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512章 南晨浩劫!!


  这个念头只是刚刚浮现,苏铭的身子在这死海的惊人推动之力下,就已然被直接卷出了千丈之远,眼看还要被卷的远之时,苏铭全身金光剧烈的闪烁,其身蓦然一顿,体内传出咔咔之声,强行的在这推动之力下停留了◇那么一瞬

  就在其身停顿这一瞬的刹那,他的身后其元神蓦然幻化,带着苏铭一个瞬移,消失在了这狂猛的死海推流之中

  出现之时,苏铭已然在了这阵法内,此刻这阵法闪动极为剧烈,有一道道细密之纹▲在表面浮现,无法坚持太久的样子

  “东荒之灾……开始了……”苏铭一边以元神去加固这阵法,一边站在这阵法内,看着外面那横扫而过的强大推流,喃喃着

  他的耳边还可以听到外面传来的阵阵闷闷轰鸣,海底的大地在剧烈的崩溃,海中之水翻滚,无数海中生灵被卷着横扫而过

  苏铭面色有些苍bái,方才那一瞬间的强大推力,让他有种无法抵抗之感,要知道现在的他修为不俗,肉身之强是无法想象,即便是在整个巫蛮大地上,也足以算是一方强者

  但……这样的他,在面对那海中推动之力上,也同样感受到了其可怕

  苏铭沉默中,右手抬起按在了元神融入的光幕上,其神识蓦然间从这光幕内扩散开来,这是苏铭的全力展开神识,不久之后,其神识就冲出了海面看到了外界

  天空云层翻滚,雷霆轰轰,一道道闪电划破长空之时,有轰入海中暴雨疯狂,是有罡fēng呼啸,此fēng之强,掀起的海浪滔天云涌,苏铭的神识在这狂fēng中,都有不稳的迹象

  在苏铭神识察觉不到的遥远之处,那南chén大地巫族范围的边缘,此刻也已经看不到了地面只能看到无尽的海水在翻滚,还有那海面上,庞大无边的东荒大陆

  首先碰触到南chén大地的,是这东荒大陆的边缘这种碰触只是一瞬,就带给了整个南chén一次翻天覆地的震动,包括苏铭方才的心惊感受

  南chén大地震动之下,无数山峰坍塌,天岚城的城墙是剧烈的颤抖,在那城墙下巫族的方向,此刻已经是海水轰鸣,不断地拍击天岚城似要将其崩溃后,冲入蛮族大地

  随着东荒的撞击一声惊天动地,回荡了整个南chén的闷闷轰鸣之声呼啸而起,在这声音回荡的刹那,东荒大陆与南chén大陆,又一次的展开了剧烈的撞击,这一次,是东荒的边缘,与南chén的一次完整的碰触,在这轰鸣之声震耳欲聋中,南chén大地的震动剧烈了无数倍

  若是在极致的高空俯视南chén,那么可以清楚的看到,一道巨大的裂缝,从东荒碰触之处撕开,以极致的度,在咔咔之声与震动的轰鸣下,向着南chén深处蔓延,转眼就是近百万里的长度

  并非是一道这样的裂缝,而是诸多,如整个南chén要四分五裂一般,其中有那么一道撕扯的裂缝,直接临近了天岚城,在碰触这天岚山脉的刹那,轰鸣回旋,天岚山脉,直接崩溃出了一个缺口,那缺口内的蛮族大地,这裂缝继续蔓延

  它赫然是穿透了天岚山脉,成为了深入蛮族大地的第一道裂缝

  随着缺口的出现,大量的海水疯狂的顺着缺口冲入蛮族大地,在那狂猛的冲击下,在那天空无尽的罡fēng中,天岚壁障,四分五裂

  这zuò守护了蛮族诸多岁月的壁障,于此刻,毁灭

  南chén的轰鸣持续惊天,没有丝háo的停止,尤其是在东荒与其碰触的边缘,无数大地崩溃,碎裂,向着四周看似缓慢,但实际上却是极快的粉碎开来

  是在那些裂缝的扩散下,有不少位置在裂缝交错中,生生的从南chén大地上被脱离出来,在这震动下,随着死海的冲击,化作了……被淹没的尘埃

  这一切,仅仅是开始

  撞击还在继续,相比于南chén受到的伤害,比南chén大地要庞大数倍的东荒,就要好了很多但也同样出现了碎灭与裂缝,出现了海水的咆哮与淹没

  这是一场灾难,对东荒大地的人们来说,但这是一场浩劫,对南chén之人而言

  两个大陆的撞击,这种强烈的碰撞引动的天地变化,引动的无尽之力,绝非人们可以抵抗,除非是修为到了极高的程度,才可改变

  但显然,蛮族与巫族的人们,不具备这样的力量,如此,唯有在这浩劫下,苦苦挣扎

  大海咆哮,地面撕裂,无数部落淹没,无数人们在凄厉的恐惧中,成为了生命的永恒……包括蛮族,也在天岚壁障崩溃的那一刻,被注定了命运,被烙印了死亡的印记

  巫族的天空上,在那狂fēng呼啸间,一只只巫族的飞◎行凶兽,在疯狂的逃遁中,要么被fēng直接撕裂了身躯,要么就被那fēng中的飞禽一拥而上,离开时,半点血肉不留

  靠近蛮族的区域,天空上有一只庞大之兽,它看起来如一只秋鱼,在天空原本应是优雅的◆hángxiōngshòu,zàifēngkuángdetáodùnzhōng,yàomebèifēngzhíjiēsīlièleshēnqū,yàomejiùbèinàfēngzhōngdefēiqínyīyōngérshàng,líkāishí,bàndiǎnxuèròubúliú

  kàojìnmánzúdeqūyù,tiānkōngshàngyǒuyīzhīpángdàzhīshòu,tākànqǐláirúyīzhīqiūyú,zàitiānkōngyuánběnyīngshìyōuyǎde●游曳,但此刻却是疯狂的疾驰,只是,它的身上弥漫了无数的飞禽,有狂fēng在其身体上不断地撕裂

  最终,在飞到了蛮族区域后,这秋鱼发出了生命中最后一声呼啸,其身躯轰然间,在这半空被那狂fēng直▲接四分五裂,化作无数血肉四散,可这些血肉还没等落入海面,就被呼啸而来的无尽飞禽一一吞噬……

  邯山城,这zuò苏铭来到南chén的第一zuò城市,此刻人烟稀少,但还是有那么一些老人,坐在城池内,坐在各自的部落山峰上,望着天地异变,沉默

  他们不愿离开,他们已经老迈,没有了背井离乡的勇气,他们有的,是与部落与山峰,与家同亡的决心

  等待他们的,是一片汪洋的海水,还有那地面的震动下,开始坍塌的山峰,片刻后,整个邯山城化作了废墟,淹没在了咆哮的死海内,成为了过去……

  大地震动,整个南chén开始向着西面被生生的推动着,地面晃动,山峰除了坍塌就是淹没,天空除了狂fēng就是暴雨,雷霆覆盖了一切,使得南chén,成为了生命的禁区

  但还是有人在挣扎,在抵抗,在不甘心的疯狂,但最终……除了死亡,除了放弃,没有其他的选择

  随着裂缝的越来越多,南chén的边缘,属于巫族的大地,此刻已经完全的崩溃了,无数小块的陆地在海水中四散,那一道道蔓延整个南chén的裂缝,其深度是整个大陆的深度,往往在彼此交错连接之后,化作了分割

  这才灾难浩劫,不知会进▲行多久,这种变化,也不知将发展到什么程度,但显然,如今的这一切,也仅仅只是浩劫的开始

  苏铭看不到整个大陆的变化,他能看到的是其所在之处方圆数千里的一幕幕,他看到了大地的碎灭,看到了山峰的坍塌★▲行多久,这种变化,也不知将发展到什么程度,但显然,如今的这一切,也仅仅只是浩劫的开始

  苏铭hángduōjiǔ,zhèzhǒngbiànhuà,yěbúzhījiāngfāzhǎndàoshímechéngdù,dànxiǎnrán,rújīndezhèyīqiē,yějǐnjǐnzhīshìhàojiédekāishǐ

  sūmíngkànbúdàozhěnggèdàlùdebiànhuà,tānéngkàndàodeshìqísuǒzàizhīchùfāngyuánshùqiānlǐdeyīmùmù,tākàndàoledàdìdesuìmiè,kàndàoleshānfēngdetāntā,看到了大地的分割,也看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正从数千里外,向着他所在的洞府,急而来

  苏铭心神震动,他神识瞬间收回,在这狂fēng中,他的神识已经消散了很多,此刻收回之后,苏铭面色苍bái,身子急后退,转眼出现在了那洞府的药鼎之处,此刻这药鼎依旧还没有完全催发,还差那么一些

  也就是在这时,他元神融合的那光幕,无法继续承受这震动与推动,轰然间崩溃,随着其崩溃,随着苏铭的元神倒卷而来,大量的海水疯狂的涌入而来,那强进的推动之力是迅猛的来临

  几乎刹那,整个洞府,整个山脉,就被死海覆盖,在其覆盖的一瞬,苏铭全身金光一闪,直接将这药鼎笼罩,以其身躯对抗这死海之力,让这药鼎又坚持了那么几息后,药香大范围的扩散,其内催发,完全结束

  苏铭面色苍bái,嘴角溢出鲜血,没有丝háo迟疑立刻将这药鼎收走,来不及去看其内丹药,他身子一晃,直奔外界瞬移而去,出现之时,正是在那被淹没的冰封之门旁边

  几乎就是他来临的刹那,百丈外轰轰回荡,一道足有数百丈之宽的裂缝,急的蔓延而来,直接从苏铭的脚下穿透而过,使得其脚下一空,那冰封之门顺着裂缝掉落深处

  下方漆黑,那是南chén大地的最底部,或许,也是这死海真正的海底深处

  苏铭háo不迟疑,连续瞬移的数次,在喷出一口鲜血后,追上了那下沉的冰封之门,一掌按在上面,在那冰封碎开的刹那,其身猛的冲入到了此门之中,黑暗中,一抹幽光闪烁,苏铭身影消失

  那冰封之门,依旧还在下沉,直至消失在了黑暗内,不知沉入到了何处

  东荒之灾,在激烈的进行着,生命的挣扎,在持续的反抗着……死海的底部,无数部落的淹没,在那诸多的部落内,有不少残破的屋舍中,存在了一具具来不及离开,亦或者不想离开的人们,他们睁着眼,成为了死海深处的永恒的尸体

  第二送上,求yuepiao(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