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陷阱又何妨!


  战,还是不战!

  出手,还是继续隐忍!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但此刻的苏铭,tā必须要尽快去抉择,这个决定若成功,则tā杀帝天分身形把握将更大,可若是一旦失败,nà么很有可能前功尽弃。

  帝天的身影如今已然jiàng临大地,随着一声轰鸣巨响,整个大地的雾气猛的向外扩散开来,nà雾气倒卷的趋势,看起来似要完全的从这地面上被驱散一般。

  大地震动,nà紧随紫袍帝天而来的扇子,[百度求魔吧快速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支持求魔投票请到‘起点中文网’]此刻也急速的临近,看其样子仿佛如髓入骨一般要去追杀帝天。

  苏铭的双眼赤红,tā的脸上有青筋弥漫,这个选择太过重要,这个机会更是极为罕见,打乱了苏铭原本的计划。

  如今机会就在面前,可这到底是真正的机会,还是一个巨大的陷讲,苏铭……判断不出来“赌了!”苏铭双目红芒募然一闪,这个机会tā若是如今放弃,tā不会甘心,哪怕这是一个陷讲,但就算是陷讲,这陷讲内的诱饵,也足以让苏铭心动。

  tā的目的是杀帝天分身,而若能让对方两具分身分开,则对苏铭而言是最好的时机,就算是陷讲……nà又何妨!

  苏铭神色里露出果断,tā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全身上下瞬间再没有了丝毫气息外露,整个人若一把带鞘的剑,无声无息的骤然疾驰而去。

  没有破空之声,没有尖锐的呼啸,有的只是一股一往无前若不饮血绝不后退的杀机,这杀机是内敛的,是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的强大意志!

  苏铭的身影直奔帝天所在而去其速之快,已然无法去形容,甚至用闪电雷鸣来比喻都不恰当苏铭的眼前如今所有的一切都模糊,唯一qīng晰的就是nà紫色的身影,nà让tā恨之入骨,誓要杀戮之人。

  nà阻止了tā冲击蛮魂,操控了tā的岁月甚至让乌山一切出现虚幻的根源!

  nà交战了两次,第一次借力将其杀戮,而第二次tā苏铭却是惨败重伤……“就算是陷讲,我也要出手!”苏铭内心有一声惊天呐喊,这声音在tā体内轰鸣,可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外散,凝聚在tā体内,融入tā的意志里,化作了此刻nà震动天地的速度。

  瞬间,甚至连瞬间这个词语都无法来形容苏铭的速度……一切时间的流转在苏铭的眼睛里都刹nà的缓慢下来,tā穿梭在无数邪宗与仙宗弟子之间,这些人在这一刻动作极为缓慢,无论是行走还是嘶吼,无论走出手还是倒退,全部都慢的让人看去如在淤泥之中最后的挣扎。

  这些身影,四周的所有画面在这缓慢中模糊一片,唯有nà帝天的身影是qīng晰的,tā此刻在nà大地上正抬起头,擦去嘴角的鲜血其目▲光所看不是苏铭这里,而是nà天空上临近的扇子。

  时间,在这一刻定格!

  苏铭速度越来越快,若一把正在慢慢拔出鞘的剑,在临近帝天身后不到数十丈的一瞬,tā的全身修为,生命,气势,意志,●全部都融合在了一起,凝聚成为了一个点,破开了一切天地虚无,募然的,出现在了帝天身后!

  tā的一切,都化作了一根手指,一指点去的刹nà,天地失色,苍窘轰鸣,tā四周的所有人与物,已然不再是缓慢,而是完全的静止。

  唯有tā的这一指,若死亡的阴影,直奔紫袍帝天!

  就在tā这一指,即将落下的刹nà,背对着苏铭的帝天,tā猛的转过头,威严的双目内爆发出了璀璨的光芒。

  “果然……把你引了出来……,。

  紫袍帝天的这句话,在传出的一瞬,苏铭的内心没有波动,这句话说明了tā之前的迟疑不是没有原因,这句话也表露出了,紫袍帝天的jiàng临大地,此事是故意xiǎn露□出来,要用这种与其另一具分身形分离,来引出帝天心中,认为或许会来临的……宿命!

  帝天的心机之深,苏铭早有感受,此刻再次遇到,tā尽管在赌是否出手上失败,仙……足够的诱饵,也未尝不是tā苏铭明☆□出来,要用这种与其另一具分身形分离,来引出帝天心中,认为或许会来临的……宿命!

  帝天的心机之深,苏铭早有感受,此刻再次遇到,tā尽管在赌是否出chūlái,yàoyòngzhèzhǒngyǔqílìngyījùfènshēnxíngfènlí,láiyǐnchūdìtiānxīnzhōng,rènwéihuòxǔhuìláilínde……xiǔmìng!

  dìtiāndexīnjīzhīshēn,sūmíngzǎoyǒugǎnshòu,cǐkèzàicìyùdào,tājìnguǎnzàidǔshìfǒuchūshǒushàngshībài,xiān……zúgòudeyòuěr,yěwèichángbúshìtāsūmíngmíng知危险,可依旧如此选择的原因!

  帝天钓鱼,洒下诱饵,若此鱼寻常则必死无疑,[百度求魔吧快速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支持求魔投票请到‘起点中文网’]但tā帝天莫非就不怕……鱼饵不但丧失,更是掉出一各……吞人的煞龙!

  苏铭神色一片平静中,tā的一指,蓦然的与帝天抬起的右手,碰触到了一起。

  在相互碰触的刹nà,苏铭的修为,生命,意志,等等的一切融合成为的点,轰然的爆发开来,若宝剑出鞘,压制了许久的杀机,更是全面的轰然爆发!

  “帝天!”苏铭的低吼之声,与一阵阵惊天动地的轰鸣之音融合,如同是天威般,释放出tā的全部。

  nà轰隆巨响在这战场上前所未有,即便是大地上方才的无数厮杀交战,都从未出现这样的轰鸣,这轰鸣仿佛本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一般,在其回荡开来之时,四周无数邪宗仙宗弟子,一个个身子颤抖喷出鲜血侄卷而去。

  更有不少在这轰鸣震动下,无法承受,身体直接的崩溃爆开。

  一层以苏铭与帝天所在为中心的波纹,在这一脾间,向着八方轰隆隆的扩散,所过之处,大地雾气齐齐侄退,所过之处,所有双宗弟子一个个身不由己的掀起,所过之处,这大地的无数石块,轰然成为了碎末!

  在这轰鸣中,帝天身子募然一震,tā的嘴角溢出了鲜血,tā体内本就有与汲黯交手的伤势,此刻在这轰击下,苏铭nà里爆发出的力量让tā心神一震,身子向后退出了几步。

  苏铭nà里右手食指直接爆开,血肉模糊中,tā更是喷出了一大口鲜血,但tā硬生生的停止了后退的趋势,整个人爆发出了更快的速度,直奔紫袍帝天而去。

  “本帝找了你好久,此番与邪宗交战,断定了你若知晓,必定会藏身来此……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帝天双眼露出精光,此番与邪宗的战争,并非是为了一个宿命,而是的确为了争夺东荒塔的掌控权,不过借此事引出宿命,是tā帝天个人的一个念头。

  宿命tā寻找不到,任凭tā如何施法,都无法找到对方,nà种如哽在喉的感觉,让tā每次想起当年与苏铭的交战,都会心中起杀戮。

  有关宿命的事情,整个仙族都知晓,但却唯有tā帝天一人在宿命身上展开了属于tā的计划……”这个计划关乎太大,tā更是牵扯了一些其tā的宗门,但却隐藏了真相,若成功……则tā帝天甚至有一丝把握可以取道晨而代之!

  可是……在当年nà次与苏铭的交○手时,tā看到了苏铭倒卷时光的力量,看到了苏铭化身成为宿命的样子,nà一幕让tā无法忘记,甚至让tā的内心深处,出现了一丝罕见的颤抖。

  也正在nà个时候,tā才qīng醒的发现,自己……对于◎宿命的计划,出现了致命的破绽,出现了无法愈合的裂缝,这个计划tā成功的可能,已然是微乎其微,甚至完全的不再可能。

  而tā要面临的,则是对方成长起来后的可怕,还有就是此事被更多的人知晓后,为tā引来的一系列麻烦,所以……tā的想法改变了。

  tā忍着剧痛放弃了这个筹划了万年可一直没有成功的计划……”tā要将宿命毁灭,将这计划的一切痕迹,都悄然无息的抹去。

  而这一次仙宗与邪宗的交战,在年天看来,这是一个引对方出现的良机,所以……才有了tā之前的jiàng临,以自己作为诱饵,引苏铭出手。

  因为tā知道,以tā帝天的身份,jiàng临在这战场上,没有人会对自己出手,而一旦有人对自己出手偷袭,nà么此人……必定就是nà无法被tā找到的宿命!

  只是tā自己没有预料到,短短的几年,苏铭爆发出的力量竟比当年还要强大了不少,尤其是这一指,竟让tā帝天双目收缩,甚至引动了tā体内的伤势。

  此刻在帝天后退之时,苏铭蓦然的冲出,其左手抬起,向着天空一按的刹nà,立刻在tā的左手上顿时有大量的青雾瞬息弥漫开来,nà青色雾气引动了这战场上的死气,凝聚吸收之下,在苏铭抬起右手的瞬间,天地轰鸣。

  “就算是陷讲又何方,只有诱饵足够,nà么就足矣!”以苏铭的左手青雾为中心,蔓延出了七缕青色的虚影,这七尊虚影身子越加的庞大,瞬息间就撩绕在了天地之间,引☆起了这战场上所有人的注意!

  战场大地上,nà汲黯布置的雾气此刻在方才的冲击中已然四分五裂,向着四周倒卷之下,如有nà么几双无形大手在驱散,使得这地面,在开战以来,第一次……出现了qīng明!◎

  更是让这大地上如今还剩下的几万人,[百度求魔吧快速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支持求魔投票请到‘起点中文网’]tā们的目光刹nà间,凝聚在了苏铭与帝天的身上!

  就连天空上与金袍帝天交战的汲黯,也都双目一闪,猛的看向了苏铭nà里,其双眼露出奇异之芒,嘴角渐渐起了诡异的微笑。

  “原来……如此!”汲黯笑容越来越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