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567章 司马之亡!


  司马信凄厉的嘶吼回荡,他倒卷的身子在数百丈外停顿,他的左手开始了腐朽,他的左腿是颤抖中,大量的枯萎,他的身躯,此刻已然出现了腐烂的迹象泡-书_)

  他的头发脱落,他的脸上出现了大量的黑斑,那些黑斑一一腐烂,散发出难闻的气息,这不是月杀之力造成,这是苏铭在展开月动之变时,凝聚其内的诅咒之力使然

  “我的神通你全部都会……但这我生命中,最后一个神通术法……你绝对不会”司马信双目黯淡,抬头kàn向苏铭时,他嘴角露出了疯狂的微笑,那是一个人死亡前,因怨气,因不甘,因种种的一切事情,化作了微笑,亦或者说那不是笑,ér是一种哭与笑外,不知名字的表情

  “蛮神之命……车裂之●刑,身躯四分五裂,为世世代代封印蛮族大地,此为……道晨之意”司马信喃喃,这段话语,是他当年在kàn到二代蛮神左手时,在碰触那左手的一瞬间,于其脑海里fú现的话语

  这是……封印二代蛮神的力量 ■
  这股力量不属于司马信,ér是属于他与苏铭此刻所在的这片海底世界,因为这里,就是封印二代左手的地方,因为这里,本就存在了封印之力

  司马信做的,不过是引动了这封印ér已,让这封印在此刻展开,来封印一切与二代蛮神有关之人

  几乎在他这句话说出的瞬间,海水不动了,上方涌来的海,也同样如静止般,一动不动,海面内,那蛮神的左手颤抖有阵阵黄色的光芒,从这手臂内穿透ér出

  “五方世界,镇压蛮臂,五方一动,苍穹闭目,阴死……开”司马信大笑,此刻苏铭双目一闪,正要临近之时,司马信在笑shēng中,闭上了眼

  “我败了但不是败在了你苏铭的手中,我是败在了命运上”

  “苍天既这世间有了我司马信,为何还有他苏铭出现”

  “莫非这是我的宿命注定了我司马信,要与他苏铭一战,唯有活着的,才是天骄不成”司马信狂笑,笑着笑着,他的眼泪流下笑着笑着,他的左臂骤然爆开,他的左腿是腐烂成为了液体

  从获得二代蛮神传承直至现在,从惊喜直至如今的绝望,司马信经历了太多太多,此刻他kàn着苏铭,那种恨意无法去形容了,他哪怕是死,也要拉着苏铭一起

  “若这是我司马信的宿命那么我要反抗,我与他之间,不会有生者,我要他与我一起死亡,我要这命运,算不到我身”司马信在说出这句话的刹那,他的身躯轰然间,全部崩溃开来,化作了大量的黑色碎肉,散落海面

  一代天寒宗之骄,获得了二代蛮神传承的,自称四代的司马信,在这他获得了传承的地方,在这让他强大的源起之地,在苏铭的面前,结束了其生命……

  随着身躯的碎开,再没有生机来临,他的一生,或许在当年的邯山城内,与苏铭相见的第一眼时,就已经被注定……

  不是他死,就是苏铭身亡

  在他死亡的刹那,从司马信身躯的崩溃碎肉里,赫然有一抹红芒飞出,这红芒是……一个红色的木偶

  那木偶的样子,赫然正是司马信的摸样,但在其眉心上,却是有一滴干枯的鲜血,还有那鲜血下,一缕白色的头发

  那头发很短,很柔,kàn起来不像是成年人的发丝,反倒像是婴儿的胎发,可却是白色的……其上没有生机,有的只是一股让苏铭熟悉的,浓郁死气

  这股死气,苏铭熟悉,让他熟悉的,是那发丝,还有那干枯的鲜血,他尽管从未kàn到过这发丝与鲜血,但那熟悉的感觉,让他有种这发丝属于自己,这鲜血属于自己之感

  此刻这木偶身上出现了碎裂……砰然间,化作了粉碎,在其粉碎的一瞬,那白色的头发染着鲜血,在虚无里漂fú,不知是不是偶然,它漂到了苏铭的面前,落在了苏铭的手中

  在这发丝与苏铭的手掌碰触的瞬间,苏铭全身一震,他的双木内起了风云般,云烟滚滚中,他的意识如被这发丝拉扯,进入到了一个奇异的世界里

  苏铭只感觉脑中轰鸣回荡,他kàn到了自己在冲出了这片海底,冲出了海面后,向着天空ér去,云层滚滚,他冲出了笼罩这里的防护光幕,向着无尽的天空,以极快的度疾驰着

  直至来到了天的尽头,穿透了那遮盖阳光的乌云,出现在了晴朗的天幕上,他没有停顿,如有一根线拴着其身体,如有指引般,继续升空

  他不知过去了多久,直至那晴朗的天幕不再,直至他的四周出现了一片黑色的雾,这雾气他熟悉,那是……阴死之地的雾,那是当年缭绕了青铜古剑,不让此剑外出的雾气

  在这雾气内,苏铭茫然的◇上升,直至他听到了一shēngshēng嘶吼,是在他的前方雾气内,猛的有一只似鳄鱼的头颅,但却具备了不知多长的龙身之兽,在他的面前探出了头颅,似迟疑着什么,kàn向四周

  一股强大的几乎让苏铭▲心神崩溃的感觉,从此兽身上散出,但它显然没有kàn到苏铭,苏铭感觉自己在那疾驰的上升中,一路穿梭这黑雾

  途中,他kàn到了过数十尊,强大的奇异凶兽,甚至最后kàn到的那些,给苏铭的感觉比帝天◎的分身还要强大

  直至他的上方,雾气渐渐稀薄,一shēngshēng嘶吼若隐若现时,他的身体猛的冲出了黑雾,kàn到了星空,kàn到了星辰,kàn到了他当年在青铜古剑上,kàn到的一切

▲◎的分身还要强大

  直至他的上方,雾气渐渐稀薄,一shēngshēng嘶吼若隐若现时,他的身体defènshēnháiyàoqiángdà

  zhízhìtādeshàngfāng,wùqìjiànjiànxībáo,yīshēngshēngsīhǒuruòyǐnruòxiànshí,tādeshēntǐměngdechōngchūlehēiwù,kàndàolexīngkōng,kàndàolexīngchén,kàndàoletādāngniánzàiqīngtónggǔjiànshàng,kàndàodeyīqiē

  还有那下风黑雾形成的漩涡,也被苏铭kàn清楚了,那是一个在这无尽星空里,覆盖了很远很远的巨大漩涡,这漩涡轰轰转动,雾气缭绕中,死亡的气息弥漫八方

  kàn着星空,kàn着星辰,苏铭的身体还★在漂fú,不受他控制的,来到了不知距离多远的,一处漂fú在星空中的大地

  那是一片荒凉的大地,没有生灵存在,只有一座高耸的祭坛,在那祭坛上,躺着一个人,此人平静的躺在那里,他的四肢被钉在地面,▲鲜血干枯,弥漫四周

  在此人的眉心上,有一滴鲜血,在那鲜血上,有一根白色的头发

  此人kàn起来是一个青年,但他的样子……苏铭在kàn到的一刹那,他的脑中轰的一shēng,这是……司马信

  在苏铭这震动中,他猛的回头,kàn到了这本是荒凉的大地,突然地,出现了一座座类似的祭坛,那祭坛之多,覆盖了四周,kàn起来竟不下数百

  且这些祭坛并非大小一样,有那么五个祭坛极为高大,远远出其他,苏铭kàn着这些,他忽然急切的想要去kànkàn其他祭坛上,是否也有这样的尸体存在

  可就在他要kàn去的瞬间,一股莫大的吸撤之力骤然在他的身上fú现,拽动其身倒卷,以极快的度,刹那后退,带着苏铭直奔那阴死之地的漩涡ér去

  苏铭双目一闪,正要展开修为强行留在这里去kàn一眼,但却发现,自己……原来没有身躯,原来只是一缕意识

  苦涩中,苏铭的身体被卷动倒退,但他目中露出的,却是沉默的铭记与疯狂

  在后退时,他kàn到了一块、一块、一块……无数大陆,漂fú在星空中,每一个大路上,都有这样的祭坛,如组成了一个庞大的阵法,在那阵法的中间,有一块大陆,在那大陆上,苏铭依稀kàn到,那里只有一个……巨大的祭坛

  亦或者说,那正中间的大陆,本身就是一个祭坛

  在那里,苏铭尽管只kàn了一眼,但却感受到了一股来自灵魂的……呼唤

  这是他所kàn的,最后一眼,当苏铭的世界再次清晰时,他站在那大海底部,他的手中,漂fú着那白色的发丝

  这发丝渐渐碎灭,最终消失无影……

  苏铭默默的站在那里,闭上了眼,此刻在他的下方,那有黄色光芒穿透ér出的蛮神左臂,随着光芒的散发,在一shēng轰轰巨响下,赫然光芒大亮,映照了八方海底

  却见一个巨大的五方之印,从二代蛮神的左手上幻化出来,那印笼罩蛮神左手,如封印般不知存在了多久

  此印,正是镇压二代蛮神左手的五方印

  也是司马信有信心,可以让苏铭与其陪葬的宝物,这宝物的作用只有一个,就是镇压封印,镇压一切与二代蛮神有关之人,封印一切二代蛮神的力量

  只不过因岁月悠久,它的力量减少了很多,是因二代蛮神的强大,使得此五方印与这左手融合在了一起,不分彼此之后,使得其封印镇压之力再次削弱,故ér司马信才可以获得其传承

  可如今……随着司◇马信的疯狂,此印被唤醒……

  海底的水,静止,海底的浪,不动,海底的一切,在方才的一刻,都已经是不动的了,除了司马信的身躯崩溃,除了那白色的发丝漂fú,除了苏铭的身体,所有的一切,都被凝固

  苏铭,睁开了眼

  求yuepiao(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