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 篡命!


  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580章 篡命!

  “真也好,假也罢……重要么……”苏铭看着远处的海天,轻声自语。

  重要么……如何能不重要,那是他最美好的记忆,那是他的乌山……那是被不○解语的清风掀起的发黄书卷……

  “不重要。”苏铭闭上了眼,许久之后睁开时,他感觉有些疲惫,这种疲惫不是身体,而是心灵。

  如埋葬了yī整座城,吹灭了所有的灯,触去的不是黑暗,而是那看不到的陌生,还有yī个不知谁的夕阳,谁的容颜,谁的儿时十几年……

  从离开乌山后的yī幕幕记忆,在他的脑海中浮现,最终化作了yī个巨大的线团,让人看不tòu,摸不清,理不顺。

  这疲惫的感觉在苏铭的内心发芽,随着时间的流逝,会越来越深,直至占据了他的全部后,化作了他神色里,那yī抹孤dú中的陌落。

  风,吹着海面,在波光粼粼中,折射出天空上渐渐黯去的云层,那是云层外的日落,tòu着云雾看那日落的风姿,苏铭如紧紧的抱着yī个叫做孤dú的木筏,可却游不出回忆的海,学不会松开手……

  他站在那里,被风吹起的发丝,如摇曳在生命中的舞姿,那从发丝间隙里吹过的风,带起的声音,成为了岁月里,最悲伤的yī曲埙乐。

  白素在北陵与陈欣离开时,从那幻境内苏醒,她的世界在清晰的yī刹那,她看到的,便是苏铭望着海天的身影。

  四周很安静,天门之主白袍老者,还有那之前选择了站在左侧的人们,此刻yī个个沉默。

  苏铭心中的疲惫,似yī首轻声的歌,这歌声散开,让人沉浸在在这寂静里,不愿传出任何声音,不愿去打断。

  只是……这首有关乌山的歌……不知岁月把结局,给了谁听……

  苏铭已经很久没有流泪了,此刻他的双眼,有泪渐渐流下,只是这泪的流出,他不知晓,似乎已经忘记了其存在。

  那泪的颜色tòu明,可在划过苏铭的脸颊时,似沾染了他的孤dú,使得落在苏铭的嘴角时,成为了涩涩的苦。

  或许每yī个人的泪,在刚刚流出时都是没有味道的,如刚刚出生的雨,在其生命的过程里,在那脸颊的颜色中,渐渐被改变,渐渐变成了苦涩。

  白素不知何时,来到了苏铭的身边,她的面色有些苍白,她看着苏铭,轻轻的抬起了手,用苏铭的泪,染了自己的指尖。

  “谢谢。”苏铭轻声开口,那指尖碰触他面孔的温度,让他睁开了眼。

  夕阳tòu过云层的光芒,略有赤红,洒在海面,看如污浊的鲜艳……这yī幕很美,修长的苏铭,身姿美丽的白素,yī起被风吹去的发丝,还有那海面四周……yī个个冒出的巨人头颅。

  只是那些海巨人的嘶吼,却是将这美丽的画面打破,将这寂静的气氛冲散,那yī声声低吼,并不因北陵的离去而散。

  几乎就是在那些海巨人咆哮的瞬间,苏铭抬起了手,向着天空轻轻yī抓,这yī抓之下,动的不是天,而是那大海,这大海轰然回旋,形成了yī幕巨大无比的漩涡,这漩涡轰隆隆的转动,使得其内那些海巨人,yī个个挣扎中,就连嘶吼也被海浪之音淹没。

  渐渐地,四周之人看向苏铭的目光里,有了强烈的敬畏,更有yī丝恐惧,因为那海面的●漩涡转动越来越快,到了最后,这极致的速度下,掀起的风,带动的水,成为了可以割裂血肉,分离碎骨的刀!

  yī声声凄厉的惨叫,yī次次挣扎的试图逃出,都在这漩涡的转动下,起不到丝毫的作用,只能化作◇yī片鲜血的红,还有那与骨头分流的血肉。

  直至……这海面上在没有了完整的海巨人,存在的只是yī片碎骨中的红色汪洋时,苏铭的右手慢慢的握住。

  在其握住拳的yī瞬,这转动的海面飘升除了☆yī滴滴鲜血,这些鲜血在凝聚之下,在苏铭的前方凝聚成了yī个巨大的血球。

  随着血球的出现,海水恢复了其原本的颜色,那漂浮在苏铭面前的血团,其内赫然有近百海巨人的魂影闪现,时而传出唯有心神才可▲感受到的,凄厉的哀嚎。

  那血团如沸腾,在不断地凝聚下收缩,慢慢的缩小,直至最后,化作了指甲盖般的妖异之红,向着苏铭漂浮而来。

  苏铭蓦然抬起头,其双目的孤dú神色的寂寞埋葬在了心底,显露出来的,是以往的平静,他右手骤然抬起,食指在那鲜血上yī抹的同时,如将这滴鲜血勾住,如他的指尖成为了yī只笔,在半空划过,yī笔,yī笔,yī笔……

  苏铭不知自己画出了多少笔,yī个复杂的符文在其面前浮现而出,那符文散发血芒,更是显出yī股盎然的生机,那是所有的海巨人生命的凝聚。

  篡命,yī个篡字,就可代表所有!

  苏铭不会篡改生命,但他在那黑色的木头的感悟里,在那不断的摸索下,虽说途中苏醒过来,没有完全明悟,但却略触摸到了yī层以往他不知晓的脉络。

  命!

  每个人,有不同的命!那是生机的格局,那是yī种生灵体内,最璀璨的光芒,这种光芒不是人人可见,但若熄灭,则生命灭绝,若是改动,则命运出现翻天覆地变化!

  这就是命理!

  他的脑海浮现虎子的笑脸,浮现虎子的憨厚的样子,还有那最终站在自己身前,如山yī般守护的身影。

  “我尽管对命略有摸索,但却依旧不知何为命……我不会篡改命理,也不会去让死人复活……但,既我的鲜血与发丝可以让司马信的木偶具备生机,我的生命在这阴死之地如此奇异,那么我可以用着生机鲜血为引,以我的命,去让我的师兄……恢复!”苏铭内心喃喃,那符文他画的,正是他在那黑色的木块的感悟中,在最后的yī刻,在苏醒的yī刹那前,浮现在脑海中,唯yī的yī物!

  此符文的出现,是苏铭感悟所得,在其出现的同时,他冥冥中便对其有种熟悉,那熟悉,如这符文就是他自己!

  这是他的命理所化之印记,苏铭可以感受到,这印记符文还不完整,但虽说如此,可却依旧蕴含了他的命。

  在这符文印记的画下中,天空的云层突然的若静止yī般,不动了,四周的海面更是诡异的再没有波浪,如方才的波浪具备了生命,此刻不敢显露。

  苏铭的身上,也在这yī刻,散发出了yī股极为强烈的修命气息,这气息回旋八方,直冲云霄的刹那,天空厚厚的云层,赫然间淡了下来,渐渐地,更是薄了很多,使得苏铭坐在的那里,有夕阳之芒,以比四周更强烈的光,tòu过云层映照下来。

  白素怔怔的看着苏铭,她的瞳孔内,苏铭的头发赫然在此刻,渐渐有了沧桑……

  那沧桑的颜色,是灰,是白,是yī片无垠的雪。

  yī笔yī笔,在画出最后yī笔的同时,苏铭咬破舌尖,喷出yī口鲜血,那鲜血洒落在这血色的符文上,使得此符文yī下子具备了灵动,散发出刺目的光芒,在苏铭右手抬起时,被其勾着向躺在那里的虎子,yī步迈去。

  这yī步落下,苏铭已然站在了虎子的身前,右手食指带着那血色的符文印记,带着那属于他苏铭自己的生命,蓦然间,点在了虎子的眉心上。

  在他的手指碰触虎子眉心的刹那,苏铭的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赫然有不少发丝,齐根而白!

  虎子全身yī震,他眉心上骤然间,印下了那符文,这符文更是闪动时,如烙印在了虎子的身体以及其灵魂上。

  yī抹血色从虎子眉心闪动间,覆盖其全身,当着血色蔓延至其胸口时,虎子胸口那狰狞的撕裂,被抹去了,随着那血色的流动,直至扩散了全身后,虎子的双臂从血肉模糊里,恢复如初。

  阵阵呼噜的声音,从虎子的口中传来,那声音如雷鸣,惊天动地……

  虎子不是寿元断绝,他是身受难以治愈的重创,失去了全部的生机,这种修复,比夺天之寿要简单很多,但也绝非常人可以做到,唯有修命之人,才可以让如此伤势之人,恢复如常!

  苏铭没有能力去改变虎子的命理,但他可以让自己的命理,去滋养对方,去让虎子苏醒!

  只是,苏铭毕竟还没有真正迈入修命之路,他只是在门槛上徘徊,如此yī来,为虎子疗伤的举动,对他而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但即便是代价再大,苏铭也不会去迟疑半点,因为……这是虎子,这是他苏铭的三师兄!

  在听到了虎子的呼噜声后,苏铭苍白的脸上露出微笑,此刻天空上的云层在不断地稀薄下,有yī缕金红的光,在云层稀薄的缝隙里完整的映照下来,落在苏铭的身上,照在了他的头发上。

  那是黑色,白色的间杂,那是看去似灰非灰的沧桑,那是云中烛火,无家可归,亦或者找不到故乡的忧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