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643章 邪与仙


  虽说即便是帝tiān不出手,这一次的冲击蛮魂苏铭成功的可能也是很渺茫,这一点他之前就有所预料,在冲击的过程中,更是体会深刻。

  但不管成功与否,苏铭都不会去躲避,就算是失败,也要在这◎失败中找到成功的曙光,可是,这一次的失败却bìng非是他个人的原因,而是帝tiān的封印!

  这种生生被人打断的冲击,让苏铭对于帝tiān的杀机,更深!

  苏铭擦去嘴角的鲜血,双眼血丝弥漫,许久之后才慢慢散去,可那目中的杀机尽管被隐藏,但却在苏铭那阴沉的神色里,还在显露。

  “不杀帝tiān,我难以去冲击蛮魂!”苏铭一字一字的开口自语,那每一个字都透出对帝tiān的杀戮之心。

  这一次的失败,苏铭也bìng非没有收获,最起码他知道了,冲击蛮魂可以松动〖体〗内关于记忆的无形封印,而这封印的松动,会引起帝tiān的注意,会被其干预!

  如cǐ一来,若不杀帝tiān,那么第二次冲击蛮魂也会这样,第三次依旧如cǐ,这是苏铭无法接受的事情,摆在他面前的道路只有一tiān,那就是……杀帝tiān!

  可帝tiān的修为极为强悍,苏铭……没有把握。

  神色阴沉中,苏铭闭上眼,平复〖体〗内修为,使得那因冲击蛮魂失败而混乱的修为之力,jiànjiàn地平稳下来,在其〖体〗内从混乱的状态中慢慢正常,最终融合在一起。流转苏铭全身。

  苏铭的身体金光闪动,那是全身血肉骨头全部蛮化的表现,一股强悍的气息,更是从其身〖体〗内散发,使得四周的泥土纷纷倒退凝固,使得苏铭身下的晶脉,寸寸碎裂中成为了碎末。

  这股气息。还有cǐ刻苏铭身上散发出的强悍之力,赫然比之方才冲击蛮魂前,更要强上那么一些。使得苏铭在〖体〗内修为运转数圈,恢复如常后,在睁开眼的刹那。其目中乍现的精光,足以洞穿整个九幽大地。

  地底深chù轻微的一颤,仿佛无法承受○苏铭睁开眼后,散出的威压。

  “冲击蛮魂失败,但我的修为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一些……恢复八、九成修为的我,可以与蛮魂大圆满交战而不落下方,成势均力敌之样!

  修为全部恢复后,没有去◎冲击蛮魂前,我应该可以战胜蛮魂大圆满!如今……”苏铭双目冷冽。喃喃自语。

  “半步……命修?”苏铭沉默片刻,摇了摇头。

  “冲击蛮魂成功后,我才算是半步命修,如今只能算是无限的接近而已,但命修境下。能战胜我之人,已然不多!”苏铭缓缓的站起身,一晃之下身躯骤然消失,出现之时,还是在这大地深chù,几次瞬移。当他的身体出现在了洞府内时,他的内心深chù,立刻有宝秋的召唤急急的传来。

  且看其样子,应是不止一次的召唤自己,不过因苏铭在那大地深chù恢复修为,冲击蛮魂,在那波动与威压下,使得这召唤被遮避。

  苏铭抬头看了一眼洞府上方的岩壁,略一思索,向着洞府大门走去,j■iànjiàn消失。

  千水谷内,cǐ刻诸多的邪灵宗之人纷纷看着tiān空,直至那tiān空的众多奇异jiànjiàn消失,恢复如常后,他们才在疑惑中,各自的沉默下来。

  这里之人大都◇可以猜测出来,tiān地的变化是因有人冲击蛮魂造成,且应该不是简单的冲击,这里面应存在了一些外人不知道的变化。

  不过无论是怎样,tiān地异变的消失,蛮魂神像没有出现,这就说明这冲击蛮魂之人○,失败了。

  而在蛮族,蛮魂境是生死两茫,一旦失败就是形神俱灭,cǐ事罕见例外,cǐ刻这里的大多数人,已然判断这冲击蛮魂失败者,于方才死亡。

  申东皱着眉头,迟疑中,觉得cǐ事或许bìng非如cǐ,但这只是他的感觉,cǐ刻又没有太多时间去查看,也有摇头之下,不再去理会。

  tiān空上,陆续的也有方才被停留在远chù的长虹,继续的向着千水谷而来,这些长虹内之人,都是邪宗弟子,似这段日子接到了什么封命,向着千水谷陆续敢来。

  如今的千水谷内,邪灵宗弟子不下数千,但更多的则是改变血脉的蛮族修士,这些人足有近万!

  使得千水谷在这段日子里,颇为热闹,人声鼎沸中,若仔细去观察,可以隐隐看出一些端倪,这些凝聚而来的邪灵宗弟子,在这千水谷内大都是神色凝重,有萧杀之意若隐若现,那鼎沸的人声,也随着时间的一tiāntiān过去,慢慢消失,纷纷沉默。

  默默地修行,默默地擦着法宝利剑,默默地看着tiān地,默默地目中凝聚起血色的杀戮。

  宝秋在属于她的千水谷一间山尖的偏殿内,盘膝打坐,这四周被她布置了很多禁制,平日里她化作那老妪的样子,大都神色阴沉,不让任何人接近的摸样,使得她所在的这偏殿,很是清冷。

  cǐ刻的她在内心深chù,不断的去呼唤苏铭,这一过程已经持续了一周的时间,但每一次的呼唤都若石牛入海,没有丝毫的回应,仿佛那苏铭已经离去,忘记了这里。

  宝秋表情苦涩,暗叹一声。

  “再有两tiān就是出发之日,可他始终没有回应……但我明明感觉到,他应没有远离才对……”宝秋神色阴晴不定,她心魂被下了封印,生死不再自己掌握,尤其是想到两tiān后的大战,自己身为布置邪灵宗吞tiān阵的一员,倒是必须要散开灵魂,所有组成吞tiān阵之人,都要灵魂融合,以cǐ施展这强大的阵法。

  宝秋苦笑,她不知道届时自己的灵魂与其他人融合后,会不会被人看出端倪,在她分析之下,cǐ事被看出的可能不小,毕竟那吞tiān大阵的主持者,是汲黯大人的亲侍,修为更是超过了申东的存在。

  所以这段日子来,她颇为焦急的呼唤苏铭,寻找破解的方法,毕竟若是在施展吞tiān大阵时被发现了问题,后果不堪设想。

  “罢了,若是临走前他还没有回应我的呼唤,那么就只能去寻申东长老,将cǐ事如实道出……不过他在我身上的封印……”宝秋挣扎了一下,无奈的轻叹一声。

  可就在她叹出这口气的刹那,忽然的,宝秋身子蓦然一凉,因为她的耳边,cǐ刻有一个冷漠的声音回荡。

  “多次呼唤,所为何事!”

  宝秋身子一颤,转头时,看到了在自己身后不远chù,不知何时出现的苏铭,那一身白色的衣衫,长长的头发,让宝秋立刻抱拳一拜。

  “宝秋见过公子。”

  “公子,邪宗发下了总攻之令,两tiān后,就是我邪宗全部战力与大叶仙宗为首的各宗决战之日,到时我邪灵宗会组建吞tiān大阵……”宝秋低着头,快速的把这段日子让她焦虑之事,一一说出。

  可直至她说完,也不见苏铭有丝毫回应后,宝秋迟疑了一下,抬头看向苏◎铭,却见cǐ刻苏铭双目露出沉思之意,不知在想些什么。

  尤其是那目中的沉思里,隐隐闪出的一抹杀机,更是让宝秋在看到后,心神一颤,不敢直视。

  她隐隐感觉,cǐ刻的苏铭与以往所看,仿佛有◇◎铭,却见cǐ刻苏铭双目露出沉思之意,不知在想些什么。

  尤其是那目中的沉思里,隐隐闪出的一抹杀机,更是让宝秋在看到后,心神一颤,不敢直视。
míng,quèjiàncǐkèsūmíngshuāngmùlùchūchénsīzhīyì,búzhīzàixiǎngxiēshíme。

  yóuqíshìnàmùzhōngdechénsīlǐ,yǐnyǐnshǎnchūdeyīmòshājī,gèngshìràngbǎoqiūzàikàndàohòu,xīnshényīchàn,búgǎnzhíshì。

  tāyǐnyǐngǎnjiào,cǐkèdesūmíngyǔyǐwǎngsuǒkàn,fǎngfóyǒu些不太一样了,但具体什么地方不一样,她又说不太出来,不过在感觉上,似乎面对这苏铭时,隐隐有种当年面对汲黯大人般的紧张。

  “你方才说……大叶仙宗?”半晌之后,苏铭缓缓开口,目光落在了宝秋的脸上。

  这大叶仙宗,苏铭bìng非首次知晓,实际上随着岁月的流逝,随着接触的越来越多,从那些蛛丝马迹上苏铭已然看出,在这东荒与南晨,除了这邪宗外,还存在了几个仙族的庞大的宗门。

  藏龙宗●,显然是以巫族那里为主要,在这东荒大陆上,也占据了极大的势力。

  tiān岚道,从这名字就可以看出,与那tiān岚老祖脱不开关联,更有tiān岚梦存在。

  至于这大叶仙宗,则是占据了南□晨的蛮族大地,还有这东荒的主要范围,当年帝tiān的那仆从,就是cǐ宗之人……帝tiān,显然也是!

  “是的,这一战主要的对手,就是大叶仙宗,毕竟藏龙与tiān岚而宗的帝者还无法降临而来,在东荒大陆上,除了我邪宗有汲黯大人存在外,就是这大叶仙宗占据了tiān时地利的元素,使得那五帝中的帝tiān,降临了两具分身而来。

  他们,才是最大的敌人!”宝秋连忙说道,说起大叶仙踪占据了tiān时地利之语时,她下意识的看了苏铭一眼。

  “两具分身!”苏铭双目微不可查的一闪,内心更为阴沉下来,他能看出宝秋bìng未说谎,且cǐ事也没必要说谎,如cǐ来说,他的判断有些错误,帝tiān这次降临的不是一个分身,而是……两具!

  “你们邪宗有几成把握,发动了这一次的决战?”苏铭沉吟片刻后,双目露出奇异之芒,忽然开口。

  “有汲黯大人在,最少也有五成把握!”宝秋迟疑了一下,低声开口。

  “汲黯……”苏铭喃喃,在这东荒大陆的邪灵宗,他不止一次的听到这个名字,jiànjiàn地,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阴森的笑。

  两件事,第一件:今晚八点半,相约耳根,相约y。y3943,庆祝求魔十月问鼎活动晚会即将开始。

  第二件:推荐断刃tiān涯大大的新书,民国枭雄,cǐ书应是传承了他一贯风骚的品质,基情估计无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