金线,shēn子足有五丈之高的巨大族人!

  他冷哼中,右手抬起,向着下方一按,这一按之下,立刻那冲击的死气都为之一顿,轰然爆开中向着八方扩散,使得qí威力顿时消散了不少。

  “圣祖苏醒在即,此地所有外界之族,全部杀戮拿去祭献,这处九圣祭坛,我们蝠圣族要了!”

  更多的蝠圣族族人,在兴奋的嘶吼中,冲向了巫族之人!

  也就是在此时,距离此地并非太远的天空上,苏铭一脸平静的迈步走来,他的肩膀上小蛇昂着头,盯着前方,传出了一声嘶鸣。

  苏铭眉头一皱,迈步之下速度顿时暴增,掀起了一阵破开的尖锐之音。

  -------------

  求推荐票!

  !d@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