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见面


  在这第十一个结被苏铭打下的一刹那,随着苏铭眼前这个世界。的崩溃,那一幕幕碎片如镜子粉碎时散开般,每一个碎片上都有一个悲哀的看着自己的女子,这女子的样子绝美,在这世界崩溃中,渐渐远去。

  直至苏铭的身边,再次成为了白色的雪地,低矮的屋舍,还有那雪地上的杂草······他的世界,重新恢复dào了正常,回dào了邪灵宗的下峰。

  与此同时,在那邪灵宗山峰中段之上,那二层阁楼内,■此刻被黑气缭绕的,摸样从老妪变化而成的少女,此刻身子颤抖,面色苍白中咬牙抵抗。

  可这一切,在那第十一个结从四周那虚幻的白色发丝上被打出的瞬间,完全改变!

  这第十一个结的出现,使得这○阁楼内那回荡在少女灵魂里的声音,一下子增加了数倍之多,如可以形成某种法则般,在少女的灵魂里轰鸣,最终……生生的烙印在内!

  “我是你的主人,我的命令你要遵从!”那少女身子一颤,直接喷出一口鲜血,可就在她鲜血喷出的瞬间,四周的黑气骤然的直奔她的身子涌去,转眼之下,这些黑气消失,全部zuàn入dào了少女的身体里,不见踪影。

  紧接着,那四周虚幻的十一个结的发丝,也在这一刻消散开来,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但那少女此刻惨白的脸,却是清晰的标明,方才那一幕的真实。

  “此人dào底是谁!”这少女闭上眼,她败了,败得很彻底,败在了她最擅长的一类神通上。

  她至始至终看不d◆ào对方的样子,方才横加在对方身上的那些幻境是她的术法造成,如果她成功的让对方沉浸在内,那么她就可以看dào对方的样子,也可以使得对方,反过来成为自己的奴仆!

  但,她失败了······少女脸上露出苦涩,她深刻的了解对方烙印在自己灵魂内的那句话的意义此刻的自己无法做出丝毫对对方不利之事,这不是文字游戏,这是以一句话,烙印灵魂的激荡。

  她知道,尽管自己不知晓对方是谁,但对方会来的。

  这场没有碰撞的斗法,少女摄魂之术与苏铭草结之法的另一种厮杀如一场心神的风暴,横扫二人的身心。

  此刻,随着那第十一个结的出现,这场斗法结束了。

  结束的代价不是死亡,而是被操控了灵魂。

  邪灵宗下峰的雪地上苏铭睁开了眼,他的手中ná着白色发丝,那上面十一个结,被他环绕编制成了一个小人的样子。

  苏铭的目中有一抹疲惫,方才那斗法,比他想象中要凶险不少,他不得不承认,小看了那老妪,亦或者说,小看了那个化身老妪的少女。

  “此人的摄魂之术已经dào了可以影响记忆的程度······如果她能再精进一步,此战结果未知····…”苏铭双目一闪,ná起身旁的杂草,迅速的编制起来片刻后,在他的手中就出现了一个杂草玩偶。

  这玩偶的内部是那十一个结的白色发丝。

  当这玩偶被编制出来后,苏铭目光在上扫过,他感受dào了一属于对方的气息。

  “此人没有失去神智,她只是会听从ná着此玩偶之人的命令,这是她的灵魂无法挣扎的事情。”

  苏铭看了看天色,将这玩偶收起,闭目打坐,在这里修行起来,这是他来dào这一处位置后,不多的几次静心修行,如今万事俱备,东风以来,苏铭终安了心,在打坐中,等待天明的dào来。

  一夜很快流逝,当清晨的阳光从天地间闪耀而出,落在大地,使得地面的雪折射出刺目之芒时,苏铭睁开了眼,他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后,不疾不徐的向着远处走去,直至走dào了那杂役办所在的大殿外。

  却见那钱辰正一脸尖酸的指着身边几个拉耸着脑袋的杂役,不断地训斥,吐沫飞扬,可那几个杂役却不敢避开,连连称是。

  这钱辰此刻得意的样子,与他之前在苏铭那里时,差异太大,苏铭看了钱辰一眼,咳嗽了一声。

  这一声咳嗽,在传入钱辰耳中时,让他正训斥的声音突然一顿,身子更是哆嗦了一下后回头,在看dào苏铭后,他的神色没有丝毫的迟疑的,变成了满脸阿谀,连忙跑来,在苏铭面前停下后,几乎要跪拜一般。

  “小的见过陈师兄,师兄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不管小的能不能做dào,都义无返顾!”

  他的这幅样子★,立刻让那之前被训斥的几个杂役睁大了眼,神色呆滞起来。

  “给我一个去往外宗的牌子。”苏铭淡淡开口,他要这个牌子,是因在这邪灵宗内,越是向上禁制越多,若没有牌子也并非不可以,但若有了牌子,则会▲简单很多。

  钱辰一听此话,立刻拍了拍胸口,从怀里取出了一个蓝色的令牌,恭恭敬敬的递给了苏铭。

  “陈师兄,这牌子别看只是蓝色,但这可是杂役处的最高令牌,ná着此牌,甚至都可以去内宗,不过……会在内宗山门内被拦住,需要内宗有人召见才可进去。”

  苏铭接过令牌,向着钱辰点了点头。

  钱辰立刻精神一振,苏铭的这点头,对他来说就是一种最大的认可,这让他一时之间有些激动起来。

  苏铭没在理会钱辰,ná着牌子转身离去。

  直至苏铭走了很远后,钱辰还恭敬的站在那里迎送了片刻,这才一脸春风得意的归来,向着那几个杂役挥了挥手,显然是心情大好之下,放过了这几人。

  走在这条邪灵宗的山阶上,两旁竖立着一尊尊雕像,冤魂缭绕四周,可却不敢有丝毫的靠近,苏铭一步步向着上面走去,他没有选择夜晚暗中前往,而是在这清晨前去。

  因有那蓝色的牌子,这途中的那些隐藏的禁制,在苏铭的迈步中,在那蓝色牌子的闪动之下,他从容的踏过,直至来dào了靠近二层阁楼,也就是问心殿的那条分支小路时,苏铭被两个站在那里的外宗弟子,阻拦。

  这两个弟子神色麻木,双目冷漠,仿佛没有丝毫情绪在内,此刻盯着苏铭,一语不发,阻挡了去路。

  苏铭神色淡然,直接将手中的蓝色牌子向二人抛去。

  “下峰陈苏,承问心殿之命dào来。”

  那两个冷漠的外宗弟子其中一人接过了令牌,皱起眉头看了苏铭一眼,他没有接dào命令有下峰之人会来之事,但看了一眼这蓝色的令牌后,他没有说话,而是转身向着问心殿而去。

  问心殿,这二层阁楼内,此刻那少女正默默地打坐,神色一片阴沉,她本以为昨夜对方会出现,但等了一夜,丝毫不见踪影,此刻已然天亮,想来对方有所顾忌,怕是要在夜晚时,才会出现。

  正心烦时,她皱着眉抬起头,看向阁楼外。

  片刻后,一个恭敬的声音从这阁楼外传了进来。

  “禀殿主,有下峰弟子陈苏求见。”

  这少女心烦的很,听闻陈苏二字时,脑中浮现出了几个月前那呆头呆脑的少年,此人之后被送dào哪里她没去在意,现在这么一听,显然是发配成了杂役,这少女也没多想,立刻喝斥起来。

  “一个杂役拜见,你也要前来问询,若是一天有数十个杂役都来拜见,你是不是也要来问询数十次!”

  阁楼外那弟子冷漠的神色成为了尴尬,神色里更有一丝惶恐·连忙跪地称是,内心对苏铭已然记恨,起身后正要离去决定好好收拾收拾对方时,突然的,他身后再次传来那少女的声音。

  “等等,此人有没有说为何要来拜见?”二层阁楼内,那少女忽然内心一动,尽管她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自己的这个念头实在是太过荒诞,可还是下意识的问了这么一句。

  “禀殿主,此人说是受您的命令而来,否则的话弟子也不会前来问询……”这邪灵宗弟子神色有些委屈。

 ☆ 那少女双目蓦然一闪,沉吟了片刻后,传出了话语。

  “让他进来!”

  那邪灵宗弟子一愣,尽管不解,但却不敢表露出来,内心对于苏铭也有所迟疑,收起了方才要报复的心思,快步走向问心殿外的山★门处。

  不多时,在他的引路下,苏铭重新的来dào了这里,他一路神色淡然,看着四周明明在寒冬可依旧存在的花花草草,感受着此地那浓郁的天地之力,直至来dào了那二层阁楼外,身边那个邪灵宗弟子迟疑了一下,后退几步,站在那里。

  “你下去吧。”二层阁楼内传出那少女的声音,这声音很冷,那邪灵宗弟子闻言立刻称是,低着头,匆匆的离去。

  在他离去后,这阁楼内外,便只剩下了苏铭与那少女二人。

  “老身什么时候对你传了召见之命!”片刻后,那二层阁楼内传出一声不耐的冷哼话语。

  苏铭神色依旧平静,看了那阁楼一眼后,缓缓开口。

  “见我来了,还不下来拜见!”

  这句话一出,在那少女耳中,如石破天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