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598章 七天


  雨碎大地,融入一圈圈涟漪内,看不清,因zhè大地的生灵,本也就存zài于一个个涟漪内……

  苏铭看着那远处走来的两个冰冷的身影,zàizhè以往的黄昏里,如今的漆黑中,他们越加的接近,随着来临,一股寒气扑面散开,zhè寒气扩散之下,让zhè雨的冷,加的阴凉

  天空的雷霆此时消失,仿佛zàizhè寒冷中退去,隐藏zài了黑夜里,不愿出来

  唯有雨水落地与那唧唧的脚步声,zàizhè雨夜里渐渐清晰,渐渐传入小丑儿父亲的耳中,让zhè个中年男子,下意识的抬起头

  他看到的,是那两个消瘦的身影,走雨中,来到了zhè屋舍之前,来到了苏铭与自己的前方

  “你们是……”小丑儿的父亲哆嗦了一下,要站起身时身体有些颤抖,苏铭连忙起身将其扶住,冷冷的看着那来临的二人

  他能看出,zhè二人的到来并没有杀机,否则的话,对于zhè两个仙族之人来说,要毁灭z◇hè个村子,轻而易举

  “跪下听宣”二人中左侧那人,声音尖锐,蓦然开口之时,四周的温度一下子再次寒冷起来,小丑儿的父亲毕竟只是一个凡人,被zhè声音一震之下,面色立刻苍白起来,他猛然间想起了八▲年前,自己家的长子也是zài一个雨夜,被zhè样穿着之人带走

  与此同时,许是此人的声音尖锐的有些锋利,使得四周温度下降的同时,是传入到了房间里,让沉睡的小丑儿与其母亲,zài睡梦中惊醒
▲   苏铭双目微不可查的一闪,zhè两个仙族之人若是zài他修为全盛之时,一指就可戳死但如今他修为还zài缓慢的恢复之中,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完全的达到diān峰,可即便是zhè样,以他如今恢复了一成▲的修为,要杀zhè二人,也并困难

  “左师弟”那两个消瘦的黑衣人,右侧的那位沉声开口,看了那左侧的同伴一眼,似对其方才的话语,有些不喜

  “zhè位老人家陈大喜,可是你的长子?”那右侧的黑衣人转头看向被苏铭扶着的小丑儿父亲一眼余光也扫过苏铭,但却没有zài意

  说话时他将头上的黑袍取下,露出了一副苍白,看起来约莫四十许岁的脸,他相貌寻常,唯独双目内有蓝色的光芒若隐若现

  小丑儿的父亲身子颤抖,若非是被苏铭扶着怕是此刻就会被zhè寒气冻的倒下,可zài听到陈大喜zhè个名字时,他似一下子有了力量

  “是……喜儿是我的长子,他……他……”小丑儿的父亲声音哆嗦,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从对方的语气里,他感受到了一丝说不出的刺痛

  “陈大喜,死了”回答小丑儿父亲的,是那左侧声音尖锐之人zhè句话出口的刹那,落入小丑儿父亲耳中的瞬间,zhè个中年男子愣zài那里,似有一股生机从其体内散去,使得他看起来,仿佛一下子苍老了不少,两行泪水,从他的目中落下,坠入地面的涟漪内,分不清了

  是zàizhè个时候,zài那屋舍里,传来了摔倒的声音,那是小丑儿的母亲zài走出房间时,听到了zhè句话,昏迷了过去

  小丑儿zài一旁,怔怔的看着屋外那两个消瘦的黑衣人,她的耳边还zài回荡之前的声音,zhè弱小的身躯,此刻如失去了魂,随着面色的苍白,似她的一切,都苍白了

  “老人家,陈师弟天资优异,倍受宗门赵长老喜爱,亲自收其为弟子,可zài数日前,陈师弟意外身亡,我二人奉赵长老之命,念陈师弟以往情分,前来通知”右侧的那黑衣人沉声开口,说完后,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包裹,放zài了屋檐下

  “zhè是陈师弟zhè些年积攒的财物,我等修士无用,但对你们凡人来说,可以让你们的生活,好一些”

  那右侧之人的话语尽管平静,可他神色里却是有感叹之意,看向小丑儿一家时,目中有怜悯一闪而过,反倒是那左侧之人,始终都是冷漠

  “谢谢……谢谢上仙,zhè是喜儿的命……”小丑儿的父亲流着泪,就要去给zhè两个修士跪下,但却被那右侧之人挥袖扶起

  苏铭看着发生的一切,他神色上看不出丝毫端倪,但他的内心却是很清楚,作为一个宗门,很少会因某一个弟子的死亡,专门派人告知其亲

  zhè种事情,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zhè死亡之人有什么特殊之处

  苏铭扶着小丑儿的父亲,回头看了一眼dāidāi的站zài那里的小丑儿,还有一旁其昏迷过去的母亲,zhè一家人之前的温馨,此刻zàizhè噩耗下,崩溃了

 ★ “zhè是你另一个儿子,还有zhè个女娃……”那两个黑衣人中右侧之人,目光再次落zài了苏铭身上,其目光如电,看了一眼之后又看向了小丑儿

  “他们不了解小丑儿一家的详细,看来没有去打听,且小□丑儿的哥哥也没有和任何人去说”苏铭内心默道

  “奉赵长老之命,允许你们家中,再出一子,他老人家会亲自收为弟子,传承陈师弟死亡之憾,恭喜老人家了,给你们七天时间,选好拜入我邪灵宗之人,七天后,我们外出回来时,会顺便将其带走”那右侧的黑衣人缓缓开口,说完,不再理会小丑儿一家,转身离去

  其旁那另一个同门,则是冲着苏铭与小丑儿大有深意的笑了笑,随之离去

  雨水,大了,zhè两个黑衣人走zài雨幕内,身影模糊,渐渐消失不见,唯有苏铭可以看到,zhè二人化作了两道长虹,向着天空而去

  他们所说的邪灵宗,苏铭zàizhè一年内看到过,那是zài东方的一座云雾缭绕的山峰,唯有当万里晴空时,才可以隐隐看到其存zài

  可zhè两个邪灵宗弟子,却是向着西方飞去,显然不是回到山门,结合他们之前的话语与苏铭的分析,他断定zhè二人外出山门另有重要之事,来到zhè里,只是顺带的完成那所谓的赵长老的要求而已

  所以,他们给出了七天的时间,而不是立刻指定一人将其带走,显然若带着一个孩童,对于他们另外的任务会有所影响,反倒不如等回来时,如他们所说,顺手带走就是

  对zhè二人来说一次简单的传达,可对于小丑儿一家而言,zhè是晴天霹雳,那是根本容不得他们拒绝的噩耗

  尤其是刚刚经历了丧子之痛后,又要被带走另一个孩子,zhè种事情,对于zhè老实善良的一家人,是一次浩劫

  小丑儿的父亲不再编制玩偶,他的确苍老了,带着哀伤,来到了他妻子的面前,默默的流着泪

  小丑儿的母亲,此刻也渐渐苏醒,怔怔的看着她眼前的丈夫,哭泣出来

  苏铭默默地站zài旁边,神色复杂,他能感受到zhè一家人的哀伤与对命运的无助

  小丑儿没有哭,她咬下下唇,低着头

  “不能让丑儿和他们走……她还是个孩子,她……”小丑儿的母亲,看着那默默○似不会哭了的小丑儿,她的心刺痛,如被刀割,只是……她没有办法去反抗

  “七天……我们连夜赶路,离开zhè里”小丑儿的父亲一咬牙,看着自己的妻子与女儿,果断的开口

  “没用的,爹爹,我听★人说过,仙人是神灵,我们就算是躲的再远,他们如果想要找到我们,会很容易……到了那个时候,触怒了仙人,我们一家都要受到惩罚,我去,我拜入zhè个仙人的门派”小丑儿轻声喃喃,她似乎一下子长大了很多

  “如果我能活下来,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和仙人一样,我会找出哥哥死亡的原因”小丑儿握住了拳头,闭上了眼

  “我去”zàizhè一家人的哀伤中,苏铭的目光看向了屋舍外的雨,那哗哗的雨也如一场哭泣

  他的声音传入zhè一家人的耳中,让小丑儿睁开了眼

  小丑儿的母亲一愣,看向苏铭时,神色露出了挣扎与迟疑

  “zhè和你没有关系的,孩子,你也走,离开zhè里……”小丑儿的父亲立刻开口

  苏铭望着小丑儿,望着她的父亲与母亲,脸上露出微笑,他退后几步,掀起衣衫,向着两位老人跪拜下来

  “救命留宿之恩,苏铭无以为报,一年多的养育,家的温暖,是我zhè一生少见的……爹,娘,丑儿妹妹还小,我去”

  “我从小没有爹娘,只有一个阿公将我养大,可如今……阿公不zài了,你们让我感受到了温馨……丑儿,我离开后你要懂事,要照顾好爹娘,放心,哥哥会回来看你们的”

  “狗剩哥哥,我……”小丑儿张开口,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看着苏铭,眼角最终留下了泪水

  “爹,娘,此事已定,我去”苏铭看着眼前zhè夫妇二人,将他们的样子,深深的记zài了心里,一年的时间不长,但对苏铭来说,是他不曾经历过的温暖,与第九峰不同,与乌山不一样

  第一,求拉开距离月底最后三天了,能把距离拉开1000票么(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