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669章 蛮魂中期!


  天地嘶吼,彩虹yuè加的弥漫,使得天幕上那一道道虹光yuè来yuè多,数之无尽。还有那天kōng上的扭曲,此刻更是出现了大范围的撕裂迹象,仿佛随着sū铭那一句话,而震动苍穹。

  以蛮魂初期之力,sū铭战不过金袍帝天,但他的蛮魂才刚刚开始,既然蛮魂初期战不过,那么索性他就去冲击蛮魂中期。

  几乎就是天kōng这变化yuè加剧烈的一瞬,sū铭的身体内骤然间散出了一股浩荡之力,★这股力量以他为中心向着四周立刻横扫开来,转眼弥漫了整个世界一般,竟让这世界如同一切都缓慢下来,近乎静止一般。

  金袍帝天那里,白色的太阳浩渺间升kōng中,也被这浩荡之力覆盖,虽说没有静止,可●却骤然缓慢,这股浩荡之力是天地间的力量,也是蛮族世界的法则,仿佛用整个蛮族的气运以及所有,来让此地如被镇压。

  sū铭在半kōng,他依旧闭着眼没有睁开,他并没有刻意的去让自己修为提高,而是在之前突破祭骨成为蛮魂初期境界时,有种冥冥中的感觉,那种感觉就是……当他的蛮像在一步步最终完整的一刻,他会踏入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境界。

  这感觉极为强烈,而在与帝天交战时,sū铭更是感受到,自己…○…还可以更强。

  “我的蛮像还不完整……它只有一只右臂,它还缺少……”sū铭喃喃中,双目蓦然间睁开,立刻在他的双目瞳孔内,赫然出现了燃烧的火光,那火光是赤红色,一眼看去。那是血月!

  ★…háikěyǐgèngqiáng。

  “wǒdemánxiàngháibúwánzhěng……tāzhīyǒuyīzhīyòubì,tāháiquēshǎo……”sūmíngnánnánzhōng,shuāngmùmòránjiānzhēngkāi,lìkèzàitādeshuāngmùtóngkǒngnèi,hèránchūxiànleránshāodehuǒguāng,nàhuǒguāngshìchìhóngsè,yīyǎnkànqù。nàshìxuèyuè!

  血月的燃烧。若血火叠燃的一幕,使得此刻的sū铭在那半kōng中看起来更为诡异,他左手抬起。在头顶成半圆之形,右手随之同样抬起,与左手碰触后蓦然的化作了一个圆形。

  这圆形内更有红芒刹那缭绕。看去时,如sū铭的双臂,组成了一轮血色的满月,月光向着八方散开,使得这苍穹大地,在这一瞬间,成为了红色。

  “我少年时期的月……因火的燃烧,出现了血一样的红月……”sū铭的声音在这天地内嗡鸣而起■,蓦然间。随着他双臂的松开,那组成的血月竟没有消失,而是如化作了实质一般。直奔天kōng而去。更是在飞出的过程中,吸撤着无穷无尽的天地之力疯狂的凝聚而来。

  随着那血月的升kōng。它最终彻底○的成为了实质,如同一个真正的月亮一般,在sū铭的上方,散发出让所有目睹之人,心神骇然的震动。

  汲黯在远处看着这一幕,他的脸上没有了迟疑,而是化作了死寂的沉默,他默默的看着那血月,看着sū铭,看着那被整个蛮族世界之力压制的金袍帝天,即便是对方施展了强大无比的白日飞升,但如今依旧被镇压。

  此地所有人,都成为了局外,唯独sū铭一人,在那里独自绝伦,成为了此地所有人目中的焦点。

  尤其是那血月的出现,让那扭曲撕裂的天幕内,传出了轰隆声响,那声响一波高过一波,直至震耳欲聋,直至若整个世界在嘶吼。

  “曾经有一个人,在那风雪中与我说过一句话……若我们在这雪中走下去,会不会一路走到了白头……

  多年后的今天,我还记得那若真实,若虚假的一幕,真也好,假也罢,那一天的雪……成为了我记忆中的白发。”sū铭轻声喃喃,他的目中露出悲伤,带着追忆,他的眼前渐渐浮现出了那风雪里的两个身影,在那雪中直至渐渐被雪花遮盖了目光。

  使得sū铭的双眼所看,已经全部都是飘零的雪花,无边无际,盖住了天kōng,盖住了大地,盖住了sū铭的记忆,让他寻找不到,让他记住的,只有那雪,还有那依稀间,似白了的头发。

  一声叹息,在sū铭的内心苦涩的化作了阵阵涟漪,他的头发不知何时,渐渐有了白色,那白色的,是雪。

  片片雪花,在这扭曲的天幕上,默默的出现,飘散大地,落在sū铭的身上,头发上,看去时……如真的白了头。

  那雪在没有风的呜咽中,慢慢的飘落,覆盖了sū铭的四周,遮盖了那数万仙族的目光,这片苍天大地,在这一刻,雪……yuè来yuè大。

  血月当kōng,雪花飘零,这一幕完美的展现在一起,与那雪中的sū铭融hé后,形成了一幕绝美的画面,只是那美丽中,却有凄凉的残。

  一股压抑的感觉,更是浮现在每一个目睹这一幕之人的心中,使得这四周一片寂静,唯有目光的凝聚,始终没有改变。

  “血月为魂,雪忆为魄……”

  “那血月代表了我少年的执着,那雪的追忆,是我对往日的不舍……今日我sū铭蛮魂,乌山、九峰、宿命为第一魂魄,成就蛮像之右臂。

  那么此刻,我以血月、忆雪,组建我sū铭蛮像的……左臂!”sū铭抬头,在他看向天kōng的刹那,扭曲的天幕轰鸣更为惊人,仿佛从那扭曲的碎裂里,有惊人的变化在疯狂的展现。

  血月,雪花,在这一瞬间,于sū铭的上方急速的融hé,随着它们的融hé,天地之力轰然的凝聚。

  眼看这雪花与血月就要完美的融hé在一起,隐隐间那扭曲的天幕轰鸣更为剧烈,似sū铭蛮像的左臂,真如其所说,就要显露出来之时。

  sū铭双目忽然一闪。

  “我蛮像的右臂蕴含了乌山,九峰,这让它拥有山峦之力,可让天地崩溃……他更拥有宿命之力,可让时光逆转……这逆转便是我蛮像右臂的术,那山峦就是我蛮像右臂的法,此为术法!”

  “我蛮像左臂,也是如此……血月、飘雪,这让此左臂具备了撕裂与嗜血之力,这是通,如今还缺少一样……神。”

  “以我sū铭的本命雷霆,融入血月、飘雪之中,组成我蛮像左臂的……神通!”sū铭双目蓦然一闪,他体内骤然间有电光轰然而起,这电光不是之前风雨雷电的那种符文引动,而是他sū铭自身诞生出来。

  随着他张开口,却见一枚被闪电缭绕的九孔鼎形之物,骤然的从其口中飞出,直奔天kōng而去,随着其临近血月与飘雪,无穷闪电轰然间从这九孔鼎形之物上爆发出来。

  那闪电轰鸣间,此物九孔竟熟悉全部被覆盖,化作了刺目的光芒,让人无法看清,但却有一股深深的惊骇,从每一个人心神内爆发。

  “天命神雷!”汲黯那里猛的睁大了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九孔鼎形之物,呼吸瞬间急促起来。

  与此同时,下方的那些数万仙族中,立刻也有一些人,认出了天kōng上这闪电的名字,纷纷在骇然中起了哗然。

  “这是天命神雷!”

  “传说中,这是天劫之雷的第三重,存在于冥冥天地内,少有人可以将其掌控!”

  “这sū铭……他不但自身强大,更是可以掌控这天地神雷,难怪他可以画出藏龙宗的电之符文。”

  sū铭上方的天kōng,这九孔本命法器,在爆发出那刺目闪电的刹那,赫然与血月、飘雪,瞬息融hé在了一起,随着它们的融hé,却见在那天幕上,一只缭绕了无穷电光,充满了撕裂与嗜血之感的手臂,蓦然的,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目中。

  在那只手臂出现的刹那,如同在这蛮族的世界里,改变了某种既定的规则,无尽的闪电从四面八方,从整个东荒■大陆,从更远的其他几个大陆,从这全部蛮族天地,疯狂的凝聚来临。

  取代了天kōng,使得整个天kōng化作了一个巨大的雷池,而那雷池的中间,正是sū铭这融hé而出的,其蛮像的左臂!

  ☆■大陆,从更远的其他几个大陆,从这全部蛮族天地,疯狂的凝聚来临。

  取代了天kōng,使得整个dàlù,cónggèngyuǎndeqítājǐgèdàlù,cóngzhèquánbùmánzútiāndì,fēngkuángdeníngjùláilín。

  qǔdàiletiānkōng,shǐdézhěnggètiānkōnghuàzuòleyīgèjùdàdeléichí,érnàléichídezhōngjiān,zhèngshìsūmíngzhèrónghéérchūde,qímánxiàngdezuǒbì!

  这左臂掌控天地雷霆,更是在这雷霆中,天kōng上出现了一轮虚幻的血月,那月,是真正的蛮族月亮,但却在这一瞬间,此月……崩溃。

  如同在sū铭的手臂面前,此月不敢显露一般,在那崩溃中,渐渐散去,更是在这一瞬间,整个东荒大陆,南晨大陆,西盟大陆,北州大陆,还有那无尽的死海,全部……

  下起了雪!

  那雪花在风中飘落,弥漫了整个蛮族的苍穹与土地,使得整个蛮族在这一瞬间,成为了雪花的世界。

  还能有什么样的异象,能与这整个蛮族因sū铭而飘雪更让人震撼,还能有什么样的异象,能与这蛮族的苍穹被闪电覆盖,被电光闪烁,更让人无法置信……

  天地轰鸣,sū铭的蛮像左臂,在出现的刹那,直奔sū铭而来,与其左臂在融hé的那么一瞬间,这数万仙族之人亲眼看到,那雪花中,那闪电里,那扭曲的天幕此刻轰然崩溃,一只庞大的蛮像左手,带着闪电,带着嗜血,带着撕裂的冰寒,以一种让所有人心神崩溃的气势,从那天幕上直接的伸出!

  左臂神通,右臂术法,在这天kōng下,两只巨大的蛮像手臂,赫然碰触在一起,分别掐出了一个印决,sū铭站在了那蛮像左手印决抬起的双指之上,长发在雪中漂浮,容颜在闪电下明暗,可其双目的精光与平静,却是成为了一幕……

  永恒的绝伦。

  <<求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