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589章 惨烈!


  烈山修的气息,本不会有这么大的威力,因为这气息并非很强,而是淡淡的,毕jìng已经传承了三代,所剩极其稀少泡*书*(

  但此物的震慑之力,若是针对当年那些曾在烈山修的威压下颤抖的仙族◆之人,那么这气息的作用,将会达到极为恐怖

  这不是修为上的压制,也不是身躯上的受伤,而是一种心灵的触动,一种来自灵魂的威压

  这股威压,当年被烈山修震慑越加颤抖的,就会越加的严重,如惊□zhīrén,nàmezhèqìxīdezuòyòng,jiānghuìdádàojíwéikǒngbù

  zhèbúshìxiūwéishàngdeyāzhì,yěbúshìshēnqūshàngdeshòushāng,érshìyīzhǒngxīnlíngdechùdòng,yīzhǒngláizìlínghúndewēiyā

  zhègǔwēiyā,dāngniánbèilièshānxiūzhènshèyuèjiāchàndǒude,jiùhuìyuèjiādeyánzhòng,rújīng弓之鸟,那鸟儿只是曾经存在了箭伤,再听到弓声时,便会坠落,如今的帝天,就是这个样子

  在tā还没有成名前,tā看着一代蛮神横扫仙族,那强大的修为,那恐怖的血腥,是tā很久存在的噩梦

  此刻在感受到烈山修气息的瞬间,帝天的心,罕见的出现了震动,这震动造成的,就是tā的神情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这一瞬间的恍惚,对苏铭来说,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先机,也是tā送给帝天这道大礼的目的★所在

  此刻在帝天恍惚的刹那,苏铭双手向着大地一按,立刻那红色的草地翻天而起,有过了数百丈范围,是从大海中卷动而出,那红色草地散发出红色的雾气,在其弥漫的瞬间,苏铭抓其那帆棒,向着草地狠狠地一◆把插入进去

  在那帆棒刺入草地的一刻,那些散发出的红雾立刻凝聚成为一个巨大的虚影,带着咆哮直奔帝天而去,与此同时,那所有的草地是在苏铭右手一掀下,齐齐飞出笼罩在帝天四周

  “爆”苏铭一声低吼,那草地在笼罩了恍惚的帝天四周的刹那,发出了滔天的轰鸣,齐齐崩溃爆开,所形成的冲击,直奔帝天而去

  几乎是在那红色草地崩溃爆开,那红雾虚影一把抱住了帝天的身躯,似要狰狞吞噬的同时帝天的神色有了挣扎,显然是就要从那一代蛮神突然的威慑内清醒过来

  这好不容易抓住的先机,苏铭岂能浪费,tā在那岛屿上双手掐诀,急急一指

  “大虞幻境”随着其一指而起,tā的元神骤然散开,融入到了那崩溃的草地内,还存在的那大虞宫殿碎片上{///书友上传}这碎片蓦然间散发出强烈的幽光,闪动之下,那幽光顿时将帝天弥漫在内,帝天身上那刚刚苏醒的迹象在这一瞬间,再次出现了迷茫

  这迷茫是因其此刻沉浸在了大虞幻境内,那是苏铭在亲自看到了大虞王朝后借自身的思绪所化,其真实的程度,无与伦比

  就在帝天再次迷茫的刹那,苏铭一声低吼,却见从虚无内,突然的有一抹黑芒骤然出现,那黑芒,正是苏铭◆准备的杀招,黑色小人

  这小人出身诡异,来历莫测,其强弱是无法判断,但此刻随着其出现,这小人jìng一下子穿透进入到了帝天的体内

  在tā钻入体内身体的一瞬,苏铭右手向着大地虚空一抓,▲◆准备的杀招,黑色小人

  这小人出身诡异,来历莫测,其强弱是无法判断,但此刻随着其出现,这小人jìng一下子穿透进入到了帝天的体内

  在tzhǔnbèideshāzhāo,hēisèxiǎorén

  zhèxiǎorénchūshēnguǐyì,láilìmòcè,qíqiángruòshìwúfǎpànduàn,dàncǐkèsuízheqíchūxiàn,zhèxiǎorénjìngyīxiàzǐchuāntòujìnrùdàoledìtiāndetǐnèi

  zàitāzuànrùtǐnèishēntǐdeyīshùn,sūmíngyòushǒuxiàngzhedàdìxūkōngyīzhuā,其身骤然间拔地而起,在tā飞起的同时,地面上一把青色的剑急而来,被苏铭一把握住在了手中,其之快,转眼就临近了帝天

  其手中之剑煞气滔天而动,剑气夹杂其中,横扫之下,苏铭一剑抽在了帝天之身,可就在这剑其抽临的瞬间,帝天的迷茫的双眼内,起了寒光,是一片清晰,jìng……没有丝毫茫然的样子

  “大虞幻境……本帝当年亲自参与了毁灭大虞王朝之事,是从那里将你带走,这幻境……实在太弱”帝天平静开口时,tā右手掐诀,向着那来临的剑气一按

  “吾为天,万物众生皆在天之下,在吾之下,天赐众生不同之魂,若吾不愿,可取回魂生……天夺之魂”平静的不蕴含丝毫情感色彩的话语,从帝天口中说出之时,tā的右手食指,点在了那剑气之上

  在tā的手指碰触这剑气的一瞬,苏铭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从这青色小剑内传出,tā的剑是在瞬间黯淡,如其内的剑魂正在急的消散

  那一指是穿透了剑气,直奔苏铭而来

  危机关头,苏铭手中之剑蓦然抬起,咬破左手食指,在抵抗帝天那一指的同时,那的左手指尖与这剑身上一抹

  画出了一道血痕的同时,帝天的手指已然点在了此剑之上,一声清脆的声响回荡,那剑上出现了大量的裂缝,一股奇异的力量,似可以让人灵魂与身体分离般,直奔苏铭卷来

  苏铭毫不迟疑的,左手在鲜血抹过那剑身的同时,在这剑上猛地一弹,这一弹之下,一声尖锐的剑鸣蓦然回旋,一股音波是以这剑身为中心,向着帝天那里横扫而去

  那剑,寸寸碎裂,崩溃在了苏铭的手中,但那些碎片,却是全部都卷去帝天那里,与其那来临的一指,碰触到了一起

  轰隆隆的巨响回荡,苏铭喷出鲜血,身子倒卷◎后退,帝天那里,神色略有阴沉

  “手段倒是不少,不过现在,你还有其tā手段么”

  帝天冷漠开口,迈步走向面色苍白,身子不断后退的苏铭那里,可就在其脚步走出两步的刹那,苏铭身影蓦然一顿,○◆其目中有幽光一闪

  帝天眉头一皱,一声咆哮从天空的云层内传出,那是龙吼,那是chì龙之嘶鸣,一条千丈chì龙,从那云中露出头颅,死死的盯着帝天,它不认识帝天,但它能感受到,对方身上沾染了杀死自□己以前主人的气息

  此刻咆哮中,这chì龙身躯直奔帝天而去,帝天神色平静,右手抬起大修一甩

  “红罗的地气神通所化龙魂……尘归尘,土归土,君无二命”tā平静的开口,可就在其话语传出的刹那,tā的身躯突然一颤,其神色露出难以置信

  tā的这神通,jìng没有施展在外,而是……在tā的身体内,赫然出现了tā方才展开的神通之术,如自残,如有人在tā面前,展开了一样的术法,作用在了tā的身上,却见帝天的身躯在这刹那间,jìng有了一些模糊

  chì龙低吼,抓住这一机会,临近帝天,张开大口,咆哮中身躯横扫而动,苏铭那里,此刻双目一闪,tā知晓帝天为何如此,因为在方才那一瞬■,tā感受到了一丝黑色小人的气息,来不及去思索黑色小人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这一点,但这个机会,tā不能再浪费

  此刻临近时,苏铭右手抬起,那一指轮回在临近帝天的刹那,一指点在了帝天的眉心,可tā的●手指刚刚落下,立刻被一股强烈的反震之力轰入体内,嘴角溢出鲜血,苏铭身子倒卷

  那chì龙也是如此,在它的撞击与卷动下,在那地气龙脉的波动中,它没伤害帝天一些,自己都会承受莫大的反弹,几次之后,其身躯缩小了不少,是略有萎靡

  帝天神色阴沉,tā任由苏铭与chì龙进攻,毫不理会,右手抬起在自己胸口猛的一拍,这一拍之下,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其体内传出,却见在其背部,赫然有一个黑色小人,支离破碎的,被一下子逼出,眼看就要完全的被逼出其体内

  “九婴”苏铭一声低吼,立刻天空的云层,顿时起了无尽钟声,这钟声轰轰,再出现的刹那,立刻天空的云层翻滚间,一个足有数百丈大小的钟,从天空急降临,直接将帝天笼罩在内

  与此同时,九婴虚影幻化在天幕上,那几个苏醒的头颅咆哮,向着那邯山钟,吐出了无尽的冤魂,那些冤魂弥漫天地,环绕邯山钟,是穿透钟体冲向里面的帝天

  此刻的帝天,tā仰天一吼,顿时黑色小人崩溃,从其体内被完全的逼出,可就在黑色小人被逼出的瞬间,就连帝天此刻都没有察觉到的,一抹红芒在这邯山钟内,直奔其来临

  这红芒太快,转眼接近帝天不到三尺,帝天大袖一甩,可那红芒却是一个扭曲,jìng以身躯生生抵抗了帝天那甩袖之力

  轰的一声,那红芒直接崩溃开来,血肉模糊,它……正是小蛇

  可它身躯尽管崩溃,但其头颅却在,一口咬在了帝天的手掌上,使得帝天的左手,顿时漆黑

  帝天一脸愤怒,tā从未如此狼狈过,尤其是tā的修为出了苏铭不少,但此刻却是被其诸多的手段,jìng受了伤

  “人之攻伐,苍天可代,此为天代人则”帝天声音回旋,其体内修☆为蓦然爆发,就要将那伤tā的小蛇完全震碎的同时,那虚幻而出的九婴,其苏醒的头颅齐齐而动,以闪电般的度,在小蛇要被完全震死的刹那,冲入到了邯山钟内,一口向着帝天吞噬

  一声剧烈的轰鸣之音,在这天□地内久久回荡,无法消散,反倒越加的剧烈起来,邯山钟,第一次出现了的大范围的碎裂,崩溃开来,虽说在崩溃过后重凝聚在一起,和明显的,没有之前具备的灵气

  那九婴是在凄厉的惨叫下,全身爆开,成为一缕缕烟雾向着四周倒卷

  我觉得,我还可以去写第五你们能给我一些鼓励么,让我去写第五(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