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梦里可知身是客


  但在经过那群围绕着乌拉的孩童时,山痕这阴森的气息消失,他的表情没有改变,只是从怀里取出了一些雕刻精美的兽骨,递给了那些孩童们,换来了一声声开心的欢呼。

  苏铭看到,山痕笑了,那笑容尽管很微弱,尽管只是一瞬,但苏铭看到了,山痕的嘴角,在那一刹那,流出了一抹开心的微笑。

  身为魁首,身为乌山部猎战的首领,他必须要冷漠,必须要让人害怕,他的煞气与血腥更必须是最多的一个,只有这样,他才可以震慑外族,震慑族中的宵小,去保护……他的家!

  眼前是世界渐渐清晰,这种清晰,是苏铭内心的感受,不是双眼,因为它本就是清晰的,耳边的声音,也渐渐不再模糊,苏铭站在那里,他低下头,看到了自己的身体,那是一个少年的身躯。

  “拉苏哥哥!!”在苏铭看向自己身躯时,他的耳边传来了彤彤有些着急的声音,抬头看去时,他看到了彤彤此刻撅着嘴,神色很是郁闷。

  “你耍赖,我都找到你了,你还装作没听到,哼,我不和你玩了。”这小丫头显然是非常生气,此刻撅着嘴,不再理会苏铭,而是抱着玩ǒu向着远处跑去,她的后面,那皮皮连忙跟随着,一跳一跳的,随着其主人远去。

  “三天造化……是告诉我,我可以在这里……在我的家里,生活三天么。”苏铭闭上了眼,可几息之后他立刻睁开,因为他不愿浪费闭目的时间,他要用全部的时间,去牢牢地记住这一切。

  真也好,假也罢……

  “这里,是我的家。”苏铭迈着大步,向前快速走去,他想要去看看他的阿公。这种感觉在他内心无限的扩大,直至弥漫在了他全部的身心里。

  他走过雷辰,雷辰拉耸着头,任由其母在训斥,看到苏铭从旁边走过时,还向着苏铭办了个鬼脸,一副无奈的样子。

  可这个表情不知怎么的被其母看到,更为气愤起来。直接抓起了雷辰的耳朵。开始了又一轮的训斥。

  苏铭走过了乌拉与那群孩童身边,他的到来,让这些孩童一个个都欣喜。喊着拉苏哥哥时,方才刚刚到来的彤彤,则是鼓着小脸。一脸不满的在旁边嘀咕着。

  “拉苏哥哥耍赖,明明说好的,可却不玩了。”

  至于那乌拉,神色里蕴含了一丝轻蔑,没有去理会苏铭,这一切苏铭都不在意,他向着那些孩童们笑了笑,在内心的焦急中,他直接走过。直至他站在了一处屋舍外,这是阿公居住的地方。

  他站在门口,抬起右手,可却……不敢去掀开盖帘,他害怕,害怕这一切只是梦,这一切都是假的。当自己掀开皮帐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场虚无,看到的是一片空。

  他的身子颤抖,他……害怕。

  “是小苏铭么,站在外面干什么。怎么不进来。”在苏铭这害怕与患得患失中,他的耳边回荡起从这屋舍内传出的那熟悉的。让苏铭一下子眼睛红了的声音。

  那声音,一如记忆中的温和,慈祥,那声音一如记忆里那般的慈爱,如长辈一样,让苏铭在听到的一刹那,他再也忍不住,掀起了皮帐,看到了……盘膝坐在那里,正微笑望着他的……阿公墨桑!

  阿公脸上的皱纹,是苏铭无法忘记的,其头发的花白,更是苏铭一辈子都不会磨灭的痕迹,那柔和的声音,那熟悉的气息,这种种所有,让苏铭在看到阿公的一瞬,他的眼泪一下子的流了出来。

  这个时候的他,不是一个杀人如麻的杀戮者,不是让天门崩溃的大地之主,不是那命族的膜拜,也不是那外出多年,学会了冷酷,学会了隐忍的宿命,而是……一个离开了家乡多年,终■于回来时,望着亲人的游子。

  “阿公!!”苏铭此刻的身躯,是少年,他流着泪,一下子跑到了阿公身旁,一把抱住了墨桑,眼泪止不住的流下。

  “阿公,我想你……我……我想念部落,我想念这里的■一切,阿公……”

  多少年的苦涩,多少年的思念,多少年后的哭泣,还有那虚假的判断,这些,苏铭不去在意了,他也不想去思索,他此刻唯一存在的思绪,就是要抱着阿公,不愿松手,这里是他此生,最温暖的地方,这是……是他的亲人,是他的家。

  哪怕是假的,哪怕是不存在的,但苏铭不愿去想,他告诉自己,这里是真的,这温暖,也是真的,这里的一切,都是真的。

  墨桑一愣,看着抱住自己流泪的苏铭,露出疑问之意,但却没有说什么,而是拍着苏铭的后背,脸上的笑容更为慈祥。

  “小拉苏,怎么哭鼻子了,这可不像你哦,来,告诉阿公,到底是谁欺负你了,阿公给你撑腰!”

  这一刻,苏铭有千言万语,可却说不出口,这一刻,他能去告诉阿公,这多少年来的一切么,他不愿去打破这样的温暖,这只有三天的温馨,他很珍惜。

  一股深深的疲惫,涌现在苏铭的内心,但他却不愿睡下,因为他不舍,许久之后,他擦去了泪,慢慢的松开了阿公,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比记忆里年轻了一些的老人,苏铭轻声开口。

  “阿公,没什么,我做了一个梦。”

  “什么梦?让我家的小拉苏这么害怕,要像前几年一样抱着阿公哭泣。”阿公慈祥的笑着,摸了摸苏铭的头。

  “我梦到几年后,部落会与黑山部交战,我梦到部落的迁移,我的远离……我还梦到自己独自一人,在外流浪……”苏铭喃喃,说着他的经历,只是话语简短了很多,但那每一个字,都蕴含了他的一生。

  随着苏铭的话语,阿公的神色渐渐从微笑变的凝重,渐渐的,他怔怔的看着苏铭,许久,许久,直至苏铭所说的梦结束,阿公皱起了眉头。

  “真……假……”阿公微微闭上了眼,半晌后睁开时,他看着苏铭。

  “这是梦,现在你苏醒了,不要去在意这个梦里的一切,阿公可以告诉你,阿公是真的!”

  苏铭默默地点了点头,他看着阿公,有着说玩不完的话语,直至外面的天色渐晚,直至阿公的神色里,似有了一丝疲惫。

  苏铭轻轻地站起身,向着阿公抱拳一拜,带着不舍,但这留恋,他走出了这屋舍。

  夕阳西落,柔和的阳光洒满大地,使得乌山部落内出现了一处处屋舍皮帐的影,阵阵炊烟袅袅,那是部落的族人准备晚饭的烟丝,在向着天空缭绕,与那夕阳的云融合,让人看去时,很美,很美。

  从离开乌山后,再也没有的那种温暖,此刻于苏铭的内心浮现,这种温暖不同于第九峰◇,第九峰是恩情,是友情,是师情,而这里……是故乡的味道。

  看着部落里在这黄昏时忙碌的族人,看着部落的大门开启,外出的战士狩猎而回,看着四周这一切,苏铭忽然分不清了。

  他分不清,昨天□的自己,是一场梦,还是如今的所看,是一场梦。

  苏铭怔怔的站在那里,直至有一只手臂,大力的拍在了他的肩膀上,苏铭下意识的双目瞳孔一缩,左手抬起一把抓住肩膀上的手,身子蓦然而转的刹那,其右手一指◇,随着目中乍现的寒光,向身后之人点去。

  这几乎是他潜意识的行为,是他在外多年的经历养成的本能,此刻刚一展开,苏铭立刻强行收起,化作了拳头,轻轻的砸在了身后那人的肩膀上。

  “雷辰!”○◇,随着目中乍现的寒光,向身后之人点去。

  这几乎是他潜意识的行为,是他在外多年的经历养成的本能,此刻刚一展开,苏铭立刻强行收起,suízhemùzhōngzhàxiàndehánguāng,xiàngshēnhòuzhīréndiǎnqù。

  zhèjǐhūshìtāqiányìshídehángwéi,shìtāzàiwàiduōniándejīnglìyǎngchéngdeběnnéng,cǐkègāngyīzhǎnkāi,sūmínglìkèqiánghángshōuqǐ,huàzuòlequántóu,qīngqīngdezázàileshēnhòunàréndejiānbǎngshàng。

  “léichén!”这砸去的一拳,是兄弟间的碰触,是一种思念的相遇。

  那拍向苏铭的,正是雷辰,他哈哈笑着,让苏铭的拳头砸在自己身上,神色露出得意。

  “就你这小拳头,多砸几下我都没事,你在这干嘛呢,发什么呆啊,我阿妈让我叫你过去吃饭。”

  苏铭看着雷辰,脸上露出了微笑,上前,一把抱住雷辰,狠狠的抱住,与抱住阿公不一样,这是兄弟之间的友情!

  “怎么了?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雷辰一愣,任由苏铭抱住自己,片刻后当苏铭重新向他看来时,雷辰看到了苏铭目中那仿佛多年不见的沧桑。

  雷辰挠了挠头,疑惑的望着苏铭,更是抬起手要去摸苏铭的额头。

  “不对劲,莫非生病了。”雷辰嘀咕着时,已经抬起了手,就在要碰触苏铭眉心之时,他忽然一顿,仔细的看了苏铭几眼。

  “真的不对劲,你居然不躲开!”

  “你才生病!”苏铭苦笑,说了这么一句。

  “对嘛,这么才是正常的。”雷辰咧嘴一笑,拍了拍苏铭的肩膀,又锤了锤自己的胸口。

  “苏铭,我已经是蛮士了,你放心,我以前和你说的都是真的,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看我怎么揍他!

  等我成为了族长,哼哼,到时候有我保护你,咱们兄弟两个,天天喝酒,天天吃肉,让北凌天天出去打猎,让尘欣……呃,算了,让她陪着你好了。”雷辰笑着走在前面,带着苏铭踏上回到其皮帐的路。

  ---------------------

  第三更送上!!距离拉近了一些,还有第四更,正在写,求继续给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